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94|回复: 11

[翻译资料] 【访谈翻译】将生活之苦化作故事——志村贵子老师出道22周年万字访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7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oulOut- 于 2019-11-7 15:04 编辑

志村老师出道22周年的万字访谈翻译。采访者对老师的作品都很了解,因此问的问题都很犀利、有深度。访谈涉及不少老师的个人问题,也谈到许多新旧作品的创作心路,文章虽长但满满都是干货。喜欢志村老师的请务必看看这篇访谈,有条件最好能阅读原文。

原文地址
翻译·校对:伏热 番茄
※业余爱好者水平有限,翻译仅供同好试看交流。若有错误或改进之处欢迎指出。转载请注明译者及出处。
(文中配图均为原文配图,部分由译者替换为高清版本。作品名在第一次出现时给出中文正版或接受度较广的译名,后文再次出现则直接沿用原名。文中提到的其他老师的古早作品未给出译名,感兴趣的请自行搜索。)








INTERVIEW


将「与谁都相处不好」的生活之苦也化作故事——志村贵子,魔法的笔尖


2019年10月28日 11点55分


百合与BL,男女恋爱。如此这般超越类别与范畴,在故事的世界中自由翱翔的作者,除志村贵子之外别无他人。

柔软而充满诱惑的画面之中,惹人怜爱又富于人性的角色总是牢牢抓住了我们的心。変幻自在的故事治愈无形的伤痕。志村的笔尖点缀着魔法。

『放浪息子』/《放浪男孩》描摹了面对第二性征的显现,为「男子气概」而困惑踌躇的少年内心的动摇。『青い花』/《蓝花》则描绘了青梅竹马的两位少女璀璨耀眼、但不仅仅只有美好故事的恋情。

今年出道第22年,志村在最新作『おとなになっても』/《即使成为大人》中所选择刻画的主题,是两位35岁的女性相遇后坠入恋情的“成人百合”。

男女的界线,麻烦的家人,母女的摩擦——志村贵子于描绘的同时不断探求。

取材・文/的場容子




参观高中时碰见的『聖闘士星矢』BL同人带来了很大冲击



——您最初开始画百合、BL各是什么时候?

百合最先是在连续短篇集『どうにかなる日々』/《顺其自然的生活》(2002-04)中画了几篇。BL则是很久之前『敷居の住人』/《叛逆思春期》(1998-2002)连载的时候就开始画了。商业志的话是在『麗人』(2001-02)上的连续作品『ハッピーなエンド』/《快乐的结局》和『先生のくせに』/《明明只是老师》。



▲出自『えっちゃんとあやさん』/《小绘与小绫》(2003)。收录于『どうにかなる日々 新装版 みどり』/《顺其自然的日子 新装版 绿》(2015)。©志村貴子/太田出版



▲出自『先生のくせに』/《明明只是老师》(2002)。收录于『どうにかなる日々 新装版 ピンク』/《顺其自然的日子 新装版 粉》(2015)。©志村貴子/太田出版



——无论男女恋爱、BL还是百合,都毫不在意题材间的藩篱来描绘,我认为这样的作者除您以外别无他人了。您原本是受喜爱漫画的兄长们的影响才阅读了种类繁多的漫画没错吧。

是的,因为有3位年长的哥哥,所以每一辈的漫画我都不分种类地阅读了。小时候我粗犷又毫无章法地画了些野蛮的图画,结果连少女漫画都在读的哥哥看了之后对我说「不是这样的!要像这样,去画出更漂亮的画!」,然后给我看了*『なかよし』(笑)。(*少女漫画杂志)

有部分是因为这件事的影响,我接触到了姐姐辈在读的那类漫画,这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小学时也读了三原顺老师的『はみだしっ子』和『ルーとソロモン』,成田美名子老师的『みき&ユーティ』和くらもちふさこ老师的『いろはにこんぺいと』。

——那可真是早熟呢。

能够不在意题材而对BL之类的也产生了兴趣,很大原因就在于身边有着各种各样漫画。青池保子老师的『イブの息子たち』在那时接触到的众多作品之中也是佼佼者,其世界观可谓包罗万象。

——的确如此。如果在多情善感的时期读到上述老师们的作品,都很可能会对今后人生产生确实影响呢。

顺便一提,BL带来了我中学时极具冲击性的相遇。作为高中参观学习活动的一环,我参加了县立高中的文化祭。瞟了一眼漫研之后,发现他们正在展示『聖闘士星矢』的BL同人(笑)。

那时『聖闘士星矢』无论是漫画还是动画都很有人气,周围有喜欢这部作品的女生因此我也有所耳闻。不过没想到还能通过角色们进行BL妄想,吃了一惊。

——印象深刻呢(笑)。还真亏他们能瞒过老师的法眼成功展示出来。

就是啊。说来和我一起去文化祭的女孩也是个御宅族,不如说就是她最先告诉了我关于Comiket的事情。那时虽然读了很多漫画,但像她这样的人的存在也对我影响颇深。

——男女恋爱故事,BL,百合。在刻画这些不同的题材时,您的立场会随之改变吗?

经常被问到这个问题。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每本杂志都让我得以自由自在地画下去,所以好像不怎么有改变立场的情况。杂志基调的问题自然也有考虑过,但结果是无论在哪里、画什么,我的立场好像都没有大的变化呢。




志村作品的色情在于……「(角色们)是闷声色狼吧」



——想请教您关于「色情」的问题。乍一看正经过活、或是在社会上取得成功的这类人,却在性问题上有着令人意外的侧面。志村作品里的色情时常以此为焦点,是从哪里产生了这样的构思呢?

该怎么说呢……是闷声色狼吧(笑)。

——(笑)确实,用这个词或许就能一言蔽之了。

我曾在小学和中学时期遭受过一些性方面的伤害,至今都无法释怀。这些经历和随之而来的令人厌恶的记忆、以及不仅止于厌恶的复杂感情,大概都与我作品中的性描写脱不了干系,可以说是成为了其源头。

怀着想要对这种种释怀的心情,我怎样都无法把色情(从作品中)彻底割离。虽然把它完全剥离的做法自然也成立,但于我而言色情无论如何都会如影随形。

——说来『青い花』/《蓝花》第一话中,有“富美尿裤子了”这样一个幼时的回忆场景,令人印象深刻。



▲出自『青い花』/《蓝花》第1卷(2006)。幼年时失禁的万城目富美,和会立刻前去帮助富美的奥平明。©志村貴子/太田出版


以前常常被读者等形形色色的人评价说「是不是喜欢失禁和痴汉之类的」(笑)。然后我就会「请不要这样说!用词不当!」这样拼死否定。并不是我喜欢……

——是因为在性方面有着即使长大成人也无法忘怀的回忆吧。

是的,正因为有着痛苦的记忆,这些描写才会如影随形。

——发生了对自己而言具有冲击性的事件,为了理解而以不同的形式不断描绘,您的创作是否接近于此?

我认为是这样的。正如我虽然喜欢恋爱故事,但并不善于思考。所以我理解、接近事物本质时总是从有些曲折的途径入手。

因此,我认为色情主题今后也无论如何不能与作品割离开来。当然,也不是没有喜欢的成分在……关于这一点,我认为还需要一边描绘一边继续探讨。




或许是恐惧为是非黑白划清界线



——自第一部连载作品『敷居の住人』开始,能感受到您在作品中始终将灯光汇集于某种“淡薄感”。在男与女的性别差异之间、小孩与大人之间、父母与子女之间等等各处皆有体现。这是来自于您的作家秉性吗?

可能是吧。我自己的性格还挺飘忽不定的,所以或许是害怕为是非黑白划清界限。

——以前的访谈中,您提到中小学时因为抗拒自身的女性化,所以打扮成男孩的模样,有过这样在性别问题上含糊不清的时期(访谈出自『ユリイカ 総特集 志村貴子』インタビュー)。方才的「飘忽不定」是否包含这点呢。

是呢。我确实是想要认真面对自己的这一点。基于此,我认为自己第一次在『コミックビーム』/《Comic beam》上发表的单话完结短篇『ぼくは、おんなのこ』/《我是女生》成为了日后创作的根基。那是我对自身还知之甚少的时候创作的作品。



▲中学生·司,某天早上醒来之后变成了女孩子。『ぼくは、おんなのこ』(1997)描绘了性别逆转后的世界。收录于『ぼくは、おんなのこ』(2004)。©志村貴子/KADOKAWA


——是您的出道作呢。

不过后来打算连载的时候,并没有继续把『ぼくは、おんなのこ』里面想要描写的深挖下去,而是以完全无关的主题开始了『敷居の住人』的连载。因为那时我还没有找到想要描绘的东西,该说『敷居』是漫无目的地在画吗,总之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开始了连载。

『敷居』的主人公千晓怀揣着一股初高中生所特有、连自己也不明所以的类似于焦躁感的心情。我在描写这一点的时候想起了最初画的单话完结短篇。『ぼくは、おんなのこ』某种意义上有「这也是我自己的故事」这样一面。所以我就想在『敷居』之后的作品里继续挖掘『ぼくは、おんなのこ』的主题。



▲出自继『敷居の住人』之后连载的『放浪息子』第15卷(2013)。描绘了想要成为女孩子的少年・二鸟修一,与想要成为男孩子的少女・高槻佳乃之间的纠葛与成长。自第1话的标题(*标题即“ぼくは、おんなのこ”)开始,『ぼくは、おんなのこ』的主题在作品各处皆有所体现。©志村貴子/KADOKAWA





心力交瘁而『不知如何是好』,在厨房哭泣的时期



——在读者看来,您作品中共有的“在边界线上徘徊不定”的故事颇具魅力,但另一方面情节也一直飘忽不定。也就是说角色们烦恼不断,您作为作者也感到心力交瘁吧?

的确是心力交瘁。画『放浪息子』(2003-13)的时候,我把自己的疲惫重叠在修一身上而倍感苦痛,『どうにかなる日々』也在各处投射出自己疲惫不堪的心境。那时说着「已经不想干了,不想干了……」,一边哭一边画。

——竟然有过这种事情……编辑U村女士从『どうにかなる日々』到『青い花』(2006-13)、『淡島百景』(2015-)、『こいいじ』/《倔恋》(2015-19),再到『おとなになっても』/《即使成为大人》(2019-),担任志村老师的责编已有很长时间了,还记得那时候的事情吗?

U村 当然记得。那时志村的状况真是不容乐观,还告诉我说在厨房里哭了。于是我说「不能再让你勉强自己了啊……休息吧。」,马上终止了『どうにかなる日々』的连载。

——志村老师当时是怎样的心境?

我那时说了「对不起,已经心力交瘁了」……当时连思考「那这之后要怎么办?」的从容都没有,只是一味地感到痛苦,只想要逃避现实。虽说如果放弃漫画,本就一无所有的我就真的继续不下去了……。

所以,那之后得到的一点休息时间成为了很好的契机。U村女士也陪着我“复健”。那期间我只关注娱乐,虽然内心涌现出的感情谈不上创作欲这种了不起的东西,不过「我果然还是想画漫画」这句话自然就从嘴边蹦了出来。然后,U村女士就立刻说「刚才说了“想画”吧?好,拿到证词了!」(笑)。

——U村女士的精干·编辑模式全开(笑)。

是的(笑)。多亏了U村女士和我步调一致并肩前进,我才能够顺利回归。一般来说就算编辑对我置之不理也不奇怪的情况时有发生,但U村女士都会关心我的状况、陪着我。我觉得自己真的是被眷顾着的。

如果不是这样,我便无法如此随心所欲地创作,或许也很难摆脱持续心力交瘁的状态。邂逅真的很看重时机。

——那份心力交瘁长久持续下来有所改变了吗?

是的。近十年来,我变得能够以俯瞰的视角注视角色们了,所以总算好受些了。




『敷居の住人』连载时主人公和作者都处于叛逆期



——『敷居の住人』是您最初的连载作品。处于思春期最高潮的男孩·千晓与家人、朋友、女孩们冲突疏远,又再次靠近,作品中满溢着青春时代无处宣泄的焦躁感。千晓今后的去向直到最后都完全无法预料,令人紧张不已。

▲出自『敷居の住人』第1卷(1998)。中学生的主人公本田千晓将头发染成了绿色,正处于思春期和叛逆期的最高潮。©志村貴子/KADOKAWA


在这部漫画中我也并非完全没有想表达的东西,所以这是不在那个时期就画不出来的作品。不仅仅是千晓,作者的我当时也正处于思春期。当然我已经成年了,不过乘着自己姗姗来迟的思春期和叛逆期,怀着「现在16岁!」的心境,结果放任愤怒去书写了(笑)。

——主人公和作者都处于思春期!
是的。最初的想法要更加暧昧,「虽然不太明白,但画画看吧——」这样悠闲地开始连载,结果故事变得非常不得要领。在作品面临腰斩的时候我才终于产生了「无法为出版社带来利益的话自然会被腰斩啊」的自觉。




反复描绘母女间的纠葛,是因为想要去理解



——方才提到了家人这个词。『淡島百景』里描绘了跨越亲子三代的母女间的爱憎对峙。与「母子」和「父女」不同,「母女」间特有的复杂感情真实而又美丽。

▲出自以「淡岛歌剧学院」为舞台的群像剧『淡島百景』第1卷(2015)。在讲述教师・伊吹桂子的情节中,描写了跨越女儿・母亲・祖母三代女性间的纠葛。©志村貴子/太田出版


是的。我在『淡島』里画了不少和母亲存在争执的女儿的故事。我认为这是借创作来复健,把我移开视线逃避至今的问题一点点地摆在自己面前。

我家虽然不是那种浅显易见的家庭不和,不过该说是关系有点复杂吗,父母的麻烦之处很难对朋友开口。就算在漫画里,我也绝不是想把母亲这一存在塑造成恶人,可一旦下笔无论如何都会偏向于描绘这类母女关系。

——您并不是将自身体验原原本本呈现,而是把感受到的事物的片断以故事的形式展现出来。

是的。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了,曾经的我恋母情结严重到自己都有所自觉。父亲还健在的时候我就不安地想着「如果妈妈先走了怎么办。我可不觉得和爸爸两个人能顺利生活下去!」,和父亲就是如此疏于交集。

不过成年之后发现,和父亲两人相处意外地没有那么痛苦。反倒是跟母亲口角不断,一见面就在争吵。所以要想顺利过活,就不要再跟母亲见面了——我当时甚至产生过这样的念头。

——还有这样的背景啊。

父亲过世已经十几年了,他活着的时候我还时不时回趟老家。但是父亲去世之后,除了*冠婚葬祭(*成人礼以及婚丧嫁娶等重大仪式)之外我都不会回老家了。就算回去也只是待个十来分钟,甚至一辈子都不想回去……但我认为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才行。

——为母女关系而烦恼的群体非常庞大,因此理应有许多人被您的漫画所拯救了。作为读者,我们自然为拥有您的漫画而感到庆幸,但对您来说或许拥有漫画也是值得庆幸的。

是的,我认为自己通过漫画,让还不能好好付诸言语的感情得到了升华。虽然我并不憎恨「母亲」这一存在,但我会通过描绘来继续思考「这份“无法接受”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原来如此。将怀抱的隔阂以漫画形式来表现的工作,是否成为了您的救赎?

我认为是的。与其说是以前没怎么尝试过,不如说是做不到。所以开始创作『淡島』之后,我也慢慢变得能够通过各种形式做到这一点了。虽然『淡島』之前也在『青い花』里描写过关于「母女」的话题,但现在能够逐渐变幻着形态来呈现了。



▲出自『青い花』第7巻(2012)。刻画了烦恼着与精神脆弱的母亲之间关系的井汲京子。©志村貴子/太田出版





想要以中立的状态去描绘,不偏袒特定的角色



——至今的作品里格外投入感情的角色吗?

日久生情,『放浪息子』和『青い花』里的角色令我难以忘怀。与其说是对哪个角色,不如说是对作品整体投入感情。许多读者也对这两部作品有着极其深厚的情感。

——原来如此。您创造角色时会在哪些方面下功夫呢?

作为创作者,我会尽量不去偏袒特定的角色,想要以最中立的状态去描绘。还有例如「这孩子是这种性格,家庭情况是这样……」之类的设定往往不是最初就详细决定好,而是一边画一边将人物特征一点一滴地丰富起来。

虽然在这个过程中往往会喜欢上那个角色,但即使如此我也不想变成“因为喜欢,干脆就偏袒他好了”。

——笔下的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尝到苦头,也能迎来幸福。

是的。所以不论哪个角色,或许都会偶尔遭受冷遇。但我对每个角色都倾注了心血。而这也正是因为我的心境在这二十年的持续创作之中发生了变化,换作以前我是无法考虑这点的。

在画处于思春期与叛逆期最高潮的『敷居の住人』时,我曾因为过于羞耻而没办法对包括主人公在内角色们投入过多感情。

——诶!主人公也不行吗?

以我绘画工作20周年为一个阶段,自2017年开始举办了原画展。那时我原以为现在再读『敷居』总该没问题了吧,但还是完全不行(笑)。「哈啊啊~!!太羞耻了,要死了!」这样子。

「大家能坦然面对自己中学时画的东西吗?」「先讲清楚,那会我还是个中学生!」当时是这样的心理活动(笑)。

——怎样也没有勇气去坦然面对自己中学画的东西……像是这种感觉,看来羞耻感依旧不减呢

所以我觉得,当我变得可以直面『敷居』的时候,我才真正能够成为一名大人。它是部让我过了四十岁还这么想的、如此年轻气盛的作品。等我到了能被叫做老奶奶的年纪,或许对一切都能感慨道「哎呀~真怀念!」。



▲出自『青い花』第8卷(2013)。志村以独特的湿拓(marbling)技法所绘制的水彩画。原本对立的粉色与蓝色两相混合,形成渐变。©志村貴子/太田出版





长久以来,为自己的画面缺乏特征而怀有自卑情结​



——曾在2014年担任动画《ALDNOAH.ZERO》人物原案笔下人物拥有无可比拟、独特的可爱之处。那么关于角色的描绘方式,您有感到过确立了!”这样的瞬间吗?

完全没有。我认为我的画真的没有特征,很长一段时间都为此感到自卑。现在也没有「抓到感觉了!」这样的实感,还在飘忽不定(笑)。总是在想「到底何时才能完成?」(笑)。

——读者视角看来,您画作的完成度高到难以想象竟如此为之纠结。绘制角色面部和躯体时的关键点有哪些呢?

我曾长期处于不知道该样画“眼睛”才正确的状态。尤其是连载『敷居』期间,很烦恼眼珠部分的画法。又是贴网点又是全部涂黑,不断烦恼着,最后慢慢开始尝试*网格状效果线(*カケアミ,一种从不同角度画出成束短线的漫画技法。参考:http://arthiro.net/%E3%80%8C/kakeami,将这个技法用到了现在。



▲出自『こいいじ』/《倔恋》第8卷(2018)。无法放弃长年单恋的女主人公大原忠实,其眼睛使用了网格状效果线的技法来描绘。©志村貴子/講談社


——眼睛是影响作者画风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我到现在都还非常在意其他漫画家的画法。所以我从各处受到影响之后,不断重复着「我也这样试一下」的尝试。说起来,我以前给某个少女漫杂志投稿的时候在眼睛里贴了网点。结果返回来的评语指导说「用网格状效果线来画眼睛吧!」。

我当时还处于叛逆期,「诶,这种被指定了眼睛画法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让我按自己的喜好来呀!」一下就来气了(笑)。从那以后,我就不再向那本杂志投稿了(笑)。

——还有那种事(笑)。

不过最后还是用了网格状效果线,证明了那条评语是正确的(笑)。虽然现在也觉得并不是非用它不可,但如今回忆起来,正因为当时各个部位的画法都令我烦恼不已,被人指出弱点才会来气。




正因为是面向女性的漫画杂志,才想要描绘成人百合



——『おとなになっても』/《即使成为大人》是您在『Kiss』杂志继『こいいじ』/《倔恋》之后的连载作品。决定在面向女性的漫画杂志画“成人百合”有什么契机吗?

我觉得正因为以男女恋爱为主题的故事刊登在『Kiss』上理所当然,在这里描绘女性间的恋爱才更有其意义。

再者自己的年龄也不断增长,于是从以前就有想画成人百合故事的念头。凑巧的是,就在差不多该让『こいいじ』收尾时候,责任编辑(U村)对我说「下次要不要画成人百合」,我便二话不说地「我画我画!Lucky——」这样答应了。

——作者和编辑,两位的想法一拍即合了呢。责编·U村作为自由编辑,接手着各类杂志的工作。此次应该是『Kiss』初次连载百合作品,您向编辑部商议企划时,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

U村 因为紧跟时代潮流,加之又是志村老师拿手的主题,所以编辑部对这次的企划表示欢迎。

——原来如此。志村老师自己也是第一次画短篇以外的成人百合作品吧。

是的。我原本打算画四、五十岁左右的女性百合,但考虑到『Kiss』的读者层中三十到四十岁年龄段占比更大,所以将『おとなになっても』里两位主要角色的年龄设定在了三十过半。



▲餐吧店员、喜欢女性的平山朱里(左)和独自来店里喝酒的小学教师·大久保绫乃(右)坠入爱河。然而,绫乃却是已婚人士。出自『おとなになっても』第1卷(2019)。©志村貴子/講談社


——本作的主人公朱里和绫乃两位截然不同的女性。已婚小学教师绫乃相当不可思议,让人期待她下次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虽然给她定下了温顺的外表,但如此一来,她在我心里就成了攻方。因为我喜欢反差。

——(笑)对绫乃直言「放弃要孩子了吗」的婆婆也令人在意。

主人公是已婚人士,拥有自己的家庭。这种家庭连续剧性质的设定,我其实还不曾在单话完结的短篇之外正式画过。因为结婚后夫妻双方都有了姻亲,所以我认为结婚也同时代表着家人之间相互来往的开端。

——绫乃丈夫的反应也很有趣。如果自己的妻子坦白说除你之外我有了其它在意的男人丈夫大概会怒吼「出轨吗——!!」,然而绫乃的我在意的人,是女人连普通地对妻子发火都做不到丈夫的那份纠葛十分真实。

丈夫的立场我考虑了很久。虽然把他塑造成特别讨人厌的家伙并不难,但是我不想因此让作品变成「所以妻子才开始和女性偷情→由此引出朱里」这种发展。毕竟现实里的事物并不遵从惩恶扬善的法则,所以我就想「搬出麻烦的家人吧」(笑)。




「与谁都相处不好」的生活之苦不断堆积的尽头



——朱里的前女友由香子也令人在意呢

是个狡猾的女人对吧(笑)。

——是的(笑)。由香子是朱里做美容师时期的同事兼恋人,然而不知何时就和男性结婚,还有了孩子两人久别重逢,她竟满不在乎地邀请朱里参加家庭烧烤聚会。乍一看似乎活得精明的她,其实也怀抱着根深蒂固的生活之苦。



▲朱里和前女友由香子。由香子谈到自己和母亲所共有的,人际交往上的笨拙。出自『おとなになっても』第1卷(2019)。©志村貴子/講談社


——这部分台词很有志村老师的感觉,让人感到就算把这种事情说出来也没关系从而得到了救赎您描绘的角色身上能感受到没有容身之处」「谁都相处不好」这样的生活之苦是因为您自身也时常有这种体验吗?

不如说,我只有这种体验(笑)。再怎么说都长大成人了,会去察言观色、迎合他人,表面上姑且还能顺利度日。也能够让对话成立、普通地与人来往。但是……。

经常有人说“擅长社交”或者“社交障碍”,但我觉得社交障碍并不局限于「对初次见面的人只能语无伦次地交谈」。不如说我认为,有些人即使表面上看来成功建立了人际关系,却无法将其长久地维系下去,这样才叫做社交障碍。

——非常赞同

我自己也亲手切断过数不胜数的人际关系。扪心自问,我时常觉得,所谓的社交障碍难道不正是如此吗。

——虽然对此感到自卑,但这不是能与人言说那类烦恼,何况在开口之前就因为社交障碍导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很辛苦吧。

正是如此。所以就算是看起来诸事顺利的人,或许也怀抱着种种难言之隐。

除非是「遇到完美契合的人了!」这种情况,我那些长久维系下来的人际关系都是多亏了对方高超的社交技能(笑)。如此这般的念头在自己的漫画里也往往有所体现。

——这些想法在标题「おとなになっても」也有部分被象征出来了呢。即使成为大人,还是会有做不好的事情也会疲于人际交往。但另一方面,也能够喜欢上新的人和事并从中获得快乐。形形色色的含义交织重叠,实在是很棒的标题。

太好了(笑)。



▲出自『娘の家出』/《女儿的出走》第6卷(2017)。志村所钟爱的「想要再次描绘」的偶像团体,vivid・score。©志村貴子/集英社




创作的伴随着痛楚。追求那痛楚前方的“快乐”



——是怎样的兴趣或热情支撑的日常创作

我平时会看很多电影和海外连续剧,最近沉迷于电影《好莱坞往事》。电影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布拉德·皮特两人的关系性非常棒。我喜欢到想趁上映期间每天都去观看。

然后说到热情,因为我一直支持着“岚”,所以都不知道2021年之后该如何是好了……。(*男子偶像歌唱团体“岚”宣布2020年12月31日后停止团体活动。)

——希望团体停止活动之后,粉丝们依旧能够幸福……!最后,请谈谈坚持画漫画的原动力。

理所当然的一点就是,果然还是想让别人读到自己的作品。哪怕是在独自创作、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作品的时期,脑子里也充满了「想给人看,想被夸奖」这样寻求认同的急切欲望(笑)。

那是自儿时起就有的想法,不过在成为职业漫画家以前,「不想被批评」「表扬以外的话NO THANK YOU!」这样的心情则更加强烈。虽然现在也害怕作品被他人评价,但比起恐惧,更重要的是那些通过漫画的工作才得以注意到的事物。

——原来如此。

能通过画漫画来正视自身这点,也是工作之后才发觉的。在创作中知晓了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感情,不断发现「我其实是这样的啊」,疲惫的心或许也借此变得轻松一些了。

当然,创作的困难依旧形影不离。虽然我现在也在为画不出分镜而生不如死(笑),但既然决定了吃这口饭,就不能丢下这份工作逃之夭夭。虽然痛苦,但因为还是能够从中作乐,所以总有办法能继续下去的。

——那是跨越痛苦方能看见的景色。正如高难度登山。

不过我现在能有这份从容,也多亏自己长久以来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如果半途而废,就会一直无法体会到这份心情。或许会变得远离漫画,喊着「虽然我以前也画过漫画,但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想看!」。我觉得自己能够坚持画下来真是太好了。





志村贵子(shimura takako)

1973年生于神奈川县。A型血。1997年,凭借『ぼくは、おんなのこ』/《我是女生》(KODOKAWA)出道。代表作『青い花』(太田出版)、『放浪息子』(KADOKAWA)已动画化。2015年,『淡島百景』/《淡岛百景》(KODOWAKA)荣获文化厅媒体艺术祭漫画部门优秀奖。其他主要作品有『敷居の住人』(KADOKAWA)、『どうにかなる日々』(太田出版)、『こいいじ』(講談社)、『娘の家出』/《女儿的出走》(集英社)、『さよなら、おとこのこ』/《再见,男孩子》(*リブレ)等。(*libre:主页https://libre-inc.co.jp/








评分

参与人数 19积分 +118 收起 理由
Phage + 10
imatkplayer + 2
742553627 + 10
hanxin + 5 感谢翻译
和風 + 3 辛苦了。
rhoderiver + 1
slowmotion + 5 精品文章
bunny + 5 感谢翻译
coco7539510 + 5 精品文章
hongyuny + 30 精品精品!
美丽大法好 + 5 精品文章
REAL小P孩 + 5 精品文章
一七 + 5 精品文章
恋色Magic + 1
塩対応 + 10 精品文章
gjx0372 + 1 精品文章
水玄君 + 5 精品文章
walp + 5 精品文章
吸露群 + 5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7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人即使表面上看来成功建立了人际关系,却无法将其长久地维系下去,这样才叫做社交障碍。"
完全赞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真的,我还对四五十岁的百合挺感兴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04: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遭遇過性方面的傷害……雖然被一句話帶過了但感覺老師一路走來不容易啊QAQQQ ,感謝樓主的漢化跟整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08: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熟悉的u村女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09: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将一切的扭曲,化为黄金之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真人 于 2019-11-8 09:38 编辑

转眼快志村老师快五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Mark,找个时间看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8 18: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9 18: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志村老师童年这个遭遇水挺深,对她本人应该影响很大吧。U村和老师这两个的互动好可爱,也不知道老师到底结婚了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简体字切换

GMT+8, 2019-11-15 21:42 , Processed in 0.482416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