查看: 28999|回复: 127

[杂谈] 【圣母】重温小说,以原著为基准浅评蔷薇家族五代各人(3.4/藤堂志摩子/6.24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9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8-7-14 22:45 编辑

前些时间工作考试皆告一段落,兀的变得空虚,便重拾圣妈小说。
或许是好几年没有追着读了,感觉如同《小王子》般,再读一遍又是另一片感想,所以我稍微整理一下,决定开个帖子来阐述我的观点。

首先说明的是我非常喜欢蔷薇馆的每一个人,因为今野确实把所有人都刻画得很生动;
不过由于我是辨证论者,喜欢深挖角色的优缺点,所以偶尔也会非常毒舌的吐槽。
但按照乃梨子“爱之深,责之切”的说法,我大概是因为太喜欢了才会爱到深处自然黑的……

那么由于整理进度缓慢,涉及人数众多,所以更新需要很长时间,
假设对此贴感兴趣的话,欢迎随时敲我,我会以讨论形式表达我的感想的。

如有不足还请多多包涵。

接下来,容我先从本命家族白家谈起。

-------------------------------------------------------

公告栏:

(是这样的,笔者总是写着写着就会想起来什么事。然后又有强迫症不想影响排版,所以决定在这里写。大家以后路过就记得看看有没有挂新的公告,毕竟帖子标题够长了,我不能在那里写。

1、文中的节选全部经过本人较译。最初的译本都是轻国录入的台版,但是大家都知道,台版在语言风格的问题以前首先存在翻译正确与否的问题。笔者自己有日版,每个节选都根据日版逐句对照,但凡翻译出错和意译过头(毕竟存在增补结果搞错了说话对象的情况orz)的地方我都全部改过来了,但是考虑到我多年来都不怎么样的语文功底,有些地方翻译得不唯美不押韵不风雅颂的,请不要打我。我真的只会直译。

2、文评里会涉及一些梗和别的什么,但这里毕竟不是写同人,我不会在章节后面加注释。我在想各位是否需要我的注释清单,毕竟这么写下来这清单估计很长很长,长得笔者自己都有点懒得做,如果有朋友需要的话……能帮我做就好了。

3、说起来会有人问我这个的更新频率。呃,没去算,反正也不会有。评论比小说好写,但同样需要灵感和情绪,是挺要状态的一活动。学生同志请体谅一下上班狗,社会人同志请体谅一下加班狗,加班的同志……我们共勉。

TBC

-------------------------------------------------------

【白家】
(1)前代白蔷薇 #2
(2.1)佐藤圣 #17
(2.2)佐藤圣 #27
(2.3)佐藤圣 #43
(2.4)佐藤圣 #66
(3.1)藤堂志摩子 #74
(3.2)藤堂志摩子 #86
(3.3)藤堂志摩子 #92
(3.4)藤堂志摩子 #104


评分

参与人数 35积分 +157 收起 理由
c3c3c3c2 + 2 精品文章
yuritepy + 5
MonsterBass + 5
KUROM963 + 5 精品文章
bori + 1 精品文章
wakka + 5 精品文章
霜之白毛衣 + 10 精品文章
炎羽恋宁 + 5 精品文章
寿司腹肌 + 1 白学著作
宣和刷 + 5 精品文章
羽月哨兵 + 5
zhuzhur0068 + 1 我很赞同
Aegis + 1 坐等更新
_BETEP_ + 5
编程少女枫糖姬 + 5 考完试啦,你又回来更新干(zhuang)货(bi.
叫兽 + 5 精品文章
悠遊之風 + 5
Athrun_5cmps + 5 精品文章
一天一渔一鱼 + 4 哈哈哈,我看了两行就果断收藏了,去弄杯茶.
gingin315 + 5 精品文章
hc2808 + 1 精品文章
chitose + 5 精品文章
小比 + 10 精品文章
justine + 5 精品文章
晓丶夜 + 5 精品文章
油桃大人 + 5 精品文章
test0231502 + 10 精品文章
yixingshengshou + 1 精品文章
赫舍里芳儿 + 3 精品文章
silayloe + 3 辛苦了。
初生之小牛 + 5 精品文章
忘·川 + 5 精品文章
sanji + 5
weik + 4 精品文章
悠哉的人 + 5 為推廣聖母加分,加油~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9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1-13 15:56 编辑

(1)

【前代白蔷薇】





“私は聖の顔が好き。だから私の側にいらっしゃい。”
(我喜欢圣的脸,所以请留在我身边。)
                                                                                        ——前代白蔷薇






1、白蔷薇奠基人


分析白家,个人始终坚持应该从圣的姐姐(本名不详),一般代称“柯南”或“高山南”的前代白蔷薇开始起算。尽管通篇小说,前代也只在圣的回忆和部分短篇里稍微露了一点脸,可是她那连不羁放纵爱自由的圣同学都如数家珍的几句关键台词,几乎敲定了我们所熟悉的白家气质:


尊重个性。
理解至上。
放任自由。
看似洒脱,实则细腻。
心中电闪雷鸣,嘴边云淡风轻。


套用圣的评价,前代对付她的手段“称得上非常高明”。但这是圣本人的看法。实际上前代是个怎样的人呢?从出场几幕看来,毫无疑问她是聪颖又温和、略带腹黑同时与人为善的。可我认为前代身上远不只有这么简朴的属性。作为留下白家古怪血种的人,她持有的性格恐怕和她所选择的妹妹相差无几,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

我想,就该用“特立独行”吧。

望遍白家四代,要数特立独行之最,时而愤青时而大叔的圣固然当之无愧,但从一物降一物的角度来看,能将这只怪物收之麾下的前代在这方面说不定要有过之而无不及。白家向来以“本质相近”作为缔结姐妹的第一要件,无论是圣志抑或志乃,尽管表象多重,但从质地上看无一例外都是绝世稀有奇葩种,内心潜藏的中二魂和文艺魂相互交织,化学反应出一曲“我就是与众不同”的自怜自艾。这类猛药不灌至休克抢救都不会病好的问题少女大多喜欢和愚蠢的人类保持距离,可一旦遇到同类又会自行发动一见钟情锁定技,目光追随汝之背影直至沧海桑田斗转星移,痴汉指数因人而异,痴情指数突破天际。置身这种机关无处不在、一个不小心踩中地雷还会在爆炸前被暗箭射中膝盖的艰苦战场上竟然成功完成千里走单骑之壮举,可见高山南大将军的傲人实力。

乖僻?傲慢?麻烦?棘手?

不好意思,本大神我只需寥寥几个字就可以刷完这传说中的最难副本哦。(此处当有掌声)

无论如何,大方向佐藤圣这种满防厚血闪避max的大怪出手的前代,是不能被归类到“一般人”范畴的,何况她只用一个暴击就清空了这只奇珍异兽的血槽。在“将佐藤圣小妹妹收归自养”这件事上,想要窥探前代的为人并非难事:她的着眼点,她的手段,甚至她的行事风格,与后代们无差都是那么我行我素个性爆棚。彼时简单粗暴又玄妙无比的一句“我喜欢你的脸”,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言有尽而意无穷,欲擒不忘故纵,堪称攻略忧郁小文青的最佳范本。

哦,顺带一提,我觉得圣志乃一句定终身的坏习惯就是前代这样以身作则地教出来的。



2、治疗乖僻的前提是理解乖僻


你的灵魂不安定?

那好,我就找一个不会撼动你灵魂的理由吧。

前代与圣缔结姐妹的一幕曾以回忆方式出现两次,两次都由圣进行剖白,但她自行分析的角度也稍有不同。关于这里,过去我也不曾细想,但后来重读几遍原著后,又惊觉此处的信息量何其巨大。大多数白家讨论都会赞美前代高超的御人术,却甚少有人研究那轻描淡写的台词背后的哲学——前代的高超之处,不在于她说的到底是“喜欢你的脸”,还是“喜欢你的发色”,抑或“喜欢你的名字”,在于她恰到好处地抓住了“外在”和“内在”的差别。就这点而言我需要稍微引用一下原文——

vol3 ——《荆棘之森》,ch2 —— 《白色花瓣》

“我长着一副西洋味的脸还真是抱歉呐,姐姐。”
“啊,闹别扭了?傻瓜,圣有圣漂亮的地方哦。怎么说你也是我因为脸而选中的妹妹嘛。”
“真不敢当。”
心中泛起某种满足感,我喜欢听到姐姐说“因为脸而选中”这句话。人的内在是无法窥视的,所以因外表而受到的称赞就显得更有说服力了。

佐藤·愤世嫉俗·中二·圣所说的“内在无法窥视”,翻译过来就是:任何基于内在的评价我都不会信服。因此对于当时的圣来说,称赞她“好”,远不如称赞她“好看”来得实在。这典型的就是自我定位严重失衡导致的不自信。圣根本搞不清楚自己生存的意义,但基本的理性至少能够让她明白物质方面的叙述。

稍微举个栗子。

假如他人说“你很富有”,或者“你成绩很好”,因为这个指标足够客观,在接触信息的时候人很少会感到疑惑。就算疑惑,只需要进一步给出一个更明确的指标,比如“资产过亿就是富有”或者“全科上90就是成绩很好”这种可以量化的界限,一切疑惑都可以迎刃而解。
但,假如他人说“你很友善”,或者“你性格很好”,由于这类规范性评价的标准无法量化,答案永远开放,因此疑惑也无穷无尽。大多数人在处理这方面信息的时候都会选择一笑而过所以并不纠结,但放在会思考“人类为什么还没有灭绝”的圣身上,这些不可能想通的话对她来说都会成为负担。

而前代蜻蜓点水般回避了研讨内在的缔结理由,对圣来说无疑是一种保护和解放。

灵魂不安定的人,不能让她背负让灵魂更加不安定的因素。熊孩乃梨子在处理志摩子小天使的心理问题时那看似漫不经心的说辞也是深谙这个原理……不过,这种哲学极了的必胜法,正常人真的能掌握吗?

纵观蔷薇馆五代,哪怕是最善解人意and洞悉人心的水野蓉子,面对佐藤圣也是折戟沉沙无数遍。连同慈悲为怀的福泽菩萨都念了许久才稍微想通白家人的脑回路,更遑论行事准则乃“心动不如行动,凡事先下手为强”的黄家狂战士们。白家的作法,只有白家人自己明白。茫茫人海中不需片言只语便可感受到你灵魂的动荡,这并非什么bug一般的慧根,而是因为我与你相似。

极致的理解,极致的体谅,还有极致的宽容。
这些优美的词汇,需要建立在“我也是从灵魂层面思考问题”的前提上。

如今看来,白家人骨子里自带神性、细微之处尽显灵魂所在的特质,似乎至少也是遗传自那位活在回忆中的白蔷薇大人吧。



3、能够相遇是好事

vol3 ——《荆棘之森》,ch2 —— 《白色花瓣》

“是呢。不过能够相遇是好事哦。人生是个学习的过程,只要创造可以坦然回想‘能够相遇真是太好了’的未来的话,那就没关系了哦。”
“这样的未来一定不会到来的。”
“没关系的,因为你还活着。伤痕总有一天是会愈合的。”

前代对圣的这段教诲,之后被圣换汤不换药地在志摩子同学面前复述了一遍,某种意义上也算一种传承。白家人全都浪漫主义(其实乃梨子也非常浪漫,不过浪漫得比较剑走偏锋),前代这段话在祥子口中恐怕会变成“有佑巳的未来会很幸福”之类直白的台词,但在她本人口中就变成了“觉得‘能够相遇就好’的未来会很幸福”——老实说您真的没有必要这么绕,不过,嘛,这就是白家。

不过文艺与否暂且按表不提,我更想说的是,这“相遇自是奇迹”的想法,是高山南给后代们种下的一颗种子,经由一代又一代的培育逐步生长发芽,或许终有一日成为参天大树。试想如无这单纯的哲学,圣志这两个动不动就产生“我要从世界上消失”的念头的小孩子,在学院剩下的时光中会过得怎样痛苦?越是平凡的孩子越不会思考与人共存的怪异之处,很可惜白家受诅咒的血统导致每一代孩子都颇受与人相处之难的困扰,因此当她们下意识地否定人际的意义时,从遥远的过去传来一句的“相遇就好”就显得万分重要。

如同让一个寻死的人谨记生命诚可贵般,前代定下了后人逃避现实的底线。




作为白家饭,我其实十分感激前代为圣志乃这几个麻烦的小鬼所留下的一切,包括那古怪可也充满禅意的性情。尽管她和志摩子或者乃梨子未必有实质上的相连,但她给白家奠定的氛围,无疑是被接下来的三位中二所发扬光大。

如果稍微想象一下前代和志摩同坐一桌……我猜,场面一定很暖人。这两个人看待中间一代的方式没有黄家那对死对头那么轰轰烈烈,也不像红家观察怪兽那么幽默风趣。或许她们会相视而坐,淡然之中任由时间流淌,而对圣的所作所为则是不需多言?嗯,这些东西今野自是任由读者随意发挥,而在我心中的前任白蔷薇,说不定会欣慰地握住志摩子的手,不拒不迎,兀自满面微笑地落下一句“樱花真美”。




评分

参与人数 17积分 +67 收起 理由
catafisher + 1
shennongding + 5
+ 5 精品文章
刑城惘事 + 5 神人!
佐倉藍毛 + 5 神級文章
hc2808 + 1
404kun + 5 神评
小比 + 5 精品文章
st0124cat + 1 尼瑪太中肯了給跪
饺子踮脚望孤山 + 5 噗茨~
jean6527 + 1
sanji + 3
咩咩 + 5
红雨寂魂 + 5
ashizawa + 5 精品文章
yelvzhen + 5 大好评!
Ultra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19 23: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最近因为b站买了版权而重温了动画,进而翻开原著看了。白家的羁绊一直是我似懂非懂的,一直以来的印象只有“颜值担当”一类的。楼主的解读真的相当细致,用【尊重个性。 理解至上。 放任自由。 看似洒脱,实则细腻。 心中电闪雷鸣,嘴边云淡风轻。】来总结白家气质很到位呀!!总之先期待一下后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0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LZ更新红家和黄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0 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个人看法
个人觉得圣其实保护志保护的挺好的,起码圣还在学校里的时候,无论是对志家族里的事还是个人的心情都做得挺好的。

看到后面可以说志的身世还有家族还是志本人的心理的矛盾是怎么想的,圣是唯一一个知道最清楚的,所以圣知道怎么跟志相处吧!
就连乃也是慢慢相处之后才渐渐了解的,并有了强烈想要保护的想法和行动。

加上志原本就想去当修女(看到这里就觉得圣喜欢的好像都想当修女),不是很想和校园里的人接触太深,有一个存在学校里的理由就足够了。
圣和志大概还是有些相似的,志和乃就是秀恩爱;圣是暗着保护志,乃算是明着保护志。

志心理其实很矛盾的,基本上真的看不出来。个人觉得白蔷薇家族看起来很自由,想法也很随意,但是做重要的事来却是很认真的。
像楼主说的
尊重个性。
理解至上。
放任自由。
看似洒脱,实则细腻。
心中电闪雷鸣,嘴边云淡风轻。

到小说后面圣的出场很多,差不多都是给予了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0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年Kelleo 发表于 2015-10-19 23:52
写得真好。最近因为b站买了版权而重温了动画,进而翻开原著看了。白家的羁绊一直是我似懂非懂的,一直以来 ...

可能是我本人性格和佐藤·中二·成功纠正后·圣有略像,所以理解白家的感情对我来说反而比少女心泛滥的红家容易得多。(不过别担心我没有反社会人格而且也不算很别扭,非要说的话就是被志摩子感化后向熊孩乃梨子靠拢的佐藤圣。)

白家的风格比较玄乎,这其实是志摩子小天使的锅,蒙上bireligious色彩的真人版玛莉亚姐姐兼忧郁文青典范的她身为白家的中心,
似乎把路子往一颦一簇一回眸胜过千言万语的方向带太远了…………………………

上一辈外表无节操内里死闷骚撒手不管;
下一辈随传随到随唤随应的忠犬又对她各种百依百顺;
(偶尔有点小矛盾完全属于情趣范畴啊!而且那点矛盾对黄家来说连打招呼都算不上啊!)
黄红两家小伙伴表示大家都说日语为什么我没听懂;

所以如果不是本来就白家性格或者对于反社会人格、孤独症、神学等等一般人不会闲着没事研究的东西有所了解的人,
初来几遍看不太懂其实很正常。

PS 颜值担当说得挺好的,然而我觉得菩萨如果告别双马尾走向茶长直,她也是相当的颜值担当。然而多年来她隐藏太深了。



Ghjkl8564 发表于 2015-10-20 01:14
一些个人看法
个人觉得圣其实保护志保护的挺好的,起码圣还在学校里的时候,无论是对志家族里的事还是个人 ...

圣志这个论题除了我还有很多人讨论过。主要是圣本身问题多,志本身也问题多,今野着墨相对来说比较少还留了一堆伏笔,所以两个人凑一起谜团就更多了。

前阵子翻讨论区翻到一个讨论圣志乃的帖子,其LZ尤其关于圣志关系提出了比较批判性的观点。
我反复斟酌,也觉得没说错。
圣志这个问题很复杂,我的观点往后会再提到,但是在这里我同意你“保护”的观点,虽然“保护”和“包庇”有时候只是一个立场问题不是吗?

先推一下那个帖子吧↓↓↓
「圣母」从小说文本看新白组信仰☆白家剧情走向☆圣志祛魅论

白蔷薇的性格不同人之间略有差异,这点也会慢慢谈,不过她们都倾向认真起来几乎是死认真,钻牛角尖的那种。
尽管红家的怪兽和黄家的小白羊纠结起来也很纠结,可唯独白家就是那种:
你感觉她波澜不惊,实际上她内心已经樯倾楫摧了。

简单来说,一群闷骚。包括乃梨子也是个闷骚。四代都是能够将内里和外表切割开来的家伙,这技能菩萨可是羡慕不已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0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感觉能从文中看到不一样的圣母在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0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了无数遍圣妈的感觉是,白家都是抖M,红家是被害妄想,黄家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1 收起 理由
st0124cat + 1 笑了233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0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meined 发表于 2015-10-20 13:36
可能是我本人性格和佐藤·中二·成功纠正后·圣有略像,所以理解白家的感情对我来说反而比少女心泛滥的红 ...
第四季第五集玉米和祥子约会的时候梳的是直发,脑后扎了个小辫子
还有一集在家穿着睡衣没有绑头发
瞬间惊艳全场
我只想说,双马尾和包子头都是潜力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0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抖M,被害妄想認同wwwww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1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1-26 23:47 编辑
valkira 发表于 2015-10-20 19:10
我看了无数遍圣妈的感觉是,白家都是抖M,红家是被害妄想,黄家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嗯……我怎么觉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之一就是异常抖M……

之前看B站的1080档,有人说“黄家自我中心,红家自虐狂,白家被害妄想”,我想←这个说法恐怕更为贴合一点。
虽然自我中心、自虐、被害妄想貌似也有点重合啊嗯,唉说多了越来越绕。
不过白家人最喜欢的出场语:“私は彼女達とは違う。”,怎么说,就算你真的不一样,一般来说不是应该往合群的方向想吗!
然而这群乖僻傲慢中二麻烦而且棘手的问题少女们就爱不断给自己强调,“不同,不同,我与众不同~~~~”,白家血统真是一种诅咒。



valkira 发表于 2015-10-20 19:10
我看了无数遍圣妈的感觉是,白家都是抖M,红家是被害妄想,黄家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菩萨和狂战士都是,把头发放下来绝对不输祖母辈!
虽然小观音自带圣光的卷毛在我心中是无法比拟的……

PS 圣妈里面直发美的典例,我认为是仍处于“世界啊快把我忘却”的状态的圣。



Ultra 发表于 2015-10-20 21:23
抖M,被害妄想認同wwwww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是?

学理上说,就是被害人爱上加害人的症状,如果说冤家喜事的话,确实黄家有这感觉。
而小白羊,她恐怕是特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2 22: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白家自我中心吧,你们都被志摩子小天使的外在骗了=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7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0-28 09:46 编辑
真田宗信 发表于 2015-10-22 22:35
我觉得白家自我中心吧,你们都被志摩子小天使的外在骗了= =

倒也不至于说被骗了。我始终觉得白家这种我行我素的范,和黄家那种撞了东墙撞西墙的劲,都是自我中心的具体表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7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蔷薇组里最喜欢的就是白家了,即使是没有露过几次脸的前白蔷薇大人都给我强烈的好感,圣大人就更不用说了,第三季之后圣大人出来的少了,我就没有继续看下去,非常喜欢白家的那种相处模式,楼主分析的十分到位!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8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0-28 09:47 编辑
米虫白胖胖 发表于 2015-10-27 10:29
蔷薇组里最喜欢的就是白家了,即使是没有露过几次脸的前白蔷薇大人都给我强烈的好感,圣大人就更不用说了, ...

我觉得还是往下看比较好哦,不过动画倒没有详细解释白家的事,实际上后面很精彩呢。志摩子的身世也是到了好后好后才公开的,由于白家围绕着志中心展开,所以我想你不往下看一定会觉得很可惜的。
而且我个人很喜欢有马菜菜,所以后面黄家找妹妹的剧情也非常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0-28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家一直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LZ总结的很贴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3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2-13 00:17 编辑

(2.1)

【佐藤圣】





“何が不服というわけでもない。ただ、私の中には何一つ潤いがなかった。乾いた広い荒野を抱えて、私は途方に暮れているのだ。何をしたらいいのかわからない。何をしたいのかさえもわからない。”
(并不是有什么不满。只是,在我心中缺少了某种滋润,就像是被困在一片干旱而广阔的荒野中无路可走一般。我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才好。我甚至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佐藤圣





1、小孩三岁定八十


在《圣母》的世界里,最了解你的人,有以下四种:姐姐,妹妹,死党,亲戚。如果拿菩萨作为例子来解释,可以代换成:怪兽,电钻,相机(etc.),狸猫。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菩萨一样有一个美满平凡的家庭,大多数人的背景都有点复杂,其中有好的意义上的复杂如江令由,也有很难断定好坏的复杂如死魔子。圣的家庭在原著里面提及不多,从零碎的片段中只能初步推断:圣和父母的沟通应该属于“非常缺失”的范畴。

参考“父母=生活基础”的公式,和父母产生沟通障碍的孩子一般都很独立。没有办法依赖父母,就更难依赖比父母更陌生的老师,看起来很冷淡的孩子也不会有什么同龄朋友,结果来说就是不得不自食其力。长此以往,当自食其力成为生存本能,人的大脑就会对他人产生一种条件反射般的不信任。

“我一个人就可以了,要其他人做什么?给自己添麻烦吗?”——我们大抵都有这样的经验,一个组做事的效率偶尔会比自己全包还要低。当然合作几乎都是令人愉快事半功倍的,但也会有时运不济命途多舛碰上猪队友的时候。比如自己在这条路上单挑1v5那边却一直越塔送人头,或者自己砸血本龙流推三星那边却黄绿弓包外围抢资源……唉说多了都是泪,总之,当这种众不敌寡的案例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再社交性的人恐怕都要对团队合作这种东西退避三舍吧。

更何况佐藤圣小朋友还天生自带不合群属性。

vol8 —— 《爱恋的岁月(后篇)》,ch2 ——《不知不觉年岁已》

相反的,圣则没什么活力,毕竟人的天性不是这么容易改变的。
她从小就很怕生,是那种忽然被父母送进幼儿园里会十分不知所措的类型。
就算是幼童,个性也有千千万万种。正因为圣是这样的性格,使得她无法天真地和朋友们打成一片。
可是圣并非受到朋友们排挤,也不是自己主动回避,只是因为自己一个人比较轻松,所以就没有积极加入同学们的圈子而已。
虽然她并不排斥游戏、画画、练习写平假名或是简单的算数等等,却对于和他人聚集在一起以同一个步调做事感到痛苦,有时甚至连老师的存在都会令她感到郁闷。圣就是这样有点神经质的小孩。

……喂喂喂这可不是有点神经质这么简单的事情吧?

光是会思考“为什么我们要有老师”和“为什么要和同学在一起”这点就该拉响警报不是吗?

可是很不巧,小小圣这带着某种不大乐观的苗头的性格尽管得到了充分的注意,却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引导,反而以和小小江利子在校门口大动干戈的历史性事件为契机,成为了她“问题儿童”这张标签的粘着剂。

沉默寡言,独来独往,怎么看怎么有问题啊!!!——随便想都知道大人们会怎么处理这个不善言辞还很别扭的小孩,毕竟连性格开朗无数倍的笔者我也因为不参与长辈的话题被扣上过“自闭”的帽子。于是实践再一次血淋淋地证明了,一旦长期对被贴上标签的小孩不管不顾,这个标签或许在某年某日就会像预言一样成真并演化成一场灾难。

佐藤圣。

从四五岁到十六岁,这个被误认为是死火山的活火山的爆炸,就在那张漂亮的脸蛋之下,整整酝酿了十几个年头。



2、玻璃制品,危险易碎;精雕细工,有市无价


必须佩服的是,睿智如雅典娜的前代,对晚辈的评价简直一针见血。尤其是对圣的描述,哪怕是翻版圣的志摩子,恐怕都没有她看得通透——

动画人设集,短篇 —— 《Answer》

“白蔷薇大人,如果您有什么要求,就请对自己的妹妹说吧。”
“圣啊……还不知道她能不能和人当姐妹呢,不觉得她根本就自顾不暇吗?”
“你还是一样宠她呢。”
红蔷薇大人责备似的看了白蔷薇大人一眼。至于白蔷薇大人对妹妹的保护过度,倒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你想想,要是强行把圣套入一个框架里,她可是会粉碎的。要是事情变成那样,究竟谁要来收拾残局,捡那散落一地的锋利碎片呢?”
白蔷薇大人就是靠这种类似威胁的态度,一路护着自己的妹妹过来的。
虽然蓉子心想要收拾残局的话,不管有多少碎片她都会去收拾,不过她也不想看到佐藤圣这位朋友受伤崩溃,所以最后还是只能照着白蔷薇大人的作法去做。大家都一样宠她,大家都有连带责任。
“不管怎么说,为什么偏要挑这么麻烦的人当妹妹啊?白蔷薇大人?”
听到红蔷薇大人的话,白蔷薇大人笑道:
“因为我想把精雕玻璃饰品摆起来,好好欣赏个够呀。”

谈及她的宝贝妹妹,前代用了一个超级无敌非常很贴切的比喻:玻璃,而且还是精雕的。白蔷薇奠基人的语文功底之好,相信大家早就在那句千言万语汇成几个字的“喜欢你的脸”里有目共睹。意思明确,重点突出,辞藻清澈又不失华丽,不愧是白家的始祖,文青的榜样。不过,比起为她起立鼓掌,我们更应该思考的其实是这个犀利的评价。


其一,精雕。

其二,玻璃。


过去的,至少是高二或之前的圣,确实就像一个需要施予诸多呵护的工艺品。她乍看之下惊艳,但不仅很贵,而且买回家之后还很麻烦。摆在哪里?怎么摆?什么时候清洁一次?怎么清洁?……乱七八糟的注意事项令人望而却步,更别说这东西有了支架都还站不稳,时不时就得帮它扶一扶。

要是让我来选,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总觉得这消费成本高得根本不想摸钱包啊……

但女王大人水野蓉子曾教导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无法用资产负债表来描述的。加之圣这个工艺品小鬼麻烦归麻烦,但在她乖乖呆在架子上的时候还是美得物超所值啊!不说那张脸,脑子也很好使,尽管相当叛逆,可该有的办事能力仍然丝毫不缺。新生欢迎会依照约定出席了,庆祝江蓉认到妹妹的时候也听话跑腿了,在久保栞横空出世之前,总体来说圣同学还算孺子可教。

然而该来的还是会来。

易碎品的天敌有很多,除了人祸还有天灾。就算所有者悉心照顾、同居人也多加关照,碰上地震这种不可抗力任谁都只能自认倒霉。圣栞这段传奇般的感情,在前代看来,大抵就像是父母想好好保护自家孩子却不得不送她离开温室一般矛盾吧——我无法永远保护你,所以,我只能目送你迎接自己选择的伤害,然后再如同预想般前来收拾这地碎片。



3、黄蔷薇眼中的你


要探究早期的圣的本性,除了看她在《白色花瓣》里掏心掏肺的自我解剖,我认为更应该从她身边的人入手。而为什么我在这里只选黄蔷薇不选红蔷薇呢?蓉子对圣的了解估计不亚于志摩子甚至可能比志摩子还深,作为一个参考绝对非常适用,但为什么我不选她呢?

很简单,因为红蔷薇们有个特色,就是“克己复礼,舍己为人”,俗称“爱管闲事”。

对待白家,黄家和红家的态度始终有着质的差异。相对而言黄家的立场更加客观,一方面是她们有着不插手别人的嫌麻烦心态,另一方面是她们并不会有“我理解你”的先入为主,总体来说她们对圣“恨铁不成钢”程度要远低于司令红,所以她们更容易接纳圣的缺点,也可以更轻松地评价圣这个人。

因此,让我们先将黄蔷薇们的描述罗列一下再作讨论。首先是江利子。

vol28 —— 《Frame of Mind》,ch4 —— 《黄色丝线》

“你要是认真起来,就会赢了吧?”
圣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赢什么?”
“蔷薇大人们似乎在打赌,赌你和蓉子谁会先认到妹妹。”
“我和蓉子?为什么你不在赌局里呢?”
江利子纳闷起来。圣跟两人一样,都是被人称为花蕾的人物,当然应该被列入赛马的候选名单之中。
“没有半个人愿意下注的马,打从一开始就会被剔除了嘛。”
虽然眼前的朋友故意假装自嘲地笑着,但江利子知道对方根本一点都不感到失望。
圣这个人无法融入常规生活之中,也无法管理。她喜欢轻飘飘地像水母似的漂浮在海洋中的生活。

其次是令。

vol33 —— 《Hello Goodbye》, ch4 —— 《元祖·加不加“同学”的问题》

“你很在意刚才发生的事吧?”
“刚才的事?”
虽然令赶紧装傻,可是却没有用,毕竟刚才在饼干门外时,圣大人就站在她的背后。既然学姐都有听到,站在她前面的令自然不可能没听到,加上令因为过于震惊呆站在原地不动的样子,肯定也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直呼名字。”
“嗯?”
“她直接叫你名字了吧?公主小鬼头。”
圣大人转过头,因为祥子就站在两人的后方,正在与刚刚抵达蔷薇馆的红蔷薇大人站着聊天。
“是指祥子同学吗?”
大只小鬼头,还有公主小鬼头,随便这样乱叫,实在让人很难懂啊。在莉莉安女子学园里,称呼高年级生时要在对方名字后面加“大人”,称呼同年级生则是加“同学”,这是这所学校的传统。至于对低年级生,名字加“同学”或者“小”都可以,如果够熟的话,直呼名字也行。
“哦~?大只小鬼头你还是坚持叫她‘祥子同学’呀?”
“呃……能请您别再叫我大只小鬼头了好吗?”
“那就让我直接叫你‘令’咯?既然公主可以这样叫你,那我也可以吧?”
“……随您喜欢。”
佐藤圣大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全身都会散发可怕的气场,让人害怕。不过当她心情大好的时候,却让人更不想亲近。令觉得圣大人心情不好,对周围的人发出“不准靠近我”的恐吓光线时,反而显得亲切。

最后是多少有点道听途说的由乃。

vol3 ——《荆棘之森》,ch1 —— 《荆棘之森》

“我读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些想法,觉得以前的白蔷薇大人和现在个性完全不同,应该就是主人公那样的性格。”
由乃同学和令大人既是堂姐妹又是邻居,所以她们闲聊时经常聊到学校以前的事。特别是去年,高一和初三的校舍离得非常近,所以两人间有关山百合会和蔷薇大人的话题也就格外的多,于是想当然,由乃同学对于山百合会的干部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
“比起讲者,听者的感觉要更强烈。可能是因为没见过真人,只能全凭自己的想象吧。”
“嗯?”
“那位白蔷薇大人——当时还只是白蔷薇花蕾,那时的她似乎是会让人害怕的人。所以今年四月我看到现在的她时,还以为认错人了。”

综合三代同堂的说法,关键字就是“难以管理”、“令人害怕”。江利子看到的圣更接近圣的本质,由于两人多年损友,互为参透,而且都很聪明,对彼此的性格捕捉几乎是准确的。而令和由乃接触到的圣更接近圣所营造的外象——乖僻、叛逆、傲慢、吊儿郎当、不修边幅、目中无人——像是福泽佑巳这种表里如一得极其彻底的人属于濒临灭绝的稀有物种,一般来说人类都会下意识保护自己脆弱的部分。圣在外人看来的这张不讨喜的外包装,其实只是一个保护内心焦躁不安的外壳。

外壳这种东西,可以只有一层但是这一层非常厚(志摩子),也可以每层都很薄却有很多层(瞳子)。圣的这个外壳,某种意义上也是她本性的延伸,就好像认真严谨的蓉子能够轻而易举地照顾好别人。随随便便的处事风格归根结底和圣不想融入人群的思路是契合的。她从来都不强求自己变得圆滑顺从,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整个人看下去都非常统一干脆,尽管性格本身别扭,但乍看下去起码不勉强。

至于令之所以感觉可怕,这就得谈到圣那种阴晴不定的心理状态。人类对于不了解不熟悉的事物特别容易产生畏惧排斥心理,何况在莉莉安等级森严的前后辈制度下,对于高年级的敬畏一个不小心就会因为某人当日低血糖发作所以有点起床气而变本加厉。无论是对圣的害怕,还是对祥子的高不可攀,令的心态都异常对得起她纯情笨蛋单细胞小白羊的头衔。只不过祥子知书识礼,算不上和蔼可亲但至少可以保障正常的交流,而当时圣大人……

想要攻略从前的圣,要不你手段高超语文满分还兼修心理学,要不你死缠烂打锲而不舍坚持就是胜利,要不你爱理不理若即若离不经意间畅谈几句人生。如果以上技能你全都无法习得,你还可以选择走天使下凡神性爆棚回眸一笑就能洗涤众生的路线,除此以外……好吧,请自求多福。

但我们可爱的令祥都不是以上所述的人,因此我估计过去的圣对她们两个除了“祥子=公主小鬼”和“令=剑道大只小鬼”之外,没有过多的认知和印象。由于没有印象,她当然不可能给两人抛出什么积极的社交信号,到头来就变成了“心血来潮就逗你玩,没心情的时候你谁啊离我远点”的过山车游戏。在以前的圣眼中,令祥最多就是“蓉子和江利子的妹妹”这样的存在罢了,逗她们玩和逗葛朗台也没什么差别。一个连大亲友蓉子都看作是“瘟神”的人,要她在没兴趣的人身上放注意力?

啊啊,我仿佛听到丰口惠美配的那句“你谁啊离我远点”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10 收起 理由
小比 + 5
悠哉的人 + 5 你太可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5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meined 发表于 2015-11-13 15:29
(2.1)

【佐藤圣】
哈哈,寫得太好,忍不住來回復www
雖然有些地方不小心被劇透了(小說只看到20多集吧,忘了)
不過不是討厭被劇透的人,請別擔心

話說,樓主寫得評論不僅分析中肯,還很詼諧有趣
看著滿開心的www

雖然沒有蓉子對聖的分析有點失望ww
不過正如樓主所說,以黃家觀點來看聖反而更為客觀

很期待其他人物的分析
樓主加油

也許有朝一日,以樓主的分析為基礎
會有更多更棒的聖母同人也說不定(笑)
嘛,或許是在說給我自己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1-16 00:00 编辑
悠哉的人 发表于 2015-11-15 10:00
哈哈,寫得太好,忍不住來回復www
雖然有些地方不小心被劇透了(小說只看到20多集吧,忘了)
不過不 ...

总之先感谢支持。

剧透这个呀,当成目录看, 以之作为“这张到底说了谁的故事啊”的指引好像也不错?
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回头看小说就少了一点惊艳,不过我也没有全部节选,所以就算节选了一点点大概也不会剧透太多吧?
当然也有像是《白色花瓣》这种被我引用来引用去的篇章就是了。(没办法,只要是说圣的事,《白色花瓣》和《仅只手相牵》两篇全部都是重点……


蓉子怎么看圣这事我觉得我迟早会谈到。就算不是圣篇也会在蓉子篇或者江利子篇里说的。
毕竟哪怕我个人没有在《圣妈》中特别推某个CP(非要选一个的话应该是志乃吧),但圣蓉党多如浩瀚星河的根本缘由不就是因为那些年蓉子为了圣同学简直操碎了心嘛。即便不将这种热心肠强行理解为暗恋,就朋友而言这都构成还几辈子都还不完的恩情……不过回头一看,圣这人天生就是专门欠人情的诅咒体质啦。
倒是一路这么欠过来居然还有无数人会抱持“还是帮帮她吧”的心态,不禁让我怀疑她上辈子是到底是积了多少阴德啊。

后面还会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长篇累赘的写作分析读作吐槽的自我娱乐哟。欢迎随时前来讨论批评。
关于圣,我还会写几篇。基本上稍微有点戏份的角色都可以拆开来写。接下来是佐藤圣的2.2,下次见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5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meined 发表于 2015-11-15 18:06
总之先感谢支持。

剧透这个呀,当成目录看, 以之作为“这张到底说了谁的故事啊”的指引好像 ...
哈哈,劇透什麼的,完全沒有關係www
畢竟我是那種就算被劇透,但是等到我自己看到那裡的時候,其實也早就忘記劇透的內容的體質(?)

>>圣这人天生就是专门欠人情的诅咒体质啦
噗,也許是那種會讓人放心不下的類型吧ww

其實沒注意到"2.1"的意思
原來還會有第二篇關於聖的分析,真開心www
批評什麼的不敢當,我大概會看得很開心就是了ww
畢竟,很喜歡聖

志乃的話,老實說重看動畫的時候,其實覺得她倆的相處很煽情(不是不好的意思ww)
應該說,以聖母動畫的基調而言,算是很露骨吧(不過,也許是我的錯覺也說不定)

嘛,總之,繼續期待樓主的分析w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1-1-24 01: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