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文化学术讨论�ᦙ
楼主: meined

[杂谈] 【圣母】重温小说,以原著为基准浅评蔷薇家族五代各人(3.4/藤堂志摩子/6.24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彩虹设计局 发表于 2016-5-27 22:29
精彩! 虽然思维方式不同,但佑巳和志摩子还是朋友,而且还不用来一次机动战士奈叶式的真心对决,不 ...
其實二年級時佑己對志摩子的邀約還是有點影響三年級選舉時志摩子又把這件事搬出來X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7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meined 发表于 2017-5-28 20:54
有些揪心就得看小说才明白。有些细节就得看小说才知道那原来是细节。

拜读完了这篇长文
有当年读红楼梦研究的感觉,相对于“红学”,楼主对于白家的研究就是“白学”吧2333
太爱白家了,最近也是找来原作在看,台版的质量的确是些许堪忧,所以在缓慢看日版... 丢了有几年的日语要重拾起来了
毕竟这篇分析文给了我莫大的动力将小说看下去~~
不知楼主是否还会更新,若有生之年能看到志乃篇,估计要开心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rhoderiver 发表于 2017-6-1 12:53
白家一直给人风一般感觉,外在自由洒脱,内在严格。志乃相遇也充满了类似于大正昭和时期的美感,纯粹 ...

白家的情感比较缥缈一点,本身就是一种天然的默契,并没有实质性的支撑,或者用@尼古拉的遗嘱的话来说,大概是一种概念性的存在。
我是局内人,我读白家,马上就能抓到这种感觉,但我也明白局外人未必能懂。这也是自然而然,因为反过来,理解红家对我来说就有一定的困难……
不过说真的,我很佩服今野的功底。像白家这种关系和人物很难刻画,而今野居然写出了四代,还写得非常到肉。



zhuzhur0068 发表于 2017-6-7 12:42
动画看了无数遍,最近正在补小说,网上只找到33卷。。。
最牵动我的心还是圣栞,圣志境界太高,到现在还是 ...

后面两卷不是太多主线剧情,所以看不到也不太影响,但我理解网上应该能搜到?
圣栞和圣志是两种形式呢,该说圣栞的境界也不低的,是一种全身心投入舍弃一切的热烈爱恋,爱恋中又包含着一份热烈的崇拜。我个人理解圣栞应该算爱情,但那显然是无视了现实的爱情,是接近信仰的东西。圣志和圣栞并非没有共同之处,只不过圣志里爱情的成分并不明显,但她们之间也存在一种信仰,某份不可动摇、优于一切的坚定。

我认为圣栞再会,如果栞愿意,她们甚至能复合。佐藤圣不再是那个野马脱缰的佐藤圣,而久保栞或许也不再是那个坚持要当修女的久保栞,但某份浓烈的感情并不会早早熄火。自然一切都只得我们读者脑补,但我隐约感到,志摩子或许拥有着栞的某个侧面,尤其是关于信仰和修女的部分。栞是一个自我牺牲型的人,她对圣的感情令她想要接受圣私奔的提案,而同一份感情也让她心知会令彼此撕心裂肺都依然选择离开。从头到尾我认为栞比圣承担了更多,这个女孩非常可怜且伟大。她对圣做的一切、那一切背后的动力,要说是过几年就能放下的东西,我绝对是不信的。

而如果她们真的私奔一次,从长远来讲,或许就真的变成荆棘之森的剧情了。以圣当时的意气,殉情收场也在情理之中。



天涯明月 发表于 2017-6-14 17:06
首先感谢楼主如此慷慨的文字饕餮盛宴,通宵爬楼看完了所有的帖子,身为不折不扣的白家饭,总觉得看完了别人 ...

不用谢。我也是白家人,我或许和你有一样的感受。
佐藤圣具备符号学上的意义,这话没有错。对于我,或者我们,或者还有一些人,她代表了一种共通的理念,无比趋近与我们所拥戴、坚持、呵护着的理想主义,或者她就是那个理想主义本身。很多人对圣志的喜爱源于外观,或是那看似帅气潇洒的相处,但我对圣志的感情,似乎更加复杂,当中甚至还夹带一些油然而生的哀恸。这不是一份单纯的喜爱,我也说,这不该只是一份唯美的消遣,它意味着某种我感同身受的东西。

你说:“外界的每一个个体都是完全陌生的异类的存在,我根本就不知道面对一件事情别人会有怎样的心情,并且我也不想知道”。
我明白。我不想妄言,可是每一个字我都明白,我和你有一样的感想。
之前我出差,酒店楼下有个鲤鱼池,客户放了我半天假,我在鲤鱼池旁看鱼看了一下午,心里竟然是让人想要哭出来的安乐。
我很肯定一件事,即,我也想生活在人类都消失的乐园里。如果说在人生中遇到的最令我痛苦的事情,或许,就是与人相处本身。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以外的人相处,不知道要怎么让对方感到舒服,但我并不希望他们感到难受。反过来,我希望别人待我温柔,但这显然并不实际。

乃梨子说:世界不是由两个人构成的。
我理解啊,我很明白,但我和志摩子有一样的感想,即便如此,我心里某种不愿退让的情感限制住了我的行动。
要说这是骨子里的缺陷、性格有问题、为人很奇怪、甚至说我神经病,我都没有所谓。我讨厌人类,周遭所有人像看傻子一样看我也随便。我是真的讨厌人类,这件事上,我是对上帝说、对佛祖说、对世间万物说,而我无愧于心。我在工作上经常遇到的沟通上的问题,毫无疑问都是这种思维带来的,而我在心知肚明的情况下,仍然无法摆脱这种根深蒂固的情感。有些事情就是这么无奈,就像佐藤圣可以笑但她心里淌血,也像志摩子可以轻飘飘但只是没有戳到她的痛处。我们身上有诅咒,但我们并不讨厌它。

我自生来如此,我尊重我自己的一切,并不急于为了任何物质上的追求舍弃它。
我希望遇到某些事,某些人,让我对舍弃一些事情感到信服。但在那之前,我只信服我骨子里的浪漫主义。



尼古拉的遗嘱 发表于 2017-9-16 03:31
首先把膝盖先给楼主。我在这四个月写了无数次都删了。这一对,“圣志”某种意义上对我来说是一种禁忌。
...

你竟然踌躇了四个月啊……那应该确实让你很恍惚了。
曾经有人问我相不相信爱情。我当时斩钉截铁地说,我相信爱情,但我并不相信爱情的忠贞。
至今我都认为,可以谈得上长久的只有信仰,甚至可以说是迷信。当你执着于某个不可推翻或者暂时不可推翻的概念时,当你不需要为了这些去考虑一切物质上的问题时,这种信仰便能持之以恒。你说得对,基于物理性存在的任何东西都会在时间面前腐朽。人性中存在自私的部分,因此一切牵扯到利益——而利益往往以物理的形式最终具现出来的时候,人类无法忤逆他们的本性。

从前有人说,有时候只是突然就不爱了。我当时太懵懂,不能理解,而今却真正明白了。
当爱情没有升华作“责任”以及“信仰”之中的任何一种,基于它产生的关系便稍纵即逝。

我或许和你分享了同一份感动和绝望。我也觉得圣志之间是一种究极的形态,她们只要知道彼此的本源,其他一切都不具备必须的意义。不被他人左右,不需他人理解,不由分说,仅仅是存在着便够了。或者可以说,圣志的成立,甚至不受圣志各自情感的影响,这些情感只能影响她们关系的外观,却从来不能触碰这之中的内核。



koshelly 发表于 2017-11-3 07:43
最近才重温了一遍圣母,看到楼主在B站发的弹幕,顿时不得惊叹楼主的弹幕为圣母这部动画增添不少色彩,看到 ...

谢谢,不才而已,经不起赞誉。

关于今野,我不清楚她为何不愿对大家的关系作个定义。我也不知道她是否能够对他们的关系作定义。一个作者,对比笔下的角色,有着她独到且最原始的理解,然而这不会排斥读者的理解,正如圣栞是否为爱情,我认为是,但我也觉得无所谓。当情感已然存在,便也无须探究它的名讳。

今野对白家的刻画,就像是一场魔法。我实在无法得知今野是如何写得如此深刻、令人不禁潸然泪下。或许她本身具备一些白家的气质,或许她身边就有着这样的人,不得而知。
白家是一群非常孤独的人,她们天生如此,谈不上享受,只是自然而然。她们聪明,纯粹,干净,感性,同时又懵懂,严肃,偏执且理智。她们矛盾着,矛盾的同时,并不妨碍她们在客观上达到常人优秀的标准。她们有一种追求,追求概念性的美好以及无保留的浪漫,可心里明知这只能是一种追求。这混沌之中,蕴含着你所说的,凄厉的美感。

从cp上说,我无所谓圣志或志乃具体是什么感情。藤堂志摩子无法离开这两个人,与不同的人在一起,表现出来的是不同的未来罢了。纪伯伦说,爱是不占有与不被占有,而圣志显然达到了这个境界,志乃则在某种程度上也表现出来了这种模式。只不过,我深知圣志进一步发展的利害,那些悲剧仍然历历在目,我出于私情并不愿意志摩子经历这些,因此我才会更加倾向志乃一些。
但是,无论如何,当佐藤圣选择了藤堂志摩子的一刻,就在最初的樱花树下,那一瞬间,她就注定会守护这孩子。我读过全文很多次后,有一个观点从未舍弃:圣对志摩子的宠溺比起她的朋友、甚至朋友的妹妹都要宽泛和深厚。哪怕面对乃梨子,在对志摩子的情感上她也从来不占下风。她是真正把志摩子捧在手心,无关喜好,这似乎是命运一般必然的事情。



koshelly 发表于 2017-11-3 07:43
最近才重温了一遍圣母,看到楼主在B站发的弹幕,顿时不得惊叹楼主的弹幕为圣母这部动画增添不少色彩,看到 ...

一年后变成志摩子鼓励佑巳了呢,照版煮碗。




寿司腹肌 发表于 2018-3-7 09:18
拜读完了这篇长文
有当年读红楼梦研究的感觉,相对于“红学”,楼主对于白家的研究就是“白学”吧2333
...

住手,我不要被打死
志乃篇会有的,怎么能没有,我真的很喜欢志乃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4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ined 于 2018-6-24 21:12 编辑

(3.4)

【藤堂志摩子】





“乃梨子が一緒なら、できる気がするから。この際、色々な物をクリアしようかな、なんて。“
(因为有你陪在身边,我才觉得自己办得到。我想,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挑战各种各样的事吧。)
                                                                                                                                                      ——藤堂志摩子





10、我的佛珠,不,是我的佛珠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被大魔头玩了两年的祥令总算迎来了咸鱼翻身的一天。可怜的藤堂同学由于失去了某人的包庇,明明同为蔷薇却还是不幸成为了双煞磨刀霍霍的对象。四月,全会在当事人回避的情况下一致决议要对沉迷赏樱的藤堂同学实施强制治疗,一群世袭制的演技派就这样喜闻乐见地踏上了坑队友的康庄大道。

当爱恋的岁月划上句号,莉莉安的人们便迎来了一个好事多磨的春天。到8卷为止,剧情讲的还是“佑巳的姐姐的姐姐的故事”,虽然包括笔者在内的一些老读者会觉得1-8卷才是系列最精彩的部分,但今野创作的原点始终是9卷,说整个系列就因此奠基都不为过。自9卷后,佑由志三人的成长终于拉开了帷幕——在之前的故事中,三位虽是主角,却鲜为改变的主体。就是志摩子在选举期间有一些心境上的退让,只要看约会三人行时她那心慌意乱的状态,也能明白黑蔷薇事件对她的影响还远远未到触碰本质的程度。所以作为分水岭,9卷的关键性自然而然。它不仅极其难得地以佑巳以外的角色为主视角、全程将重心放在向来戏份少的白家,更重要的是,它还描写了一个情节:宗教审判。

在3.4这里,我想和大家谈谈志乃。

为此,我必须先来谈谈“狼群说”与宗教审判。

vol9 —— 《Cherry Blossom》,ch1 —— 《银杏中的樱花》

“你什么都没问呢。”
“诶?”
志摩子同学率先打破沉默。
“关于我明明是出身寺院之家,却就读天主教派的莉莉安女子学园这个矛盾。”
“这……”
乃梨子确实想问,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问才好。更何况,若要说矛盾,身为莉莉安女子学园的学生,却前来参观佛像的自己也必须有所解释才行。
大概是顾虑到乃梨子不知该如何接话,志摩子同学转而问她另一个问题。
“乃梨子同学在小学时有想过未来要做什么吗?”
“是指职业吗?”
尽管觉得对方的问题和之前的话题接不上,但乃梨子还是说出了“佛像雕刻师”这个答案。志摩子同学听罢,说了一声“好稀奇哦”并发出轻笑。
虽然不知道时下的小学女生会向往什么职业,但乃梨子的同学不是想开花店、就是想当保育员或者艺人。至少到目前为止,除了自己,她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女生想当佛像雕刻师的。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立志要当修女。”
志摩子喃喃低语。
“修、修女?”
“你想笑我就笑吧。”
乃梨子虽然也在等待笑话对方的时机,但现场却有种不能笑的气氛。
不过,修女啊。这和佛像雕刻师一样不都是很稀奇的志向吗?

“旅人说”和“狼群说”是分析志摩子,尤其是前期的志摩子的两大重点。对比戏份很多却看似普通的佑巳和戏份较少而稍显单薄的由乃,藤堂小公主的存在显得更加混沌和矛盾,难免需要一些譬喻来协助理解。这样的辅助工具,今野早就为我们准备齐全:“旅人说”基本用于解释圣志,阐述圣志之间无比独特的相处模式和精神联系;而“狼群说”则用来铺垫后面的故事,一方面解释了志摩子当前的不安定心态,暗示藤堂家有着错综复杂的背景,另一方面也被设置成触发志乃的充分条件。

只要把骑士单独拎出来,然后分别将“狼群说”和“旅人说”的内容套在她身上,我们就不难发现:骑士和“狼群说”非常契合,但和“旅人说”却不太相容。圣和志摩子像在骨子里,而乃梨子和志摩子更多地是像在境遇上。尽管骑士出场不到五秒就一脚跨进白家门,但她在后面所表现出来的社会性终究是圣志所望而不及的。这一点从根本上决定了志乃和圣志的差异,毕竟有事没事摸摸脸牵牵手什么的,换在太过接近只能互舔伤口的当年,完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vol9 —— 《Cherry Blossom》,ch1 —— 《银杏中的樱花》

“谢谢你,这样就够了。”
“志摩子同——”
“别担心,我还不会休学。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我才在这里等你的。”
“这样……”
乃梨子顿时感到全身无力。这么说来,她根本没有必要自以为是地自曝蠢事。
“可是。”
乃梨子与志摩子同学拉开距离后追问道:
“你刚刚是不是加了个‘还’字?”
这个部分多少让人有些在意。
“是啊,我只是又回到过去……也就是遇见你之前的处境而已。如果因为我的事曝光而给别人造成困扰,我认为自己还是应该离开这里。”
“可是志摩子同学喜欢这所学校吧?”
“当然。”
志摩子眯细眼睛,朝高中校舍的方向望去。
“而且伤脑筋的是,我还一天比一天喜欢。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根本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
“既然这样——”
“但是一旦给别人造成困扰,我在这里读书就没有意义了。而且无论在哪里,我都可以钻研天主教教义,服从耶稣的教诲。”
“志摩子同学……”
总觉得她在逼自己。这样的志摩子同学看起来非常可怜,乃梨子胸口不由得地一窒。
“就不能轻松一点去看待吗?”
“轻松?”
就在志摩子同学露出疑惑的表情时,上课的预备铃声响了起来。
“不过,我从来没有想过居然可以在学校谈这种事。”
“如果不嫌弃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当你的谈话对象。”
所以就别再独自烦恼了——乃梨子把这句话吞了回去。

由于Studio Deen夹带私货,呈现给动画党的志乃,总是尽量贴合《仅只手相牵》里的圣志。她们看起来那么浪漫,相遇的瞬间便注定执之子手,与圣志一般,也是如此恰到好处地诠释了缘起时起的玄妙。然而,志乃的开局其实并不如圣志顺利。彼时的公主天天沉浸在“我要到哪里去”的迷茫中,完全没有纠结和市松之间关系的余裕。哪怕升上二年级,她也还是那个因为恐慌而在校道上逃亡、被抱着安慰半天都没能走出来的、内心动荡不安的女孩。当事人自认骑士的出现是对圣的补位,但骑士究竟不是佐藤圣,既没有圣的乖僻,也没有志摩子的偏执,即便际遇确实相像,骑士也很难对公主感同身受,所以公主也很难在骑士身上找到同类的认同感。

应该说,志乃不仅不是圣志,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对圣志的不破不立。圣志非常特殊,在原著刻画的所有姐妹乃至非姐妹羁绊中,包含前代、包含静、包含茑笙(强烈推荐这对的相关剧情)、包含各种大明湖底的路人短篇,圣志都具有唯一性。就算制作组把志乃的外观捏得再像圣志,作为圣志内核的“旅人说”以及“她就是我”都绝对的不可复制。原著中志乃的初见确实和动画演的一样刚开口就对上了电波,小天使也确实凭借颜值和气质撩得市松如痴似醉,但动画没把“对上电波”的后续和市松的心理活动表现出来,所以让很多观众误以为志乃和圣志是雷同的。实际上,作为白家潜力股的市松无疑比其他人更容易读懂小天使的语境,但这不代表她能做到相识即相知。

问:为什么这棵樱花树那么吸引我?

答:因为银杏里只有一棵,还开得这么灿烂。
——市松秒抓重点,这很了不起。

答:因为它和你一样啊。
——但对志某人来说,这才是标准答案。

笔者选择在3.4来提宗教审判,就是因为这一情节对志乃必不可少,对圣志却可有可无。志摩子认为家世公开就要离开莉莉安,这是构成她莉莉安生活的基石,所以圣也好,乃梨子也罢,她们都无法左右“总有一天我必须离开”这个前提。但对于圣志和志乃,这个前提的威胁性是截然不同的。既然小天使将圣志的关系定位在“同一棵树下休息的旅人”,那也代表她认为圣志注定有一个分道扬镳的结局,至于这结局来得是早是晚,都对圣志的基调没有影响,而志乃不吃这套。尽管能对上电波,气质也契合,可志乃之间并没有拉开足够让“旅人说”成立的距离,也的确拉不开。志乃骨子里不像,和圣志那种无需言语但就是不可推翻的模式相比,她们的关系更依赖沟通和交流。但问题在于,在宗教审判前,志摩子有向乃梨子敞开过心扉吗?

有。
但不完全有。

任由市松劝她别在意放松点,志某人也从来没解开过她最大的心结。直到最后,志某人的释怀都和市松无关,她只是突然被告知不用担心,所以就不担心了而已。这就如同我一直以为过期的饮料不能喝,虽然有朋友天天安利我别担心反正喝了也死不了,但我还是害怕,直到某天我误喝了过期一个月的奶茶,然后自己破事没有还活蹦乱跳,便再也不怕过期了(维他港奶,真人真事,但可以的话还是别喝过期的吧……)。由于今野早期把小天使框太死,就算人物在框里逻辑自洽,想铺开的时候还是得先想办法敲碎这个框——对于小天使来说,这个框就是家世问题,而今野对此的解决办法则是争议颇多的宗教审判。

自然,从合理性角度出发,宗教审判这个情节非常微妙,细究下来偷窃与侵犯隐私的不协调点也都明明白白。然而,这天上掉下颗陨石一般、放在《圣母》里看显得粗暴过头的操作,对藤堂志摩子这个角色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它从根本上消除了某人的客观心结,挪走了她成长之路上的最大障碍,甚至还一次性地奠基了整个人物的架构。或许我们事后诸葛亮地看,今野本可以想出更加圆滑的处理,但作为血肉,宗教审判也早已是这部作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无论如何,志摩子的成长都立足于此。没有它,就不会有后来的志乃,以及那些温柔平稳且甜蜜的片段。

vol9 —— 《Cherry Blossom》,ch1 —— 《银杏中的樱花》

乃梨子与志摩子同学相牵的手突然紧握了一下。乃梨子稍后才知道那是“到此为止”的暗示。
“请别再问了!”
志摩子同学如此喊到。等回过神来时,她已经站在了乃梨子的身前。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清晰而坚定地表示:
“那串佛珠是我的。”

作为转折点,9卷的另一贡献在于把过去一直藏在圣背后的志摩子推到了乃梨子身前。这一改变,标志性有如佑巳领悟到“喜欢有很多种”和由乃能说出“不要扔下我先长大”。《圣母》花了大量的笔墨讲述佑由志三人的成长,这三个人也各有各的轨迹,但最早踏出那一步的,是年仅二年级就顶着蔷薇大人头衔的志摩子。

当她挺身而出的时候,她在想些什么?

9卷是白家的故事,更是乃梨子的故事,描述的是乃梨子所看到和想到的一切。我们无法从文本和画面中得知当时志摩子是出于什么原因而作出了那样的选择,但我永远记得在那一瞬间,在那几行字里,她完成了一次惊艳的蜕变。



11、相得甚欢,相知恨晚


自接触《圣母》以来,笔者的本命从没变过。十年如一,二十年如一,我都会喜欢志摩子。然就谁更适合志摩子这点,在反复重温小说以及年纪日渐增长的过程里,我慢慢地有了不同的体会。论吸引,圣志一向当仁不让,那浪漫到达极致,多少触及了不可亵渎之境界。正因为圣志如此突出,在白家如我的眼里,其他所有人物的羁绊都有几分相形见绌,或是过于黏腻,或是过于聒噪,或是过于不厌其烦,或是过于昙花一现。但圣志美,美于哀,美于凄,美于咫尺天涯。在我们为圣志别有幽愁暗恨生的时候,两位当事人却冷静得很,一个自称无法下猛药,一个表示不能靠太近。她们拥有一份近乎完美的默契,总是那般难以推广地惺惺相惜着。

尽管笔者时常揶揄说那是她们在美其名曰,但我向来认可6卷中志摩子的评价——圣志只能互舔伤口,这不是戏言,她们的确谁都无法拯救谁。

vol10 —— 《Rainy Blue》,ch1 —— 《玫瑰念珠上的水滴》

以前曾经和乃梨子谈到玫瑰念珠的事。当时,志摩子觉得乃梨子似乎还不需要念珠;事实上,她也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乃梨子。
乃梨子听到后是感到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呢?
并不是乃梨子不适合,而是志摩子认为还不到那个时候。那么,果然是才一年级就成为白蔷薇花蕾的负荷,成为了阻止自己行动的原因之一吗?
志摩子不想让乃梨子背负重担,要还没习惯这所学校的她成为将来的学生代表,这种话志摩子实在说不出口。
因为和自己扯上关系,乃梨子的高中生活可能会产生变化,这是志摩子非常畏惧的事。
而乃梨子对于这件事又有什么看法呢?
事到如今,志摩子很后悔擅自下了结论。她们或许有必要就这件事进行深入讨论。
将玫瑰念珠交给乃梨子。
对于这一点,她绝非不乐意。
但是。
两人的关系就算没有这些东西也一样紧密。玫瑰念珠、姐妹、山百合会……不知到为什么,总觉得一旦用别的字眼来形容,或者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这层关系都会被扭曲成有别于最初的其他形态。
那一定是自我意识作崇吧。换句话说,纯粹就是任性。不过志摩子明白,一旦牵涉到乃梨子,就会有某种无法让步的情感限制住她的行动。

由于制作组只保留了相机和公主的对手戏,而相机那段话虽然算不上委婉,但没读过小说的人容易听得云里雾里,所以不少动画党表示看不懂小天使认市松前的纠结。实际上,10卷中小天使的很多心理活动都是白纸黑字写清楚的。针对认妹妹这件事,只要对比上述一节和《白色花瓣》中圣的自述,就不难发现相机说得没错,圣志都陷入了一样的迷途。具体点讲,可以总结为以下两点——

1、不希望单纯用姐妹关系来定义彼此。
2、害怕开始新的模式,在没有任何必要的时候希望按兵不动。

上述两点性质有别,我们需要拆开分析。为详细探讨,容我先引用如下两段节选。

vol10 —— 《Rainy Blue》,ch1 —— 《玫瑰念珠上的水滴》

“志摩子同学,是不是有人跟你提到我的事?”
“诶?”
志摩子不禁反问。是乃梨子的第六感准确?抑或只是她的神情在无意间暴露了自己的心事呢?
“我也隐约感觉到了。”
乃梨子说道。
“明明不是妹妹,却老是在白蔷薇大人身边转来转去。我果然给你造成困扰了吧。明明知道会变成这样,我真是笨。”
“没有这回事,乃梨子。”
志摩子急忙修正有点偏离的论点。现场只有她们两个人,倘若其中一方有失控之虞,而另一方又不及时阻止的话,场面势必会一发不可收拾。不过,乃梨子连珠炮似的发言根本就停不下来。
“没关系,别在意。我在这所学校里本来就是个异类,而且在某些奇怪的地方好像还非常引人注目……”
“乃梨子……”
“啊,不是的,我知道志摩子同学绝对不会用那种眼光看我。不过冷静想想,我好像和人人崇拜的学生会长走太近了……”
“乃梨子!”
志摩子稍微用力地出声叫唤,乃梨子因而吓得抖了一下肩膀,这才轻轻地应了一声“是”并闭上嘴巴。宛如治疗打嗝的妙方一般,一举见效。
志摩子对着等她开口的乃梨子说:
“既然你知道我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那你应该也明白我是基于自身的意志而想和你在一起的。”
“……志摩子同学。”
“不对吗?”
“没有不对。但……”
乃梨子补充道。
“但这个世界并不是只由两个人构成的。”
乃梨子说得对。
乃梨子真是成熟,相较之下自己就显得……志摩子这么想着。乃梨子的话确实有道理,但
她不可能因为在意别人的眼光而刻意和乃梨子保持距离,也不想因为别人说了什么而和乃梨子缔结为姐妹。

以及:

vol10 —— 《Rainy Blue》,ch1 —— 《玫瑰念珠上的水滴》

“方法不是有很多吗?举最极端的例子,只要舍弃我们和乃梨子中的任何一方,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舍弃其中一方……?”
“换句话说,就是抉择。”
要山百合会的同伴或是乃梨子——的确,这么一来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只要志摩子不是白蔷薇大人,自然就不会有选妹妹的压力,想必也能够和乃梨子一起轻松度过校园生活。选择乃梨子的话,情况就会是这样。
反之,如果选择山百合会,一切将会回到乃梨子入学前的状态。两位蔷薇大人和两位花蕾想必会一如往常般温柔地包容她。
但是。
志摩子先看了看乃梨子,然后再将视线移向祥子大人和佑巳同学。
“怎么样,志摩子?”
她明白只要选择某一方就可以解决问题,但却不知道无法做出抉择的话该怎么办。
“对不起!”
志摩子逃走了。因为无法选择任何一方,所以她倏地从两人中间穿过,打开正前方的饼干门后冲了出去。
“志摩子!”
“志摩子同学!”
呼唤的人异口同声,却无法让她停下脚步。
楼梯哀叫似地嘎叽作响,志摩子没有多加理会地跑下楼,跌跌撞撞地冲向外头。
雨滴不断打在额头和脸上,但她还是不能停下来。
不逃开的话,问题就会穷追不舍。
志摩子并不想推开任何一方。

上述两节,前者对应1,后者对应2,两者各自独立,又具备微弱的递进关系。1主要表现志摩子的认知模式,2则主要讲述志摩子的行动思路。固然经历过宗教审判的公主已经解开了全篇最大的心结(如果今野往下写,下一个应该就是成为修女的问题),可这个心结是外界强加于公主的。倘若公主是个潘多拉魔盒,她的家世背景也不过是魔盒的锁,无论这个锁是否被打开,盒子里都依然秘藏着许多灾厄。至少在9卷结束的时间点,公主自发的、个性上根深蒂固的问题并没有消除,而这些才是令10卷的公主如此患得患失的根本原因。

我们都知道,白家的立家之本是自由随性。尽然四代各有千秋,但这群人的思考回路大抵都带点春空千鹤若幻梦的味道,其中圣志较之市松又更偏激些。圣志两位非常抗拒实质性的东西,形容姐妹关系的用词也都很重:圣用的是“玷污”(汚す),而志摩子用的是“扭曲”(歪む)。她们对以社会(莉莉安/山百合会都是个小社会)约定俗成的方式去规范自己以及自己重视的对象这件事有本能的厌恶,并且发自内心地希望事物能保持原本的模样。圣认为不该用任何名义去约束圣栞的关系,同理,志摩子也认为志乃的存续不需要任何头衔的保障。在某人眼里,志乃的关系只是“我们(自分たち)的关系” ,与他人无关。即便从文本上看某人不曾主动追求,但正如江利子所言,志摩子的确在无意识中认同 “其他人类都消失”的地方是“乐园”。

身为问题少女中的问题少女,圣志往好里说是不为外界所动,往坏了说是不管外界死活。她们习惯把重视的对象从大环境中割裂出来,然后对大环境里剩下的东西一律逃避了事。这种处世思路非常依赖于周遭的放纵,一旦离开特定圈子,碰壁简直不要太容易,所以懂事如小天使都自觉任性。但现实这玩意吧,能选不面对,小天使是打死都不会主动面对的。于是在自觉任性的同时,公主还是遵从内心地逃避现实了——更扎心的是,理性蒸发不是问题,问题是和圣一样悠游寡断的公主偏偏就差了那份舍我其谁的中二,虽然外柔内刚,却一向遇情不决。我总说圣畏手畏脚,但至少她自行思考和选择了对公主的态度,我亲爱的公主呢?

“不逃开的话,问题就会穷追不舍。”

……主啊。救命。

纵观白家四代,在人际交往上志摩子是最被动最敏感的一个,典型地拿不起也放不下。她一方面想要被人理解,另一方面又极度害怕失去了解她的人,长期以来都采取最中庸的策略:回避冲突。无论在心理上还是行动上,志摩子都倾向选择“没有负担”的做法——说白了就是选恐,但不同于剑齿龙,某人应对选恐不是瞎抽签而是直接弃权。学会面对?不,不存在的。整个10卷第一章,志摩子都在全神贯注地恐慌。她不和人商量,也不打算解决,全程苟延残喘,到最后都恨不得给自己挖个坑埋进去。

因此,对藤堂同学这种高烧不退到已经神志不清的病人,强制治疗自然是迫在眉睫的事。可蔷薇馆这帮不省心的在编员工啊,别说协助医务工作了,连家务事都自顾不暇,不是你瞒我瞒就是好心分手,简直比死魔子都要花样作死。要不是我们二条君足够给力,看某人这状态怕不是都回天乏术了。关于志乃,我曾在回复里提到:乃梨子这个人带给了志摩子大量的正能量,不同于栞对圣的冲击,而是一种全方位的矫正。这话绝非我厨力放出后的夸大。市松白是白,但她可以在我行我素的同时对自己立场进行理性把握,并不论喜好地负担起环境给她的责任。就凭这点,即便在蔷薇馆中,市松也是独树一帜的存在,所以她才能神奇地在很喜欢志摩子的前提下相对客观地处理志摩子的矫情。

不想考虑周遭?没办法,世界不只由两个人构成。
不愿作出抉择?没关系,我有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志摩子同学,我会一直陪着你的。——by 二条乃梨子

每次复读志乃的剧情,笔者都会发自内心地感叹《圣母》不愧为一部经典的少女恋爱小说。明明写的是女性间情谊,主角一个立志当修女、一个热衷看佛像,作者也强调里头没人谈恋爱,但读着读着就是有一种下一站结婚的甜蜜感,阅读体验极佳。替公主铺路,牵着公主跑,跑累了扶公主休息,被公主批评还自责水平不够令公主蒙羞……骑士忠犬到这个地步,也难怪公主见到她就开始少女心。对此我们可以对比下4卷和17卷中志摩子的心态。才一年不到,这孩子的心境变化已然十分明显:4卷中,某人表示她只是基于圣的意思出入山百合会;而17卷中,某人表示因为有乃梨子所以必须回到莉莉安。前者是“被拉进圈子”,后者是“必须主动回去”,想来那个曾经因为态度消极而被低血压怪兽呛的藤堂同学,如今也能抱着“有重要的人等着我”的心情参加修学旅行了。

哎,佐藤圣,你看看你……

不过玩笑归玩笑,没有无处话凄凉的圣志,犹似故人归的志乃大抵也不会如此令人动容。无论何时,志摩子心里依然有圣的一席之地,那片难能可贵的树荫亦不曾消失。但人总是会不知不觉向亲近之人看齐的,志摩子的很多变化也确实与乃梨子密切相关。尽管今野不曾借本人之口道出这点,但在很多零碎片段中都可以看出某人在市松的影响下有了许多积极的改变。她不仅对市松的努力心如明镜,而且在市松不懈努力的过程里,也多少对市松的世界观、价值观产生了认同。

vol30 —— 《群光环绕》,ch6 —— 《远远眺望》
(顺便提一下,ch6的标题原文是“遠くのぞむ”,不是“遠くのぞく”,青文的翻译有误导嫌疑)

坐进摩天轮里后,两人面对面地坐下,安静地眺望着窗外。随着摩天轮向上转动,人们的身影也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渺小。
“人类还真是渺小呢。”
志摩子同学抢先一步说出了乃梨子心里所想的事。
“我啊,在隐瞒自己是佛寺人家的女儿时,感到非常难受。”
游乐园就像是一个沙盘。里头有山、有湖、有城堡,还能看到各种设施的屋顶。在园里游玩的人们就像是虫子一样渺小,但即使如此,大家还是会在那里欢笑、生气或是哭泣的吧。
大家都被装在那渺小的容器里。不管怎么想,说到底,人类的烦恼或许也只是如此渺小的东西罢了。
“那现在呢?”
乃梨子问道,然后志摩子同学马上回她:”很幸福哦。”
“毕竟这么可爱的乃梨子就在我身边嘛。”
那个时候,两人搭乘的车厢抵达了摩天轮的顶端。

志摩子说,她很幸福,想趁着乃梨子在身边尝试各种各样的事情。

她不再执着于形式,能放轻松看待很多东西;她生性淡漠,却从佛像开始逐渐对其他事物产生兴趣。
或者用贤文叔父的话来说:志摩子身上的颜色变柔和了。

站在读者的角度,30卷是久违的交叉群像。但很可惜因为第四季经费上的限制,这段精彩无比的剧情没有被动画化,甚至鲜为人知。然而作为志摩子厨,30卷于我,是足矣临表涕零不知所言的一卷。她说她幸福——她说她幸福啊!各位可能明白这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心情?越是理解曾经的志摩子,越是明白这一瞬间有多么难得,难得如奇迹。这孩子一路挣扎,漂泊不定,好不容易遇见一个人,能让她发自内心地扎根于某个地方,从这里开始拓宽她的世界。

这是她的救赎。二条乃梨子是如此一步一生地救赎了藤堂志摩子。

若说圣志配于同是天涯沦落人,那志乃就配于追攀更觉相逢晚。互相成就对方,这是志乃能做到而圣志做不到的事。从消极变得主动,从无言变得开朗,从不安变得平和,志摩子的成长之路多得有乃梨子的陪伴。她们之间并非相遇即相知,中途也各有保留与疑虑,但始终没有放手。在这一点上,乃梨子是永远的功臣。当志摩子退避的时候,是她主动出来握住对方的手,娓娓道来地告诉对方可以怎么办,而她也确实贯彻了她应允的一切。的确从美学上看,志乃少了一份未完待续的遗憾美,但……

我们为何要追求遗憾美?

对我爱的人,我希望她们了无遗憾,哪怕她只活在小说里。



12、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在蔷薇馆这个江山代有才人出的风水宝地,有三类人是绝对不缺的,分别是美女、学霸和腹黑。古语有云,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天天和一群老谋深算的女人在一起短兵相接的结果,就是连唯一指定傻白甜的支仓令同学都染上了坑队友的不良习性,可想而知这地方是多么的危机四伏。而我们年纪轻轻就能在这种高危地带左迁龙右擎苍的公主,自然也并非什么等闲之辈。

谈到公主给人的感觉,今野一向喜欢用轻飘飘啊甜美啊诸如此类让人心都化了的字眼,但从言行上看,公主心里估摸也没少住小恶魔。如果说佑巳的稳重是训练的成果,那志摩子的腹黑根本就是天性的解放。自从和脑残粉助手保姆骑士兼女朋友的妹妹交往后,某人就像被解除封印一样开始显露她耍坏的心思。这点由乃就曾一语道破,而本人也相当有自觉,反倒我们单纯的市松非要为她姐的名誉奋战到底不可,不得不教人感叹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

vol26 ——《Crisscross》,ch2 —— 《地图散步》

“志摩子同学你……其实个性出乎意料地坏吧?”
由乃同学坏笑着揶揄道。她的脸上带着时代剧里常常出现的、恶徒的同伙说出经典台词”×××,你也真是坏啊”时的表情。
“哎呀。”
被这么说的志摩子同学,当然不会回她一句”代官大人您才是呢”之类的话。相对的,小梨倒是大声威吓起“代官大人”来:
“您究竟是从哪点得出我姐姐个性差这个结论的啊!?”
学姐也不过是随口调侃一下,随便听听就好了嘛。居然这么一本正经地生气,实在是太可爱了。
不过对最爱姐姐的小梨来说,那应该是不能装作没听到的话吧。
“毕竟这个人,可是以‘最后没有半个人能找到白色卡片,游戏就这样结束’为前提在考虑地点的啊,还说这样比较有趣哦。”
“……真的是这样呢。”
志摩子同学丢下为了自己辛苦奋战的小梨,独自同意起来。她一边呵呵笑着,一边说:”因为这样被人家说个性差,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但正经点说吧,公主这个人,腹黑肯定是腹黑,可要说行任数以御物,似乎也没到那么夸张的地步。受益于白家随缘逐处便安闲的祖传风范,绝大多数时候的藤堂志摩子都保持着局外人的优雅得体和游刃有余,虽说玩心突起之下也会不小心用力过猛,但公主确实拥有着同龄人中遥遥领先的成熟。

一直以来,志摩子都是个刚中柔外、行之有则的人。别看她平日只管微笑喝茶打太极,身为白蔷薇,该出面的时候她也完全不会松懈。当然,论洞察力和手腕,和女王甲鱼那帮老油条比,文静和善又不八卦的公主还是差了点火候,但她胜在有水一般的性情,至善至柔,可制万物。起码就以柔制刚来说,纵观蔷薇馆五代,志摩子反倒是最佳的模范。

vol22 —— 《未来的空白地图》,ch1——《未来的空白地图》
(“白地図”是专有名词,但中文里没有这个用法,虽然直译深入人心,但笔者还是改回了中文能理解的表达)


“我不要。”
小梨如此回答。
“哈?”
由于佑巳根本没想过会有”好的”或是”我明白了”以外的回答,所以打从心底吃了一惊。
“你刚才说什——”
“我说我不要。”
她清楚明白地丢下一句话。佑巳并没有把”好啊”错听成”不要”,而是确确实实地被拒绝了。
“等等,小梨!你这是用什么口吻来和学姐说话的啊!”
由乃同学站起来,探出身子训到。
但就算对方是学姐,佑巳还是很喜欢能像这样清楚表明自身意志的小梨。
她伸手拉过身边还没抱怨够的由乃同学,不管如何先让对方坐回椅子上,然后再直直地看往小梨。
听到小梨那么回答,佑巳其实相当动摇。但先不管震惊与否,佑巳想知道她拒绝的理由,因此便冷静了下来。
“为什么?你和小瞳还是小可吵架了吗?”
“没有。”
小梨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你不想邀请她们来呢?”
“我没有说不想。我认为瞳子或者可南子同学来参加派对也没什么不妥。”
“……诶?”
既没有和她们吵架,也不排斥让她们两个参加。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希望由我去邀请她们。提起她们名字的,是佑巳大人您吧?既然如此,就应该由您去和她们交涉,这才符合道义不是吗?”
“道义?”
佑巳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种事。
“但是……”
本来还以为小梨跟她们两个同班,想必会轻松地应承下来才对。但似乎在小梨心目中,只要牵扯到”道义”两个字,就有着佑巳所无法理解的、某些不可退让的部分存在。
“总之,这件事恕我拒绝。”
看到小梨那义正辞严的表情,佑巳也明白无论怎么说都不可能动摇她的决心了。就在这时。
“我知道了。”
看来有一个人也感受到了小梨的决心。从刚才起就一直默默地听着大家谈话的志摩子同学突然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那就由我去吧。”
“诶?”
“马上就要打铃了。如果要邀请她们来参加派对,尽可能早一点通知她们也比较贴心吧?”
“志摩子同……姐姐!”
小梨急忙追上准备离开的志摩子同学。
“没有道理让姐姐您去,我是希望佑巳大人她……!”
“是谁去邀请都无所谓吧?”
志摩子同学回过头来,微微一笑。
“可——”
“乃梨子,不想去的话你可以拒绝,但你应该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行动吧。如果你无论如何都要拜托佑巳同学去,那就把理由说出来。这难道不也是你所坚持的‘道义’的一环吗?”
“……”
小梨噤声不语。她用一种既悔恨又伤心的表情凝视着志摩子同学,眼里还微微泛着泪光。
就连佑巳都差点悲从中来跟着哭了。虽然不知道志摩子同学怎么样,但佑巳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梨。
无论碰到什么事情,小梨总是能毅然面对;就算哭泣流泪,小梨也会坚信自己是正确的一方。她就是这么一个有着炙热信念的孩子。可是她现在却非常退缩。面对志摩子同学的指摘,她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
“抱歉,志摩子同学,我去就好。”
佑巳按捺不住,对志摩子同学说道。
“那我们一起走吧?”
志摩子同学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地笑着。
她刚才与小梨正面冲突的时候也是这样,语气和态度都非常柔和。正因如此,才会比歇斯底里的喊叫来得有迫力。

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在后期甜得仿佛只剩狗粮的志乃关系中,志摩子当众提醒乃梨子很常见,但当众批评乃梨子是非常罕见的。22卷的这段驳论里,双方看似各执一词,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乃梨子在发脾气,而志摩子在阻止乃梨子发脾气。重心在说话的内容上吗?不在。志摩子的这番驳论不过事后补刀,实际上,她站出来说话这件事本身就构成对乃梨子的反对和批评。

由于公主并不是爱管闲事的人,更不爱凑热闹,她的参与便等同她的表态。那轻飘飘的感觉,也是她有别于人的高明之处。藤堂家的小姐向来严于律己,但并不严厉,对周遭缺乏关注也导致她对人对事往往采取相当随和的态度。这种磊落中透着几分狡猾的姿态自然教人又爱又恨。如此借力打力的太极专业户,恐怖程度虽不及花样设局的三巨头,可对于性急且直爽的人们,面对这份似是而非的婉约,心中怕是灌满了一腔拳打棉花的憋屈与错愕。

vol24 —— 《戴面具的女演员》,ch2——《戴面具的女演员》

“再说,小瞳参加学生会干部竞选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听罢,由乃同学立刻从旁插嘴:
“这种事情,谁能保证啊。万一小瞳当选了,就代表我们三个之中有人落选了啊!志摩子同学你觉得这样也没关系吗?”
“但我们并不能代表正义呀。”
“我根本不关心这事正义不正义!我只是不想和我最喜欢的伙伴们分开啊!是啊,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样确实很自我中心,我也无所谓别人怎么讲,但放任感情而说出来的话里也蕴藏了很多重要的东西吧?又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志摩子同学你一样,总是先站在其他人的立场考虑过再发言!”
怎么样?——由乃同学像是摊牌似地摆出一副傲然的姿态。有如被机关枪扫射过的志摩子同学被由乃同学的气势吓到,整个人有些僵在了椅子上。如果是普通的女生,大概会被吓到哭出来吧,而这种事当然不会发生在成熟的志摩子同学身上。佑巳还以为她会重振旗鼓地微笑一下,接着条理井然地指出由乃同学的意见有哪里不对。结果……
“……我就喜欢由乃同学这一点。”
她说了一句有如蒲公英棉絮般软绵绵的话。
“诶!?”
惊讶的不只是佑巳。除了发言的志摩子同学本人,大家都愣了一下。其中,由乃同学是最震惊的。
“志、志摩子同学!你、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由乃同学满脸通红地生着气。不,虽然她表现出生气的样子,但内心绝对是在害羞。
就像由乃同学说的,她只是情绪化地说出她想说的话而已,所以她早就有被反驳的觉悟了。但当她做好准备,打算对志摩子同学发起反击的时候,抛向她的却是”喜欢”两个字,这下难免会感到全身无力嘛。
“我们以后也像这样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吧?”
志摩子同学用双手牵起由乃同学,像是握手似地摇了摇。
“诶?哦、好。”
由乃同学像是巧妙地被志摩子同学的步调牵着走,整个人都方寸大乱了。祥子大人和令大人两人看着彼此,死命憋住笑意。

令评曰,由志两位,一动一静,前者冲太急,后者走太缓,若能互相平衡,乃蔷薇馆一大妙事。此番可谓经验之谈,想来我们岛津小霸王一向说一不二,在江利子掌权的时代就不曾看人脸色,明知理亏也能搬出视死如归的壮烈气场,爆发起来就连令都得三拜九叩连哄带骗才能安抚,相比之下单纯口直心快的乃梨子真是小巫见大巫,这狂战士的名号又怎是白家这群羸弱的文青能够担当?

可惜,纵有三千火绳枪,也敌不过那春和景明的一片湖色。

志摩子的成长,除了是她个人的成长,也是她作为学生会长的成长。这一年来,我们的白蔷薇大人不断积累经验,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锻炼出了更加老练的为人处世。的确,公主本自成熟,知书识礼这点也是一如既往,但早期的公主也会很明显地表露自己的不快,甚至当场使用直白的语句进行反驳。可升上二年级、成为学生会长后,公主的自我便不再莽然流露了。从20卷以后,她的分寸拿捏更是愈发纯熟自如起来——

对乃梨子,明明宠上心头,须得提点的依然公开提点。
对其他人,无伤大雅之处不妨闲庭信步,不可退让之处必然谨言慎行。

真是真是,了不得的高中生。

心渊与仁,言信正治。上善若水的志摩子不是天生的领导,却仍是极为优秀的参谋,能巧妙地应对剑拔弩张的气氛,正如蓉子所言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她是和佐藤圣不太一样白蔷薇大人,少了几分调皮与潇洒,多了几分恬静与柔软,但骨子里始终有着白蔷薇独特的气质,如素银般纯粹,似判官般沉厚,单纯懵懂,然又聪慧老成。



笔者很爱志摩子,很爱很爱志摩子。我折服于蓉子的才赋,欣羡于江利子的忘我,倾慕于圣的风流,敬佩于祥子的骄傲,感怀于由乃的成长,醒悟于乃梨子的豁达,惊喜于茑子的慧根,慨叹于栞的包容。我觉得所有人都如此特别,也发自内心的喜欢她们,却唯独志摩子,我是真的爱,爱到心底深处、感时花溅泪的地方去。

为了志摩子篇,我重读了好几遍小说和动画。短短的四万字背后,有着成百上千次的删删减减。我无法用简单的言语描述这段时间的复杂心绪,正如我无法像过去那般一气呵成地完稿。关于我最爱的人,我总是有着许多想要倾诉却又不知该从何倾诉起的点滴——藤堂志摩子于我而言意味着某种盛大的美好,这宗教狂热般的感动,在早初接触《圣母》的时候便不由分说地在我身上扎根了。

从来,我都很感激今野塑造了这个人物:她成熟却没必要那么成熟、自责却没必要那么自责,需要知己便遇到了知己,需要归宿亦得到了归宿。这一切来之不易,但它终究来了。真好啊,真好。人类没有消失的地方未必就不是乐园,有所牵挂也未必是坏事。今野描绘了一个温柔的莉莉安,一群善良的人们,以及在他们的包裹下学会与周遭相处的志摩子。不过如此而已,就已经幸福得教人热泪盈眶。

真好啊,真好。
世间险恶,愿我们都会遇到树下的旅人,并终将牵起那只温暖的手。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5 收起 理由
能登八云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一下日期,覺得感動,看到這帖浮上來,突然好想複習瑪麗亞的凝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早就知道圣母在上,但因为种种原因没去接触。如果早一点翻阅圣母在上的话,自己会在孤僻的岁月里有一些寄托,也能通过书中之人的成长来审视自己。第五季成了有生之年o(╥﹏╥)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看到了更新!
花了一个月听完了各种Drama CD,倒是原作小说只看了三卷...
广播剧的声优表现真心完美诠释角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寿司腹肌 于 2018-6-25 16:43 编辑
每次复读志乃的剧情,笔者都会发自内心地感叹《圣母》不愧为一部经典的少女恋爱小说。明明写的是女性间情谊,主角一个立志当修女、一个热衷看佛像,作者也强调里头没人谈恋爱,但读着读着就是有一种下一站结婚的甜蜜感,阅读体验极佳。

太对了!! 看其他百合动漫(特别是校园百合)/玩百合游戏(比如FLOWERS)时,看到或多或少受到圣妈影响的地方时,总会对比一下,想到“啊,关于这个,圣妈是如何如何展开的呢”。看《终将》的时候也是,后作的时代背景有了很大的变化,“光明正大”地谈恋爱的越来越多,各种观念也趋向开放。但圣妈感觉总也不会“过时”,圣妈的人物剧情放在现在的背景下,就是一群少女的恋爱和成长嘛 2333~~~
茑笙(强烈推荐这对的相关剧情)

听广播剧时我也是被惊艳了一下,相机茑子、内藤笙子、内藤克美串起来的一系列以山百合会以外的人为为主角的故事,听着听着让人会心一笑
很可惜动画砍掉了太多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6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又看见更新了,想起许多小说里面的细节。
今野最特别一点就是写人物非常立体,就像在构筑建筑一样,从四面八方看过来都是完整的,哪怕就是戏份很少都能让你有个大致的把握。连路人都能写得闪闪生辉,非有深厚功力不行。可惜的是她写男人就orz了,佛祖不忍直视,更像是纯粹想象出来的东西。
白家确实蛮特别的一家,都有点世外高人的味道,可惜今野江郎才尽不打算写下去了,不然看看市松人形怎么收小妹(黑社会?)应该也是很有趣的内容。
PS:后面那卷《我的巢》简直编得太牵强了,虽然作为家庭小说看看亦可,但是作为圣母系列简直水到不及格了,干脆挂个牌子“本作属于同人外传”算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1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了!!!感动!楼主写的真的是超级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2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的文

原作小說好像沒在寫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4 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初就看到這篇討論,但當時尚未更新,就不好意思挖墳,
不想這次剛好就碰上了,不到一個月,應該不算挖墳吧(笑)

去年初看到這篇討論時,當場只差沒有痛哭流涕,
感覺很久沒看到聖母這麼有質量的討論,而且還是討論白家,
且還是未曾對乃梨子有過任何惡口的討論,我都感動到快哭了

個人是在動畫化之前,就知道這部作品存在,
跟上進度時,大概是小說的第12本-小羊們的休假,
當時還沒動畫化的原因,中文界知道這部作品簡直鳳毛麟角,很難找到討論的人,
動畫化後,又因為乃梨子比較晚登場,所有的討論幾乎都聚焦在舊白家上,
甚至還看到同人文裡黑乃梨子,完全沒有抓到乃梨子特色,
還把她當作佛教徒這種我看了都要吐血的設定,
雖然這篇討論還沒徹底談到乃梨子,但從一些隻字片語中,
多少也看出meined桑對乃梨子的喜愛

乃梨子真的是很可愛的一個角色阿,特別是短篇裡<一隻小羊跨過柵欄>,
光看她對莉莉安的吐嘈,就可以知道她有多常識人了,
這人不要志摩子病發作時,簡直不要太正常(笑)

是說,先說明一點,本人是姬樣廚,買小說是為了志摩子而買,這一點也不誇張,
但是比起一堆人喜歡舊白家,我更喜歡作為聖母小說原點的現白家這對姊妹,
我常跟一樣喜歡志摩子的人推薦,去比較看看小說前八本跟第九本後的志摩子差別,
就可以知道志摩子的變化在哪,也不難發現為什麼會有不少日飯喜歡這對更勝於舊白家
跟中文界一把抓幾乎都是聖志喜愛者的情況相去甚遠

而且,這篇評論裡也沒特別指責栞的不是,說真的,每次看白花,一堆人在為聖叫屈,
我都覺得莫名其妙,個人從不覺得栞有虧欠聖什麼,
比起大家都心疼得死去活來的聖,對栞感到難過的我,大概也是少之又少吧,
可能是聖的光環太盛,在今野老師的加持下,遮蔽了栞的痛楚,
如果站在栞粉的角度來看,聖根本是攪亂了栞高校生涯的禍首吧(笑)

雜七雜八地說了一大堆,主要只是想表達,我很認同meined桑對志摩子的評點,
也期待接下來談到乃梨子時,meined桑對這對姊妹相處的評論
希望能看到meined桑對白家系譜完整地描寫

非常感謝你的這篇,讓人感覺享受了一場文字盛宴,收穫頗豐,
讓我在時隔15年後,重拾起這部小說時,別有一番感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blackgackt 发表于 2018-7-12 09:59
很棒的文

原作小說好像沒在寫了?
God's in his heaven; 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

其实圣妈完结已经一段时间了,好吧我都忘了是啥时候正式结束的
但有爱的人大可继续讨论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3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有五代人了么~~想想先代的资料其实不多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8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几百年没看论坛又有圣母好文看。虽然观点未必完全赞同但写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8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akka 于 2019-2-9 09:35 编辑

10年后的圣妈讨论帖,看着真的非常怀念

别误会,今年圣妈应该是15周年,但LZ这篇是2015年起的,所以从2004-2005年度开始算,还算是10年
希望楼主可以再接再厉,我们需要这种讨论帖子

好了我也写点感想。
因为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原著,细节都快忘光了,只能意识流外加考考天才了。汗。

==============================正文分隔线==============================

首先,必须提一下电影“Good Will Hunting / 心灵捕手”,和白家有若干相似,又是(为毛又是)老司机手把手带大 200巴仙 别扭天才的故事。
老司机教授曾经年少轻狂,但积年累月后,成了神级问题儿童辅导员;
别扭的天才事事洞察天机,但因愤世嫉俗,生活惨淡还赶走了女朋友。

相当好的片子,由 罗宾-威廉姆斯 和 麦特-迪文 两位主演,星味四射剧力万钧之作。




关于第零代/先代



我同意LZ的大半观点,详细如下。



1)气质与俏像

你我对这点的同意程度应该不一样,但方向应该大致一样。
我国伟大诗人早有“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名句,而人与人之间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先代很可能是从圣某人身上看到了我们口中的白家特色,再加上其他花蕾的所需素质也都基本具有,所以就下手了。
当然,颜值绝对不是假的,原作也特意透过路人甲学生,为圣某人的样貌打了分。

但先代的信息不多,她们的个人特色,我们只能更多的推敲。
例如,先代白有多奇葩或叛逆或文青?难说(任性倒是有的,至于性情中人就几乎肯定了)。

但有一点我认为必须考虑:经验。
前辈看后辈,始终不同同辈之间相互眺望。
就用圣某人为例吧。

夸张点说,圣某人对玉米来说,就象月亮一样,表面光鲜靓丽,里侧那可都是陨石坑的海洋,是血与泪的纪念碑。
先代可以管好圣并养好圣,因为她经历过的更多。

天才也是需要经验累积的的,毕竟人类的大脑和免疫系统都这样。

蓉子可说是天生领袖的坚强与睿智,同时强势而不过分强硬。单手里的表露,算是圣妈前期比较露骨,而且那一巴掌简直了。
(当年打Diablo,我一直有一种错觉:蓉子没躲生那一巴掌,是因为她有Iron Maiden技能
但作者也刻意写了一段,高二的蓉还是斤两未够,满身都是洞,需要再加努力。

还是那句,先代者,总觉云山雾罩,证据似乎不太够。
这个以后可以继续讨论。



2)尊重+理解+保养

这是养好佐藤 圣的必要条件,玻璃碎和包裹巾就不多说了,老妹被书签甩了后还要带上头号外援送饼干再带回家养,十分到位。

这里我想替一个小建议:

因为你脸好看,所以请留在我身边。
是不是应该写成:“因为你脸好看,所以欢迎来到我身边。”,如此?欢迎可用更好的字代替。

留在我身边更接近“私の側に...ください”。

いらっしゃい ください,還是有分别。いらっしゃい 给人的感觉,会更有自由度,就是欢迎光临/來到我白蔷薇家,而不是请加入我白蔷薇家。这样讲,其实给圣某人留了后路:哪天你不乐意了,离开也没有问题。安心安心。



3)人是人,不是神

这点我是吐槽今野的写作
严格来说不是吐槽批评,只是看法不同。
今野大妈吧故人们(喂)写得太神圣不可侵犯了。
人都是人,再强的天赋,也要后天成长的。
更重要的是,贵校的学生会和整体学生素质,是需要维持的(喂)。

对故事的发展而言,这大概不是严重问题,但对推敲作品内涵而言,这就引起了多少不便(喂)。
当然,这也是我个人想法。我并不认为玉米必须成长到蓉或江那个样子,但好歹你要有学生会长的气质与战斗力啊~



==============================正文分隔线==============================

最后我也来感慨一下。
不知道楼主是啥时候开始看圣妈的? 到如果是2010年左右,那真是有点让人妒忌呀(众殴)
圣妈TV起源于2004,当时小说基本没有中文版。
这都还好,TV有字幕族的奋斗,小说我们用着有限公司的日文水平,可以自己翻译。

但有一点很重要:2004年,小说距离完结还有挺远,TV才刚开始,变数太大。
加上TV带来的百合人气爆发,作者很有可能会改变原来的计划。

2010年左右,TV基本完结,小说尘埃落定,比较好分析了。

不过Anyway,我们那一代(15年了,说一代也不为过)圣妈爱好者,那时候还是玩得很开心的
希望楼主和现(幸)存的圣妈迷也可以继续开心玩耍

伟大的天下第一别扭小P孩圣某人我们下回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8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头一次发现ls的翻译大人原来如此幽默。
上次似乎是和谁怼来着,翻译的细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5 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好最近也在重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2 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雖然有點考古的成分(
不過還是想要推一下。

說起最初接觸到百合會好像還是因為這篇的緣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4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aoxingkuro 于 2019-6-5 20:22 编辑

前前后后花了几个小时完整的看完了目前更新的这个帖子,真的太好了。

一方面是包括一些neta、作者的一些文字游戏和评价论述真的太有趣了。在看的时候经常会不自觉笑出声,确实带来了很大的乐趣。

另一方面就是关于本质内容的部分,作者用到的很多说法,一些分析的理论及其依据。让我原本在心目中被奉为“圣经”的《圣母》又多了一些新的理解和认识。

说实在的,我也偶尔会感觉自己跟佐藤圣有些相似之处。或者换句话说,也算是有些“白家血脉”(笑)。所以其实当看到作者对佐藤圣从各种角度剖析的时候,我仿佛也有看到自己在看小说的时候完全把自己带入到角色里面的感觉,特别是《荆棘之森》那一段。那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扭曲感受,一方面会希望自己能真的像在温室里那样,感受那种安宁。同时也为圣的心,以及早已知道的结局感到痛苦。

我非常能理解圣在当时那种“撞完南墙撞北墙”的心理。就我个人感受,栞对圣来说就是整个世界。我曾经读过一个理论,“人对付出爱与被爱的需求是同等的”。(下面是以下基于兴趣看的一些关于动力取向精神医学的吹水,希望能有更专业的朋友给予评论和意见)表现在圣身上就是,圣付出爱的对象是缺失的,出于性格亦或是经历等等因素。所以她只能把这份爱投射到自己身上,表现出来就是那种自我中心的感觉。但是当栞出现之后,everything has changed。这十余年来一直压抑的爱,如同决堤一般倾泻出来(出于少女的矜持还是稍微有所控制)。在这时候圣根本无法理性思考是否栞能够承受自己的这份爱。注意,付出爱不等于付出,这是一种感情上的宣泄,是想当沉重的事情。我们的栞又刚好承受住了这份及其沉重的爱。在这个时候,栞就成为了圣的整个世界。这其实同时也是圣希望能融为一体的一个要因,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投射。

之所以会对圣的这一段遭遇产生如此强烈的共鸣,一个主要原因是我也有过相似的经历。前文提过我和圣在性格上有些类似,我对于那种失去了“世界”的体验能够无比清晰的感受到。同时也是我在对圣进行共情的时候感受到痛苦的原因之一。成长从来都伴随着代价,痛苦。可是我还没有遇到属于我的那个志摩子((( (写到这里心绪有些杂乱)

能够从各种角度来解读圣母在上无论如何我觉得都是一件好事。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也会试着再读一遍同时用这个角度来看待人物。

再次感谢作者给我带来了如此优秀的阅读体验。

p.s.写了一半整理心情去了,回来发现想说的差不多忘光了。

p.p.s作者很多表述真的太有意思了,过段时间想把这楼有趣的说法全部收集整理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1-27 05: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