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 发表于 2009-12-19 08:41

姬神的巫女 小说翻译(10/21/2019完结!他山之石,可以填坑)

本帖最后由 忘川 于 2019-10-23 07:40 编辑

欸嘿嘿!我自由了!!!


=============
时隔四年半了,物是人非。我是过来跟大家说抱歉的,让你们等了这么久。不过也听说有人接着翻译完了,等我稍后鼓起勇气了再去看吧。看完了估计就没有勇气接着翻译了--其实无论是哪位日语达人,水平大约都在我之上,让人欣慰的是,同样也有对这个故事如此深爱到投入这许多时间的人,与大家一起分享。我也算是抛砖引玉了。希望大家没有在生我的气......

--------------------------
写在前面的话:

最近,植竹须美男的“姬神的巫女”和介错的“绝对少女圣域”基本上同时推出,一个是网络小说,一个是新漫画连载。同样可以看作是神无月的巫女的平行世界的两部作品,在300,现在是后者更受关注--这点我也有责任-- 但是姬神却还没有得到相应的推广。 为此我终于决定过来推植竹的文,因为。。。

信介错者乱心,信植竹者存幸。


如果同好的你看了文章觉得喜欢的话,请经常去点点官网,甚至发email去支持,--也许这样就能增加这部小说动画化的几率吧?

若是圣诞节前植竹还没有更新的话,这部分的翻译就当是给提前送给大家的圣诞和新年礼物了。

由于时间所限,翻译难免错漏,还请不吝指教,谢谢。

转载请征求我的同意,并注明译者和出处。




姫神的巫女~千之华万花筒

官网: http://www.himegami.com/

文章:植竹須美男

企划:柳沢テツヤ

插图:介錯

中文翻译:忘川


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10


0
1
2
3
4
5
6-7


0
1
2
3
4空缺
5
6
7
8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0
1
2
3
4
5
6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注意!:以下不是我翻译的,因为找不到翻译者也无法商量,如有冒犯请见谅

15-26






(零)

在皎洁的满月的银辉下———。

两位少女相向而对。

一人背负明月, 手持利剑。

另一人背倚大地母亲,仰望着少女与明月。

两人是彼此对等的存在。

同一天, 同一时间出生,

同样刻上了神的印记。

在十五岁的生日那天,同样的离乡背井,

活在独一无二的命运的星辰下。

月之少女右手握剑,剑尖刺向倒在地上的少女的胸前。

剑尖缓慢地移动着,切开了地之少女胸前的衣服。

年轻的少女露出了细小的胸形。

那里刻着一个淡淡的发着光的玫瑰色的印记。

“你刻有‘御神女’的印记。”    (*御神女:原文“御神娘”读作mikamiko,娘在这里和巫女同音)

“……”

地之少女点了点头。

“我也一样, 我是另一位‘御神女’。“

“……是你啊”

“我不会让其他任何人伤害到你。“

“……”

“以我‘御神女’之名,我会杀了你。”

那个声音,志在必得,毫不犹豫。

如同每天早上起来洗脸般理所当然、练习过无数遍的事情一样,仅此而已。

仿佛寒冷的冬天里夜空中浮现的月光一般,又好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冥府中传来的回声...。

那般沉静无底的冰冷。

不用说,这绝不是说说而已的玩笑话。

月之少女脚下的人———少女的同路人———倒伏在地上的样子就是明证。

然而,得到死亡宣告的地之少女的眼中, 没有畏惧,没有憎恶,也没有悲哀。

只是直直地,聚精会神地捕捉着月之少女的身姿。

那眼中充满感激,那脸颊羞得赤红。

那眼神、那气氛,

和缠绕着月之巫女的“清冷”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如同穿过树叶缝隙的阳光一般温暖而纯洁。

地之少女缓缓地开口了。

“嗯......我明白了”

“……?”

“好的。你可以杀了我。”

月之少女惊讶地睁大双眼。

“作为交换...我有一个请求。”

“请求?”

“可以吗?”

这样说着,少女向着少女微笑了。

(待续)

忘川 发表于 2009-12-19 08:57

本帖最后由 忘川 于 2009-12-19 10:36 编辑

(壹)
https://bbs.yamibo.com/data/attachment/album/200912/4/78_1259887353tLvH.jpg

东京某处。

某家私营铁路的车站前。

从检票口起立刻右转,第3根柱子的阴影处,有一位少女站在那里。

她身着女校的套装,亚麻色的头发用白色的大蝴蝶结系起。 (*套装这里的原文是blazer.)

不高的个子和削肩圆脸,整体上给人以孩子般的印象。

既不算漂亮也不算不漂亮。算是可爱的容貌,在这人来人往中,感觉并不起眼。

偶尔,她用那紫阳花色的眸子偷偷看看手表,不安地移动着视线,那举动仿佛森林里的小动物一样。

“媛子(Himeko)”

随着响起的脚步声出现的是一位身着黑色水手服、拥有着古风美人的脸孔的少女。

那润湿的羽毛般黑色的长发,修长的四肢,从制服的形状上显示出的丰满的胸部。

还有那蓝色的, 闪耀着如同未开发的平流层中的美丽光辉的眼眸。

这位呼唤了媛子的少女和被呼唤的人比较起来,她那路人无不见者回头、人人称羡的美貌…浑身围绕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梦幻般的感觉。

“千华音酱(Chikane chan)” 媛子开心地叫了出来,啪嗒啪嗒地奔向千華音,好像一只迎接着主人的小狗。

“对不起。 我来迟了。”

千华音开口说道。

声音有如灵峰的空气一般凛然清澈。

“不,不是这样的。只是我来得太早了而已……”

媛子急忙答道。

“那就好......我们走吧。”

“唔、嗯。”

两人并肩而行,到了地铁中仍然继续着日常的闲聊。

不过说话的主要都是媛子。

学校里拍摄的相片邮件啦。(*写メ:用手机发送的带相片的邮件。)

新款的LIP价格太高,不会买的事情啦。(*リップ=LIP这里到底是lipstick即口红的缩写,还是一个名牌女式手表的名字,个人不是很确定,但倾向于后者)

班上的女生们热烈地讨论着星宿占卜网站的话题,和这周的幸运颜色的话题。

倾听着漫无边际的闲聊,千华音偶尔微笑着表示同意。

https://bbs.yamibo.com/data/attachment/album/200912/4/78_12598873558sFi.jpg

“千华音是哪个星座的生日啊?我也可以用那个网址来调查一下。”

看着得意地取出手提电话, 开始操作的她, 千华音说。

“不是一天生日吗?我们两人。”

“啊、对,说得对啊”

媛子羞得满面通红,低下头去。

每次见到这样的媛子的时侯, 千华音就会想起什么来。

刚刚还兴高采烈,转瞬就变得垂头丧气。

那骨碌骨碌不停变化的表情,就像是———。

小时候、祖母家里的玩具——对,就叫作“万花筒”的那个。 (*万華鏡即万花筒)

有着许许多多不同颜色的碎片,滚动着形成各式各样丰富的色彩和图案。

热闹非凡、色彩绚丽、而且———。

“然后呢?是什么?”

“欸?”

“我们俩今天的运势怎么样呢?”

“欸、这个嘛...等一等”

媛子慌慌张张地调出数据画面开始察看。

万花筒再次骨碌骨碌地回转起来。

看着这样的媛子,千华音心想。

我们两人,在别人看来,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在旁人眼中看到的,只可能是关系要好的姐妹,或是交往了很长时间的青梅竹马吧。

谁又能够猜到真相呢?

那些爽快的笑颜、有来有往的对话,全部都是假的。

仅仅是在演戏而已。

在注定相杀的命运之星下生存的少女们脆弱的”过家家“游戏。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这奇妙的关系———。

全部从那一天,那一刻…那月光下的誓约开始。



(待续)

忘川 发表于 2009-12-19 09:05

本帖最后由 忘川 于 2009-12-19 09:06 编辑

(贰)

千华音和媛子是漂浮在日本海上的孤岛,杜束岛上出生的少女。

传说这座杜束岛上的居民有着不出岛的传统。

镇守在岛的中心的是神圣的山峰,美和山。山上封印了强大的作祟神--大蛇神。(*祟り神,作祟的神,带来诅咒的神)

传说被封印的作祟神醒来的时侯,他的怒火会使山摇海裂、孤岛陆沉。

为了镇住可怕的作祟神,岛上的人们会举行名为“御灵镇”的祭典。

岛上的一族中, 有着生在同日、同时,身体上带有印记的两位“御神女”。

作为大蛇神选中的女子,“御神女”只有一个使命。

从十五岁的生日起,赌上彼此的性命进行战斗。

然后,胜了的“御神女”,在十六岁的生日那天,必须将败了的“御神女”的性命奉献给大蛇神,来平息那蠢蠢欲动的灵魂。

而这个仪式的名字就叫作“奉天魂”。

这一次,大蛇神选中的是日之宮家的女儿媛子, 和皇月家的女儿,千华音。

两家倾尽全力,对自己家的女儿施以大量的机密特训。

“御神女”的身体里得到了超越人类智慧的大蛇神的力量,越是锻炼,这股力量也就随之越强。

自家的女儿如果获胜,一家之主便可得到统治本岛的一众长老们的公开支持和认可,即可功成名就,名利双收。

在皇月家的大量特训的培养下, 千华音的能力得到了突飞猛进。

当她十岁的时侯, 就已经成长为疾如风、锐如刀的超一流战士。

她下定决心要亲手打败另外一位“御神女”。

然而在两人十五岁的生日那天,发生了一件大事。

日之宮家的“御神女”、媛子,突然在岛上失踪了。

这场战斗中只有两个禁忌。

“将这个世代相传的秘密泄漏给岛民以外的人。”

这样会将第三方卷入其中, 也因而盲目地扩大事态。

以及“在十六岁的生日以前,将对手的‘御神女’杀死。”

因此, 设置突然袭击、障眼法和埋伏战术就成为理所当然的事了。

在这一年间给够给予对手多大的伤害同样也会成为“御灵镇仪式”胜负的关键。

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样想着,千华音也立刻飞奔出岛,一路追踪。

搜索着作为高中生一再转校的媛子,最后终于查明她潜伏在某所东京的高校中。

欣喜若狂的千华音, 在夜晚的东京奔驰着。

这就是自记事起以来一直的目标。

肌肤撕裂、流血流汗,将疼痛和技艺烙于此身。

将燃烧的斗志与冰冷的冷酷铭刻于心智。

夜月下、那身姿叠现,

合上眼、那技艺浮显。

焦灼渴望着、热血沸腾着、痛楚着,仅仅只想着她一个人。

在心中,那已经见面过千次,战斗过万回的命运的对手。

终于……终于要见到了。

期待已久的相会的预感,让千华音觉得心潮澎湃。

不行———。

千华音用手紧紧握住自己随身携带的剑。

钢铁的坚硬和冰冷使得千华音的心冷却平静下来。

过热是不行的。热情虽然也可以成为力量,却也容易让对手有机可乘。

千华音提醒自己。

我是夜空中高悬的月亮。

那淡淡的银辉清冷不含热力。

那才是我的本色。

几千、几万回她如此地告诫过自己。

终于,在东京夜空的某座高楼顶上。

千华音捕捉到了媛子的身影。

那是一番奇怪的景象。

在高楼的屋顶上看到的有三个人影。

媛子倒在地上,正在俯视着她的是一位双马尾的少女和一位半长头发带眼镜的少女。

双马尾一边挥舞着兵刃一边大声嘲笑着。

眼镜女吃惊地摇着头,大约是在劝谏双马尾不可大意。

媛子的制服被割得破破烂烂,露出了内衣和雪白的肌肤。

那衣服略微染上了红色。

那是———日之宮的“御神女”、媛子的血。

千华音不假思索地飞奔过去。

悄无声息、收敛身形、旋风一般向两人急速迫近。

离必杀、必胜的距离还有十步、五步…。

“!?”

两人终于回过头来。

眼镜女猛地向地上一蹬,向夜空中退去。

与此同时,手腕连动、银光迸现。

眼镜女掷出的是类似于忍者使用的“镖”状金属暗器。

投掷本身相当困难,哪怕不能正中目标,也能给对方以重大的伤害。

而且、十数只“镖”分上、中、下散开, 更错开时间分拨放出。

这样哪怕避开了一只“镖”,也无法避开其他的。

最糟的是这会为双马尾赢得时间,调整姿势…这才是这一击的目的。

如此默契的配合,一定是因为二人常常一起战斗的原因吧。

这是作为一般的“练家子”、甚至是“武术家”,充分地理解了自己的伙伴后使用的技能。

然而,千华音是“御神女”。

千华音再次加快速度,欺入双马尾的少女身前。

双马尾的手刀劈下。

又快又狠的灼人一击。

但是,千华音毫不费力地轻轻闪过。

千锤百炼的身体如同风中飞舞的羽毛一般,自然不易击中。

千华音将收势不住的双马尾的手腕抓住,向前一带。

迫使她做了“镖”的盾牌。

夜空中响起了双马尾少女的悲鸣。

落地的千华音利落地放开双马尾的手腕。

失去意识的双马尾少女无力地倒在地上。

她身中数枚“镖”状暗器,哪怕没有致命伤,一时半会也别想站得起来了。

在千华音背后数米落地的眼镜女握镖在手。

千华音感觉到她的气息与杀气暴露出的感情。

那是…在压倒的力量差之前感觉到的惊愕与畏惧…以及同伴被击倒的愤怒。

千华音缓缓地回过头来。

夜晚的月光映照出她那美丽的容颜。

眼镜女惊到目瞪口呆。

“‘御、御神女大人’……”

“鏢”从手中落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自己似乎终于判明了对手的来历。

“万、万分抱歉。怎么会是…万没想到会是‘皇月的御神女大人’ …竟敢对大人动手”

眼镜女慌忙跪下。

这二人是侍奉皇月家的“九蛇卵”。

作为以搜索和暗袭类的秘密工作为职业的技能者,也曾数次做过千华音训练的对手。

但是千华音下的命令只是搜索“日之宮的御神女”。 她严命过二人绝对不能出手攻击。

大概是接到了皇月家当家的密令,要将战斗变为对己方有利,二人立功心切下操之过急。

能对这个女孩出手的只能是,十五年间,经历过无数的地狱的自己。

她的每一根头发、每一滴血都是属于“御神女”的千华音的。

孰不可忍———。

千华音的眼中怒火闪烁。

那威严震慑之下,眼镜女无颜以对,后背直抖。

千华音挥了挥手,示意两人就此离开。

这般愚蠢之辈,和她们说话都脏了自己。哪怕早一瞬也好,想要她们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遵、遵命”

眼镜女弾丸般飞身退下,抱起双马尾少女的身体,瞬间消失不见。

战斗的事后处理自有皇月的“九蛇卵”在清晨之前完成。

战斗结束之后,终于,静寂重返大地。

这里余下的只有夜晚、明月,以及对峙的两位“御神女”。

这样很好。这才是和我们两个人相称的舞台。

千华音转向倒伏在地上的媛子。

然后、向媛子伸出剑、确定了胸前的印记之后,毫不容情地做出了死亡宣告。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你,会由我杀死”

———。

https://bbs.yamibo.com/data/attachment/album/200912/4/78_1259887358OaHK.jpg


然而,媛子既未胆怯,也未抵抗。

与此相反,她向千华音“投降”了。

媛子说。

你可以杀了我。作为交换、我有唯一的一个请求…。

“直到十六岁的生日那天为止,请和我做好朋友…”

千华音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所有的对手的反应模式———甚至包括口头的争论———她都假想过,全部考虑过应对的方法。

不论发生什么情况, 都有万全的准备。

如此坚信着的千华音,却完全出乎意料了。这句话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

这个女孩子,在说些什么啊?

“御灵镇仪式”并非儿戏,而是岛上出生的人们所构筑起来的绝对的宿命。

就算是害怕战斗而逃走也是没用的。

家族和长老众们是不会允许的。

不,岛上自古以来的规矩是不会允许的。

不管怎么看,这都只是为了让千华音疏忽大意的诡计而已。

这种一眼就能看穿的小伎俩——。

千华音安定下心中惊起的阵阵涟漪。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千华音为指在媛子胸前的剑尖缓慢地注入力道。

锋利的剑刃逼在雪白柔软的肌肤上,鲜红的血珠浮现出来。

“你不是以为用这种谎话就可以骗到我吧?”

不会杀了她的。绝对不会。现在还不行。

但是,若她再信口胡言的话…。

我会给予她相应的惩罚。哪怕是让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和屈辱,也会毫不犹豫。

比如刻上一生也无法消失的伤痕。

或是将她的心击得粉碎。

即使是要放下骨气和自尊,使用非常手段,千华音也早已被如此教导过。

千华音眼中火焰升腾,杀气如刀,直视着媛子的眼睛。

这身经百战的勇士、黑暗中生存的猛兽一般的威慑和锋锐无人可挡。

想要隐瞒什么的话就尽管试试。

然而,媛子缓缓地摇了摇头。

“是真的。”

那双眼眸中包含的,是那不变的憧憬和渴望的光辉。

简直就像是在肆虐的致命飓风当中,一面波纹不起的水镜。

就算是千华音也不得不哑口无言。

在无可避免的绝望迫在眼前的时侯,为什么这个女孩还能够绽放如此纯真无邪的笑容呢?

向着沉默下来的千华音,媛子继续把话说明。

“那么,这样好吗?”

“……?”

“你如果不愿意了的话可以随时停止。到那时我便任你处置。”

“!!”

“家人那边我会去请求的...哪,这样就可以了吧? 所以”

媛子向上注视着千华音的容颜,

“请你成为我最重要的人吧。”

在媛子的瞳孔中,映照着的唯有千华音和夜空中的明月。

然后、千华音她———。

“这之后呢,千华音酱”

媛子的话语把千华音带回到现实中。

那是婉转如清晨的小鸟一般,轻快悦耳的声音。

千华音不经意地想。

就像这样一直倾听下去的话是多么开心啊……。

但是,这话可不能说出来。

“媛子”

“哎?”

“之后的话等下了车再说吧。”

“啊!!”

回过神来的媛子慌慌忙忙的确认站名。

之前媛子光顾着说话,差点坐过了目的地的地铁站。

要是把票浪费了,媛子又该沮丧了吧。

二人匆匆地下了车。


(待续)

忘川 发表于 2009-12-19 09:17

本帖最后由 忘川 于 2010-1-28 21:25 编辑

(叁)

二十分钟后,两人到达了目的地的电影院。

电影是一出描写陷入痛苦的禁断之恋的恋人们的爱情浪漫剧。

可惜的是看起来没什么人气,而不得不只在小剧场里上映。

只是因为媛子说不定会喜欢而买的票。

这么说来,和媛子第一次一起二人出来玩,就看这种悲剧电影。

对,那个时候———。

千华音的脑中反复思考着。

和媛子的初次“交往”———。

说实话,百无聊赖到难以忍受。

主人公和女主角结合了,又被分开了,那又怎么样呢?

随后,两人在休息室里一起吃点心———媛子称之为sweets。

接着再从摩天轮上眺望城市的夜景。

确实,这对千华音来说,是初次的体验。

不过,也仅仅如此而已。

对于千华音来说,这些事情和看着墙壁、啃着沙子、站在悬崖上没什么本质区别。

虽然媛子说过,这些是普通的女子高中生的休闲娱乐,对于千华音来说什么刺激都没有,怎么看也是无用的行为。

在回去的路上,看着开心得一直笑的媛子怎么也难以置信。

因此,晚上回家时,

在闹市的街道上,千华音问了媛子。

“呐,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

“做这些事情,有什么乐趣?”

媛子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仿佛在说,就算做梦都不会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

“很有乐趣啊。”

媛子终于开始说话了。

在岛上根本没有能像这样玩乐的地方。不仅如此,我身怀刻印,也不能和其他人家的孩子们一起玩耍。

所以一直想要试试看。

为了约好了一起出去玩而等待对方、放学后绕道游玩、留宿长谈。

像这样的事情,我一直一直向往着。

入睡之前,

回忆起那一天中发生了的好事情,

幻想着明日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好事情。

紧张着,兴奋着,心跳不已,所以呢…。

“啊啊好开心。 明天也会要像这样开心。

这样想的话是多么美好啊。”

这样说着,媛子笑了。

千华音的眉头微蹙。

为了那种理由吗?

成为“我最重要的人”,就是这个意思吗。

什么啊,真无聊。

千华音接受了媛子的提议。

将“御灵镇仪式”的战斗用那种方式结束的话,

这样程度的代价确实算是很便宜的了。

但是,真正的理由是,在这个能力本不能企及千华音的,幼小的少女身上,千华音感觉到了自己所没有的、某种不一样的东西。

倘若说千华音的力量是那研磨已久,锋利的出鞘之剑的话。

猛烈攻击、火花四溅,最后将之斩断。

迄今为止千华音所接触过的对手的力量无不如此。

但是媛子的却不是这样。

那力量轻柔而又无形无色。变化万千,纠缠不去。硬要打比方的话,大概像是其重无比的棉花、这类的东西。

千华音对那力量的源头起了些许的兴趣。

要说是靠训练的话实在差得太远。在这洁白柔软,吹弹得破的身体深处到底潜藏着什么呢?

所以她才接受了媛子的提案。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自己血染的十五年里经受的血与火和痛楚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就分不清楚了。

但是,如果真照媛子所说的去做的话,在十六岁的生日之前都不得不特地和她交往。

对着无言的千华音,媛子接着说道。

“……千华音酱,不觉得开心吗?”

“是的。一点也不。”

千华音毫不留情的宣告着。

没有特意撒谎来取悦对方的必要。

原本这个“酱”的称呼就过于亲热,毫无紧张感。

而且还像是完全忘记了“御神女”的身份似的拖沓迟钝。今天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都绊到两回了。

媛子伤心的眼帘低垂。

“……对不起……。

要是好好准备,做到更好就好了……真的很对不起。”

她如同被呵斥的小狗一样无精打采地,小声地重复着借口。

啊啊,又来了。

这是第几次的对不起了呢。

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啧啧称奇。

“但是下一次我会更加努力的。”

这样说着,媛子微笑了。

但是,这并没有在冷澈的千华音的心中激起微澜。

没有用的…即使你那样奉承也好…千华音想。

管它“力量的源头”是什么呢。这样的玩乐何时结束都无所谓了。

对,哪怕就在此时此刻。

千华音物色着合适的狩猎场所。

比如说那个人迹罕至的胡同里怎么样?  正好引到那个立着的广告牌或是啤酒箱的阴影处……。

那样说不定也不错。

千华音将决意与杀意灌注于脚尖,就如同微风吹拂、流水潺潺般自然。

就在那时,媛子的手臂挽了上来。

“千华音酱,看那里!”

她手指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游戏中心。

那店头前有一个大头贴的机箱。

“最后再去试试那个吧。呐”

这样说着,媛子不由分说地拽着千华音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消弭了恶意的千华音,人也被拉了过去。

二人都进到机箱中。

“这个嘛,嗯看这里”

媛子指明了照相机的位置。

这里面还真窄。

“背景选什么好呢?蔷薇?

兔子? 还是...”

为了阻止媛子继续说下去,千华音指了指蔷薇的背景。

“不知怎么的心跳得厉害呢。”

面颊潮红的媛子对千华音说。 千华音什么也没有回应。

只想着快点完事了就好了。

就在那时———。

媛子紧紧地抱住了千华音的身躯,

亲吻了千华音的脸颊。

“!!”

闪光灯的闪光照亮了二人。

千华音她……。

“……什么?”

恍惚中望向媛子。

“什么?”

“欸、为、为什么……?”

“刚才的那是什么?”

千华音用手指抚摸着自己被吻的脸颊。

https://bbs.yamibo.com/data/attachment/album/200912/4/78_1259887362deW3.jpg

注意到千华音的样子的媛子,慌忙摆着双手予以否认。

“我也是第一次…大家为了摆姿势都是这样凑得很近的。

再说,班上的女孩子们开玩笑地抱在一起、亲吻什么的都是很平常的。我还以为没关系的。”

这样说着的媛子,自己已经面红耳赤。

“……平常?”

这是平常事吗?千华音完全不能理解。

“对、对不起。让、让你觉得不愉快了呢。”

媛子的道歉传到了千华音的耳中,但是她的心中仍无法释怀。

千华音的意识,向着自己的心胸深处炸裂开来。

媛子的kiss弹开的时候,千华音的心中有“某种东西”诞生了。

那是小小的小小的、尘埃一般的碎片。

仿佛稍稍离开视线范围,就会简单地消失不见一样。

没有形状、颜色与温度,如同模糊的、淡淡的、不可捉摸的一片浮云一样的东西。

哪怕如此那也是,确实存在于那里的。

千华音自出生以来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既没有愉快也没有不愉快———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这种感觉被清清楚楚地刻在了千华音,这寒冷而散发清辉的明月上。

那个“某种东西”,如同烈火一般在千华音的胸中炽热地燃烧着,又如同愈合中的伤口一样既疼又痒,难以忍受。

而那之后发生了些什么事,千华音都记不起来了。

说了些什么话,约好了什么事,又是什么时候分别的。

一件也想不起来。

只是、那天夜里———。

千华音把从媛子那里得到的礼物,大头贴贴了起来,一直看着直到入睡。

开始的时候以为这不过是自己的幻想而已。这样不确定的东西,很快就会忘记的。

但是、即使到了黎明。

第二天,第三天,

千华音的心中,那“某种东西”仍然没有消失。


(待植竹续)

5219205 发表于 2009-12-19 10:45

支持翻译~
MS我是沙发,这可不容易啊~

xeseed 发表于 2009-12-19 10:50

平行与平行的关系么

7df 发表于 2009-12-19 10:51

哭脸)不爆O不巨O是最大的安慰了(满脸牛肉面
翻译辛苦了......

demonfencer 发表于 2009-12-19 11:43

忘川大人,您的奉献精神实在太令我太感动了,不,应该说是千华音和媛子两人也让我感到感动啊,一开始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宿命,但媛子还是那么的温柔。。。相信媛子的温柔力量一定会改变千大的,支持姬神!!!!期待更新!!!
PS:我真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绝对少女,权当我只看脸吧。

guixinrn2 发表于 2009-12-19 11:54

等出完看完整版。。顺便支持下歌音。

0051515 发表于 2009-12-19 12:00

感謝忘川大的翻譯...我用google的翻譯機看...看完臉上只有個囧字-w-

=================
兩位小姐又要亙相廝殺= =|||
不過還是是小說好...介錯的聖域還宮大人變成了色情狂= =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姬神的巫女 小说翻译(10/21/2019完结!他山之石,可以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