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久逝梦空的个人空间 https://bbs.yamibo.com/?2626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坂本明娜】午休

已有 8 次阅读2019-8-11 23:12 |个人分类:【坂本明娜】

对于战争时期的魔女们来说,是要时刻提防着异形军的进攻,几乎没有时间去放松自己。

尤其是航空魔女,她们肩负使命,是所有魔女里面作战能力最强的兵种,实力强大,自然也被寄予厚望。

她们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少女,背井离乡,为了人类的命运而战。

她们是战士,无所畏惧,勇往直前,为了人类的命运付出自己的一切。

501统合战斗航空团,航空魔女里最强的部队,是由各国政府抽调顶尖航空魔女组成的团队。

有来自卡尔斯兰的世界级击坠王哈特曼和巴克霍隆,有来自高卢的蓝色闪电,来自利比里昂,速度最快的夏莉,天才少女鲁基尼,从未被击中过的艾拉,夜战魔女桑妮娅。来自不列颠尼亚和扶桑的两名新晋魔女同样展现出了她们惊人的力量。

501统合战斗航空团,通称“强袭魔女”,战斗指挥是“天空的武士”坂本美绪,总司令则是来自卡尔斯兰,有着夺目红发和红眸的温柔女孩,明娜·迪特林德·威尔克。

她们是世界第一的航空魔女部队,固守在人类在欧洲大陆最后的堡垒,不列颠尼亚的一个小岛上。

报纸里的她们活跃无比,一次次地击退异形军,保护了欧洲大陆,是所有孩子们憧憬的对象。

在孩子们的心里,她们就应该是穿着战斗脚,眼神犀利,扛着机枪与异形军作战,归队后和军人们一样,站岗放哨,纪律森严。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到了501这里,一切居然都是反着来的。

 

 

“哈特曼!快点起床!”巴克霍隆发动固有魔法,用力把一根树枝掷往哈特曼的方向,然后准确无误地命中了她毛茸茸的金色脑袋。

“再四十分钟……”

就算是被狠狠打中,哈特曼也没有介意,把被子一卷,翻了个身。

不愧是卡尔斯兰击坠王!就连日常也可以发挥出战斗时的感官!完美的把自己身体隐藏到了垃圾山里!完美的避开了巴克霍隆的攻击!进入了她的视觉盲区!

“巴克霍隆小姐!”身后的宫藤拉住了暴怒的巴克霍隆,“冷静一下啊!打得太惨的话我也没办法救回来啊!”

“早上好,夏莉,鲁基尼。”明娜已经换好了制服,身为基地的指挥官,明娜的作息十分规律,是不可能让自己出现“睡过头”这种情况的。

坂本就更不用说了,每天早起锻炼,一天都不会落下,现在已经背着自己的刀坐在餐厅吃早餐了。

“早啊明娜。”她放下手里的刀叉,和明娜打了个招呼,“昨天晚上的夜间巡逻一切正常吧?”

明娜径直走到坂本身边,拉开椅子坐到了她的身边,稍微活动了下自己的肩膀:“是啊,一切顺利,异形军按照预测来了,艾拉和桑妮娅简单地就收拾掉了。”

坂本点了点头,继续去吃自己的早餐,明娜则是接过了莉涅特递过来的咖啡,道过谢后小口喝了起来。

“明娜很喜欢喝咖啡呢。”坂本托着脑袋,看向一旁双手捧着咖啡杯的明娜,“喔,那个咖啡杯,是我上次去不列颠尼亚给你买的那个吧。”

她指了指明娜手里捧着的那个黑色的咖啡杯,那咖啡杯外面是泛着光泽的黑色烤瓷,里面是白色的,杯口还镀着一圈金。

“啊,是啊。”明娜笑着摸了摸那咖啡杯,“谢谢,我很喜欢。”

“我还以为明娜会喜欢那种小女孩会喜欢的亮色系,但想想又感觉那种东西不配你,于是就买了个黑的。”坂本打量着那咖啡杯,“不过你喜欢就好啦。”

明娜的确是比较喜欢亮色的,但在战争年代,穿的最多的还是身上朴素的军装,能穿礼服的机会少之又少。

“啊啦,我的确是喜欢那种亮色的哦,不过我更喜欢美绪送给我的。”她笑了笑,说话间带着不急不火的语气,“这个就很好。”

坂本有些懵懵地看着明娜,什么叫“喜欢亮色但是你送的更好”?

那这杯子她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啊啦,时间不早了。”明娜抬起头望向一边的落地钟,“今天的文件蛮多的,那我就先走了。”

她端着那咖啡杯,在坂本的注视下走出了餐厅。

“什么嘛……”坂本小声嘟囔,“真是搞不明白。”

 

 

午休对于习惯了军队生活的军人们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更不要说是在当下这样的战争年代了,对于魔女们来说,午休……

好像就是日常啊?!

当然这之中并不包括训练狂魔坂本,纪律狂魔巴克霍隆和501统合战斗航空团的总司令明娜。

明娜的咖啡放在自己的手边,右手握着钢笔,左手撑着额头,眉头紧蹙,批改着桌面上的文件。

批改这么多的文件就是明娜的日常,她连出击的时间都被削减,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办公室或者是指挥塔里,无聊得很。

前两天接到总部的通知,希望能让巴克霍隆在基地暂时接手501,让她和坂本搭乘夜间运输机去伦敦。

而那运输机就是今天晚上出发。

“明娜!”巴克霍隆一下子就推开了房间的门,“你晚上要坐飞机的吧!到时候一定要保持清醒!现在去和桑妮娅她们一起睡觉吧!”

忘了说了,艾拉和莉涅特会对这次的飞行进行护卫,而基地的夜间巡逻也还是落在桑妮娅的肩膀上。

“冷静下,特露德。”明娜赶紧盖好笔帽安抚巴克霍隆,“你看,我在飞机上小睡一下也不是不行不是吗?”

“不行!”巴克霍隆的态度坚决,“很危险的!你现在可以睡个午觉,这样等到晚上会稍微精神些!”

她不由分说地就把明娜拉了起来,对于上下级关系来说,她更注重友人的身体健康。

明娜被巴克霍隆推搡着出了门,然后被她关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侧耳倾听,那门锁还咔哒一声落了下来。

这家伙的性子实在是太急了……

明娜一边脱去自己的制服外套,一边无奈地摇头叹气。

其实稍微放松一下……还算是蛮不错的。

明娜抻了个懒腰,让自己躺倒在柔软的床榻上。

究竟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休息一下了呢?应该说,从战争开始后就这样了吧,没有休息的时间,只有做不完的任务和批不完的文件。

时间宝贵,不知道美绪在做什么呢?难得能好好休息一下睡个午觉,美绪晚上也要和自己一起搭飞机,不好好睡个午觉看来是不行呢。

明娜闭上眼睛,慢慢地释放出灰狼使魔,固有魔法自然的荡漾开来,像是雷达一样扫描着整个基地。

她很快就找到了坂本,她看起来想要去找自己的样子,刚从司令室里出来,正在往自己的房间来。

怎么办!

虽然明娜内心是很想邀请坂本一起睡个午觉的,但是某种意义上又怕她误会些什么,连忙收了使魔,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制服又给穿了回去。

走到门口,却一下子不知道该不该出门去叫住坂本,虽然她看起来好像是要来自己这边的模样,但是又不确定是不是要过来,这样出去叫住她,会不会让她误会自己啊……

就在明娜纠结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明娜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拉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坂本显然是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

“啊……明娜。”她抓了抓额头,傻笑一声,“我就是来看看你,现在最好睡一下……”

“晚上还要坐飞机。”明娜接过话头,望着她的眼睛。

“对……”惊讶于明娜的接话,坂本点了点头,眼睛瞟上了她半解的白色衬衫领口,“啊如果你要睡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

坂本往后退了一步想要出去,而明娜却是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白色的军服袖口,虽然说是抓住了,但是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很是尴尬。

坂本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胳膊被她拉着,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一动不动的架势,好像是木头人一样。

“美绪……”明娜叫着坂本的名字,看着她无辜的黑色眼眸,好一阵子才下定了决心,“能……陪我睡午觉吗?”

话还没说完,明娜就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这么羞耻的话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吗!!!

太丢人了啊!!!

坂本看着自己的眼神从惊讶变成呆滞,然后又变成无奈。

“真是的……”她抓了抓脑袋,“我还以为明娜哪里不舒服,吓死我了,原来只是害怕一个人睡觉啊。”

“我才没有害怕!”明娜大声反驳道,拉着坂本进了自己的房间,心里却是有些雀跃。

“哈哈哈,这大中午的,妖魔鬼怪不敢造次,就算这样也要陪你睡吗?”坂本哈哈大笑,看着明娜的目光里带着一分宠溺,“想不到明娜还会害怕这些东西,我还以为你能一拳把它们全部揍飞呢。”

“你到底陪不陪我睡!”羞窘之下,明娜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份娇嗔之感,瞪了眼笑得不能自己的坂本。

 

 

2

 

“我陪我陪。”坂本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眼中却带着掩不去的笑意,“要我帮你脱衣服吗?”

她解开自己白色军装领口的两颗扣子,眼睛眯起来,那笑容在明娜的眼里竟然带着些许挑逗的意味。

“不用了!”她赶忙褪去自己本就只是搭在身上的军绿色外套,躺到了床上。

坂本就躺在自己的身边,面对着天花板,脑袋微微仰起,露出光滑的脖颈。

“美绪……”明娜小心翼翼地用手去碰了碰坂本的脸颊,那人却没有任何反应。

“美绪?”她凑了上去,感觉事情的发展略微有些跑偏。

现在难道不应该是自己凑上去,然后就算不发生点什么,也起码能够让这块木头好好语塞一下啊?

这家伙怎么就不按套路出牌,就这么睡着了?

她气鼓鼓地转向坂本的方向,看着她睡得正香,就算心里有千百个生气也不能把她叫醒,只能在心里把这笔账记了下来,然后气鼓鼓地往她那边凑了凑,把脑袋凑到她身边,这才闭上了眼睛。

 

 

“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坂本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就连是她也能感觉到身体传出的那名为舒适的信号,想来是好久没有这么休息了吧。

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手臂上,她迷迷糊糊地转过头去,只感觉到有一个触感绝佳,还毛茸茸的东西压在那里,甚至还往自己的怀里拱了拱。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总感觉气味很熟悉,还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坂本下意识地抱紧了那东西,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那东西”自然是和坂本同床共枕的明娜,被坂本抱在怀里,她看起来非常舒服,就连在睡梦中也不自觉地勾起嘴角,抱着坂本的腰,用脸颊蹭了蹭。

“队长!!!”

房门突然被使劲踹开,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没有眼力劲,在这个时候冲进来,直接把明娜吓了个一激灵,直接从坂本的怀里跳了出来,一脚把自己踹到了地上。

“明娜……队长?”

来者是瑟瑟发抖的宫藤和莉涅特,两个人应该是想来找坂本的,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

明娜以一个及其缓慢的速度从地上爬起来,由于她低着头的缘故,莉涅特和宫藤并不能看得清她的脸,只能看到她有些凌乱的红色发丝和解开了两颗纽扣的白色衬衫。

“啊啦。”她微笑着,望向宫藤和莉涅特的方向,“有什么事情吗,宫藤小姐?”

宫藤看着明娜那一脸“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就等着被撕成渣渣”的表情,咽了口唾沫,往莉涅特的身后缩了缩。

“那个……我们看坂本少佐一直没来指导我们训练,找遍了基地也没找到……然后就去……司令室打算找明娜中校您……”莉涅特支支吾吾地解释着,看着明娜一脸不善,也不知道这话到底应不应该说完了。

“然后巴克霍隆小姐就说您晚上要搭乘飞机,所以……应该在自己的房间睡午觉……”

“啊啦,是这样的吗。”明娜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扭过头去看床上熟睡的坂本,用身子稍微挡了挡她的睡颜。宫藤连连点头,继续补充道:“我们来的时候门是关着的,敲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反应,我们怕中校您出什么事,就只好……”

“破门而入了。”

明娜接话道。

宫藤缩着脖子点点头。

 

罪不至死,有情可原。

明娜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长长地叹出来。

“好了,宫藤,莉涅特,你们今天就好好休息一天吧,或者是说,让美绪好好休息一下吧。”她望向坂本半张着嘴的模样,轻声笑了出来。

“她也很累了呢。”明娜的笑容温柔,完全没有刚才要宰掉宫藤和莉涅特的模样。

“啊,不好意思……”莉涅特拉了拉宫藤的衣角,“那真是打扰了呢,威尔克中校……”宫藤的腿打着颤,就算是知道明娜不会杀了自己,被那“关爱”的目光望着,不管是谁都会害怕的啊。

于是在那关爱的目光里,宫藤和莉涅特缓缓地退了出去,关上了明娜的门,顺便把门咔哒一声关上了。

直到脚步声逐渐远去,明娜才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转过头去,望向坂本的方向。

还好美绪没醒过来呢。

她小心翼翼地爬回了床上,望着身边熟睡的坂本,长长的出了口气。

也只有这家伙能够像个没事人一样睡得香甜了吧。

真是的……

这家伙为什么总是这样呢?

明明看起来什么都知道,但总是装作不明白的样子……不,说到底这家伙到底明不明白啊?自己对她的心意什么的……

不不不,明娜·迪特林德·威尔克,你究竟在想什么?你和她不过是上司与副官罢了,你到底想要和她发展成什么样的关系?

明娜懊恼地锤着自己的脑袋,想要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全部给弄走,但那些鬼东西就像是胶皮糖一样牢牢地粘在自己的脑袋里,赶也赶不走,甩也甩不掉。

明娜露出了绝望的表情,就是那种已经无法思考,只能随波逐流的绝望表情。

自己和美绪,究竟算是什么关系?普通的上下级太过疏远,说是朋友的话又有很多朋友之间不会有的默契。

……

不不不!明娜·迪特林德·威尔克!你给我清醒一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先别说你和她都是女孩子,光是上下级这层关系就够你受的了!

魔女队有规定!下属不许和上司谈恋爱!

她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叹了口气,话说回来,自己对坂本究竟抱着怎样的情感?对这个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像是一块死木头一样的扶桑魔女……

喜欢吧?应该是喜欢吧?

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了,让自己放空,躺在柔软的床上,往坂本那边靠了靠。

算了……

先这样……就好。

 

 

“啊……”坂本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在模糊的视线中大概看清楚了面前的事物,“晚上了呢。”

窗外已经一片漆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宫藤没有来叫自己吃完饭,不过自己和明娜也真是厉害,午觉竟然能睡到晚上。

明娜……?

她低下头去,看到了明娜裸露在外的光滑肩膀,和她拽着自己衣角的纤细手指。

“醒醒,明娜。”她轻轻拍了拍明娜的肩膀,那里散发着炽热的温度,甚至有些灼热感。

明娜只是往自己身边靠了靠,却没有睁开眼睛,她的红发披散在肩头,好看得让坂本想要上手去摸一下。

“起来了,明娜。”她轻轻拍了拍明娜的脸颊,“等下就要出发了。”

这招还真算好用,明娜还就真的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拉着自己的衣角,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明娜……”坂本的眼睛不经意地望下一撇,明娜白皙的脖颈和好看的锁骨一览无余,衬衫滑落到肩膀下面,可她本人好像并没有发觉的样子,还在那打了个哈欠。

等到明娜恢复理智时,坂本还没来得及挪开自己的目光。

“美绪……”明娜的脸一下就红了,轻轻咬着下唇,却没有把自己的衣服给拉上去。

“抱……抱歉!”坂本赶忙移开了视线,轻轻咽了下口水。

可恶,又不是自己想看的!

坂本感觉自己冤枉坏了。

 

 

“路上小心。”巴克霍隆帮忙把坂本和明娜的箱子搬上了运输机,因为她俩要在伦敦待上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虽然食物和其他东西都能在当地买到,不过替换的军装和一些必要的钱还是要带好的。

这也是为什么她俩不能直接驾驶战斗脚飞到伦敦,虽然坂本有说过可以直接拎着行李飞过去,不过这个提议还是被总部以太过危险的原因给拒绝了。

负责护卫的艾拉和莉涅特已经就位,艾拉看起来有些不爽,估计是因为这次的调动让她没法和桑妮娅一起执行夜间巡逻的任务吧。而莉涅特则还是一如既往的害羞,两个人已经进入了飞行脚预热,而运输机的螺旋桨也已经在咔哒咔哒地转了起来。

明娜在和巴克霍隆交代过每天要处理的事物后就登上了飞机,而坂本在舱门旁已经等候多时,向明娜伸出手去,把她拉上了运输机。

偌大的运输机里只有她们两个人,也许是照顾她俩,巴克霍隆甚至还让整备兵搬上了张床和一床被子。

明娜真的不知道巴克霍隆是怎么想的。

这一床被子,自己该怎么和美绪分?不过美绪肯定会让自己睡,这点倒是毋容置疑。

“明娜,稍微睡一下吧。”坂本抖了抖那床被子,不由分说地把明娜按在了床上坐好,“你中午没睡好吧?”

“不……就算是没睡好也足够了,等到了伦敦之后再睡吧。”明娜想要拒绝坂本的提议,毕竟让她一个人躺在这里睡她还是能睡着的,但是如果坂本就坐在旁边,寸步不离地盯着她,反而会让她感到十分不自在。

坂本盯着明娜的脸颊看了好久,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我知道了啊,真是拿你没办法。”她把自己的刀从后背上取下来,挂到一旁的挂钩上,“明娜是害怕吧,既然这样我陪明娜睡就好了嘛。”

她不由分说地就把明娜按倒在了床上,伸手去解她的扣子,明娜大惊失色,想要挣扎反抗,却是根本没法逃脱她有力的手掌。

“明娜。”坂本褪去她深绿色的军服,把明娜塞到了被窝里,紧接着自己也钻了进去。

这张床是个单人床,坂本和明娜两个人躺在上面还是有点挤的,在这么小的空间里,明娜能够感觉到坂本的呼吸都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她连呼吸都不敢,整个身子僵在那里不感动弹。

“明娜。”坂本突然凑了上去,把自己的脑袋埋在明娜的身前,轻轻地笑了笑,“要脱么?”

!!!

明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用力拍了下坂本的肩膀,不过这一拳在坂本眼里却不过是娇嗔罢了。

“怎么,你难道不是脱给我看的吗?”坂本的声音骤然变得低沉,就连呼吸也变得炙热起来,灼烧着明娜的皮肤,刺痛着她的心脏。

明娜一时语塞,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是个木头的家伙其实什么都知道,不过是在装傻罢了。

“你还不是不看。”明娜小声反驳道,双手却已经环上了坂本的腰。

“脱不脱你都是最美的啊,明娜。”她轻轻亲了亲明娜的嘴角,笑了笑,“睡吧明娜,我就在你身边。”末了还不忘打趣一句,“不用害怕的。”

“我没害怕!”

明娜气哼哼地反驳,轻轻掐了坂本一下,窝在她怀里,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明娜在床上睡得挤不挤呢。”哈特曼手里抓着个土豆,蘸着卡尔斯兰的大蒜沙拉酱,吃的正香。

“两个床,明娜怎么会挤?”一旁的巴克霍隆有些奇怪地望着哈特曼。

“撒……谁知道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简体字切换

GMT+8, 2019-9-24 17:22 , Processed in 0.036982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