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文化学术讨论�ᦙ
楼主: meined

[杂谈] 【圣母】重温小说,以原著为基准浅评蔷薇家族五代各人(3.4/藤堂志摩子/6.24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8 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meined 发表于 2015-11-24 13:06
像是佑巳也对祥子有占有欲对吧?这种占有欲和圣对栞的不一样但又很难说清楚哪里不一样。由乃对令总是主张主权,乃梨子对志摩子一直默默陪伴,这两对很不一样但又总觉得哪里一样。


说道由乃对令的主张主权其实是爱撒娇的小女生对于帅气的恋人会被其他人抢走的不安导致的把,这也牵扯到几对cp的相处模式的核心.比如,对由乃来说,令只能是自己的,从小就在身边,但是因为身体原因外加令越长越帅(我觉得这个是主要原因),这种无法和恋人站在一起的不安感导致了这种主权主张?
相对来说乃梨子和志摩子的感觉更像茫茫人海中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气场相合的那一瞬间就互相绑定了,没有不安也没有挣扎,互相交托了彼此,这是一种找到各自的避风港的安定感,于是瞬间老夫老妻了有没有...这么说可能是 crude generalization吧.抱歉完全断章取义了.
就是不是爱的定义来说,这着实太过哲学,身体接触的冲动是一方面,但是我觉得女性对于安定感的诉求也是很好的界定,她是不是让自己感觉到安定的存在,是不是失去她自身会觉得存在的理由受到了挑战.当然了,这个是有时间线上的唯一性的....比如圣志在一起的时候乃梨子还没考进来,圣桀存在的时候志摩子还没入学.因此讨论更爱哪个着实没有必要.......(扯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8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6-1-19 16:32 编辑
悠哉的人 发表于 2015-11-30 15:53
怎麼辦,看到這句話,我覺得我的腦洞都開了(不)

這我倒是不太能理解,是指祐巳比女王更能馴服祥子的意 ...

这一段是从《佛祖在上》那边看过来的,柏木优视角的观察。蓉子在佑巳横空出世的时候确实有些不是滋味,但她在公开场合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
我们都知道,蓉子对祥子大多数时候采取命令=爱的模式,而祥子的性格恰恰又是死不认输,所以就手段来说,佑巳的驯服方法要更加贴合一些。但蓉子也有蓉子的个人优势。我觉得像是蓉子这种包巾类的人,对祥子而言虽然不会像佑巳一样变成心肝宝贝,但作为恩师、人生指导和伙伴等等都有着非凡的意义。



chitose 发表于 2015-12-4 09:59
最近重溫三+四季(二正要回看),距離第一次接觸聖母動畫都已經幾年前了,剛重看就遇上了樓主詳細的分析文賞 ...

哈哈哈哈哈真是有缘啊,谢谢你的支持哦,真令人高兴。
我花了一个月左右断断续续地重温了1-35卷,36和37因为是日语,而且还是番外,所以先暂时搁置了一下,目测也不会出现太多特别关键的信息。
个人感觉后面今野写得有点拖沓了,尤其是佑瞳方面。而且后面今野处理三家平衡的时候处理得不是很好,所以黄白两家的饭也许会觉得闷,比如我个人就想多看一点关于有马菜菜的事,但很可惜今野都是带过,没有细说,真浪费这个亮眼的孩子。

白家特别抓粉。我之前和另一个朋友@pnity桑讨论过这点。我得出来的结论是白家是很多人想要的理想状态,潇洒自由,不数数然于世,深谙禅道之美。但是任何一家都有自己的优势和纠结点,这里我感觉不必复述了,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前面的讨论记录哦。

佑瞳的好我其实没有完全理解,往后写到红家还得反复去看。一开始我对瞳子也没什么好感,不过代入乃梨子的视角去看的话,瞳子确实值得与其深交,她是个会为朋友两肋插刀唱黑脸的存在。佑瞳这条线将佑巳的成长放大了给大家看,有时候我都反应不过来这是佑巳好吗……
和一开始的那个扭扭捏捏的福泽同学简直不是同一个佑巳。
在中途就变得比她自己自以为的还要成熟可靠得多。

嗯。我在佑巳的成长上面,最想感谢的,是柏木优先生。

黄家的话,虽然戏份少,但是里头大有文章。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欢有马菜菜同学,而且山百合会里没有黄家这群捣蛋鬼一定少了很多乐趣。我以后一定会细说的,届时欢迎评论。

圣佑啊,我不反对任何读者的CP设想,也不反对任何CP的同人。只是就我自己觉得,圣很宠很喜欢佑,而佑也很依赖圣,但她们之间应该是比较纯粹的长辈晚辈关系。这关系和圣栞、圣志有着绝大的差异,除了可以从断发上面判断(我现在开始相信断发是个标志),还可以从态度上面看到。
圣对佑巳展露的大叔、开朗的一面,并不会在志摩子面前摆出来。她可以对任何人不正经,但唯独不会对志摩子不正经。不过不正经里面,圣对佑算是比较正经了,这涉及到佑的个人魅力——她自己没有意识到,但她的亲和力真是会让人不自觉地粘过去的。
反过来佑巳对圣,也许是因为祥子不能像圣一样给佑欢乐又轻松的氛围,所以她对圣有所依赖情有可原。加之圣天天像个人生导师一样晃来晃去,有事就找她似乎变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做法。对比江利子圣说话好懂,对比蓉子圣容易说话,就佑巳来说你觉得她该找谁呢?



尼古拉的遗嘱 发表于 2015-12-8 05:59
说道由乃对令的主张主权其实是爱撒娇的小女生对于帅气的恋人会被其他人抢走的不安导致的把,这也牵扯到 ...

这位朋友你说的好有道理!但是令由我感觉还要复杂一点。由乃有点精分,一时小女生,一时江湖侠士。她抓住令我觉得像是闹小孩子脾气,抓着自己的玩具不放,因为那毕竟是自己的最爱以及小伙伴,她不想和别人分享。实际上令的好不属于她自己她也很清楚,所以最后才会说出那句经典:“不要抛下我自己先长大啊”。
志乃你说的差不多了,但是这更接近志的心境。乃梨子后面还真要动摇过,不过很快就被志摩子说服了。白家的性格导致她们的“恋爱”模式很特定,要不没兴趣,要不很感兴趣,一见钟情情长久,无论前代、圣、志摩子、乃梨子,做法都差不多。只要还是那样的性情,就注定要谈这样的“恋爱”啊。

最后,关于女生缺乏安全感这个。我不知道会不会,毕竟没做过对照实验,而且女生之间又各自很不一样。但我感觉你说的有启示意味,以后我会注意纳入考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8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2-13 00:23 编辑

(2.3)

【佐藤圣】





“私は志摩子を直視できなかった。志摩子は、私そのものだったから。”
(我无法直视志摩子,因为志摩子就是我。)
                                                                                                                  ——佐藤圣





7、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句话用来形容用情太深却惨淡收场的人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失恋,对轻浮者来说只是脱发,而对深情者来说则是断肠。正因如此,无数深情者前赴后继地想要变得轻浮,圣也算其中的典例。但再怎么千方百计地避免,该动情的时候还是会动情,何况白家的诅咒体质导致这种心跳时刻都异常猝不及防——无关爱情,抑或其他,你的一颦一簇,甚至只是一阵沉默,都能掀翻我的心绪。

樱花树下圣和志摩子的初遇便是这样,短暂却又显得漫长。可惜经历过与栞同渡的春夏秋冬的圣,这次却再也无法感到欣喜若狂了。她更多的是不安和害怕,像每一个刚被从悬崖边上拉回来的人一样,喘着粗气,惊魂未定。

vol8 —— 《爱恋的岁月(后篇)》,ch3 —— 《仅只手相牵》

风势逐渐转强,就连落到地面上的花瓣也被卷起,营造出一片白色的世界。
尽管这里满布着花瓣,人类却依然是人类,而樱花也依旧是樱花,两者之间仍保持着明确的界线。
或许就是这样的道理。
纵使栞和我都是人类,却无法合二为一,于是我们继续朝进化为一体的道路上前进。
眼泪始终流不出来。
悲伤的情绪不断累积,最终转为放弃。
风突然间静止。
张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以外的某个人。
“啊……”
不知是哪一方发出的声音。
在距离不到两公尺的范围内,有一名浑身沐浴于花瓣之中的少女,亦同样睁大了眼睛望着我。
那一瞬间让我想起了栞。并不是认错人,只是单纯想起她而已。
对方是一名白皙的少女,长相并不艳丽,但一头显出和缓波浪弧线的茶色长发,不禁让人联想到西洋古董洋娃娃。
是新生还是转校生?反正是未曾见过的人,不过我本来就不是回去记他人外貌的性格。
我对于这样的相遇总是很不知所措。
“你是……”
我话才出口又随即咽下。
似曾相识。
一阵酸甜的既视感向我袭来。
遇见栞时也是这样。
栞在我们相遇之前就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了,但是我初次认识她却是在无人的教堂里,两个人面对面的时候。
现在不就和当时的情形一样吗?追根究底地问着她的每一件事,最后还像跟踪狂一样紧盯着他,然后——
就此毁灭?
我当下不知该如何是好,试想若对方也像栞一样对我说声“平安”并露出圣洁的微笑,那我该怎么办?
是要跪在她的脚边,抑或逃走?
无论是哪一项,我都不可能保持正常的精神状态。
“抱歉,打扰了。”
没想到是对方先逃走。她迅速垂下绯红的脸庞,朝校舍的方向跑走。
得救了,我内心这么想着并靠在樱花树干上松了口气。
“不要紧,那女孩是人类。”
我试着对自己低声开口,然后感觉到一股不可思议的心情。

个人觉得圣栞最悲的部分,不是《白色花瓣》,反倒应该是《仅只手相牵》之初圣对栞的回首。很多事情就像捕捉空气一样无能为力,譬如与爱人长相厮守。本来就是玻璃制品的圣在高二那年被摔了个粉碎,好不容易靠前代和蓉子等人修修补补粘了回来,但终归还是相当敏感脆弱。而志摩子此时带着像栞又不像栞的身姿突然出现在圣的面前,仿如时光倒流回到那个一发不可收拾的早晨,让深谙悲剧结尾的圣发自内心感到恐怖。

一种难以言喻的……确实是恐怖。

失败之后再也站不起来的例子如长江黄河滔滔不绝。基本上“担心重蹈覆辙”是人之常情,尤其对自信严重透支的人来说,任何再尝试都是以命相抵的。当时的圣就处于这种不安定的状态中,毕竟她千辛万苦才找到一个值得义无反顾的人,最终却落得那样的下场,从此变本加厉地畏缩到层层封锁之中也是自然而然。其实只要仔细斟酌一下初见志摩子时圣那段内心独白,我们就能发现很有意思的内容。圣作为当事人,反思几个月之后,权威地给圣栞这段关系下了一个很露骨的结论——

“是要跪在她的脚边,抑或逃走?”

这句自问的潜台词很足。哪怕是有着土下座文化的日本,给人下跪也是很不得了的事情,可圣却觉得她面对栞要以“下跪”作为反应——这恰恰和我之前谈到的相符,本质上圣把栞看成了“非人类”,她内心深处对栞既有热爱也有敬畏。但此时的下跪与栞仍在身边的时候又不大一样。此时圣脑内的“下跪”蕴含了更丰富的信息,比如对栞的歉意,比如对分离的悔恨,比如对人生的喟叹,比如对未来的不安,也比如对志摩子的一见钟情。

没错,尽管这是谜团无数的圣志,但我就是可以肯定地说:对于志摩子,圣是一见钟情。

vol8 —— 《爱恋的岁月(后篇)》,ch3 —— 《仅只手相牵》

“为何你会这么认为?”
蓉子再一次问我,她以为这么做就可以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吗?
“前几天我不小心在你面前提出一个一年级生的名字,结果那个人却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叫来蔷薇馆,我怎么可能认为这是巧合!”
“不小心啊,”
蓉子闻言冷笑了一下。
“现在你才是不小心说溜嘴吧。”
我一听到这句话便深觉不妙,可惜为时已晚。曾经一度丧失所有、又在这几个月内好不容易重新建立起来的自尊心,这回再度出现了裂痕。我马上开始盘算起要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伤害降到最低。只要能降到最低的话,就能保住自尊了。
“出去。”
我命令志摩子。
“什么?”
“就是你,没听到吗?请你立刻离开这个房间。”
“可是……”
面对不知所措的志摩子,我以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呐喊:“拜托你行不行,请你出去!”
“就照她说的做吧。”
既然蓉子也这么说了,江利子点头后便带着志摩子离去。直到听见门关上、两人走下楼梯的声音之后,我才总算冷静下来。
“……得救了。”
我由衷感谢蓉子让志摩子远离这里,幸好一切能在她尚未见到我失态的情况下结束。不可思议的是,我就不在意让蓉子看到这一面。或许是因为她早已见过我过去一度被伤害到体无完肤时的模样,我内心已明白这部分是无法修补的了。
“她对你而言很重要吗?”
“我怎么知道。”
我为了让情绪冷静下来,连忙打开水龙头洗脸。
我压根就没思考过志摩子的存在究竟有什么意义,唯一知道的,就是我想避免蓉子在志摩子面前戳破我的思绪,因为无论内容是什么,蓉子会说出口的话,对我而言多半是正确答案。
“你刚才说我说溜嘴了对吧?”
我转身过来询问,蓉子应声点点头。
“说溜嘴的意思是指说了不该说的事情,你自己也承认了。既然如此,为何你不能说出这位一年级生的名字呢?那应该是因为在你心中,她与其他一年级生不同吧?”
果然,我不禁失笑。蓉子总是能够正确分析我的想法。

随着剧情发展,我们都开始明白,志摩子像圣而不是栞。可真的仅此而已吗?至少在我眼里,志摩子和栞就很像。非要形容,她大抵就是“在栞的外观下埋了一个圣的内核”这样的人。与别不同的气质,颜值爆灯的脸庞,天使下凡的神绪,各种细节和栞比对,相差并没有太远,所以圣在一瞬间想起栞,不能一概而论地认为她是情伤依旧——当然情伤依旧这也是个重要的因素,但为何她偏偏只对志摩子产生这种恐惧感?

古语有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世上只有一个佐藤圣,只有一个久保栞,也只有一个藤堂志摩子。她们都是独特的。就好像志摩子认死了自己的妹妹只能是乃梨子一样,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就是百里挑一。圣对志摩子采取的这种特别乖僻的态度,反向证明了志摩子对圣的重要程度。她害怕毁了对方,更害怕毁了自己,所以才会尽可能地无视,并在被戳中之后积极地反抗。如果不这么做,她就不得不再一次落到面对栞那般四面楚歌的境况,一个不留神就会将自己完全暴露,最后被夷为平地。

越重要,越炸毛,理由不尽相同但圣和祥子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类人,她们都只对能够真心依赖的人发脾气。



8、圣志的可能性约等于零Ⅰ


圣到底喜不喜欢志?

这个问题经久不衰,从《圣母》动画开播为人熟知开始一直被讨论到现在,而且各流派说法不一。有人主张爱情,有人主张惺惺相惜,也有人主张单纯的宠溺。假使《圣母》是一门学问,那么圣志的关系一定是这门学问之中人气冠绝的一个研究方向。“旅人说”也好,“狼群说”也罢,圣志这一对在原著里的相处模式确实太过特殊,以致读者初看之下觉得云里雾里空叹一句不明觉厉——今野塑造佐藤圣这个角色塑造得太过成功,甚至因此让很多人忽略了圣志关系中圣混乱的立场。

姐妹?

一千对姐妹有一千种相处模式,这话无懈可击,只是太无懈可击导致成了废话。“姐妹”这个词的创设给圣志,或者至少是圣,提供了一个完美的挡箭牌。要是别人问及圣志究竟算什么关系,她大可回一句“姐妹”了事,至于具体是怎样的关系,我认为圣本人并不愿意细想。但本人不去细想不代表她的感情不会自然流露,实际上圣对志摩子的关怀覆盖面远比同期的祥佑或者令由要广,就算这种关怀外人难以理解,可起码圣不会越努力越是惹哭或者惹怒她妹(虽然这也因为志摩子本身就是波澜不惊的性格)。

互相理解,平静交往,这在大部分情况下是好事。祥佑磕磕碰碰一路走来,最后达到的也不过是圣志早就达到的境界。可打从一开始就互相理解的这对,如此平静交往反倒弊大于利。为什么?吵来吵去很好吗?

相信大家在观察几次红家那种争执后,多少都能得出一个“争执不是什么好事”的结论。然而对于红家来说,吵完解释然后解气,再吵再解释再解气,这个过程对不论蓉祥,抑或祥佑,抑或佑瞳,都是增进彼此亲密度的妙方,因为红家人的吵架的前提是“你不说我真的不明白”。这就和圣志有着质的差异。这俩很懂对方的想法,正由于太懂,所以极少会激烈碰撞。没错平静很好,但平静的可贵彰显于风浪之后,而她们没有风浪——不起风浪的水不会流动,不会流动的水终有一天要变成死水。

圣志的症结所在,就是这似是而非的相处模式。

vol5 —— 《情人节的礼物(前篇)》, ch1 ——《惊奇巧克力》

白蔷薇大人一边走在树林步道一边告诉佑巳,同时拥有相似部分和不同部分的姐妹会越相处越融洽,而且还说这种姐妹其实很多。
“白蔷薇大人,您看到志摩子同学时是不是也觉得和自己有相似之处?”
“嗯?我和志摩子吗?嗯,偶尔吧。我们是都很麻烦的性格。不过和以前的我比起来,她优秀多了。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帮她除去各种障碍,只不过我无能为力。”
“为什么?”
“因为我太了解志摩子了,所以无法下重药治疗。”
白蔷薇大人表示,正因为如此,她才会羡慕那些因为不了解对方而吵架的姐妹,这也正是她插手的原因。

佑巳吐槽得很对,圣这个人的固有技能就是胡说八道。好多听起来很有道理的话深究下去其逻辑根本讲不通。拿上面这段小说最早开始正面谈论圣志关系的节选作为例子。

圣的意思是这样的:我太了解志摩子,所以我无法帮她卸下包袱。
拆成演绎推理的三个步骤,勉强可以这样说——

大前提:志摩子肩负沉重包袱。(全称肯定,MAP)
小前提:我了解志摩子。(全称肯定,SAM)
结论:我无法帮她卸下包袱。(全称否定,SEP)

逻辑学的教授要是看到这个应该要被要气哭吧,到底两个肯定命题是如何得出一个否定结论的?而且结论里出现的“卸下”这个关键的组成成分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这种强词夺理的推断和“股市动荡,而且我也知道你资金困难,所以我无法借你钱”有什么很大差别?说到底你帮不帮她只和你的个人能力和个人意愿挂钩,了解不了解只是影响你能力和意愿的间接因素不是吗?

我相信圣虽然很喜欢在佑巳和由乃面前糊弄带过她和志摩子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关系,但她骨子里为了志摩子好,最多也只是粉饰了一下,基本上说的还是真话。所以我认为上面这个结论的最终成立并不需要质疑,只不过要多加个前提,即“我不敢帮她卸下”。

vol8 —— 《爱恋的岁月(后篇)》,ch1 —— 《will》

“有没有什么事是我能做的?”
想听对方的遗言只能趁现在了。
“小佑能做的?什么意思?”
“像是想要拜托我的事、希望我做的事、约定或者想嘱咐的东西。”
等等等等。
“什么跟什么啊?”
白蔷薇大人闻言笑出声来。人家明明问得这么认真,这种反应也太失礼了吧。
“什么都好,像关于志摩子同学或者午餐……不对,是葛朗台的事。无论如何,至少也有一样吧?”
佑巳保持着肯定有的心情追问,然而白蔷薇大人的回答却与她的想法背道而驰。
“没有呢。”
“哈!?”
“就没有啊,我没有想拜托小佑的事。葛朗台已经长大,就算人类不喂它饲料也不要紧,如果不能自立生存的话,它就没有身为野猫的意义了。”
不知为何,白蔷薇大人提出了这样冷漠的说法。她表示,就算只有一个人也不至于到活不下去的地步。
“再说,就算没有被我拜托,小佑也不会对志摩子的危机视若无睹吧。就算会弄得灰头土脸,我想你还是会为了拯救她跳进漩涡里的。所以在这种存有单纯友情的地方,不需要我来推波助澜。”
白蔷薇大人边说边抚摸着佑巳的头。
“假如小佑是那种因为我拜托才去帮志摩子的人,我就不会拜托你协助她了。”

在小说里面,乃至动画,喵星人葛朗台的戏份其实不少。个人感觉今野有意拿此喵暗喻小说人物,而在圣口中,这暗喻对象先是自己,后又是志摩子。葛朗台受过抓伤,即将命丧黄泉的时候被人救助,从此依赖于人,但又必须独立自主——圣走过了这个阶段,志摩子则在自立的路上迷途。面对这样的妹妹,身为姐姐的圣,只是在那个周末于蔷薇馆的二楼贡献一段长久而沉默的拥抱,最终给出一个“春天快要到了”的疏导。

仅此而已?

把前八卷反复嚼了n遍,我只能坦率地承认还真的就仅此而已。

圣在处理志摩子的事上面,一向采取“如果志摩子想留下来的话,不用我说她自己就会留下来”的态度。尽管反过来志摩子对圣也是“为什么要送姐姐巧克力?”的心态,但姐妹双方却有着微妙的不同。由于志摩子的想法必须结合志摩子的为人再作详述,因此在这里我只从圣的角度分析这类似“任你自生自灭”的处事方针有什么底层的含义——


含义一,处理志摩子,就等同于处理自己。

含义二,处理志摩子,又像是处理栞。

含义三,处理志摩子,其实是处理未知。


以上三个命题层层相扣逐步递进,使得圣面对志摩子的时候几乎无法放开手脚。

首先,圣搞不定自己,用前代的话来说叫做“自顾不暇”。长期逃避现实的后果是无法直视自己,而就算通过面壁思过等方法让自己冷静下来正视现存问题,她也不知道改善自己漫无目的生无可恋的状态的办法,更遑论把这个办法实践到志摩子身上。

其次,栞是她的十字架,是包袱又是拷问,但同时又代表着神圣和救赎。志摩子虽然被强行划归到“人类”范畴,但会被拿来和栞比对这本身就说明了什么。比较的前提是具有可比性,具有可比性即意味着具有相似性,哪怕圣本人一路自我催眠,她内心深处也不可能没有意识到这点,所以对待志摩子的时候她说不定会代入一些从前对待栞的思路,最经典的莫过于:我需要你,但是万一我太需要你,彼时我该怎么办?又或者万一我让你进退两难,彼时我又该怎么办?

其三,志摩子像圣,却“比我优秀得多”。志摩子像栞,但“那孩子只是个人类”。正如我在前部分提及的,藤堂志摩子本人是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存在,和她相处交往并没有前例可循。无法掌握未来,看不透前路是命途多舛抑或一帆风顺,以白家人悠游寡断一拖再拖的性子,要圣在这种境况下学着黄家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总之先试试的风范根本就强人所难,能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地步老实说已经是极限了吧。

瞻前顾后,畏手畏脚。这是圣志在仙风道骨云淡风轻的外观之下,更加实在的模样。是否回应虽然是志摩子的问题,但是否踏出那一步毕竟还是圣的个人选择。只要她不愿意细想,不愿意面对,不愿意出手,不愿意任何一个步骤,那么尽然两个人都能相安无事,但和平之下终是免不了危机四伏。就如同圣对自身的定义一样,她不是一个称职的姐姐;对志摩子,她只负责治标,不负责治本。

vol31 —— 《玛格丽特与缎带》, ch3 ——《去买佛罗伦萨煎饼》

抵达成田国际机场后,就看到熟悉的制服聚集在一起,挤来挤去的。在校园里看到别人穿制服时根本不觉得怎么样,但在公共场所遇见这个场景总觉得有点恶心,虽然我以前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就是了。
“参加修学旅行的是二年级生,也就是小佑她们那届的。”
这也就表示,志摩子也在里面。
我本来还打算躲在黑压压的制服堆里,可当脑海中涌现志摩子脸庞的那一瞬间,我马上拉起大衣藏起身子离开现场。
藤堂志摩子是在莉莉安女子学园高中部里,成了我妹妹的女生。
这是为什么呢?如果是小佑或者小由的话,我可以毫不在意地对她们说声“哟!”然后走过去,但是面对志摩子就做不到。当然我不是讨厌志摩子,不如说是相反。
我无法明确地解释,只是,我爱着在我离开之后的,属于志摩子自己的时间。在她现在愉快的回忆之中,不需要已成往事的“姐姐”。

关于一开始那个世纪疑问,我个人的答案是喜欢。多多少少,还是带着爱情意味的喜欢

圣对志摩子感情之复杂,只有圣栞能与之相权。然而很可惜,她把志摩子放在心头是一回事,实际行动又是另一回事。出于对前代“退一步海阔天空”论的举一反三,她总是非常神经质地和志摩子保持着一大段距离。照理说在走廊大战小怪兽、牵手共奔银杏道和风中拥抱情意浓等几场银幕经典之后,圣应该已经打开了心世界的大门,把亲爱的妹妹纳入到结界之中,可现实是:手是牵了,腰是抱了,玩笑也开过了,调情也调过了,更甚至换了校区剪了发,看似洒脱地折腾了一圈,结果却依然停留在“我不要露面更好”的阶段,让读者我不禁两行清泪流下来。

这个滋味,简直就是暗恋者的自我牺牲不是么?

彻底抓住,和彻底放手。圣和其他白家人一样,容易两极分化。春天总会来到,给志摩子带来新的邂逅,将她的包袱卸下,让她绽放更漂亮的笑容。一切的这些,圣希望它的发生,又在它发生之后感到五味杂陈。欣慰之中带着哀怨,喜悦之余又很惆怅,文青佐藤圣亲自给自己判了无数次死刑,大义凛然,果断决绝,但既是凡夫俗子,总免不了对生存心生迷恋。



9、志摩子麻烦你照顾了


大家有没有想过,其实圣乃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呢?

vol16 —— 《Variety Gift》, ch4 —— 《毒苹果》

“听说你有孙女了?”
我向朋友如此打听。因为我们已经好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所以我想先知道对方的近况如何。
“孙女?哦,你是说志摩子的妹妹吗?”
在我们高三的时候圣的妹妹志摩子才一年级,所以圣在高中在读期间,并没有办法见到妹妹的妹妹,也就是所谓的“孙女”。
“怎么样,可爱吗?”
“嗯——要怎么讲,也不是不可爱啦,只不过是我毕业之后才有的孙女,顶多也只是知道长什么样子而已。”
圣虽然嘴巴上这么说,却还接着跟我讲了一堆事情。像是志摩子妹妹的全名啦,以及她有着对莉莉安来说相当奇怪的兴趣等等,最后还补了一句评语说,她的发色不一样,大概会是我喜欢的类型。
“该怎么说……是呢,以我的立场看,有个能够陪在志摩子身旁的人,确实是让我放心多了。”
她喝了一口黑咖啡,眯起眼睛。圣的表情看来带着安心感,却也掺杂了几分醋意。
“当祖母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吧?”
我在奶茶里加入半匙的砂糖搅拌着。在小小的杯子里,骆驼色的漩涡就这么转啊转的。

当祖母的人吃点醋很正常,蓉子也因为佑巳而挫败过,令更是被菜菜的半路杀出五雷轰顶——只是圣的情况比较特别,毕竟虽然大家都是因为孙女做到了祖母我做不到的事而感到打击,但圣做不到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偏偏,乃梨子的补缺又做得那么彻底又完美,甚至让志摩子小天使在摩天轮上说出了“我现在觉得自己非常幸福”这种甜到要重新种牙的话。

……让我代表佐藤圣去角落静静。

不过身为老革命,怎么能吃个醋就自乱阵脚呢?所以圣还是很欢乐地在默默关心志摩子的同时,很“顺便”地调戏了她的孙女小乃梨。和逗猫一样玩由乃的江利子,以及一边宠佑巳一边损祥子的蓉子不一样,圣昂首阔步地选择了相敬如宾的路线。尽管她吊儿郎当的风格在圣志以外实在支撑不起相敬如宾的模式,但大体来看,圣与其说宠(或者玩)乃梨子,还不如说是在鼓励。

vol21 —— 《蔷薇千层派》, ch2 —— 《白蔷薇的思虑》

她把热咖啡放到了桌上,然后紧贴着乃梨子坐下,又突然用手指戳了一下乃梨子耳朵的凹洞,结果因为看乃梨子没有任何反应,很失望的说:
“你该不会是冷感……”
这还真是特别的寒暄。先不管自己到底是不是冷感,乃梨子向她确认道:
“您是佐藤圣大人吧?”
“你怎么会知道!”
这位女大学生,不,是佐藤圣大人整个身子往后大仰,让人不禁产生 “用不着这么夸张吧”的冷淡感想。
“会知道的,一般来说。”
实际与她交谈过后,该说就如同传闻一样才好呢,还是跟过去所持有的印象有点出入才好?但尽管如此,遇到眼前这个人真的就会有“啊啊她应该就是佐藤圣了”的想法。
“毕竟您喊志摩子同学的时候都直呼其名,而且之前交流比赛的时候您不也从远方向我们打招呼了吗?”
“啊,对哦。”
圣大人用拳头敲了一下手心。只不过,这个人是志摩子同学的姐姐这件事总令人难以置信。如果是一大群同伴都在的时候还可以理解,难道就连只有志摩子同学和她独处的时候,她也是这个样子吗?志摩子同学到底是怎样跟她相处的啊?
“啧,我本来还打算不报上名字就走,然后让你一直思考‘那个人到底是谁啊’的呢。”
“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做出跟佑巳大人一样的反应。”
“就是啊,实在是可惜,不过她那是天生的也没办法。”
圣大人站起身,从乃梨子旁边的座位换到对面座位去。看来她并不是任谁都可以粘着,而是单纯想看看乃梨子的反应而已。
“我叫二条乃梨子。”
“好的,志摩子平常麻烦你照顾了。我是佐藤圣。”
由于乃梨子只隔着一大群人远远看过她,还没有正式打过招呼,所以便姑且报上自己的姓名并低头鞠躬。

会说着“志摩子麻烦你照顾了”这种话并致意的圣,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可仔细一想,像圣这种把妹妹和孙女的各种小道消息都掌握至倒背如流水平的私家侦探,为什么要现在才来接触乃梨子呢?这人最迟也从宗教审判的时候就知道乃梨子的存在了,为何一直放任不管呢?

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即圣对乃梨子,为何不采取对志摩子相似的态度呢?

这就绕回去之前说到的圣志。圣把志摩子往前推,推下的确实是悬崖,但悬崖的尽头是乃梨子的怀抱。她希望自己尽可能的不插手志,所以干脆从志乃的关系中抽身,深藏功与名地在隔壁校区旁观。这个思路反映到圣乃身上,就变成了保持外观隐藏内在的作法。

通篇小说,圣乃的对手戏就如浮光掠影只是一笔带过。今野确实有稍微提过乃对圣的看法,但基本都是“不靠谱”“难以置信”“为什么这个人会成为志摩子同学的姐姐”等等浮于表面的印象——很明显乃梨子这个死正经极少会浮于表面地看待别人,所以她的观点之所以浅尝辄止,一定是因为圣没给她机会深尝。我个人感觉圣在这里多少有点间接刺激乃梨子往前跑的嫌疑。过去做不到的事,她想借着乃梨子的手来完成,既然如此,为何不给乃梨子留下一些“我比她更好”的自信?

志摩子会不会在乃梨子耳边提起她,又会怎么谈及她,这些事圣都管不着。但真正站在在乃梨子眼前时,圣并不会做那个知心善良温柔体贴的佐藤圣。或许对她来说,知心善良温柔体贴的,事到如今有二条乃梨子一个就足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8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笨拙啊,退一步海阔天空就丢掉了所有的可能性,在这个故事里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遗憾

圣栞-与生俱来的一双手连接在一个人身上
圣志-只手相牵
志乃-世界不是只有两个人

总觉得圣只是太纯粹,可是这个世界终究容不下纯粹

PS.乃梨子是个好妹子,看的通透也愿意接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9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同楼主的观点,藤堂志摩子和佐藤圣之间真的关系很平淡,只是普通的前后辈加姐妹关系。志摩子无疑继承了她母亲的遗憾,她一定会走完她母亲没走完的路,一个像圣母一般包容她人的少女,比起大两级的圣还是晚辈乃梨子更加适合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9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6-1-26 01:27 编辑
Eanna 发表于 2015-12-8 20:54
真是笨拙啊,退一步海阔天空就丢掉了所有的可能性,在这个故事里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遗憾

圣栞-与生俱来的 ...

同意你的观点,非常同意,不能更同意!这位朋友你说的太一针见血了请允许我冒昧前来握个手!!!

我感觉圣这个人,此后的一生,都是等待别人来敲门而不是自己去拜访的了。她虽然性格变开朗,看事物的角度不再那么偏执了,但是性子的内向被动始终没有变,在关系稍微要往前进一步的时候就会条件反射地后退。一句话说,这个人物,本身就是小说中“遗憾美”的标志。
“如果遇到重要的人,先试着退后一步。”——这话对圣来说是双刃剑,是保护,也是束缚。不知道前代怎么来回斟酌才想出这个告诫的,既然是前代,我认为她多少也猜得到圣会反应过激,但她还是说出来了。或许从结果来说,前代还是不希望看见圣栞的重蹈覆辙吧。就像犹太人会教自己的小孩子do not trust anybody even though that's your father一样,正面看是提高了孩子的生存能力,负面看却让孩子往后难以爱人,两全其美的方法又怎么能有呢?
人总得牺牲一些东西来换取一些东西。我一直相信《钢炼》里等价交换的原理。

忘记了从哪里的同人看来的,作者借志摩子之口将圣比作耶稣。外象如何都不要紧,反正骨子里她是干净纯粹的,和耶稣一样不羁自由,不被理解,受到唾弃,也依然有着自己的信念。像圣这样的性格,活在这个世界上说实话,确实挺格格不入的。不过圣的问题是,她虽然纯粹,可不博爱。她爱天空,爱大地,爱自然万物,就是不爱人类,这点证明了她的不成熟。
以前的圣不过是个连自己都没摸清楚就开始胡乱发脾气的小鬼头。我更喜欢现在的圣,在栞与志摩子的相继出现后,变得慈悲,能够将她心底里的温柔坦率流露的圣。虽然她还是只能绕着圈子说话,但现在的圣身上的色调暖太多了。
尽管活在遗憾的漩涡里,但我想她现在应该开始知道人类也是美好的了吧。

PS 乃梨子真的是个超级好女孩。志摩子能遇到她真是太幸运了。



奈落曼珠沙华 发表于 2015-12-9 16:17
赞同楼主的观点,藤堂志摩子和佐藤圣之间真的关系很平淡,只是普通的前后辈加姐妹关系。志摩子无疑继承了她 ...

圣志的关系是这两个人努力经营出来的结果。平淡也是她们两个的追求,虽然动机不尽相同。但说她们普通吧,我觉得也不普通,她们虽然没有再进一步,但是灵魂深处是绑在一起的。缔结过姐妹就不能当做不存在,何况这一对完全就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柏拉图式交往,典型的嘴上说的少,心里想得多。
我也认为乃梨子更适合志摩子。就像圣也需要有人陪一样,志摩子也需要,这样的存在不能仅仅是朋友,而必须是限定的、只属于志摩子的人。在这一点上,乃梨子做到了。我以后会专门在乃梨子篇大夸特夸这个角色。她把圣留下的空缺都一一填补了——还是在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
所以在志摩子主动牵起乃梨子的手微笑的时候,我真是感动得好想哭啊。

关于志摩子的未来,我觉得她可能不会做修女。如同当年乃梨子说过的,出身什么的完全不会违背对神的信仰,志摩子的信仰心也不会被当不当修女左右。如果她不做,她也可以是个虔诚的教徒。但当然往后的志摩子会成为怎样的人,无论是什么职业,是否成婚,等等等等,唯一可以肯定的事,我相信她都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9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的时候也觉得她对志摩子停滞不前,是不是因为会在志摩子身上看到她自己和栞的影子。毕竟志摩子让她情迷其中的那部分,也象征着她和栞的曾经

圣的遗憾成了她的一大魅力所在,毕竟缺憾总是吸引人的~~

我只希望她和栞有生之年能够平静的再相见,当然如果不是荆棘之森的那个年纪就更好了

另外说一句,我是圣栞党,中二文艺青年和禁欲系奉献派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相配(当然颜值也很棒,黑长直什么的最喜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1 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Eanna 发表于 2015-12-9 22:27
我有的时候也觉得她对志摩子停滞不前,是不是因为会在志摩子身上看到她自己和栞的影子。毕竟志摩子让她情迷 ...
我一直觉得 圣桀这一对换个欧美作者就是 钟情 扎挣 纠结 摊牌 直奔三垒的节奏了。。。。可惜今野,成也物哀,败也物哀。虽然不知道这表达的对不对。圣志告诉了我什么叫做缩也是缩的有格调。两个人把一线划的非常好,隔着玻璃接吻的感觉。
反而让我觉得遗憾大爆发的是到志乃以后,虽然让人有一种终于等到了乃梨子的感觉,但是不禁让人有一种只是当时已枉然的遗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1 18: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评很有魅力,让我想到了很多从前没有想到的更深层次的东西。当时看圣母时是高考刚结束,而且只看了小说,本身处于一处不安定的心情,看时并没想太多,最后还没有看完,如今回头,我那时太过稚嫩,虽然现在也不成熟,但这是值得认真对待的作品。所以,我决定去看动画1到4集,再把小说重看一遍,这是个大计划,可能要花好久。期待楼主的长评,请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1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2-17 16:06 编辑
Eanna 发表于 2015-12-9 22:27
我有的时候也觉得她对志摩子停滞不前,是不是因为会在志摩子身上看到她自己和栞的影子。毕竟志摩子让她情迷 ...

就原著来说我觉得圣栞确实是一对赏心悦目的好CP,而且她们俩是唯一官方认证的,不存在读者脑补的余地。
毕竟连kiss都kiss了,一般人说玩玩当然可以,但栞那性子能kiss下去那是很不得了了……

我怎么看圣志怎么有圣栞的感觉。虽然我在上面长篇大论了一堆有的没的,但是我的中心思想只是:圣害怕再来一遍圣栞。
圣志如果不是因为圣亡命天涯一般的往后躲,我觉得还真有机会成。那个人是志摩子,不是栞,栞姑且都能动情,志摩子能挡住的几率就更低了啊。
说到底,志摩子还只是一个平凡却看起来不是那么平凡的女孩子而已,而且她还有着和外表截然相反的深藏不露的腹黑……………………

其实我个人很唏嘘的是圣栞就这么分了。对宗教不理解也不能设身处地地感受栞的心思,不过她和现在的圣在一起我认为是能幸福的,尽管圣超级缩,不过缩+禁欲也算合理配置、相安无事吧。可惜,合久必分会有,分久却基本合不回来,只能说没有栞就没有现在的圣,但是适合栞的却也是现在的圣吧。
没有等一等彼此真的太太太可惜了。



尼古拉的遗嘱 发表于 2015-12-11 02:34
我一直觉得 圣桀这一对换个欧美作者就是 钟情 扎挣 纠结 摊牌 直奔三垒的节奏了。。。。可惜今野,成也物哀 ...

物哀毕竟是民族性啊,天道无常什么的,日本稍微名气大些的作家们哪个没玩过这套?说起来大家这么喜欢白家,可能也有看多了日本作品被传染到了物哀之心的因素在……

“隔着玻璃接吻”这个简直!
太!
绝!
了!


这位朋友你也是语文满分的典范啊!一语道破圣志模式的关键!
对,白家就是:我害怕我偏不认,美其名曰我无能为力;或者我犹豫我也不认,美其名曰莫互舔伤口——这就叫文艺,这就是格调,换别人来等同泼狗血的画面换上这两个人瞬间升华成哲学思考,一股浓浓的羽化归隐味,但是……
这说到底你还不是“我站在这边,你站在那边,我们擦肩而过没有缘分”的经典桥段吗,咦好像吐槽错了,这应该是“我不敢,你也不敢,我们沉默之中失去彼此”是吧,虽然差别并不算太大。

圣亲手把小天使推给乃梨子的,要怪就怪自己缩吧。如果志摩子的病早就好了,乃梨子就算按照剧本和她接触,她也不会有那么大触动。其实我觉得圣的自暴自弃很有道理,她确实各方面都败于乃梨子啊。不过我始终觉得在小天使心目中,圣的地位很特别,毕竟曾经有段时间,佐藤圣是她的唯一,无人能与之相比,而感情总是有个先来后到的问题在。



『兔角』 发表于 2015-12-11 18:37
楼主的评很有魅力,让我想到了很多从前没有想到的更深层次的东西。当时看圣母时是高考刚结束,而且只看了小 ...

小说花时间,动画倒不会,所以也别说自己肤浅什么的,不同时期不同感想很正常呀。我过去也看不懂《朝花夕拾》,还特反感在书里看见鲁迅,现在不也觉得先生的一字一句极有灵性?
谦虚是好事,但不成熟也是值得骄傲之事哦偶尔。akb有首歌叫《饼干呢》,啊不对,《Beginner》,里面有段歌词我认为非常适合人生之中每一段自我怀疑的时光:

何もできない、ちゃんとできない
だからどうした?僕らは若いんだ
何もできない、すぐにできない
だから僕らに可能性があるんだ

……上面这段话跟这帖子好像没什么关系,不过就是想这样说说而已。姑且也是当作自我鼓励吧。
下次等你有什么感想的时候,我们再讨论圣母相关的事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1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看帖子越看越激动,然后不知不觉的打开圣母动画+小说准备重温的

评分

参与人数 3积分 +3 收起 理由
gaoxingkuro + 1
chitose + 1 你不是一個人
悠哉的人 + 1 你不是一個人(雖然我目前還是沒空)ww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段是从《佛祖在上》那边看过来的,柏木优视角的观察。蓉子在佑巳横空出世的时候确实有些不是滋味,但她在公开场合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
我们都知道,蓉子对祥子大多数时候采取命令=爱的模式,而祥子的性格恰恰又是死不认输,所以就手段来说,佑巳的驯服方法要更加贴合一些。但蓉子也有蓉子的个人优势。我觉得像是蓉子这种包巾类的人,对祥子而言虽然不会像佑巳一样变成心肝宝贝,但作为恩师、人生指导和伙伴等等都有着非凡的意义。
我還真沒注意到蓉子有吃味過祐巳的出現呢www
其實這樣的蓉子還滿人性的(笑)
(蓉子大人,我宣妳啊~)<<泥垢

接下來是看完「佐藤聖2.3」的感想
感覺這次的分析比較正經(?),樓主回復其他人的部分比較好笑www
(比較正經也沒不好,還是讓我看得很開心www)

因為我不是聖志黨,所以我會一直不去承認聖對志的感情有到愛情層面
不過卻也無法否認,志對於聖來說,的確獨一無二(笑)

看完分析之後
我不禁覺得,如果聖對志真的出手,那麼八成會走到聖栞結局那樣
但乃梨子卻不會
就像樓主說,有乃梨子之後,志摩子不見得會當修女(不知道我理解的對不對

至於聖栞的部分,當初我也覺得很遺憾
那時甚至會想,若是寫荊棘之森的那位女士先與學園長相認
那麼結果會不會不同呢?
不過心裡又某種程度的覺得,聖栞的悲劇是必然

其實我不太能理解栞
就像聖對栞說的,「妳想說我們的關係,在我畢業後就會結束嗎?」
因此即使栞要成為修女,她也還是和聖在一起
對於這點,我算是不太能諒解
但想想,栞那時也只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少女罷了

對了,之前忘了說
蟹名靜這個角色也很有魅力
我感覺,她大概算是介於紅白家之間的存在
(後來想想,好像也有一點黃家調皮的感覺)

靜大概是既聖栞之後,第一位明確表現出自己情感的人
(我是指靜對聖的愛慕,算是明確的愛情了吧)

但由於她是介於紅白之間,所以才無法進入白家吧(笑)

嘛,我表達的順序、邏輯什麼的,可能不是很好
希望樓主有看懂www
如果有理解不能的地方,還請提出來w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3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2-13 19:35 编辑
悠哉的人 发表于 2015-12-13 00:00
我還真沒注意到蓉子有吃味過祐巳的出現呢www
其實這樣的蓉子還滿人性的(笑)
(蓉子大人,我宣妳啊~ ...

我也喜欢蓉子……嗯这么说好像很没有说服力,因为我喜欢很多人。但如果现实生活中出现志摩子,我会做她最虔诚的后援。如果出现乃梨子或者圣,我会和她讨论一下风花雪月人生哲学还有藤堂志摩子然后建立良好的朋友关系。如果出现黄家除了令的任何一个人我会很头痛。如果出现祥子我会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如果出现佑巳和瞳子我会自动忽略(就陌生人来说这两位确实不是我杯茶)。如果出现蓉子我会很高兴,屁颠屁颠挨着她的说教然后觉得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圣志要是成立,我认为那也只会是个悲剧2.0。虽然话不好说绝,但大体来说,这两个人不能在一起。

1、恋爱的事永远是one leader and one follower,虽然地位是平等的,但是气质是不等的。圣志不能互补,只会互斥,因为人大多数不愿意见到和自己太相像的人,何况是和这样的人谈恋爱。
这么说好像有点玄,或者自相矛盾——嗯,这样说吧。如果说完全相像的话,圣志一定不是,但她们的相似性远远在圣栞之上。圣栞骨子里并没能站在对方的角度想,栞就算想体谅圣也不代表她能理解圣,而圣压根就没去为栞着想过一点点。志摩子不一样,她看得很明白,why?因为圣的思路和她一样。所以她说出那句“我们太接近除了互舔伤口别无它用”我觉得也是很对的;反过来说,圣也看得出志摩子的症结,只不过她无动于衷留给了样子她们处理而已。
由是,志摩子像栞的部分也有,像圣的部分也有。她既吸引圣,也是圣特别讨厌的人(自我嫌恶的延伸),而圣也不能带给志摩子任何的正能量,除了一份“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的安心感之外啥都没有。说到底,志摩子对圣的感觉和我忘了交报名表然后发现班长同志也没交于是我俩要一起手写检讨书的欣喜若狂是一样的。

2、圣要有人包容。栞能包容她,志摩子不能。对问题也在这里,志摩子需要的是别人来包容她而不是她去包容别人,虽然她是真人版圣母2.0(1.0当然是栞),但后来也能看出来,志摩子做什么都好,背后都有个乃梨子拼了命的back-up。圣呢?说了句潇洒无比的“自己事情自己负责”之外干嘛去了?
我认为志摩子有时候也很单纯,她会对努力的人给予积极的回应。如果圣学着栞那时候积极进取,志摩子说不定也会回应她,但是此回应又不同彼回应。毕竟栞确实是奉献狂(而且禁欲……),但志摩子不是啊!这货自己也有小女生脾气,还很腹黑,还抖S(猝不及防的),笑里藏刀还会让你觉得心甘情愿,这些东西圣能否招架得住?招架的时候会不会像乃梨子一样甘之如饴?
这俩的像还像在她们都是leader,都需要follower,要有一个爱着她跟着她罩着她顾着她任着她宠着她的背后的女人,你让志摩子小腹黑为圣做这些?或者让圣小浪荡二十四孝追着志摩子跑?

MISSION IMPOSSIBLE

另外,那个圣注定会让圣栞走向毁灭。不平等的恋爱永远只是把人绑在一起而已,而不是牵在一起。

PS 静以后,嗯就是好久好久好久以后会谈到。但在静之前,我已经决定番外第一个一定要说亲爱的武嶋茑子小相机!我是大师的脑残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meined 发表于 2015-12-13 19:34
我也喜欢蓉子……嗯这么说好像很没有说服力,因为我喜欢很多人。但如果现实生活中出现志摩子,我会做她最 ...
看到這麼多內容的回覆,好開心
(我才不會說,我無聊了一天都在刷300等樓主回覆)

其實我覺得今野塑造人物的能力很強大,這麼多的角色,這麼多不同的性格
還能如此鮮明,一個比一個有魅力

對了,我上面忘了說
志摩子對聖,我認為是沒有愛情層面的喜歡的(笑)

然後兩個相似的人不能戀愛這點,我頗贊同
(算是有段類似的經驗吧
也許和聖志那種複雜的相似不同,但我大概理解那種感覺ww

不過我有點好奇,志摩子腹黑的點(抱歉,小說的記憶有點遙遠)
但樓主應該之後會說明吧,我就靜靜等著了ww

然後是栞的禁慾,嗯...
應該說她還是有慾望的,像是沒和聖見面的時候,還是滿腦子想著聖
只是我還是覺得她的信仰心強的離奇

要有一个爱着她跟着她罩着她顾着她任着她宠着她的背后的女人
我自動把這句話理解成蓉子了(表打我www)

另外,那个圣注定会让圣栞走向毁灭。不平等的恋爱永远只是把人绑在一起而已,而不是牵在一起。
果然是註定的嗎
好吧,其實萌上聖蓉之後,我已經釋懷了ww

PS 静以后,嗯就是好久好久好久以后会谈到。但在静之前,我已经决定番外第一个一定要说亲爱的武嶋茑子小相机!我是大师的脑残粉!!!
期待靜的段落ww
哈哈,相機小姐啊,原本沒這麼注意這個角色,但看到某同人關於她對祐巳的情感,就覺得這個人很有意思了
對了,談到相機小姐,就讓我聯想到真美(新聞部那個,是叫這個名字吧?)
這兩位的組合真是絕配(不過不是CP感那種就是了w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5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剛過去的九月才讀完第一遍聖母小說,甚至連動畫也沒看
內心有點悔恨的感覺,因為很清楚自己已經錯過討論最激烈的時代
這樣的我偶然下看到樓主的文章
有一種世界被拓闊的感覺,因為過去自己從未試過如此細細解讀一部作品的每一個角色
而樓主的見解精闢獨到,給我這個聖母新手點出了作品裡新的風味~
感謝樓主,期待之後的角色!

又,樓主專精的領域到底是甚麼?社會科學?文學?我非常好奇,到底寫出這篇文章的人的主修是甚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5 23: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出现了开闭那我也不算歪楼楼了,蜃气楼这歌太适合圣shiori了有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5 23: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志这一对的确,表面上看圣对志不理不睬放任态度,志对圣又是脸红又是巧克力又是扑到怀里,其实两人内心相反,圣对志绝对是参杂了爱情的好感,而志对圣却一点爱情方面的意思也没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5 23: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志乃这一对,相遇的前后我真的觉得相互动心了,但其实又不太懂志的心思。结为姐妹之后她们的相处又让我觉得比起恋人更接近普通的姐妹。是志这个人太清心寡欲了么,她虽然需要一个人成为自己的专属,但又不是圣一样想让shiori和自己精神意义上的融合。(其实也许是志没啥中二期= =或者她自己本身还是比较完全态的,这方面比起圣还是更像shiori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9 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田宗信 发表于 2015-12-15 23:37
其实志乃这一对,相遇的前后我真的觉得相互动心了,但其实又不太懂志的心思。结为姐妹之后她们的相处又让我 ...


志乃这两个人不如说是在拥有对方只后才变的正常的,没有乃梨子的时候志摩子公主在樱花树下当pose狂魔,没有志摩子的时候乃梨子在莉莉安是格格不入的佛像怪人.归于平淡恰恰是这两个人的波涛汹涌被互相抵消了以后才有的表象.一旦有点风吹草动,比如圣的出现,什么的,这一对立刻又会狂风暴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0 03: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说倒是真的。不过我觉得就算圣出现,志也不会太有波动了,乃倒是会炸毛之类的哈哈哈,不过她还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1-27 04: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