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hanxin

[各有所爱] 【pop子与pipi美】完结撒花!1月硬核真爱百合cp!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這番的梗幾乎都看不懂,完全無法理解他在演什麼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4 01: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集告白,五集结婚www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4 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永田琴乃 于 2018-2-8 00:52 编辑

                                                  《故乡》by 周田野树人

     我冒了严寒,回到相隔二千余里,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下北泽去。

  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下北泽时,天气又阴晦了,蜜蜂飞进船舱中,彬彬的响,从蓬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昏睡的木毛,脸上没有一些活气。

  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阿!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

  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我的故乡好得多了。但要我记起他的美丽,说出他的佳处来,却又没有影像,没有言辞了。仿佛也就如此。于是我自己解释说:故乡本也如此,——虽然没有王道征途,也未必有如我所感少年犯罪的悲凉,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变罢了,因为我这次回乡,本没有什么好心绪。

  我这次是专为了别他而来的。我们多年聚族而居的野兽邸,已经公同卖给C社了,交屋的期限,只在本年,所以必须赶在正月初一以前,永别了熟识的老屋,而且远离了熟识的故乡,搬家到我在谋食的台湾去。

  第二日清早晨我到了我家的门口了。瓦楞上许多林檎的断茎当风抖着,正在说

  明这老屋难免易主的原因。几房的本家大约已经搬走了,所以很寂静。我到了自家的房外,我的母亲早已迎着出来了,接着便飞出了1919岁的妻子文文。

  我的母亲很高兴,但也藏着许多凄凉的神情,教我坐下,歇息,喝红茶,且不谈搬家的事。文文没有见过我,远远的对面站着只是拿着相机偷拍。

  但我们终于谈到搬家的事。我说外间的寓所已经租定了,又买了几件家具,此外须将家里所有的亲甜滴卖去,再去增添。母亲也说好,而且行李也略已齐集,亲甜滴不便搬运到苗寨去的,也小半卖去了,只是收不起钱来。

  “你休息一两天,去拜望亲戚本家一回,我们便可以走了。”母亲说。

  “是的。”

  “还有远野,他每到我家来时,总问起你,很想见你一回面。我已经将你到家

  的大约日期通知他,他也许就要来了。”

  这时候,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个黝黑的GO神,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彤红的林檎,其间有一个半笑的霸王龙,只穿着内裤,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只懒猴尽力的刺去,那懒猴却将身一扭,反将他下面咬碎了。

  这霸王龙便是远野。我认识他时,也不过十多岁,离现在将有三十年了;那时我的父亲还在威胁快递员,家景也好,我正是一个少爷。那一年,我家是一件雷普的值年。

  这雷普,说是三十多年才能轮到一回,所以很郑重;正月里供go神像,工具很多,雷普很讲究,干的人也很多,红茶配方也很要防偷去。我家只有一个忙月(我们这里拍片的分三种:整年给一定影视本社拍钙片的叫长工;按30分钟5万给人拍片的叫短工;自己也雷普,只在过年过节以及收租时候来给一定本社拍片的称忙月),忙不过来,他便对父亲说,可以叫他的霸王龙远野来管雷普的。

  我的父亲允许了;我也很高兴,因为我早听到远野这名字,而且知道他和我仿佛年纪,同一种族(都是野兽),也都是田野里生的,但他五行缺雪,所以他的主人叫他远野。他是能游泳的。
我于是日日盼望新年,新年到,远野也就到了。好容易到了年末,有一日,母亲告诉我,远野来了,我便飞跑的去看。他正在地下室里,紫色的圆脸,穿着黑色T恤,晒痕很明显却没穿着内裤,这可见他的主人十分爱他,怕他被雷普而死去,所以在GO神面前许下愿心,自己把他雷普了。他见人很怕雷普,只是不怕我,没有旁人的时候,便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

  我们那时候不知道谈些什么,只记得远野很高兴,说是上城之后,见了许多没有见过的东西。

  第二日,我便要和他去天台晒太阳。他说:“这不能。须太阳出来才好。我们天台上,太阳出来了,我扫出一块空地来,用短棒支起地毯,撒下红茶粉,看远野来晒时,我远远地将缚在地毯上的绳子只一拉,那远野就倒地不起而昏睡了。拖到地下室去雷普,什么姿势都有:掘PYZ,掘PYZ,掘PYZ......

  我于是又很盼望晒太阳。

  远野又对我说:“现在太冷,你夏天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日里到空手道部去,什么木毛都有,池沼也有,爱偷窥的木毛也有。晚上我管林檎去,你也去。”

  “管贼么?”

  “不是。走路的木毛口渴了摘一个林檎吃,我们这里是不算偷的。要管的是绯翠,金发小女孩,懒猴。go神底下,你听,啦啦的响了,懒猴在咬瓜了。你便捏了胡叉,轻轻地走去……”

  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懒猴的是怎么一件东西——便是现在也没有知道——只是无端的觉得状如小狗而很凶猛。

  “他不咬人么?”

  “有胡叉呢。走到了,看见懒猴了,你便刺。这牲畜很伶俐,倒向你奔来,做出个完 全 胜 利的姿势,反把你林檎给咬了了。他的皮毛是油一般的滑……”

  我素不知道天下有这许多新鲜事:空手部有各种木毛;林檎有这样危险的经历,我先前单知道他在水果店里出卖罢了。

  “我们沙地里,潮汕英豪要来的时候,就有许多蜘猪侠只是跳沙家浜,都有青蛙似的两个脚……”

  阿!远野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炮友所不知道的。他们不知道一些事,远野在空手部时,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
可惜正月过去了,远野须回家里去,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地下室里,哭着不肯出门,但终于被他主人带走了。他后来还托他的主人带给我一包红茶粉和几个很好看的林檎,我也曾送他一两次东西,但从此没有再见面。

  现在我的母亲提起了他,我这儿时的记忆,忽而全都闪电似的苏生过来,似乎看到了我的美丽的故乡了。我应声说:“这好极!他,——怎样?……”

  “他?……他景况也很不如意……”母亲说着,便向房外看,“这些人又来了说是买亲甜滴,顺手也就随便拿走的,我得去看看。”

  母亲站起身,出去了。门外有几个木毛的声音。我便招文文走近面前,和她闲话:问她可会写新闻,可愿意出门。

  “我们坐火车去么?”

  “我们坐火车去。”

  “船呢?”

  “先坐船,……”

  “哈!这模样了!身体这么结实了!”一种粗犷的怪声突然大叫起来。

  我吃了一吓,赶忙抬起头,却见一个戴着眼镜,平头,三四十岁上下的眼镜丑婊站在我面前,两手搭在髀间,张着两脚,正像一个工程仪器里的大型圆规。

  我愕愕然了。

  “不认识了么?我还雷普过你咧!”

  我愈加惊愕了。幸而我的母亲也就进来,从旁说:“他多年出门,统忘却了。你该记得罢,”便向着我说,“这是台湾基隆的阿杰,……搞游戏节目的。”

  哦,我记得了。我读高中在网吧里玩泡泡堂时候,在斜对面的座位里确乎终日坐着一个叫阿杰的人,大家都叫他杰哥。但是没有这么勇,身体也没这么结实,而且终日坐着,我也从没有见过这圆规式的姿势。那时人说:因为他,这网吧的买卖非常差。但这大约因为年龄的关系,我却并未蒙着一毫感化,所以竟完全忘却了。然而杰哥很不平,显出鄙夷的神色,仿佛嗤笑逸国小生不知道比尔海明威,木毛不知道空手部似的,冷笑说:

  “忘了?这真是贵人眼高……”

  “那有这事……我……”我惶恐着,站起来说。

  “那么,我对你说,你阔了,搬动又笨重,你还要什么这些亲甜滴,让我拿去罢。我们小户人家,用得着。”

  “我并没有阔哩。我须卖了这些,再去……”

  “哎呀呀,你放了道了,还说不阔?我知道你住哪儿,也知道你在哪里拍片,你现在有5分钟三十万了,还说不阔?吓,什么都瞒不过我。”

  我知道无话可说了,便闭了口,默默的站着。

  “阿呀阿呀,真是愈有钱,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愈是一毫不肯放松,便愈有钱……”杰哥一面愤愤的回转身,一面絮絮的说,慢慢向外走,顺便将我的一条内裤塞在裤腰里,出去了。

  此后又有近处的本家和亲戚来访问我。我一面应酬,偷空便收拾些行李,这样的过了三四天。

      一日是天气很冷的午后,我吃过午饭,坐着喝红茶,觉得外面有人进来了,便回头去看。我看时,不由的非常出惊,慌忙站起身,迎着走去。

  “打扰了。”

  这来的便是远野。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远野,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远野了。

  他身材增加了一倍;先前的紫色的圆脸,已经变作灰黄,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眼睛周围都肿得通红,这我知道,在水泳部的后辈,终日被雷普,大抵是这样的。他身上只一件极薄的T恤,浑身瑟索着;手里提着一个红茶包和一支细长烟,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爪子,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

  我这时很兴奋,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

  “阿!远野,——你怎么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雷普,晒太阳,雷普,晒太阳……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

  “先辈!”

  “阿,你怎的这样客气起来。你们先前不是恋人称呼么?还是照旧:亲生老公。”

  母亲高兴的说。

  “阿呀,老太太真是……这成什么规矩。那时是年轻时,不懂事……”远野说着,又叫萃香上来打拱,那孩子却害羞,紧紧的只贴在他背后摩擦。

  “她就是萃香?第五个?都是生人,怕生也难怪的;还是文文和他去走走。”母亲说。

  文文听得这话,便来招萃香,萃香却松松爽爽同他一路出去了。母亲叫远野坐,他迟疑了一回,终于就了坐,将细长烟靠在桌上,递过红茶包来,说:

  “冬天没有什么东西了。这一点红茶叶倒是自家晒在那里的,请先辈……”

  我问问他的景况。他只是摇头。

  “非常难。第六个木毛也会帮忙了,却总是雷普不够……又不太平……什么地方都要雷普,没有规定……茶叶又坏。种出红茶来,拿去雷普,总要被一转攻势,折了本;不去下药,又只能自嗨……”

  他只是摇头;脸上虽然刻着许多皱纹,却全然不动,仿佛石像一般。他大约只是觉得苦,却又形容不出,沉默了片时,便拿起烟管来默默的吸米青了。

  母亲问他,知道他的家里雷普忙,明天便得回去;又没有吃过午饭,便叫他自己到院中烤肉吃去。

  他出去了;母亲和我都叹息他的景况:瘦弱,被雷普,叔叔,朴秀,KBS,睿国小鬼都苦得他像一个木偶人了。母亲对我说,凡是不必搬走的亲甜滴,尽可以送他,可以听他自己去拣择。

  下午,他拣好了几件东西:一杯傻风牌烧仙草,两粒珍珠,3个半花生,4粒葡萄干,外加个不一样的汤勺。

  他又要所有的草灰(我们这里煮饭是烧稻草的,那灰,可以做林檎的肥料),待我们启程的时候,他用白色低级车来载去。

  夜间,我们又谈些闲天,都是无关紧要的话;第二天早晨,他就领了萃香回去了。

  又过了九日,是我们启程的日期。远野早晨便到了,萃香没有同来,却只带着一个据说是神社倒闭了的巫女管黑色高级车。我们终日很忙碌,再没有谈天的工夫。来客也不少,有送行的,有雷普的,有送行兼雷普的。待到傍晚我们上车的时候,这野兽邸里的所有破旧大小粗细东西,已经一扫而空了。

  我们的车向前走,两岸的青山在黄昏中,都装成了林檎颜色,连着退向车后梢去。

  文文和我靠着车窗,同看外面模糊的风景,她忽然问道:

  “我们什么时候回来?”

  “回来?你怎么还没有走就想回来了。”

  “可是,萃香约我到她家玩去咧……”她睁着大的黑眼睛,痴痴的想。

  我和母亲也都有些惘然,于是又提起远野来。母亲说,那台湾玩新游戏的杰哥自从我家收拾行李以来,本是每日必到的,前天伊在灰堆里,掏出十多个驾照来,议论之后,便定说是远野偷来的,他可以在运灰的时候,一齐搬回家里去,卖给极道来威胁体育部员。

  杰哥发见了这件事,自己很以为功,便拿了那空调遥控器(这是我们这里用来威胁售房人员的,上面有录音功能,虽然只会录下“rua”的声音,但山田乌冬可以用来威胁,售房人员只能看着气死),飞也似的跑了,亏他身体如此结实,竟跑得这样快。

  老屋离我愈远了;故乡的山水也都渐渐远离了我,但我却并不感到怎样的留恋。我只觉得我四面有看不见的高墙,将我隔成孤身,使我非常气闷;那林檎地上的不穿内裤的霸王龙的影像,我本来十分清楚,现在却忽地模糊了,又使我非常的悲哀。

  母亲和文文都睡着了。

  我躺着,听车底的轰鸣声,知道我在走我的路。我想:我竟与远野隔绝到这地步了,但我们的后辈还是一气,文文不是正在想念萃香么。我希望他们不再像我,又大家隔膜起来……然而我又不愿意他们因为要一气,都如我的辛苦展转而生活,也不愿意他们都如远野的辛苦麻木而雷普,也不愿意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

  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

  我想到希望,忽然害怕起来了。远野要烧仙草和汤勺的时候,我还暗地里笑他,以为他总是崇拜漫威英雄,什么时候都不忘却。现在我所谓希望,不也是我自己手制的偶像么?只是他的愿望切近,我的愿望茫远罢了。

  我在朦胧中,眼前展开一片海边彤红的林檎地来,上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个黝黑的go神。我想: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便乘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一九一九年⑧月⑩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4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哟、来哟!足球扔在胸上在胸上!



好哟、来哟!菜刀扎在胸上在胸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4 12: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為什麼大家笑得起來,是都懂它的梗嗎?o_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4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green.blue 发表于 2018-2-4 12:44
為什麼大家笑得起來,是都懂它的梗嗎?o_O
虽然看不懂,但是就想笑,可能是画面+配音的效果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4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番真是一集比一集有毛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4 21: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懂但就是會笑(((   第五集結婚看得好高興啊www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5 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画伯哈哈哈哈哈本色出演,这集声优效果爆炸,你逢田姐当然会出演粪动画第二回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5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番感觉跟幸运星有点类似,能看懂梗就很有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简体字切换

GMT+8, 2019-7-18 10:43 , Processed in 0.04152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