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文化学术讨论�ᦙ
楼主: xyukoy

[推荐] 【VUP】百合cp推荐 mihiru 真绯瑠Mahiru&弥希Miki(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1 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始终没搞懂为什么平时那么脆弱的河豚能在这件事情上活这么久……
希望孟宝没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1 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的情况对mihiru来说很糟糕,但我担心以后还会更糟糕。
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是好事,要是mahiru上头了要败犬到底该怎么办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1 01: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看看吧,就算是be,不也是结局的一种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1 01: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对也还没算完 毕竟表白被拒还要继续当朋友 不介意的可以继续嗑 觉得胃疼的我就说一句“快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1 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可怕的不是一刀两断,而是藕断丝连。

希望观众别再拱火了,这一个月加速太多了,我本来指望看这俩聊聊天玩玩游戏偶尔营业来养老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破镜重圆难再圆,她们既回不到以前那样又不可能再进一步关系了,孟宝太幼稚了我真没想到她最近那么高浓度的营业是没商量好的情况下进行的,基本就是把miki推远了。当然,miki也就一个小女孩,可能也没有恋爱经验,处理这种事情也看的出来不太妥当,无论是她之前对孟宝的方式以及线下的处理。唉,后面太难了,能做好朋友都有点难了,直播这样处理彼此之间的关系,真的是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1 05: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班诺修 于 2020-9-21 19:30 编辑

无论哪方面都是地狱。挑明了是必然的结果。但是没人会想到在这种时候直接爆炸给所有人看。人为什么要真情实感看管人。我杀了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1 14: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个人原因没时间看管,然后今天开始爬9.5之后的b综和看nga专楼,前面几天的高浓度联动还一一记下准备晚上补录播,结果翻到今天的进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3 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大概率还是好聚好散了,两个人都冷静一下吧。
这份感情暴露在外人面前,变得愈发的痛苦,可每一分痛苦的背后都是过去美好的回忆。
别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或者不为任何决定而后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3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孟宝新配音上传了加了一句【不要对号入座】,不希望对号入座究竟是不要再让观众进入她的感情生活的意思,还是和弥希再也不是小蓝鸟的关系,我更感觉是后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4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VTL 发表于 2020-9-23 21:41
孟宝新配音上传了加了一句【不要对号入座】,不希望对号入座究竟是不要再让观众进入她的感情生活的意思,还 ...

不我觉得只是因为这是个配音活动的投稿这点……毕竟这个只是之前很早就说的投稿。只是时机赶上了一个真的很奇怪的点。
不是说对号入座哪个的问题而是从对号入座开始就是解读错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4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班诺修 发表于 2020-9-24 13:09
不我觉得只是因为这是个配音活动的投稿这点……毕竟这个只是之前很早就说的投稿。只是时机赶上了一个真的 ...

如果是以前的孟宝,虽然说不是巴不得对号入座,但也不会明说不要,所以这个【不要对号入座】就很刻意。我是从这个方向来理解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5 10: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aomoluck 发表于 2020-9-25 04:39
感谢推荐,希望可以抚慰一下被业界伤到的心灵

现在维阿就要天下大乱了,不知道新的舞台会发生什么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6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想了一下 还是把二人的对谈发一下吧
弥:本来是准备找我聊天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是准备聊什么呢?
孟:没有,反正也都是你提起话题。
弥:这样子觉得吗?那要不然想一想吧,最近有些什么东西呢?最近...好像也没什么,(笑)都挺开心的。
弥:在哪里,是吗?就主要是,最近又接了一点那个字幕的工作,这几天那个就,组长催得很紧,这个是最近最困扰的一个地方,嗯。很长,很长,大概,虽然说也不是特别特别长,但是大概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头都大了。
弥:但是今天睡了一天。

弥:今天做了什么呢?那这样子的话。
孟:去公司了,但是这个又不能讲。
弥:啊是嘛,但是应该下一周左右吧应该就可以揭秘了吧,那这样子的话,那就只能再等一下了吧。要不然再让我想一想还有些什么呢?十期生?十期生你看了吗?
孟:没有,没有喜欢的。
弥:是吗?十期生,欸——至少在这种时候,就营业角度上面来说还是得说一下挺喜欢的吧,营业角度都没有吗?
孟:没有,没有喜欢的脸。
弥:嗯,那不如来举例一下喜欢的是哪一种类型的?毕竟好像就比如说你经常会喜欢的那种金毛大大大的类型,但是好像说sala也不是特别喜欢的样子。Sala明明是很标准的金毛大大大呢。
孟:嗯,也是呢,为什么呢?
弥:所以这种时候还是要靠第六感吗?

弥:(哼歌)…

弥:嗯,毕竟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的,来举点例吧还是。
孟:嗯?
弥:嗯。
孟:嗯......其实金毛也不一定要大,英梨梨也挺喜欢的。
弥:额,这种,就金毛只要是金毛都可以吗?你就是虚拟台长了这样子的话。天呐(轻笑)。

弥:我现在在考虑现在......嗯你说什么?
孟:嗯......我说你在画画吗?
弥:啊不是在画画来着,我是在考虑现在就一边这边说话,要不要一边先把那个actime打开一下,不然那个组长是催得有点紧来着......可以一边工作...开心快乐...是的。那我先打开我的ARC吧那就。

弥:(哼歌)…

弥:现在感觉困了吗?
孟:不困
弥:困了还是不困?(孟:不知道为什么不困)不困对吗?(孟:不困)不困了。
孟:嗯。
弥:因为早上睡得比较多?
孟:不多。
弥:不多吗?
孟:早上……嗯,第一次这么早去公司。
弥:唉,那今天确实是比较早来着......啊这边这样说没问题吗?......时间可能会被人家把握到了。
孟:没事……没有吧。
弥:那就问题不大,具体说不出来的话就可以......啊我才发现就如果我这边放了声音的话可能会太大了一点,我试一试......(少歌片段?)哇,不行,声音还是太大了一点......啊,我这边开始打轴的话就静不了音了我突然想到。

弥:(持续轻咳)

孟:嗯?你在干什么?
弥:没事没事没事,日常了,嗓子一直都是比较弱来着,所以经常会发生这样子的事情,就那种一个月大概会上火一两次的频度,已经上火成日常了。就明明是就其实嗓子比较弱,不能够吃辣,但还是我偏偏还是很喜欢吃辣。
孟:吃那个,枇杷糖...当时老师都说不要吃辣,但是我觉得没什么影响。
弥:枇杷糖不要吃会好一点嘛?
孟:啊不是,我是说吃辣。
弥:哦吃辣...主要是想吃...感觉你看来不像是那种会吃辣的人耶。
孟:没有啊,我就喜欢吃辣呀。
弥:唉是吗,还是喜欢吃辣,那我也是喜欢吃辣呢,这样子说的话。喜欢吃是真的喜欢吃。
孟:不会吧,就你吃那个火鸡面的样子,还...
弥:(笑)那也是RP的一环了其实,总不可能就是在直播里面一点反应都做不出来,那样子的话多无聊呢,我甚至还嫌自己喘得不够大声...
孟:那弥希Miki有多少是真的呢?
弥:啊...‘有多少是真的吗?’与其说是真的倒不如说是一个就直播态度吧,嗯,感觉是怎么样就是那种,比如说你直播的时候会不会也切换到一个就是自动的一个直播人格。
孟:也没有,我只是情绪高涨一点而已。
弥:诶我觉得你身心变化还是挺大的。
孟:有吗?
弥:(笑)今天变化倒是不大,就有的时候,就上一次在你家留宿的时候,也是听到你那样子说来着,就说那个一提到营业声线然后你就会马上“啊”地叫起来,嗯。
孟:那我只有营业声线是假的啊。
弥:(笑)然后这就是有一些不能说的东西了呢。你觉得我是有哪个地方是假的呢?
孟:我就是分不清你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呀。
弥:嗯,我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毕竟这个就跟刚刚说的是一样的东西呢,就觉得,就这个虽然是雷柏磷那边听来的话,但是人就是像一个洋葱一样的东西嘛,就你往里面一层一层地剥开一层一层地剥开,然后剥到最后面就是一个空心,什么都没有。
弥:嗯,嗯,我也会有时候就会感觉,就比如说,你的话会不会觉得就面对家人,面对同学,然后面对网上的好友,或者说面对老师的时候,总会稍微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吗?
孟:那确实.
弥:是的。但是那边就不一样的地方的话,总结起来感觉也不是说哪一边不是真的我(轻声)。
弥:(清嗓)弥希Miki自己的定义上面来说的话是觉得哪一边都是我。
孟:嗯……嗯。
弥:然后想要听一下Mahiru真绯瑠的高见。
孟:你说得对。嗯......
弥:说了那么多,意思还是那个,就是,不管怎么样,我这边都一直都是认真的,也是真的。也是觉得自己就不管是线上也好线下也好,你会觉得我对你的态度有转变吗?
孟:有啊。
弥:嗯,比如说呢?
孟:下播的时候你就会一直在讲营业营业营业。
弥:(笑)那确实是要讲营业,那毕竟你也讲营业营业营业呀——这不是互相的吗?
孟:不一样。
弥:为什么呢?
孟:呜......我只有声线是营业的嘛。
弥:那为什么会觉得我是营业的呢?

(沉默)[14s]

弥:是不是有点低气压了一点。
孟:那你说到底是不是呢?
弥:(叹气)刚刚说的也是一样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也好,我一直尽量保持的一件事情就是,不管是在线上的还是线下的,我希望能跟你们成为朋友。我也真的想要和你们成为朋友,我认真地在,就尽量做一些自己能够做到的,能够成为朋友的一些事情。
弥:(吸气,慢速)我一直都是非常的,真心的。

(沉默)[16s]

弥:毕竟就这一点的话,其实自己在直播里面的时候,也会有一点,就有一些忌讳的地方来着,嗯。直播里面的时候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对你是虚情假意的吧。
孟:那——

(沉默)[23s]

弥:你还是什么都不说。(孟: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这个样子。
弥:是呢,每次都是这个样子呢。无论我在哪里问你也好,无论我是在直播里问你也好,我在私下里面问你也好,你都不会说——虽然你这边不会说,但是好像单人的时候也会说的比较多一些。
弥:嗯,但是今天还是有时间的我觉得。不过——看下现在几点?现在是23点42分对不对?我们可以一直等下去是吧?今天准备几点钟睡觉?
孟:能睡的话我当然是想早点睡的呀。
弥:毕竟是很多工作在身呢。嗯。

(沉默)[14s]

(读弹幕)“这么私密的事情为什么要摆上来给观众看。”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呢,Mahiru真绯瑠你觉得怎么样呢?
孟:不是你说,已经不能当私了的程度了吗?
弥:是呀,一开始你摆上台了之后,这个就不能够作为私了的程度了。因为我每一次都想私了,然后每一次你会把它摆上台面。我希望还是就,确实台面上的东西和台面下的东西呢,嗯,也不是说非要说分得非常清的样子,但是希望两个人能够求同存异一下。
弥:这点也是我非常想问的一个事情:为什么要把它摆上台面呢?
孟:因为私下里不好意思说。
弥:私下里不好意思说吗?
孟:嗯.
弥:你的想法是什么样子的呢?
孟:就是说出来会很怪啊,突然说一些......
弥:只要你说了我都会回应的啊。
孟:但是我不好意思开口啊。
弥:啊(吸气)......你,是,对我是怎么想的呢?

(沉默)[18s]

弥:Mahiru真绯瑠,我,感觉不到你为我着想的地方。
弥:嗯,你会说不相信我是真心的或者假意的。我的推荐呢,也是,就不要相信任何人——这样说有点中二了(笑)。就,因为在我这边看起来的话,我想要去相信你的时候,然后你每次都会给我整一点好活,然后每一次,也不能够说是那种,有被背刺或者背叛的感觉,但是就是,为什么要这样子呢?
弥:比如说有一些东西在直播里说出来的话,就已经变成了不是两个人的事情了。
弥:我因为是真的想要和你做朋友,所以我希望能够,就不管是增加两个人,私聊的机会也好,或者说是,就,嗯,能够在私下能够更加放得开的环境里面——啊可能对于你来说不是这个样子的吧,怎么说也好。
孟:但是私下就没有办法说出来了。
弥:但是......(笑)如果放在台面上的话,就是一种胁迫了啊。
弥:(叹气)是呢,像低(孟:......)(提声)是呢,就是这种低气压直播是一种,威胁手段嘛——当然我这边现在其实也在低气压直播了,我也不好意思说这种东西了。嗯,就今天确实,可以看得出来弥希Miki被逼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弥:如果这边就私下了结的话——我知道今天是了结不了的。包括可能就算摆上直播可能也了结不了。
弥:因为你不告诉我,不管在哪边都是,我也不知道,该采取一个什么样的对策——你只是一味地告诉我我错了我错了,我错在哪里了呢?
弥:我想要向你提出一些解决的方案,为什么不听呢。(轻声)
弥:(轻声)最不想直播的人是我啊。

(长时间沉默)[62s]

孟:我,我怕我说出来的话关系会变得更怪。
弥:那你要先说一下试一下。
弥:这种地方还是比较相信弥希——就是,比较希望你能够相信一下弥希Miki来着——我希望你能够相信我,能够告诉我,是什么样的觉得比较怪的关系呢?包括我刚刚问你的时候你也没有说过,要在直播里再问一遍吗?

(沉默)[33s]

孟:就,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是,满脑子都是弥希Miki了。
弥:(轻叹气)这,可能是你一种,可能是你,一种,就表达自己感情的一种方式——(轻声)但我真的感受不到你实际为我做过一些什么。
弥:你这样子告诉我的话,我要怎么样子相信你呢?
弥:我也不喜欢只有空口无凭的东西。
弥:(轻声)我感受不到,你为我着想的地方。

孟:我不知道要怎么着想而已。
弥:(轻声)是的,你会用这种方式——你会用这种方式,可能你自己没有想过,但是是一种半胁迫的一种方式,来对我施压,一直都是这样子(几不可闻)......
弥:现在摆上台面来了呢......
弥:你应该有把我当朋友吧?
孟:嗯。
弥:现在还能,把我当朋友吗?
孟:能,为什么不能呢?
弥:那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我们能够,就真正的......嗯,好好着想一下吗,就是,能够,互相考虑一下对方的处境,能够再,是的,能够再多考虑一下,不管是环境也好,不管是处境也好,不管是想法也好,或者说是对方的一些心情也好,我是希望,能够尽量的,协助你。
弥:嗯,这个要说的话可能是比较泛又比较空空的东西。具体要说的话可能就是,比如说我不介意去扮一些丑角,我也不介意就,那种‘弥希Miki给爷爬’或者说是‘弥希Miki能死吗’这种,就我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希望的是,这些东西,就,我的,忍让也好,我的一步一步......后退也好,能够换来的是互相着想。
弥:但是可能你不懂这些。
孟:确实,确实是不懂的。

(长时间沉默)[118s]

弥:(拍掌)还是,还是太低气压了一点,是的,(深呼吸)就,我希望你确实,就,刚刚你也说过了其实是把我现在是在当朋友,然后至少这一点上面我们是达成了共识,就不管是线上也好线下也好,就我们的关系肯定是真的了——我愿意相信是这样子,你给我的回答,应该也是,是的吧。

(断流前沉默)[34s]

弥:我这边弹幕姬怎么了,是不是断流了,是OBS的问题吗,我进自己弹幕看一下,进自己直播间,哦,怎么回事,唉,怎么回事。

(下半场)

弥:啊啊啊,刚刚好像是那个,网络断流了一下。
孟:嗯。
弥:阿b都看不下去了(笑)。

(沉默)[24s]

弥:这么想嘛,还确实是挺有趣的呢,就一开始跟你聊天的时候,那个时候觉得本来就是,在我心里面你可能是会把这些就是放的非常开的一个人,就我总觉得你是会非常分的清的一个人。
弥:就包括那时候也觉得,就,你也不怎么搞这种低气压的直播,然后也会,就,嗯,至少能够认真对待自己每次直播的内容,然后看起来,至少在我这边看起来呢是一个非常值得我学习的一个榜样。
孟:嗯。
弥:嗯,是呢,所以那个弥希Miki也确实,今天觉得有一点......嗯......说什么好呢,有一点点...…嗯.…..不知所措吧,可能是。
弥:感觉自己挺丢,脸,的,毕竟我自己的信条上面来说的话,还是希望就在直播里面就尽量不给任何人能够带来一些负面的反馈,不是说负面的反馈,就是一些,比较直观上面的一些,就,这种像是半胁迫式的,这种,唉,就这种让人感觉比较胃疼......
孟:不想要有负面的反馈,我就是,(弥:嗯,)就是,就是,嗯,没有安全感而已。
弥:(笑)难怪呢,这么巧呢......是呢。这个安全感你觉得是要从,哪一方面给你提供呢?

孟:我觉得只有所有人都认可才会有安全感。
弥:那你很适合直播呢。(笑)

弥:(叹气)那这样子的话确实呢,可能在这边的话想一想,像我一个人这边可能有一些那个无能为力的感觉,毕竟,毕竟弥希Miki自己来说的话,就可能比起肯定还是比较习惯于接受否定的态度(笑)。是呢,早期也是这样子,今天也是这样子,嗯,就有的时候确实是被骂的挺惨的,就,不是那个直播间里面大家可能会开开玩笑这样子——包括你每次说的时候我也会知道你是在开玩笑——但是确实有很多就是真情实感的那种,就那种,就那种咒骂的,咒骂的那种,然后包括,还有一些......啊,怎么?
孟:你举个例子。
弥:举个例子吗?(笑)我不是特别想把邮箱里面的东西给大家念出来,因为念出来的话就是,就是那个(笑),也是一种别人的隐私呢这边。我至少承诺过给别人就是不要念出来,但是——那我就还是不念了,我就大概说明一下意思,大概就是说什么‘我在考虑你的各种事情,你在那边跟其他男人开心的打游戏’,说什么‘你不配’(笑)
弥:我看一下还有些什么东西,让我看一下,要往下面翻才行这边——我的邮箱基本上就为了防止自己就是真的是要陷入那些低谷之类的,就看到有一些不开心的邮件我是会删掉的。(笑)

孟:确实我从来没收到过这种......
弥:那不是挺好的嘛。
孟:那我就没有考虑过这种......

弥:(轻声)那不是挺好的嘛。

孟:你还是把邮箱销了吧。
弥:(即答)不销~不销~销了就好像弥希Miki输了一样不觉得吗?他说我不配——我觉得他也不配呢。(笑)
弥:这种时候就还是希望,就真的是,比起那些就是什么‘弥希Miki’——就‘弥宝抱抱’这种,就特别特别……(叹气)
弥:就那个,特别特别难过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会——就安慰的邮件当然也有,肯定就是温柔的邮件比较多一点——但是可能,就,最难过的那段时间,受到压力最大的时候(哽咽),那个时候就,安慰,也是有的,但是其实弥希Miki听到最开心的一句话呢,是觉得就是,‘为什么选择了弥希Miki,是因为我相信你是能够度过这些的人,我相信你是能够越过这些的人,我相信你是能够承受这些的人。’就,被说了这样子的话其实是最开心的。
弥:(呼吸,嘿咻)也确实,是应该相信我。(笑)
弥:真的是,(抽纸)因为这点东西就收到打击的话确实是,将来10万粉的时候怎么办,将来20万粉的时候怎么,而且就算是这边不做虚拟主播了其实现实中还是要遭受一样的毒打。(笑)
弥:所以其实也没有什么差别。
弥:这种时候我也希望你能够……相信我。
孟:嗯。(小声)

(沉默)[16s]

(小声:很对不起)

弥:我这个应该也算是一种逼迫吧,毕竟你也确实说不出来。
孟:相信着呀。
弥:是,然后,我这边毕竟也等了你这么久了,其实我是不介意一直等下去的。
孟:嗯?等什么。
弥:(笑)每次问你的时候你都不说哇,每次问你的时候你都陷入沉默,那我不是只能等了吗?就只能一字金言,等,一直等。
弥:然后就是,意思就是呢,接下来我的态度也不会变。
孟:嗯……不会变是什么意思。
弥:(叹气)意思就是各种方面的呀,360度的,那个,比如说那个包括线上线下对你的态度也是一个样子,然后还有的话比如说那个,呃,就直播时候的一些,就联动的频率也好呢,还有一些就是,呃,跟你说话的时候然后可能你偶尔又会陷入沉默然后我又会打哈哈过去(笑)。这些可能都是需要一个时间的打磨吧,都是需要一个时间的磨合。
弥:我也知道呢,确实是需要一个时间的磨合,是的。
孟:嗯…...
弥:我会,就,也不能说,说不定我可能等不到那一天?我觉得。我刚刚想说就是:‘我会等到你说出来的那一天为止’,但仔细想一下我可能等不到那一天,像这种......
孟:等着我说,那你为什么不说呢?
弥:啊……你问我的东西我都说了呀,要不然你再问我一点,说不定我能说的更多一点......
孟:那你是怎么看我的呢?
弥:(即答)朋友,很好的朋友,很重要的朋友。
孟:......所以我才不想问的嘛。
弥:你是觉得对朋友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吗?
弥:那要我再问一遍吗,那这个样子的话?
弥:你喜欢我吗?

(沉默)[20s]

孟:喜…...喜欢。
弥:我指的是恋爱的意味上那种。
孟:嗯。
弥:确定?
孟:嗯。
弥:(吸气即答)但是我不喜欢你。

弥:现在的弥希Miki确实是不喜欢你的。
弥:指的是那方面的。

孟:那...…有可能性吗?
弥:至少现在在我的角度上面来看的话,那确实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可能呢。
孟:早知我就不说了,呜......
弥:(笑)这样子说的话好像就,好像逼迫了告白之后又说要重新作为朋友——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

弥:和刚刚说的一样,我感受不到你喜欢我的地方(轻声)。
弥:就算是现在就口头上面承认了,(轻声)我也感受不到任何你喜欢我的地方。
孟:就每个人喜欢的方式不一样嘛。
弥:(轻声)是的。可能是因为你的方式和我合不来吧。
弥:我没有一种,自己被关心到了的感觉,也没有一种,自己被真的,被人家就,嗯,喜欢上了之后,的那种,被人家所着想的感觉,这个虽然刚刚都已经说过了。
弥:我看不到你的付出。

弥:还是那个,就‘只凭心意能改变的了什么?’

孟:那...那之后呢?
弥:‘那之后呢?’
孟:之后如果付出呢?
弥:嗯是吗?啊……首先先从,磨合开始吧要不然还是。
弥:先从那个开始磨合开始吧要不然的话。
孟:嗯。
弥:弥希Miki现在就,哈,就有一种那个,就,就怎么说好呢?(笑)就有一种那个‘啊……不会吧’的感觉,‘啊……真的吗’的感觉。
孟:嗯?
弥:没有,就是那个......你刚刚说那边的时候,然后就,稍微设想了一下,嘶,不会——哎呀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说了这些的话河豚又要开心了,我今天主要的目的主旨是来杀河豚的今天,今天主旨是来杀河豚的。
孟:(即答)看到没有,弥希Miki就是这样的人,呜。
弥:(笑)是呢,毕竟就我对你是没有那方面任何的感情。
孟:嗯?
弥:嗯。
弥:没有毕竟是很简单的事情啊,就也是很直白的事情,就,弥希Miki难过的时候呢,是没有任何人在身边的,所以就,然后包括,那就‘Mahiru孟浩然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弥:所以呢,就确实是。
弥:呀,说清楚之后还是会开心很多的嘛——说是这样的但也没有特别释然的感觉。

弥:这个要,看你的意见才行,那这样子的话接下来的,因为你已经就直接说了是喜欢的话,那么,呃,接下来你觉得我们还要继续做朋友吗?
弥:这个是,给你的选择权,我都听你的。
孟:要。
弥:要,是吗?
孟:嗯。
弥:是的,(提声)那这样子的话就弥希Miki呢接下来也会采取跟之前一模一样的态度,(轻声)嗯,是呢。什么都不会变,这边也是,我会,就,嗯,怎么说好呢,不管是就联动之类的我也尽量不会去介意你,嗯,我会尽量忘记就,你对我告白这件事情,然后,(吸气)继续,就希望我们能够,能够,跟你想的一样,就大概是,堂堂正正的,然后也是比较那种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式,能够继续的,相处下去。
弥:或者说,你有没有其他的期待之类的。
孟:嗯…?

(沉默)[42s]
弥:嗯…...如果你愿意跟我做朋友的话我会一直等,等到你愿意说出来的时候为止(轻声),但是......
弥:总之还是以你的态度为重吧这边。
弥:毕竟就,相处的时候我总是会担心自己有没有施压过头,就直播时候也会这样子想来着,会不会就欺负过头了然后(笑),就真的会让你感到反感或者说让观众感到反感之类的东西。
弥:如果这方面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还是,希望能够跟我说。

孟:那弥希Miki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弥:(吸气)诶,Mahiru真绯瑠以外的人吧。
(叹气)
弥:啊,刚刚指的是那个恋爱态度上面的意思。
孟:嗯……
弥:是的(轻声)。

弥:毕竟确实,就暂时还是,倒不如说,就这个其实也,刚刚说的是有点过分了,就是,想要,就怎么说,说的稍微能够就清楚一点,能够,斩钉截铁一点,不然的话就是留了什么期-待或者说是留了什么念想的话可能会更伤人嘛,这种方面的事。
弥:所以我刚刚其实具体的意思倒不如说是因为,就,(字正腔圆)我现在暂时还喜欢不上任何人。
弥:嗯,因为我觉得那个时候其实是觉得你是跟我一样的,就,(笑)就一开始认识的时候觉得你跟我差不多应该是一样的,就喜欢不上谁(笑),是不是。
弥:嗯,是呢——说不定哪天真的会有喜欢的人呢。
孟:嗯……嗯……
弥:嗨呀(是呀)。
孟:嗯,嗯……就是......
弥:好~了好了好了好了好了。
弥:反正呢,现在是不可能的,现在确实是不可能的。
弥:(营业笑容)欸,你到底喜欢我哪里呀?
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会这样吗......
弥:(大笑)

弥:那也是呢,接下来……那就……那就继续吧,还是,嗯,还是(轻声),就我这边的一切的,这样说的话好像有一点狡猾的样子,但是如果是我这边做主导权,就包括是现在我一下子就,因为就,啊毕竟,破罐子摔破的话然后之后朋友做不成啦,然后马上拉黑,这样的话,也会挺尴尬的嘛毕竟......
孟:嗯。
弥:嗯,因为就至少这边就跟我告白的也是你,我还是将。这一边,就接下来,未来的选择的权利还是想要,就刚刚也说了要交给你,这个是,我作为一个,把你看作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希望我能够给你带来的一点约定。
孟:嗯。
弥:好的。

孟:我在想着哪天约魔宝出去喝酒好了。
弥:(笑)约魔宝出去喝酒吗,那下一次可能我不在呢,这样子的话。嗯是呢,跟魔宝稍微说一下吧也是,今天的事情......
孟:嗯......
弥:啊,那问题算是正式解决吗?
孟:嗯……嗯?……嗯……嗯……

孟:也是工作不够饱和。
弥:嗯,也是呢,工作不够饱和,我这边也是因为就实在是学习不够饱和,打轴还打的不够,工作还工作的不够,直播还直播的不够,所以就会想一些这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的东西(。
孟:嗯。
弥:是吗(轻声),嗯,要不然这边这个直播间还是掐掉吧。今天主要的是和你对谈,然后(笑)是,直播间干脆掐掉吧那这个样子的话。
孟:嗯。
弥:掐掉了啊。
孟:嗯。
弥:嗯,那就这样子咯。

弥:希望大家今天晚上睡不着~再见!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25 收起 理由
写一说一 + 5
小渚家的奶酪 + 20 辛苦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7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pxfagg 发表于 2020-9-17 12:58
当我在半年前开始看mihiru的时候决不会想到有一天会到这一步,毕竟当时被嘲费拉不堪的国产六字母来着,没想 ...

龟狐发🔪了?

点评

是的啊,我记得看剪辑大概是龟龟说以前因为某些原因百合营业然后最近很忙所以没时间,但是也没说死,只是说想看龟狐的可以等,不过我感觉都这么说了以后肯定难了,我已经取关了。  发表于 2020-10-1 17: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7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最后miki对百合营业有PTSD了
mahiru那边应该也会渐渐走出这件事吧

不过两个人的故事应该在这里已经结束了


(20号那天mahiru去公司录的歌应该是夜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8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想有大师来分析一下这两人
我真的很难揣测miki的真意
我不觉得这只是简单的姬爱上直女的故事…
虽然mahiru口头直球了但是好像并不能证明些什么
miki是否也是有自己的真心寻求真物而不得 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8 09: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ye07 发表于 2020-9-28 00:21
很想有大师来分析一下这两人
我真的很难揣测miki的真意
我不觉得这只是简单的姬爱上直女的故事…

弥:没有,就是那个......你刚刚说那边的时候,然后就,稍微设想了一下,嘶,不会——哎呀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说了这些的话河豚又要开心了,我今天主要的目的主旨是来杀河豚的今天,今天主旨是来杀河豚的。

从这句话去逆推的话,她原本想要说出的话是会让河豚高兴的话。那至少,对那一刻的弥来说,mihiru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性。

miki几次提到了[现在],[现在]没可能,[现在]不行,那的确,毕竟无论是谁来看,那时的孟都不可能把miki攻略成功的。
最近感觉mahiru多了一个直男tag,之前的事也好,这次登乐的小剧场也好,她很难摸清别人的感受。和弥对谈的时候也一直说的是自己的事情,她在那个时候还没学会用别人也能接受的方法去爱其他人,这样的话,现在两人之间基本没有可能性。

像mahiru这样聪明可爱,唱歌又好听,条件很优渥的女孩子,miki应该也曾有过憧憬的心态吧,mihiru之前的互动也是,孟对弥的接近行为拒绝的很快。所以我想比起mahiru,miki才是更想要真物的那一方,她想借酒和真正的mahiru对谈,而不是那个被传书鸽和河豚裹挟,因为正在直播而变得High tension的mahiru,但是听到mahiru说不直播的话喝酒就没意义后有点失望。就像以前的互动那样,miki才是想接近却被拒绝的那一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8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日琉梦叶 发表于 2020-9-28 09:42
弥:没有,就是那个......你刚刚说那边的时候,然后就,稍微设想了一下,嘶,不会——哎呀不行,不行,不 ...

miki很重视和mahiru的关系,但miki也很重视其他朋友的关系。事实上miki在社内的朋友是一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联系变少,所以她愈发珍惜每个朋友。
mahiru不是她的唯一,miki也不希望把台面下的东西放到台上来,她想要更多私密的交流,这就是二人的冲突所在。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816以后的miki会只和mmm48联动过,原因或许是只有mmm48会和她站在一边。VR社内的问题很不巧,和mahiru的情感问题叠在一起,让miki无所适从。
至于miki到底是不是直,我倒觉得是她缺乏被爱的感觉,感受不到爱自然也不想去爱别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8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VTL 于 2020-9-28 21:46 编辑

我的天啊.... 孟今天的原话【上次和魔宝去ktv,她们...】一下子把我破防了,已经是不会提名字的关系了吗,我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0-3 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究竟是哪一步走错了呢,不该是这个样子的...这样的结局...比起将之当作起承转合的合,我更愿意相信这是转。也许有些人觉得这样结束就好,但最终她们依然没有将问题彻底解决,如果在未来,两人都能更好的去梳理好自己的感情,如果能...不是在直播中...在私下能去尝试着,能好好地再去敞开心扉地认真聊一次,无论结果如何,我期待着二人能好好的迎来真正属于她们的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10-23 20: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