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一和二分之一!�A
查看: 479|回复: 8

[动画讨论] 爱与救赎——从心理学观点漫谈Blue Reflection澪的角色塑造与人物关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4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ado 于 2021-10-4 21:56 编辑

正文开始前,我想先说明两个还在观望的人最关心的问题:这部动画到底好不好看?百合度如何?
一句话总结,这是部被作画耽误的严肃正剧,从故事逻辑到影像逻辑都可圈可点,注重细节,是以女性视角认真塑造角色和人物关系的良作。整体算是轻百,有一对明确双向暗恋的配角,其他CP也有充足的想象空间。
接下来具体说一下为什么本作评价毁誉参半。
首先是画面,画风奇怪和作画崩坏很大程度影响了对于作品的客观评价。其实本作的镜头设计十分考究,能看出每一幕景别都有经过精心设计,画面包含大量信息。虽然画风显得寒酸、中景镜头人脸经常崩得好笑,但人物的面部表情和身段表情都很到位。
剧情方面,本作与Blue Reflection系列游戏同一世界观,承前启后地描绘了反像者守护情感的故事。剧本结构完整,逻辑自洽,但较为频繁地运用蒙太奇手法,在初期可能会造成部分观众理解困难。
本作的亮点是人物塑造,多达8位主要角色个性都很鲜明。CP方面既有传统的乐观开朗女主x不善社交女二、有情有义金发不良x认真冷静黑长直优等生、双向暗恋的青梅竹马,还有不太常见的受虐狂愉悦犯x暴躁傲娇少女。
百合是女性之间的情谊,包含但不限于恋爱。这部动画也是不拘泥于CP关系,去体会编剧细心安排的不同角色之间的交流互动,将获得丰富而有趣的体验。

本作是围绕情感展开的故事,Blue Reflection系列游戏的设定也能明显看出荣格心理学的影响,因此,运用一些心理学观点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剧中人物。
下文涉及大量剧透,甚至包括结尾处才会揭晓的核心部分剧透,请注意。
重申:下文严重剧透请注意!!!


屏幕截图 2021-09-30 163314.jpg

本作以戒指颜色区分为两个阵营。持有蓝色戒指的一方使用正面情感战斗,红色戒指的一方则倾向于运用负面情感。蓝方的白桦都和红方的平原美弦有些特殊,下文出现的蓝方三人或红方三人这种称呼指的是除了这两人以外的其他人。

心理学各个流派都或多或少关注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仔细考虑下红蓝两方的差异,我们可以发现蓝方三人虽然经历不同,但都有在成长过程中感受过爱,因而具备爱的能力,她们对情感采取的行动是守护。而红方三人不是成长在畸形的环境中就是自身缺乏同理心,她们对情感采取的行动是破坏。了解这些之后,我们再来分别讲一下每个人物的具体情况。

白桦都-自卑与超越
作为主角团的一员,白桦都可以说是本作角色弧线最明显的人物。她的经历完美契合阿德勒的出生顺序、心理补偿理论,几乎可以当作典型案例来讲。本来长子就容易受到父母的过度关注,她的哥哥又格外优秀,即便对哥哥抱有竞争心态也很难获胜。就这样在父母的忽视中长大,她的内心敏感又自卑,不易与他人建立亲密的个人关系。被阳樱莉和瑠夏守护了情感后,以非战斗人员的身份在背后支持蓝方三人,她的活跃无疑是最后达成HE的变数之一。

白桦都和瑠夏的互动值得关注。蓝方三人中,她对瑠夏的态度最别扭,而瑠夏也是最懂她的人。她们在不同时期的互动方式呼应着彼此的成长。聚焦在以下三个事件:
1.第2集的比谁先开口
2.第10集瑠夏找回白桦都
3.反像者们进入可梦前的那通电话
整理一下这三个事件中两人交织的成长曲线:
白桦都:不懂如何同对方打交道而持续观察→恰当表达了自己对瑠夏的复杂情绪→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的感受再度唤起自卑
瑠夏:不懂如何同对方打交道而态度冷淡→通过肯定对方加深了情感联系→准确理解并回应了对方的情感
白桦都虽然在反像者面前表现得像个强势的领导者,内心却隐藏着对自己无法成为反像者的介怀。曾经面对哥哥时感受到的自卑部分转移到了和自己个性相似的瑠夏身上。但和过去不同,成长后的白桦都能够直面自己的情感,和瑠夏坦白,也从对方身上获得了情感支持。这种良性互动也对瑠夏产生了积极影响。


羽成瑠夏-社交焦虑
瑠夏可以说是本作中最“正常”的人物,唯一的问题是有些社交焦虑。内向少言的她,共情能力却很强。曾经察觉到他人的痛苦却无法上前而留下悔恨,所以被毫不犹豫地帮助他人的阳樱莉吸引。人际交往中双方在人格特征、情感需要、社会角色等方面互补时,会产生强大的吸引力。本作官方认定能心意相通产生共鸣的两对搭档都存在这样的互补。阳樱莉与瑠夏决定守护情感都是基于“善良”,但两人的成长环境不同,相较于阳樱莉,瑠夏的善良简单又纯粹。那份善良支持了姐姐离开后倍感孤独的阳樱莉,可以说2周目能够达成HE的决定性因素就在于瑠夏同阳樱莉的相遇和陪伴。
瑠夏的人格魅力体现在言语之外的细微处。她是蓝方阵营中洞察力最强的角色,在与同伴的相处中逐渐克服了社交焦虑,能够注意到旁人容易忽略的细节并采取行动。与个性相符,她的剧情有不少内心独白,非言语行为的表现力胜过对话,如果本作画风精美,那么评价应该是细腻文艺,说不定还会有人逐帧截图讨论每个动作的意义,可惜在画风寒酸、人物经历复杂的本作中,瑠夏相关剧情的普遍评价是节奏慢热甚至无聊。


平原阳樱莉-利他主义
外表乐观开朗的阳樱莉很喜欢帮助他人,并且在这一行为上常常显得鲁莽。第8集中被瑠夏点破其实是在以关心他人来逃避自身情感。利他主义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主要表现在个体关心他人的需要来回避自身痛苦的感受。
平原姐妹自幼丧父,母亲在5年前失踪,时年13岁的美弦开始承担起照顾妹妹的责任,那时阳樱莉还在上小学。由姐妹各自的回忆来看,美弦虽然是个近乎完美的优等生却鲜少社交,生活重心都围绕着妹妹。
姐妹两人在狭小的世界中压抑悲伤彼此依赖,形成一种脆弱的联系。美弦让阳樱莉去寄宿制的高中读书,理由是想让她“了解不一样的世界”,虽然的确是为阳樱莉着想,但这其实是美弦自身无法实现的愿望。阳樱莉是个懂事的孩子,体谅姐姐的辛苦,以自己的方式努力支持姐姐,一方面是源于对姐姐的爱,同时也有害怕被再次抛下的忧虑。第17集姨妈评价两人的母亲“总是一个人承担一切,最后自己也受不了就撒手不管”,这种独自承担到自己崩溃的特质也代际传递到两人身上,相依为命的姐妹体贴对方而忽略自己的真实感受,最后上演了一出《麦琪的礼物》式的悲剧。
阳樱莉以帮助他人这一积极正向的行为来逃避自身痛苦也是受到美弦的影响。她在解释自身为什么会帮助他人时曾描述美弦“看到需要帮助的人就无法置之不理”。这里以精神分析中经典的三我结构来讲一下反派、勇者和英雄,以及理想的传承。
本我寻求快乐和直接的满足,不抑制欲望,具有不受伦理道德限制、自私放纵的特点。经常体现在各类作品的反派身上,本作中的驹川诗就是本我的代表。
自我在本我和超我间起调节作用,随着人与环境的互动逐渐得到发展。经常体现在勇者型角色身上,本作主角阳樱莉是自我的代表。
超我遵循道德的原则,是道德化后的自我。经常体现在教导勇者使其成为英雄的师长身上,本作中阳樱莉的姐姐美弦是超我的代表。
超我发展于童年期,通常是由父母灌输给个体的社会规范、伦理道德与价值观,个体对父母的认同感使他将这些理念内化为自己的观念。动画作品中最广为人知的是Fate系列里卫宫士郎继承卫宫切嗣的理想。本作中美弦不仅是阳樱莉的姐姐,也同时承担了父母的角色,对阳樱莉的人格发展起到深远影响。
阳樱莉从开篇处拿起姐姐留下的戒指为守护情感而战,到结尾处姐妹两人通过救赎紫乃完成实际的继承,展现了一出完整的勇者之旅。


田边百-利他型放弃、攻击性的升华
如果说阳樱莉是勇者,田边百就是指引她走出新手村踏上旅程的导师。导师角色在勇者故事中本就容易献祭自己,若是再和反派角色有密切联系,基本就可以划为高危人士。本作中的田边百简直是FLAG狂魔,开口就在给自己立FLAG,躺了整整10集起来和美弦发了半集糖激励了一下士气,最终BOSS前又开始立FLAG,我只想说求求你闭嘴吧,好好活着不好吗?
田边百的高频FLAG台词是对美弦所说的“我会保护你最珍视的人”,她也在第11集中果决地达成这一承诺,这一献身行为是本作的支点。田边百的行动基准是美弦,她重视美弦胜过自己。她身上体现出一种名为“利他型放弃”的心理防御机制。指的是个体极端地、无私地关心“替代者”,只有这样才能间接满足不被接纳的愿望。有趣的是,同样的防御机制也出现在了美弦身上。美弦压抑自己的真实感受,模糊了和阳樱莉的界限,认为阳樱莉的幸福便是自己的幸福。而田边百对美弦的“利他型放弃”则呈现出积极的特点,她找到了自己奋斗的目标,使自身获得希望与力量。
OP2和ED2的歌词配合镜头语言表现了这对搭档的核心情节。
OP2的“在我内心逐渐失控时,是你给了我爱和温暖。”这句歌词搭配的画面是沉睡的田边百和她外露的情感碎片,而美弦从闭眼到睁眼这个动作也隐喻了剧情。
ED2的“你问我‘没事吧?’自己却在哭泣。”这句歌词搭配两人牵手对望的画面,方向一正一反,表现的是相似与互补。

田边百和美弦的默契无需多言,若是参考前作游戏来看,这对搭档的战力根本强到BUG级别。反像者的战斗内容有两种,一种是进入可梦打败复数小怪,保护情感失控者的碎片。另一种则是和4个强大的原种BOSS战斗。
前作主角白井日菜子有12个辅助者,夕月和来梦也一直在她身边。辅助者的攻击力差不多是反像者的十分之一,其他数值也远逊于反像者,前作辅助者中没人和日菜子一起进过可梦,和原种BOSS战斗时受到AOE攻击还会逃跑(哪怕是剧情设定上很强的贤者和女帝也一样)。再来看月宫这边,只有美弦和百两个战斗人员,辅助者田边百能进可梦,还主动承担战斗,让美弦负责处理碎片。两个人一路打到最后的原种BOSS涅扎克,辅助者田边百不仅不跑,还在美弦赶到前单扛BOSS,我很好奇后续游戏中若是加入田边百面板数值会怎么设定。

2周目开始后,美弦的心结在于自己能拯救世界却救不了最珍视的家人,所以选择了另一条路。田边百的心结在于自己和美弦这对搭档再强却还是战败,自己也没能察觉美弦独自承受的痛苦。
相较于走上歧路的美弦,恢复记忆后的田边百始终保持着对美弦的信赖。无论美弦怎么面无表情地表示拒绝,她都不断尝试和美弦沟通,确认她的想法。不同于常见的忠犬角色,田边百会以自己的方式为美弦而战。她能够在说完“我的剑只是为了和美弦一起作战而生”之后马上剑指美弦接着说“要是你哪天做错什么事,我会不惜用剑揍人也要阻止你”。可以说2周目的田边百某种程度上比美弦自身还要了解她。

本作的战斗表现的是情感力量的对决,战斗动作简单明了(也因此常被吐槽不够精彩),但田边百的部分值得一看。她可以说是本作中唯一一个以正面情感享受战斗的人。进入战斗状态的田边百战意昂扬,头脑比平时还要冷静,能够边行动边思考对策,寻找突破口。
曾经是不良少女的田边百和红方的山田仁菜一样具有攻击性,那是一种因体验过丧失感和无力感而指向自身的愤怒。本作反像者情感迷茫时持剑的手会出现电流冲击一样的排斥反应,这两人承包了本作95%的排斥反应。田边百将攻击性升华为守护,本作末尾仁菜的戒指也转成了蓝色。
出于种种相似性,田边百对仁菜表现出一种莫名的在意,也会主动亲近她。结尾虽然没有明确体现,不过根据两人的互动基本可以肯定没有户籍身份的仁菜应该是住进了田边百那个家人离去后空荡荡的家。


平原美弦-利他型放弃、内疚、女性英雄
前文所述的利他型放弃此处不再赘述。
前面提到过美弦这个人物是本作中超我的代表。超我遵循道德原则,超我发达的人道德高尚、严格约束自我的同时也更容易怪罪自己。具体表现是“内疚”,即个体想到自己在道德上的过错时会出现焦虑,认为自己是罪恶的。
本作中美弦的罪恶感分为相互关联的四个层次:
1.拥有守护情感的能力却没能拯救最重要的家人。
2.自己的情感动摇导致月宫区域全灭。
3.守护了情感却没能彻底救赎的红方三人。
4.世界重置后开始夺取情感碎片,伤害了许多人。
认定自己背负前三条罪责的她在2周目把AASA送来的蓝戒指留给阳樱莉后离家,接受了不认同自己的紫乃的邀请,同时把另外两人安放在自己身边。这些赎罪行为不仅没能缓解她的负罪感,反而加剧了她内心的冲突。她经常说的“没关系,我没有任何迷茫”、“这次我不会再犯错了”之类的语言其实都是自我暗示。
超我代表理想而非现实,追求的是完美而非快乐。所以我们能看到不断被罪恶感折磨的美弦从不为自己辩白,甚至默许紫乃的精神虐待。无论对方是怎样的人,她都没有放弃想要拯救的信念,并在结尾处以自身为代价实现对紫乃的救赎。这种纯粹的利他行为使她最终成为英雄角色。
一些经典的女性英雄常被去除掉女性特质,有时是作者认为英雄不需要性别,有时则是以主动放弃女性特质来表现这个角色的伟大。
而美弦这个角色的魅力在于她作为女性英雄首先是女性,其次才是英雄。她始终保有女性特质,脆弱、敏感、依赖的同时也具备包容、抚育、安慰的能力。她在阳樱莉面前是个温柔的姐姐,在田边百面前是个与年龄相符的少女,在红方三人面前则是照顾者。这种多面性非但不矛盾反而摆脱了刻板印象使角色显得饱满而有深度。美弦是我近两年见过的塑造最好的人物。


山田仁菜-口欲期固着、反向俄狄浦斯情结
仁菜这个角色是按照高人气配角模板打造的,悲惨的经历、内心仍保留着善良和爱、仇视主角方却予以帮助——这类角色在ACG作品中的人气经常超过主角,引发广泛讨论,本作也是如此。
仁菜的母亲患有需要服药的精神疾病,情绪反复无常,不时对她施加躯体虐待,也无法提供足够的食物。这样的母亲无疑是不合格的养育者。
仁菜有咬手指的习惯,经常口出恶言,以敌对、抗拒的态度对待他人,但对于照料自己的人却容易产生好感。这些都是较为显著的口欲期固着特点。
弗洛伊德认为婴儿通过母亲的乳房来满足对食物与快感的需求,若没能得到满足将导致个体固着在口欲期。成年后容易发展出不信任他人、拒绝他人,对爱及无法建立亲密关系的恐惧等问题。另外,梅兰妮.克莱因提到一种口欲-施虐观点,认为婴儿在口欲期表现出一种施虐倾向。固着在口欲期的仁菜具有明显的攻击性,所以受虐狂驹川诗才特别喜欢去故意招惹她。

仁菜对美弦的感情也值得一提。本作中橘涼枫和皇亚未琉这对CP的双向暗恋基本可以算是明示了,仁菜在夺取亚未琉的碎片时认为她对涼枫的情感和自己对美弦的情感很相似。这两段情感的主要相似点应该是依恋与禁忌。
从仁菜的回忆来看,母亲对她时好时坏,她却始终渴求着母亲的爱与关怀。在七夕诗笺上写的心愿是“希望妈妈能表扬我”,被施以躯体虐待时主动表示“这不是妈妈的错,你只是生病了”。另一点值得关注的是仁菜家庭中父亲的缺席。
精神分析中的“俄狄浦斯情结”经常以“恋母情结”这个概念被大众认知。这种认识是片面的误解。俄狄浦斯情结是指孩子想与父母中异性的一方建立情爱联结并摆脱与自己竞争的同性一方的愿望。反向俄狄浦斯情结则是把父母中同性的那方当成爱的客体,把异性那方视为对手。可以理解为一种因依恋而生的独占欲。
弗洛伊德认为人们都是先天双性恋,俄狄浦斯情结与反向俄狄浦斯情结是共存的,多数情况下总有一方胜出,这表现在孩子总会更偏爱父母中的一方。胜出的情结对应着人的性取向。仁菜没有和父亲相处的经验,她的母亲也并不认同她的父亲,反向俄狄浦斯情结不战而胜。
此外,前文提到仁菜有一些口欲期固着的特点,口欲期同时也是前俄狄浦斯期。这个阶段是母子一体的阶段,孩子与母亲是一种共生关系,并没有父亲的介入。雅克.拉康提出一种“父亲之名”的观点,认为父亲这一角色象征规则和制约,将孩子从母子关系中解放,走向外部世界,以防孩子对母亲的欲望无限泛滥。
仁菜的家庭没有父亲在场,她对于母爱的渴求也未能得到满足,这使她内心始终保持与母亲的联结,不断寻求母亲的替代品。这种对母爱的执念伴随着被压抑进潜意识的反向俄狄浦斯情结,使她对于为自己提供安全环境的女性照顾者很容易萌生好感。初期她对于美弦的情感可以认为是一种移情。通过共鸣仪式看到美弦的回忆得知她为素不相识的自己做了什么后,她跪下发誓“将自己的一切献给姐姐”。在这之后,作为使用负面情感战斗的红方反像者,仁菜频繁出现排斥反应,官方也明确表示这是对于美弦的思念引发的。从她认同亚未琉的情感并仇视田边百和阳樱莉来看,此时她对美弦抱有的应该是一种接近恋爱情感的依恋,这到底是不是移情的作用见仁见智。


驹川诗-本我的释放、品行障碍
本作官方举办的搭档人气投票中,驹川诗x山田仁菜这对组合超过了阳樱莉x瑠夏成为第一名。如果在B站追番就能发现每到驹川诗出场弹幕就会变多。不只本作,很多作品中的愉悦犯都是高人气角色。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愉悦犯角色会那么受欢迎?
因为他们作为本我的代表,不受道德约束、无视规则、没有禁忌,总是在随心所欲地行动。观看他们的行动,释放了观众内心被压抑的本我,并且不用担心对现实自我产生影响。同样可能表现为一个平日性格温和的人却喜欢暴力题材电影,或是在MMORPG中享受激烈的PVP战斗。总结一下就是会没有道德负担地觉得很爽。
虽然观众看得很爽,但驹川诗这个人物其实远不像看上去那么愉悦。
1周目她戴着人格面具在人前装乖,对于自身的情感淡漠感到痛苦,偶然被人刺伤后对痛觉产生快感,有反复自残的行为。
2周目被美弦找到并安排在自己身边,从事夺取碎片这一活动让她感到充分满足,彻底释放了压抑的本我。
她的行为体现出品行障碍的特点。心理咨询中有大量类似案例,有些青少年一边从事反社会行为,一边感到痛苦不堪,他们可能缺乏基本道德观念,漠视法规,但内心其实一直在为自己异于常人而苦恼。仁菜曾直斥驹川诗“只是在以冷笑掩饰孤单,再靠着疼痛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并说“像你这种人多得是,你实在太过平凡。”一阵见血地戳到她的痛处,也让她有一种复杂的被理解感。再加上两人施虐和受虐的特点,驹川诗对他人毫不在意,却唯独对仁菜有些特别。
再补充一点,受虐欲即是指向自身的施虐欲。施虐狂和受虐狂是可以互相转换的。
驹川诗已经确定在后续游戏中出场,失去记忆的她又开始戴上人格面具,但仍被部分人警戒。大家又可以接着愉悦了~


水崎紫乃-偏执型人格障碍、与攻击者认同、退行、未完成事件
本作剧情之所以精彩,取材于现实是主要原因之一。邪教已经成为当代日本的社会问题。奥姆真理教事件之惨烈闻名世界,想要了解邪教组织为何会在日本有生存土壤并不断壮大,可以参考村上春树的纪实文学作品《地下》。
这里谈一下邪教是如何控制个人的。X-Japan的主唱Toshi就曾被邪教组织控制12年,他的自传《洗脑》以亲身经历讲述了邪教洗脑的方法。大致描述一下,控制者首先展现一个颠覆认知的理念或事实取信于你,不断展现自己的力量强调自身的优越,抓住你内心的弱点不断削弱你的意志,同时将你与外界隔离使你失去社会支持,再以精神虐待辅以躯体虐待使你体验到无法摆脱的无力感并适时给点奖励,最后把你训练成完全听命于控制者的巴普洛夫的狗。
这个过程是不是有点眼熟?这既是紫乃母亲对她所做的事,同时也是2周目紫乃对美弦所做的事。此处体现的是一种“与攻击者认同”的防御机制。指的是个体曾经被某人折磨或虐待过,其后自己却采用了那个人的特征或角色,以此避免令人痛苦的被动感和羞耻感。现实中最常见的是幼时被躯体虐待过的个体在成家后也会对家人施暴。

紫乃的经历注定她的人格无法健康发展,她身上呈现出明显的偏执型人格障碍特点,这类人普遍存在不信任感和多疑,即便被人温柔以待也会充满戒心。一旦敞开心扉将对方视为特别的对象又会激活内心无比幼稚的夸大性自体,此时对方的行动稍有不合心意之处,就会将此前的好感转化为仇恨,并且长时间地记恨。此外,过去经历造成对他人的不信任感会使这类人倾向于用权力和力量支配他人。一旦掌握权力,将会引发严重后果,希特勒就是典型。

紫乃的情感碎片以她幼年时期的形象出现,我认为编剧此处是在以象征手法表达“退行”这个概念。退行同样是一种防御机制,是指个体在面临应激状态时,回到需求较少的早期发展阶段,以原始、幼稚的方法来应付当前情景以降低自己的焦虑。

最后一集中紫乃展示给阳樱莉的那段两人的过去,体现的是“未完成事件”。这是格式塔(完形疗法)中的一个重要焦点。指的是个体经历中最为显著的部分(图形)从个体知觉范围外的体验部分(背景)中凸显出来,却未能得到完成或解决,以悔恨、愤怒、痛苦、焦虑、悲伤、罪恶、遗弃感等未能得到表达的感受形式出现。这些情感未被表达,却与鲜明的记忆及想象联结在一起,它们徘徊在背景中,干扰个体与他人的有效接触。而阳樱莉此时对紫乃的回应是一种有效接触。接触是完形疗法中促成个体成长与改变的必要条件,有效接触是指在不丧失个体个性的前提下与他人自然交互。
为什么紫乃始终选择阳樱莉而不是美弦?因为她将阳樱莉视为唯一的同伴。两人幼年相遇,都是在迷失中寻找,同样的际遇下,开朗又温柔的阳樱莉让她产生一种自己能被这个人接纳包容的感受。这是她在母亲和双胞胎姐姐身上都体验不到的。紫乃对姐姐加乃既爱又恨,加乃代替紫乃承受躯体虐待既不反抗也没有怨言,与不满于两人的处境想要和姐姐一起逃离的紫乃想法相悖,两人的内心渐行渐远,最后紫乃只能独自承受悲剧的发生。与美弦相遇后,紫乃把对于姐姐加乃的矛盾情感转移到了美弦身上,这是一种负移情。
官方已经明确紫乃的力量来源会在续作手游中展现,也即是说这个角色还有不少出场空间,希望下次见面时能看到她的成长。

写作本文时有部分参考《精神分析心理模型》(The Psychoanalytic Model of the Mind)及《编剧心理学:在剧本中建构冲突》(Psychology for Screenwriters : BuildingConflict in Your Script)
文章有点长,感谢您能看到最后。有没有同好来交流一下,打了一大段文字毫无反馈有点郁闷(苦笑)

评分

参与人数 19积分 +230 收起 理由
stardustlht + 10 写的太棒了
GemShadow + 10 精品文章
573986090 + 10 精品文章
琳玛奥 + 5
yak + 10
blackerXHunter + 10 精品文章
hernia08957 + 10 精品文章
中二的我 + 15
shojokageki + 15
歌无夜莺 + 5 大佬受我一拜
skydsa + 5 我很赞同
你用凶器 + 10 精品文章
shimamulas + 10 精品文章
1980209729 + 5
21058700 + 10 精品文章
DK_DARKmatter + 5
IceWind + 15 精品文章
jh_k + 30 精品文章
hongyuny + 40 666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5 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地方解释不通,变身需要戒指,可上一周目美弦第一次变身没有用戒指就变了?

二周目时紫乃的过去还是发生了吧?分界线在哪?

二周目美弦没有见过百

瑠夏够可以的,就她没疯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5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Ruptna 发表于 2021-10-5 04:38
有些地方解释不通,变身需要戒指,可上一周目美弦第一次变身没有用戒指就变了?

二周目时紫乃的过去还是 ...

这些剧情问题动画里有的给出了解答有的后续应该会有说明。
17集中的回忆,1周目的美弦是看到情感失控的百走过去直接开启了可梦,夕月和来梦引导她去保护碎片,出了可梦之后给了她蓝戒指,可以当成是夕月和来梦的能力。
紫乃的剧情应该有涉及到她力量来源,后续手游灿中可能会得到解答。
2周目美弦和百有个撑伞擦肩而过的镜头,之后是紫乃先找到美弦用红戒指强行共鸣使美弦恢复记忆,然后第3集美弦和百1V1时用手触碰百的剑引发共鸣,此后百也通过和美弦共鸣恢复了记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5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kydsa 于 2021-10-5 14:35 编辑

虽然不像dalao那样对心理学那么有研究,但对百合系的作品都比较了解。因为事先玩过游戏,蔚蓝反射在那个季度是我很关注的一部番剧。虽然原作的游戏性毁灭性地不足,可梦里的战斗桥段现在看来也是相当失败,但精致的UI和配乐还是在那段时间内还是给我带来了相当不错的游戏体验。当初看到澪的制作消息真的有一种“这也能出番剧”的感觉。所以我一开始就是抱着很低限度的期待观看这部番剧的。
出乎我意料的是,蓝反顶着明显资金不足的画面,讲完了一个非常好的故事。这部番剧的独特之处在于以人物为中心,用人物的背景和性格引发矛盾冲突,在冲突中再刻画角色。让角色带动剧情而非事件。故事看起来非常真实自然。只要从头看到尾,就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剧本的完整和叙事手法的高明。
蓝反对战斗环节非常轻视,没有设立游戏中日菜子那样的英雄人物,也不是和原种这样的“绝对反派”战斗,而是由不同角色的理念不同来创造冲突。难得的是,大量的心理学考究,合理的背景设定,优秀的情节设计,使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人的经历,理解每一个人的想法,与所有角色产生共情。在资金明显不足的情况下,蓝色反射仍是一部相当优秀的作品。
蓝色反射真的让我眼前一亮,它少见地愿意讲一个完整富有艺术性的故事,它的评分在我看来真的过低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5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skydsa 发表于 2021-10-5 14:12
虽然不像dalao那样对心理学那么有研究,但对百合系的作品都比较了解。因为事先玩过游戏,蔚蓝反射在那个季 ...

我刚好相反,是先偶然听到ED1被歌词惊艳到开始追番,追番过程中才玩的游戏。幻的游戏性真的太糟,吐槽起来要没完了,我是把它当成体验JK校园生活的氛围系作品才通关的。看官方访谈他们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希望新作情况能好转吧。不过说句实话,核心玩家还是不要对这系列的战斗抱以丝毫期待的好,制作方对于整体战斗系统的理念有些过时了,不从根本上革新的话治标不治本。
我动画看得不多,合胃口的百合作更是少有,澪真的是意外之喜。一般动画作品剧情、角色、人物关系这三项总有一两处明显短板,澪几乎没有明显短板,可惜全砸在作画上了。要是能保持岸田梅尔原画的那种风格,或许评价就不是现在这样。再来就是澪的叙事氛围比较含蓄,跟当下短平快的大众喜好不符吧。我写这篇文也是希望能有被画风劝退的人回心转意给它个机会(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6 01: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头一次看到蔚蓝反射的长评。个人真的好喜欢这部动画,就是因为作画原因导致没多少人关注了,我甚至因为这动画预购了《蔚蓝反射帝》

点评

这么看澪帝灿这系列企划靠动画拉人入坑还挺成功的,我也预约了,就等它发售  发表于 2021-10-6 12: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12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姐和姐姐那对真是甜死了。真就可惜在作画上了。已经预购游戏了,蛮期待后面的故事的。

点评

我也很喜欢这对,希望后续游戏剧情能再来点糖吧  发表于 2021-10-12 20:0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1-10-19 14: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