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剑之华尔兹的个人空间 https://bbs.yamibo.com/?1531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叙事梦

热度 1已有 24 次阅读2022-3-12 03:40 |个人分类:日记

一个充满各种意象的梦,也许值得记录。  

我并不确定当时自己的身份,似乎是在一场婚礼。我是带着枪的杀手,和母亲约好了,她会和一个人再婚,然而这是她预先设定好的骗局,而我要做的事便是,潜入这场婚礼,在他们携手互证的那一瞬间,用狙击枪杀死那个男人。  

计划如期进行,我开车一路跟随他们,却在不知何时又领了先,我在拐角注视着他们的车队缓缓而来,但始终不来,我看向那边,想要找寻她的目光,想要她给我一点提示,然而她却像是故意背过身去,就像是知道我在这边,而特意不看我。  

我背着枪上了楼,进入电梯,看到窗玻璃外是一层又一层的破烂墙壁,楼梯没有扶手,螺旋楼梯歪斜着挂在墙壁边缘,很危险。这是座被废弃的大楼,像是上世纪产物。我怀着一种苍凉的心情等待电梯到达,却迟迟上不去楼顶,窗外重复着断壁残垣,象征着黄昏的残阳也在为这风景添色,我感到一种仿佛被世界遗弃的恐慌,电梯也开始变得摇摇晃晃,我不敢再去顶楼……当时心里只想着,赶快回到地面,于是几乎带着求饶的心态按下电梯按钮。  

我本该去顶楼用枪杀了那个人,本该如此,可我没有做到,当我置身荒凉场景之中,被内心不知名的恐惧捕捉,我看着窗外的风景,逐渐回到一楼,我的视线通过瞄准镜窥视着婚礼现场,可不知何时,手中的枪变成了摄像机,我徒然地,愤怒地,后悔而无用地,不断扣动扳机,却只有快门的声音,只有照片被一张张定格的声音,我的枪里没有子弹,不,已经不能说是枪了,上一秒还是狙击枪的瞄准镜,等到拿开镜子发现只是一台摄影机在我手中。我也像是个被揭露身份而又无人在意的小丑,电梯开门的一瞬就是他们正式结婚的一瞬。我似乎在喊着什么,但没人听见我的声音,母亲的目光从来不曾看我一眼。这本该是场骗局,却没有赢家输家,只有小丑,我还以为自己背负着多大的责任,有着多大的能耐呢,没想到我并不是所谓主角,所谓英雄,只是个射不出子弹的旁观者。我的枪变成了摄像机。我的愤怒我的自以为是我的报复都被这充满嘲讽的快门声消解了。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我,直到祝福的人群渐渐散去。突然间我看见和我的猫很像的一只……不,那就是我的猫!我冲过去抱住它,"你本该在车里等我的",为什么又乱跑呢,不要总是让我担心啊,和我回家吧,不要再乱跑了。  

我带着猫上车,把它放到后座,一不小心自己也跌坐了进去,车门瞬间关上,车子开了起来。驾驶位坐着一个陌生的女人,自顾自地开起我的车,我在后座冲她喊叫,问着她是谁,却像隔了一座山水似的,车窗吹来的风把我的话语打散在空中,她不理会我,兀自开着车。  

路面坑坑洼洼的,我心里想着如果是高档车就不会因为路不平而如此颠簸了吧,不像我的这一台,一定很难开,那人说不定心里也在这么想。我再次和她搭话,说她开错了方向,不要去海边。"不要让我看见海",我对她说,"你走了错路,请掉头回去,另一边才是正确的路。"  

她终于肯开口跟我说话。而我只关心她是谁。她一会说她是婚礼的伴娘,觉得无聊跑出来看看,看到像是落魄小狗的我在这里,就抱着玩儿一样的心态上了我的车。一会又说她是逃婚者,从她的婚礼跑到了我母亲的婚礼上,装作伴娘实则为了伪装自己,希望我的车能带她逃离此地。她的话没有一句像是真话。而我却信赖着她,任由她开着车。  

或许心里会有些许后悔地想着,"也许还是去海边更好。"  

我始终看不见她的真容,永远只有一个黑发的背影与我对话。没有目的地的驾驶,窗外已由黄昏变成沉寂的灰黑,窗外的一切都在褪色,充满水泥,充满灰尘。我不知道她要去哪里,但却信赖着她。梦已尽。梦给予我意象,给予我某种感受,却始终不会给予准确的答案。虽始终未见其真容,但我确信,她是我所熟知的一个人。这不是她第一次造访我的梦境。虽然,我并不能说出她究竟是谁。但我就是有着这样的确信,她是我所熟悉的存在…… 
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GMT+8, 2024-5-28 22:42 , Processed in 0.03912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