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文化学术讨论�ᦙ
楼主: meined

[杂谈] 【圣母】重温小说,以原著为基准浅评蔷薇家族五代各人(3.4/藤堂志摩子/6.24更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悠哉的人 发表于 2015-11-15 23:58
哈哈,劇透什麼的,完全沒有關係www
畢竟我是那種就算被劇透,但是等到我自己看到那裡的時候,其實也早就 ...

圣栞和圣志都还没出来,圣篇就不能说写完……不!根本是连正文都还没开始吧!
谈到圣,绝对无法回避栞。我还在想以后要不要专门出一个番外谈一谈栞。个人对栞的感情非常复杂,但是我现在觉得还是该写一写的吧,大概。


志乃很煽情,不论是动画还是小说。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就是牵个手都能飘出奇怪的白蔷薇气场。
明明这俩只是相视一笑而已,读者我的感受用佑巳的话来说,就是“我好像被闪瞎了”。
动画里确实故意把这对刻画得特别的那个……露骨也没说错。尤其是S4ED那张,我09年看到的当下,只能说出一句“哇……”。
不得不承认制作方实在太会捕捉观众口味了。同样的画面放在强行喂糖喂得全场集体糖尿病的祥佑身上可没这杀伤力啊!!!

纯情主义万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6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meined 发表于 2015-11-16 20:53
圣栞和圣志都还没出来,圣篇就不能说写完……不!根本是连正文都还没开始吧!
谈到圣,绝对无 ...
噗,樓主不說我都差點忘了栞了(對不起,我眼裡只有聖蓉)<<不

其實我覺得栞的著墨很少,比起其他人而言
所以當初我在寫同人的時候,可以說是硬寫的(栞的部分)
滿好奇樓主對栞的分析(希望我不會被打臉

哈哈,原來志乃的部分不是我的錯覺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撿花瓣那段www
撿個櫻花花瓣而已,等個公車而已(應該沒記錯)
妳們怎麼可以這麼閃啊!!!!!!!!(冷靜)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3 收起 理由
小比 + 3 真的...撿個花瓣而已XDD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7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meined 发表于 2015-11-16 20:53
不得不承认制作方实在太会捕捉观众口味了。同样的画面放在强行喂糖喂得全场集体糖尿病的祥佑身上可没这杀伤力啊!!!.


祥佑是別種的殺傷力吧....類似那種家世久遠的華族霸氣氣場吧,
敢把手伸進去這氣場的,大概也只有蓉子一人...
不過這種文化差異對外國人來說,就比較難理解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7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1-26 23:48 编辑
悠哉的人 发表于 2015-11-16 21:01
噗,樓主不說我都差點忘了栞了(對不起,我眼裡只有聖蓉)<<不

其實我覺得栞的著墨很少,比起其他人而 ...

圣栞之所以互相吸引,栞的气质起码有过半功劳。她真的非常特别,那种特别是连我的心头好志摩子都赶不上的。
我个人觉得,我对志摩子的感情如果可以肯定为喜欢,对栞那更就接近一种敬畏了。
这感觉就和我跑进大教堂里面差不多,莫名其妙的一种惶恐。可能我骨子里的某处也觉得自己是“带罪”的吧。



pnity 发表于 2015-11-17 21:23
祥佑是別種的殺傷力吧....類似那種家世久遠的華族霸氣氣場吧,
敢把手伸進去這氣場的,大概也只有蓉子 ...

祥佑……不,关键是祥子身上有种王者气。和佑巳站一起就像是王与她的女人,带着一种无处不在的威严。
(虽然我感觉祥子外表霸气实际上也就是个别扭的小孩……和圣没差都好别扭,不愧是蓉子看上的女人……
另一方面蓉祥又是另一种风味。不过这也很正常。位置不同,人所扮演的角色不同,散发出来的感觉也有别。
但是我个人对这类人以欣赏为主,可以佩服鼓掌却不会花痴,而对志摩子那类则是毫无抵抗力……嘛,每个人抖M的开关都不一样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7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nity 于 2015-11-17 23:34 编辑
meined 发表于 2015-11-17 22:21
祥佑……不,关键是祥子身上有种王者气。和佑巳站一起就像是王与她的女人,带着一种无处不在的威严。
(虽然我感觉祥子外表霸气实际上也就是个别扭的小孩……和圣没差都好别扭,不愧是蓉子看上的女人……)
另一方面蓉祥又是另一种风味。不过这也很正常。位置不同,人所扮演的角色不同,散发出来的感觉也有别。
但是我个人对这类人以欣赏为主,可以佩服鼓掌却不会花痴,而对志摩子那类则是毫无抵抗力……嘛,每个人抖M的开关都不一样啦。

紅家都是具有強烈氣場的"這類人",扮演領導者的艱苦角色
雖然祐巳的氣場比較弱.... 但實際上祐巳也是個"偽"庶民

說艱苦是因為紅家很多時候礙於職務是不能把內心話攤到檯面上的
這樣說來,紅家性格還真得不怎麼討喜(親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2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1-22 16:40 编辑
pnity 发表于 2015-11-17 23:30
紅家都是具有強烈氣場的"這類人",扮演領導者的艱苦角色
雖然祐巳的氣場比較弱.... 但實際上祐巳也是個 ...

但换个角度来看,没有她们学生会也办不下去呀。如果所有人都随心所欲的话,这世界会乱掉,乱掉就会毁掉,所以才需要规则的存在。
红家就是这么一个存在,绑住另外两头奇珍异兽,防止天塌下来。
我一直觉得只有控场型的人适合做队长,某方面特别突出——也就是爆发力很强但平衡性略糟糕的人,根据情况可以安排做冲锋、刺探或者智囊之类的,但将军本人要是一碗水端不平,队伍的人心也会散得很快啊。

红家比较压抑是真的,这种人不太受观众欢迎也是真的。嘛,大部分人都被白家逍遥自在的外象攻略了啊……
可能是因为红家代表了“现实”而白家代表了“理想”吧。我觉得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阅读的时候刻意回避显得艰难的部分也不奇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2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1-22 23:18 编辑

(2.2)

【佐藤圣】





“空や海、そして木々といった人間からより遠い所にある美しき物たちに同化したいと、何度願ったことだろう。罪深い‘人間’という動物として生を受けたことを嘆き、自然に謝罪し、許されたい。生きることから逃げていると責められようと、この感情だけはどうしようもない。栞に惹かれたのは、彼女の中に神々しいものを見つけたからだった。彼女が側にいる限り、その光に照らされて私も生きていていいのだと思うことができた。”
(究竟我曾多少次盼望自己能够幻化成天空、海洋或是树木等远离尘嚣的美丽景物?我叹息自己身为罪孽深重的“人类”,向大自然谢罪,祈求获得原谅。尽管逃避“活着”这件事将会备受责难,但这份心情就是挥之不去。之所以会被栞吸引,是因为我发现了她内心的圣洁。只要待在她身边,在她的光芒照耀下,我就能有活下去的意愿。)
                                                                                                                                                                                      ——佐藤圣





4、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在我们谈论圣志之前,我们必须先理解圣栞。在我们理解圣栞之前,我们必须先研究圣之所以乖僻、或者说之所以执拗的原因。而在我们研究圣的内心之前,我们得认真地看一下风景。

风花雪月,水鸟木鱼。春夏秋冬,喜怒哀乐。

大自然的一切尽是那么美好,那么圣洁,那么光彩照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存在“人类”这个万恶的物种,它贪婪、愚蠢、鲁莽并且污秽,残留在世仅有的意义只在于拉低这个星球的美感——谁来告诉我这种心理是要通过何等新颖的教育模式才能培养出来?莉莉安不是专注系统化天使牧场几十年,致力于向社会输送纯真无邪略带基督教背景的千金小羔羊吗?这么说来果然还是佐藤夫妇的锅?

不过仔细一想,就算是“富二代+贵族学校”的营养组合,也难保不会带出一个太宰治。圣对世间万物过度的纤细敏感,简直就像是《圣母》里头的太宰。狂妄但又极度自卑,勇敢却也非常懦弱——当然这个命题适用于所有人,可在圣身上我们尤其强烈地可以感受到:她的优点即是她的缺点。两个极端都藏在她的性情里,彼此无法抵消,最终孕育出宿主自己都难以制衡的动荡。

放任自由吧,不行。焦虑这种东西不是努力就可以排走的,没有任何人躲得过。
深入思考吧,也很糟。焦虑的人就是因为想不通才焦虑,越往下想只会越焦虑。

喂!那你告诉我怎么办啊!

这个嘛,没有人叫你正面迎击吧,你完全可以逃避现实啊。

诶?咦?啊!嗯……哦哦哦哦哦!!!

其实幼儿园的圣就已经在她都还没有能力作出上述推理的时候走向了逃避现实的康庄大道。远离同学、无视老师,就幼童来说这算是相当程度的心理归隐了。万幸的是,由于在这个路子选太偏的岔口遇上了一辈子的损友鸟居江利子,小小圣和凡俗尘嚣多少还有着情感上的联系(尽管那是称为“不忿”的负面情绪)。但那个在初中以前都明显活得跟打鸡血一样的大额头总不可能仅凭一己之力就把圣从内心世界里拉扯出来,所以圣在她无意中选中的那条路上仍是越走越远,蓦然回首竟已进化到“世界快把我忘却”的地步。

vol3 —— 《荆棘之森》,ch2 ——《白色花瓣》

我没有向祥子道谢便转身离开。不是说祥子有错,只是她的感觉太过敏锐。虽然我明白那并不带有恶意,但我因为对栞的关心被下级生的祥子看破而变得不快了。
一度想回到自己的教室,可我中途还是改变想法调转了方向。因为被祥子说中就不去教堂未免太幼稚,而且现在无论如何也不想投身到那嘈杂的教室里。
总之先离开校舍,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我从平时关着的逃生门来到外面。新叶每天都在茂盛生长,那份闪着光辉的美给双眼带来的快感,不禁让人觉得上课之类的实在太无聊了。
如果带着一本文库本出来就好了,就这样逃课,在这份绿意之中悠闲地渡过该有多舒适啊。
有意无意地,我的双脚开始远离校舍,向着东面走去。说不定能见到栞吧,不过见不到也好,因为我也完全不知道见了面应该说些什么。
现在的我最直率的心情是,想远远地眺望栞的身影。栞不知道我的存在也没有关系,一直能这样注视着她的话——
仰头望天,闭上双眼,感觉自己就像要消融在绿色的世界之中。我变成了树枝,变成了新叶,变成了在它们之间掠过的风。就这样,我想就这么消失,让佐藤圣这一存在从世人的心中抹杀掉,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如此企盼着了。

笔者表示,我虽然对白家人予以“问题少女”这样的评语,但作为一个本性也极其白蔷薇的同类,我真的很能理解圣的脑回路。或许从零碎的片段里看,圣的世界观给人感觉是相当玄乎,拿捏不住,颇有几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的味道。但往细了说,她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也不过是永不停息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症状轻微是怀疑,重症监护就否定,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全看当下圣的心情。

之前就提到过,圣的心情是冰与火之歌,上一秒能让冰山对你嘘寒问暖,下一秒又让熔岩变成南极大陆。不过再怎么跳脱,她对自身存在所下的定义,都跑不出“罪孽深重的生物”这个框架。在圣的眼里,自然是纯净的,而人类是庸俗的,将人类放在自然里是对自然的亵渎,同时也是对人类本身的惩戒。因此,她希望逃离这份“罪”,有意无意地妄想自己化为自然景观并习惯性地谴责生而为人的现实。

话到此处,深有发言权的我很想插播一下自己的个人感受。我经常会在夜里回家的路上看着这座城市的流光溢彩灯红酒绿,莫名其妙地感到悲哀和愉悦,并且在这两种情绪相互倒流之后,产生一种更加莫名其妙的平静。平静的心理状态和外界的实际情形之间有着一定的落差,就算在无比嘈杂的公交车厢里,只要眼里的景色是安宁的,神经就会掠过耳边的噪音径自变得安宁。人造景观姑且都有这样的效用,又遑论纯天然的事物?

换位思考以后,可以发现圣对自然的迷恋和对人类群体的厌恶正是其追求心理安宁的方式,只是她的作法稍微激进了一点。三人行除了必有我师之外还必有政治,复杂多变的人际关系在带来挑战性和刺激感的同时也意味着压力和焦虑,而人是不可能拥有取之不尽的精力来应对争斗和猜忌的,所以凡人皆需平静。一般来说我们洗把脸吃顿好扔扔杂物睡个觉,第二天醒来就会发现间歇性神经病已经不治而愈,但考虑到圣是那种抑郁症和狂躁症都特别容易集中发作的体质,她总是处于自我治疗的模式也就情有可原了。

只是情有可原不等于不了了之。

世界上可没有因为你很可怜就免除对你不法行为的指控这么一说,拓宽到其他社会规范亦是同理。我们可以因为别人是不锈钢而圣是玻璃作出一定程度的区别对待,但区别对待还是有底线的。圣如果真的活在只有她自己的地方,她固然能爱干嘛干嘛去,但很可惜她不是。通过沉溺于个人世界,圣成功地模糊事物之间的界限,从而自哲学层面开始回避一个人应有的社会责任。身为一个学生,这样的责任可能是指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并与同学之间建立一般的社交关系——而面对这些东西,圣只会怀揣着“我讨厌人类”的孤傲,理所当然地连几乎是最低限度的与人交流都能免则免。

vol3 —— 《荆棘之森》,ch2 ——《白色花瓣》

如果一个人对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没有好感,或许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自己吧。
这个世界在我出生之前便已存在,它的原则是少数服从多数。如果有人无法适应,那么责任肯定在于无法适应的人而不是世界。
在尚未能认清这个世界时,还是先乖乖呆着吧——但是对十六岁这种叛逆的年龄来说,时不时会本能地拒绝做出某些“清纯少女”应有的举动。
为什么非得和大家一起笑不可?
为什么非得去听那些毫无兴趣的话题不可?
所以我只能保持沉默。

江利子说,圣无法适应常规也无法管理。这结论非常到位,虽然不像圣她姐那么文艺,但至少字字珠玑。我不知道是不是年轻叛逆的人都会这么想,还是白蔷薇性格的人年轻叛逆的时候才会这么想,总之从圣这话的字里行间中我能读出她对自身的放弃。

也许有朋友会觉得奇怪,说圣她有好好想啊怎么就放弃了呢?或者认为圣都承认自己不对祈求神祗宽恕了啦之类的。对于这些疑问,我只能说,上面一堆听起来撕心裂肺很有道理的自我解剖,简化成五个字叫“都是我的错”,后面还省略了三个字叫“又如何”。无论中二文青把她本人贬得何其的一文不值,她骨子里就没觉得这是自己的问题;就算她承认自己有问题,这也是因为她是个“人”所以才会有问题。因此对于稍微碰上一点麻烦都撒腿就跑的圣,你根本无法要求她好好地正面地思索出一个解决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边忏悔一边把摊子扔给别人,还一脸全人类都欠了她的神情。这个任性到了巅峰的人多年来都是扛着一个“不要逼我我会崩溃”的盾牌出来招摇过市,导致任何一个有点责任感的人都很容易被她气个半死,而且偏偏你就算气个半死也还是拿她没辙,所以我每次想到女王大人的心理阴影,就觉得从脊梁末梢传来一股凉意……

抱歉个毛!你给我做事啊!佐藤圣这个魂淡!给我有点花蕾的自觉啊!

呐喊千万遍,全被当作耳边风。就连“活着”这件对其他人来说是权利的事都强行歪曲成被迫肩负的责任,圣在意识的深处,早就把自己改造成不是蓉子这类凡人出手就能纠正得了的“正常人类”了。



5、你的存在是对我的救赎?


圣不是信徒,无论是释迦牟尼还是上帝抑或真主,对她来说都只是个单纯的符号。宗教作为一种文化,哪怕并未当成一份信仰,被用作意思表达的情况依然不胜枚举。莉莉安的很多宗教仪式归根结底不过是个仪式,就如同我们参观古寺的时候做个流程也会上香拜两拜一样,打从骨子里相信的人反而屈指可数(我高中的时候,考试前夜也会拜一拜羊驼公仔,个人觉得效果堪比拜孔老夫子……因为都是不会有丁点用处的哈哈哈哈哈)。

所以当圣由衷地感谢神的时候,她自己可能没感觉到,但作为观众的我看着总是有点难以名状的怪异。要说为什么的话,就是感谢着神的圣,她表达虔诚的对象明明就是久保栞啊。

像佐藤圣这种别扭空虚又迷茫,自暴自弃的同时又很会自命不凡的年轻人,一旦你有丁点瑕疵,你都很难彻底驾驭她。普通人想和她建立外交关系只能走狩猎路线。你可以磨她的血,耗她的魔,轰飞她的装备,断尾爆头割逆鳞,闪光毒气加麻痹,甚至学着前代那样一枪击毙,但你就是不能收复她。这小家伙生来就被植入了反凡人装置,因此能接近她的都不平凡,能击中她的是大师级,能捕获她的称作一代传奇,能驯服她的……是神,而且还是被圣本人封的,属于她一个人的神。

客观地看,久保栞其实并不完美,可作为一名女高生,栞无疑刷新了圣(和我)的三观。脸好人好气质好!只看一眼就被洗涤身心!怎么会有种人!这还是人吗!——以上这些感叹都不是笔者我的脑补,圣同学当初还真就这么想的。栞女神她与众不同超凡脱俗的为人,自初见转身那时起,就已经全方位无死角地歼灭了圣。

自古白家多情痴,一瞬回眸世相依。每次想要吐槽志乃之前先回忆一下圣栞,突然就悲不自已了有没有。

vol3 —— 《荆棘之森》,ch2 ——《白色花瓣》

首先考虑到的,是翌日一早离开家到校门前埋伏等候栞。使用从M站出发的公车的栞是必定会从正门通过的。避开电车和公车站,直接选择校门前,是因为我判断在莉莉安就读的学生必定会通过这个地方,所以找人会更有效率。
连我也觉得自己幼稚。但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装成偶然遇见那样两人并肩走到校舍,一想到这样便无法抑制那激烈的心跳而继续等了下去。栞会和朋友们一起登校或者被她拒绝这些可能性,在当时的我脑海中连闪都没闪过。
确实,并没出现这种不幸的结果。因为不管等了多久,栞都没有通过校门从我的眼前经过。
深色制服的波浪已经平复下来了。我忘了跑向校舍,只是木然地看着收尾把门的一部分关上。
迟到?请假?在考虑这些可能性之前,我首先没有了自信。昨天的少女,真的是这个现实世界的人吗?蓉子不记得有听过久保栞这一名字,在教堂相遇时身边也再无他人,所以,没有任何一点能证明她就是一年松组的久保栞。然而不可思议地,我总觉得不存在于这世上的说法对她而言反而更加适合。

圣栞之所以是圣栞,我认为之中有着相遇即相恋的必然性。白家人是气质情种,和红黄两家不同,对她们来说,气质不对什么都不对,气质对了其他不对的也都对了。圣是这样,志摩子是这样,乃梨子还是这样。用歌词来唱的话……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带给我惊喜,情不自已。”(圣栞配合原曲风味更佳,志乃请千!万!要!加听日文版《小雨と君》!

圣自小就是外人眼里的“怪人”,回头看看志摩子就可以知道过于圣洁的栞同样很难融入人群。两人都是游离在集体之外,有强烈的自我意识,过着自己的生活反而落得轻松的类型,哪怕做朋友也很容易一拍即合。在此之上,栞身上恰恰还有着圣最缺乏的特质——神圣、安宁、祥和、平静。如果说圣是落单之后强途末路的羔羊,栞就是落单却不忘拯救羔羊的牧羊人,所以圣为了保持栞在心目中的特殊形象,她甚至在心底某处期望着栞“不存在”。

不过一旦承认栞是“人类”,那是否意味着也要承认栞“有罪”呢?

针对这个悖论,当时的圣干脆断章取义地把栞看成是超越花草树木海陆空,世界上最美好没有之一的存在。至于这个存在的外观是什么根本不重要,就好像“神”的名字是什么根本不重要一样。本质上说她完全没有把栞当成一个“人”看待,对栞加注了很多一个“人”难以承担的希冀,也天真地认为能够得到回应。

vol3 —— 《荆棘之森》,ch2 ——《白色花瓣》

就如理所当然般,栞就在那里。我不由自主地认为,她是与我正好相反的、被这世界所宠爱、所接受的存在。我会被栞如此触动,大概也是为此吧。
“我是来见你的。”
我希望能被栞救赎,把这不适合的灵魂净化,回复正常。
“我想见到你。这份心情,会让你困扰吗?”
我再一次地重复了,带着在母亲面前也不曾露出过的表情,冲击着栞的心。不知何时起,我把一直以来守护自己内心的铠甲卸除抛弃了,被拒绝的时候将会全无退路。我似乎在栞身上找到了某样东西,一样不惜把自己完全暴露也想得到的东西。

嗟乎。

悲剧大多是有个不怎么悲伤的开头的。
但悲剧始终是为了摧毁美好的东西而存在的。

圣想得到救赎。这个愿望从一开始就很正确,也从一开始就很错误。信仰并不是你想让它成立它就会成立的,就算圣把栞封为自己的神,但这个全凭她自由操纵的“神”也无法拯救她。事实证明可以拯救她的能也只能是她自己,身为另一个个体,栞能做到的最多只有陪伴——而圣栞这一对之所以悲剧,就是因为栞从来都没有被看作地位平等的“陪同人”。

浮华无数却自以为看破红尘。傲然俯视却自以为卑微仰望。

如果让我不给面子地批评一句,我会说,圣栞悲剧的根本不在于栞的志愿,而在于圣的自作孽。



6、坚持不懈和执迷不悟之间只有表达上的差异


如题,看事情可以有很多个角度。前两天跑影院看了《Spectre》,对里头一段对话记忆尤其深刻。

“Why did you come?”
“I came here to kill you.”
“And I thought you came here to die.”
“Well, it’s all a matter of perspective.”

评价圣的性格也是个角度选择的问题。犹记得那些年潇洒转身的前代曾告诫圣三思而后行,比那还要早之前女王也谆谆建议过陷入失心疯状态的同窗注意保持距离。白家人龋龋独行惯了,一旦蹭中心头所爱就很难放手,一头扎进去以后十台拖拉机都拽不回来。可是圣比她吾日三省吾身的妹妹更糟糕的是,一旦认准了她就连反思都不会反思一秒,还时不时就被害妄想地哀叹众人皆醉我独醒。

vol3 —— 《荆棘之森》,ch2 ——《白色花瓣》

搭着栞的肩迈开了脚步,我想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不管多肮脏的场所也无所谓,只要他人的视线无法触及,对我而言便是无上的净土了。
我不想玷污栞,不想将两人的关系投入肮脏的目光中。
我们变得亲密并没有给任何人造成麻烦。至少我与栞开始类似交往的关系后,受她的影响上课变得认真了,迟到和缺课也变少了。这是只应受到表扬,而不该被非难的。

不知道是从哪来的自信,圣就擅自把认妹妹的行为认定为“玷污”了。这地图炮般的思维实在让我很想把她可爱又精干的孙女那句经典的“世界不止是由两个人构成的哦”甩到她脸上——为什么是玷污?为什么没有给别人造成麻烦?没有给别人造成麻烦那有没有给栞造成麻烦?是啊你拼了命没放弃一往无前为彼此杀出一条血路,但这真的是栞愿意看到的吗?你需要坚持的究竟是什么?

……当然,会哪怕稍微想一下上面这堆问题的话,她就不是圣了。

圣的行为,正面看是坚持不懈,反面看是执迷不悟,如同硬币的两面,永远捆绑在一起。抓住栞这点很好,如临大敌也没关系,但问题是她傻傻地把栞当成了溺水用的浮木。这感觉就如同当年我刷数学题的时候老师经常批评的那句:用错误的方法得到了正确的答案。毕竟圣栞这不是选择题,不是填空题,甚至也不是简答题,而是正儿八经的一道论述题,前因后果一个都不能少,过程要清楚,逻辑要明确,按部就班循序渐进才能有效得分。

现在你把中间步骤全部错掉,还错得那么惊心动魄意犹未尽,就算答案对了我也只能让你挂啊!

不过老实说,就笔者自己来看,虽然圣很莽撞,但是这种轰轰烈烈荡气回肠的莽撞,气人的同时还真的挺令人由衷敬佩。爱了就是爱了,爱得自以为是遍体鳞伤又如何,起码我努力过……这样想好像也不错吧?撕心裂肺换个角度来形容就是刻骨铭心嘛,留下了什么的人生就是有意义的人生,学费是高了点可这课值回票价啊。

谈了个恋爱,记了个教训,换了个性格(前期准备中,还需必备道具藤堂志摩子)……初恋无限好,可惜死得早。回过头来看说不上云淡风轻至少也能笑着流泪,别总觉得自己腹背受敌啦,人类这种生物说愚蠢确实很愚蠢,不过大抵都很温暖善良,士别三日总当刮目相待不是吗?

vol3 —— 《荆棘之森》,ch2 ——《白色花瓣》

那时候,即使两人牵着手逃离,无力的我们能做到的到底有什么?就如栞所说,等待着我们的绝非什么明朗的未来。
现在想起来,在我们旅途的前方,隐隐徘徊着死亡的气息。大概不久过后,我就会与栞一同选择走向死亡吧。她一定也从某处隐隐感觉到了。
我决定要活下去,实现姐姐所说的话。
伤口是终有一天会愈合的。
未来是会把过去清算的。
三月。
我们送走了三年生们。
“听好了?你是容易沉溺下去不可自拔的类型。以后得到了重要的东西的话,自己先后退一步冷静想一下吧。”
这是姐姐最后的劝告了。姐姐从四月起会在别的大学就读,以后即使有什么困扰,也已经再也无法依赖她了。
“我一直以来都是一味受你的恩惠,还没来得及报答……”
对这样差劲的妹妹,居然如此关怀备至,我由衷地感激姐姐。
“没关系,这是身为姐姐的责任。如果想报恩的话就向别的谁回报吧——对呢,向你未来的妹妹如何。”
“事到如今,还说妹妹什么的。”
我苦笑了,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以后也不会有妹妹吧。
“是吗?”
虽然就时节来说还早,但姐姐就像满开的樱花一般华丽地笑了。
有如等不及一个月后才到来的梦一般的风景那样,我抬头望向樱树。
还在给人寂寞之感的枝条之间,蓝天是如此的高,如此的远。我明白了。

“可是你偏又这样,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地消失。从我的世界里,没有音讯,剩下的只是回忆。”

栞带着圣诞夜的死寂离开了,却在圣的心里永远地留了下来。这段感情除了唏嘘还带给我们无数启示,那个时候受伤的许多人用一个略显晦暗的故事换来了一片湛蓝的未来。别过冬日,春天便近在咫尺;而当春天真正来到,新的邂逅亦将接踵而至。

再过一个月,在樱花盛开的季节,银杏校道的尽头会迎来另一位天使般的少女。
我们都知道,她的名字,叫做藤堂志摩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2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meined 发表于 2015-11-22 16:28
红家比较压抑是真的,这种人不太受观众欢迎也是真的。嘛,大部分人都被白家逍遥自在的外象攻略了啊……
可能是因为红家代表了“现实”而白家代表了“理想”吧。我觉得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阅读的时候刻意回避显得艰难的部分也不奇怪。


理論上,紅家人應該比較容易得到憂鬱、躁鬱症才對,畢竟承擔的事物很沉重
內心話沒有地方可宣洩,多數人又習慣性對紅家人保持距離+敬畏(神化)
結果經常得到心病的反而是白家人.....真的是給人微妙的感覺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1-23 13:39 编辑
pnity 发表于 2015-11-22 23:55
理論上,紅家人應該比較容易得到憂鬱、躁鬱症才對,畢竟承擔的事物很沉重
內心話沒有地方可宣洩,多數 ...

心理疾病和压力有必然的联系,但不是绝对的正比。红家的人和白家不一样,红家压力大,精神紧张,可她们关注的东西很多时候是“有形”的,而白家的人考虑的东西基本上是“无形”的。
之前我在(1)【前代白蔷薇】这里的第2部分谈过,为什么圣倾向于接纳对外表的评价?
当然,这是我个人理解,而且还是从自己出发的个人理解——我的性格里包含白家的洒脱和红家的责任感,所以我偶尔也笑自己是精分www

稍微举个栗子。

假如他人说“你很富有”,或者“你成绩很好”,因为这个指标足够客观,在接触信息的时候人很少会感到疑惑。就算疑惑,只需要进一步给出一个更明确的指标,比如“资产过亿就是富有”或者“全科上90就是成绩很好”这种可以量化的界限,一切疑惑都可以迎刃而解。
但,假如他人说“你很友善”,或者“你性格很好”,由于这类规范性评价的标准无法量化,答案永远开放,因此疑惑也无穷无尽。大多数人在处理这方面信息的时候都会选择一笑而过所以并不纠结,但放在会思考“人类为什么还没有灭绝”的圣身上,这些不可能想通的话对她来说都会成为负担。

人在思考问题时大体有两个方向:增加广度或者增加深度。
但是在那之前还有个前置过程,即到底这种思考有没有必要性?有人有了问题才着手解决,有人问题都还没出来就给自己找麻烦。很明显在《圣母》的世界里,前者指红家,后者指白家。
那我再往细分析一下红白的差异。

红家是司令,但除了蓉子天性就是事无巨细皆掌控的主管底子,祥子优秀归优秀却总是闹脾气,佑巳亲和归亲和却又很粗心大意。我认为这世界上有born leader和made leader之分,蓉子(或许祥子也算)是前者,佑巳更多属于后者。仕儒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大多是靠闻道有先后的模式散播的,先天下之忧而忧的风范也得靠长辈谆谆教导,而红家会有“把她教育成优秀的红蔷薇”这种意识就很好地证明了红家克己复礼的家训。
红家的压力大,主要是因为另外两家不给力。白家天天思考人生,黄家经常出外冒险,也就是说红家莫名其妙地包揽了很多别人的工作。工作多了烦心事也多了,但反过来看,没有工作就不用烦心了不是么?所以红家的压力很少是由内而生的——确实责任感是自我束缚的一种,可是责任感的前提是有责任,现在没责任了就不用谈责任感的问题了。

然而白家却截然不同。白家人随心随性,她们责任感只是随心随性的附属品。用圣的话来说,就是“自己选的,自己负责”,而不是“你是白蔷薇花蕾,你要负责”。乃梨子也一样,喜欢志摩子才为志摩子做事——考虑的东西里面,第一项一定不是自己的立场或者职责,这就是白家人。这类人最大的问题是,在没有追求的时候该怎么办?
红家可以说挑别人强制的,黄家可以说挑离奇古怪的,白家呢?
不喜欢、没兴趣的东西就不去碰,能免则免,逃避现实,无事一身轻。剩下来的时间该干嘛?只能思考人生啊,研究研究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这一点就是白家为什么盛产抑郁文青的原因。白家人把没必要的东西全部排除,所以眼里的重点很少。可以钻研的东西越少就越会往深处想,越往深处想就越容易哲学化——一切科学研究到尽头都是哲学,所以我们做研究的时候只要问题讨论到哲学边缘就会把整个项目停摆,毕竟做下去也不会产生定论——白家也是这样,想多了就蒙了,找不到答案就开始自我怀疑,怀疑多了就觉得生无可恋,生无可恋了也就抑郁了。

因此回到一开始我说的“有形”和“无形”的观点:红家处理的事多,但处理完了就好了。白家想的东西多,但再怎么想也想不透彻。
That's to say,红家人最多能而不遇,在仕途上自我怀疑的情况比较少。白家人天天自我怀疑,就算当着天子又如何?抑郁、狂躁的状态是长期心理不安宁的结果,红家忙得焦头烂额但总有机会喘气,真正无法喘气的反而是白家人,毕竟思考人生这种事情等夜深人静闭上双眼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进行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3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怎麼的,我笑得很開心wwww
寫得很好,形容得很貼切,穿插的遊戲術語我竟然能看懂八成www

而圣栞这一对之所以悲剧,就是因为栞从来都没有被看作地位平等的“陪同人”。


這句讓我腦補了一下,聖蓉之所以沒有悲劇,就是因為蓉子被看作地位平等的"陪同人"wwww
自己隨意解讀請不要介意,誰叫我眼中只有聖蓉呢(笑)

對了,其實今野大神有表示過
聖栞那段究竟算不算是愛情呢,她的答案好像不是肯定的
感覺滿有意思的,不知道樓主怎麼看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3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meined 发表于 2015-11-23 13:33
红家是司令,但除了蓉子天性就是事无巨细皆掌控的主管底子,祥子优秀归优秀却总是闹脾气,佑巳亲和归亲和却又很粗心大意。我认为这世界上有born leader和made leader之分,蓉子(或许祥子也算)是前者,佑巳更多属于后者。仕儒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大多是靠闻道有先后的模式散播的,先天下之忧而忧的风范也得靠长辈谆谆教导,而红家会有“把她教育成优秀的红蔷薇”这种意识就很好地证明了红家克己复礼的家训。


祥子跟瞳子可能也是made leader,原因出自於她們的家庭教育很早就在訓練這塊
對她們來說,進學生會不在於leadership,
而是在培養人脈跟心腹 (柏木說祐巳一生跟小笠原家脫不了關係 可不是開玩笑的)
不像祐巳是進了學生會才開始接觸,只有蓉子是天生的born leade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4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1-26 23:48 编辑
悠哉的人 发表于 2015-11-23 22:19
不知怎麼的,我笑得很開心wwww
寫得很好,形容得很貼切,穿插的遊戲術語我竟然能看懂八成www

其实我也有一段时间没玩游戏了,以前玩的疯所以习惯性地会拿来作比喻哈哈哈哈哈哈。
关于圣栞,今野自己说什么都“可能吧,很模糊,我没想过”不是么,这简直和“我无可奉告”没什么质的差别,不过考虑到要给读者想象空间,我也很能理解啦。
那么我先抛出自己的结论吧:圣栞在恋爱范畴内。

爱情有很多种动因。maybe你的脸很好看,maybe你的人很优秀,maybe你做了什么好事,maybe is everywhere.
圣对栞的感情,动因大概就是“我希望被栞拯救”吧,神经质的恋爱理由也比较神经质而已。
我自己划分爱情和其他感情的标准很简单粗暴——你想不想要进一步的身体接触?圣会想吻栞,想得到栞,这很明显已经远远越过了精神依赖的界限,所以算到爱情里我觉得争议不大。圣栞复杂就复杂在这种爱情的逻辑很奇葩,归根到底虽然都是“想和她永远在一起”,但圣的表现形式相对很多普通人来说太过激进,所以反而给人一种不是爱情的错觉。
同时,由于《圣母》把各个角色的思维写得太纤细,像是佑巳也对祥子有占有欲对吧?这种占有欲和圣对栞的不一样但又很难说清楚哪里不一样。由乃对令总是主张主权,乃梨子对志摩子一直默默陪伴,这两对很不一样但又总觉得哪里一样。就是因为这种对又不对的感觉彼此反复,对圣栞才会越读下去越感觉难解释吧。尤其是如果把圣栞和圣志放一起比的话……这根本就和要求一般民众对比《相对论》和《时间简史》之间的差异一样不科学啊。

要深究圣栞就得先深究这两个人彼此吸引的原因,我也说了,是个气质的问题。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的模式完全不一样,圣栞属于前者,要问为什么,我认为本人都未必讲得出来,毕竟只是那一瞬间觉得“啊!就是她!!!”。所以我觉得要是圣蓉真的成了一对,回过头来问圣哪边印象更深刻,估计她还是会说栞,一方面因为是初恋,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一见钟情那种震撼和日久生情那种自然不同,后者是说不出来,前者是不知道怎么说——根本就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PS 圣蓉在我眼里还只是超级亲友,毕竟忠于原著的话,不能用CP的标准说这一对……不过你说得对,圣蓉之间是平等的关系,所以她们才不会像圣栞一样大悲剧。



pnity 发表于 2015-11-23 23:06
祥子跟瞳子可能也是made leader,原因出自於她們的家庭教育很早就在訓練這塊
對她們來說,進學生會不 ...

对红家我暂时还没细究,你说的很有道理。祥子的气质和她家庭教育的耳濡目染关系很大,和蓉子那种放养都能养出来的领导风范很不同。但是祥子进学生会我认为更多的是闹别扭的结果……或者说,她被蓉子折服了,又或者是“我想找点东西”之类的。
反过来说如果是志摩子,那纯粹就是“如果这样的我也能派上用场”;如果是有马菜菜则是“好像很好玩”。
瞳子这边又再稍微复杂一点。而佑巳的气质是会让人喜欢但未必会敬重的。我认为“喜爱”和“尊敬”是两回事,前者暖色调,后者冷色调,要做leader就要冷暖兼修,佑巳进了山百合会之后就是被强行训练“尊敬”的部分,也就是实力;两只傲娇被训练的反而是“喜爱”的部分,也就是亲和力。

这么说来,蓉子女王不愧是进可腹黑退可卖萌,一个人压着两只怪咖还能优雅喝茶的全能型的bug。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2 收起 理由
pnity + 2 不過也許作者沒想那麼複雜?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5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圣栞复杂就复杂在这种爱情的逻辑很奇葩,归根到底虽然都是“想和她永远在一起”,但圣的表现形式相对很多普通人来说太过激进,所以反而给人一种不是爱情的错觉。
確實呢,印象很深的是,聖納悶著為什麼和栞是不同的個體之類的,想要和栞融為一體之類的www
果然是因為她是別扭聖嗎?wwww

其實我覺得祐巳對祥子的佔有欲也快接近愛了,要說哪裡不同的話,大概是祐巳還沒開竅吧www
不知怎麼的,就是有這種感覺www

由乃和令的話,搞不好令對由乃要更執著一點www

乃梨子和志摩子,完全就是熱戀情侶啊!(大霧)

不過我倒是完全不覺得聖志算是愛情(聖志飯別打我
怎麼說呢,聖和志摩子是同類人對吧,聖看到志摩子就像看到自己一樣,就算聖再怎麼自戀,我也想像不出她愛上志摩子的樣子www
嘛,誰叫我是堅定聖蓉黨(被揍)

PS 圣蓉在我眼里还只是超级亲友,毕竟忠于原著的话,不能用CP的标准说这一对
哈哈,終於原著的話,聖蓉不是有著無限可能嗎?(被巴)
反正我的同人裡,她倆已經圓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6 10: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个自认白家性格的人是不是都非常痴迷于shimako= =我已经见到第四个了(包括我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6 10: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圣志的话,我有段时间极度痴迷,但现在没那么偏执地希望她们在一起后,还是觉得圣志这对很微妙。对于圣来说,shimako既像shiori又像她自己,她自己也是非常的矛盾。她大概会一直那么关注着她为她担心,但又不太可能会更进一步了。原作其实我算圣景党来着^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6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5-11-27 00:02 编辑
悠哉的人 发表于 2015-11-25 23:29
確實呢,印象很深的是,聖納悶著為什麼和栞是不同的個體之類的,想要和栞融為一體之類的www
果然是因為 ...

别扭是个爱称我感觉。圣纳闷这些东西是因为她习惯从哲学层面思考,虽然祥子也别扭但祥子就不会这么想。关于这个,我后面也会从志摩子这边反推导圣的思路,再和2.2这里提到的“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呼应一下。

老实说吧,比起佑巳对祥子是爱,我反倒觉得调转来更科学……当然这些都是脑补,我坚持认为她们是纯粹的姐妹关系。
由乃和令你说的很对,看上去是令无微不至处处迁就,但其实在这个关系里先退开一步想的总是由乃。令的所有决断都无法摆脱由乃的影响,不论无心抑或有意。
志摩子和乃梨子形成的“热恋”关系不能单独看,最好和圣志,以及和同期的由菜、佑瞳对比。这两个人形成的这个结界一般的氛围很标准地显露了白家独树一帜的风格。

先不谈圣蓉的事,光就圣志我在接下来的2.3会专门谈,另外志摩子篇同样会谈。圣志的关系很微妙,比喻来说的话——
如果圣栞是《相对论》,圣志就是《时间简史》;
如果圣栞是《利维坦》,圣志就是《社会契约论》。

我说过,

在我们谈论圣志之前,我们必须先理解圣栞。

圣志永远是建立在圣栞之上的,研讨它就必须正视圣栞的遗迹。而且圣和志摩子各自的视角也有别,这个相当复杂,容我以后再详谈。



真田宗信 发表于 2015-11-26 10:17

圣志的话,我有段时间极度痴迷,但现在没那么偏执地希望她们在一起后,还是觉得圣志这对很微妙。对于圣来说 ...

同意,我总觉得,志摩子这个人戳我软肋。要是真实生活中出现一个志摩子,我认为自己就是第二个乃梨子,为了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志摩子总而言之有着我最爱的气质,她干净安宁但又没给人太大距离感(和栞不同的是,栞散发的气场确实不太像一个普通女孩该有的,但志摩子大体上还是个普通人),整个人就是“欲擒故纵”这个词的模范解答,身为一个喜欢一个人关键在于气质的(自认为的)白家忧郁小文青,我不折腰不行啊!!!

我和你的感受大体上一致。我曾经圣志党过一段时间,后来才发现阿弥陀佛志乃大法好……圣志这对不进不退不清不楚是有原因的,原因还很综合,单看《仅只手相牵》那集动画完全不够用,所以我接下来会慢慢说。欢迎继续和我讨论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7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实说吧,比起佑巳对祥子是爱,我反倒觉得调转来更科学……当然这些都是脑补,我坚持认为她们是纯粹的姐妹关系。
意思是祥子對祐巳才是愛嗎?
不過感覺上,祥子對祐巳的佔有欲似乎比祐巳對祥子還來得多很多(笑)

志摩子和乃梨子形成的“热恋”关系不能单独看,最好和圣志,以及和同期的由菜、佑瞳对比。
我倒沒想很多呢,在我看來,大概就是相處模式不同吧ww

如果圣栞是《相对论》,圣志就是《时间简史》;
如果圣栞是《利维坦》,圣志就是《社会契约论》。
對不起,我看不懂

社會契約論倒是有接觸一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8 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悠哉的人 发表于 2015-11-27 22:30
意思是祥子對祐巳才是愛嗎?
不過感覺上,祥子對祐巳的佔有欲似乎比祐巳對祥子還來得多很多(笑 ...

令说过(原话):“样子对佑巳非常痴迷。”,佑巳恐怕是继栞或者志摩子之后又一个让蓉子感到特别挫败的人了吧。不对,应该说,佑巳恐怕是最让女王挫败没有之一的人。

《利维坦》是英国哲学家霍布斯的名著。霍布斯是世界上第一个提出“国家”概念的人,而《社会契约论》是《利维坦》提出理论的延伸、补充或者完善。本质上这两本著作都是资本主义社会政治制度方面的奠基作,你可以理解成圣栞和圣志都是白家的重要基础,而圣志又是源于圣栞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30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令说过(原话):“样子对佑巳非常痴迷。”
怎麼辦,看到這句話,我覺得我的腦洞都開了(不)

佑巳恐怕是最让女王挫败没有之一的人。
這我倒是不太能理解,是指祐巳比女王更能馴服祥子的意思?

《利维坦》是英国哲学家霍布斯的名著。霍布斯是世界上第一个提出“国家”概念的人,而《社会契约论》是《利维坦》提出理论的延伸、补充或者完善。
竟然能在300看見政治學方面的東西,深深感到300萬能(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4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itose 于 2015-12-4 10:26 编辑

最近重溫三+四季(二正要回看),距離第一次接觸聖母動畫都已經幾年前了,剛重看就遇上了樓主詳細的分析文賞,對時又幸運,很高興。
不得不說,樓主對聖母的愛與用心,令人心中掀起不小的漣漪。
難得在討論區發現看著看著就入迷的文章,醒著掛心、睡前刷新,時間詳細來說至少是出社會後兩三年了。(心靈也枯竭了兩三年有)
非常希望此帖能加為精華。

從樓主角度看角色解析,不由得想補完小說,沒錯,待2季+1季看完,接著就是小說了。(以前只讀過1-3冊)
要把聖母小說至今進度完整拜讀一次,是個相當費心費時的過程,特別為在下理解與閱讀速度不一致,但我會努力不中斷。

聖母是一個很棒的動畫,因為目前僅對動畫部分留有比較清晰的印象,小說部分僅殘存片段,所以來提下回溫動畫3+4季的感受。
首先,過去個人比較偏向於白家,無非就是聖大叔對祐巳百般調戲(欸),瀟灑不羈,單手相牽牽走了女神志摩子,之後出現的乃梨子外表帥氣個性耿直,看著就喜歡,三位皆是看著就賞心悅目,越看越喜歡。

但我喜歡上的皆是白家的外象,不去研究內在,就是外在吸引我,而以前的我也覺得這樣就夠了。
回頭看,不由得覺得自己年輕時候膚淺多了,但也可能是因為剛喜歡上百合這個元素,導致腦袋只有戀愛與百合,看不見或看不懂其他東西。
現在依然是喜歡白家的,但比較偏好升上二年級的佑巳這類型的女孩,至於為什麼要提到二年級,因為成長中、後的佑巳,個性上多了些可靠,相當地帥氣迷人,未來期待能看見人望、威望健全的紅薔薇大人,還有傲嬌彆扭的紅薔薇花蕾小電鑽。

比起祥祐,祐瞳更得我心,想起第一次看第一季的時候,非常不喜歡電鑽,後面了才知道瞳子這條線簡直不能再更好!
4季志乃如何姊妹相親,那種興奮也只是曇花一現,只有祐巳單手抓著瞳子要去薔薇館的片段,是一股暖流,可以雀躍許久不能消散。

回文沒有提及黃家,並不是不喜歡,不過也沒有特別喜歡,黃家中我特別中意的就是菜菜,4季裡疑似沒有交代好由菜變得要好的原因,導致讓觀眾有點莫名其妙的感受。希望樓主有機會也可以分享黃家的部分(期待)

題外想問樓主對於聖祐的看法,同人消遣祥祐部分就是用聖祐,看的歡樂XD
記得有個橋段是在舊溫室,祐巳受了什麼難過撲進祥子懷中,但心中閃過的卻是聖,當時覺得這樣也不錯,就沒去深究了。

呃,因為我不擅長統整歸納,所以回文不通順或贅詞的地方請見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1-27 05: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