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剑之华尔兹的个人空间 https://bbs.yamibo.com/?1531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何处为真

已有 17 次阅读2023-11-16 02:14 |个人分类:日记

我打从心底厌倦我的思绪,它们早已不再是忠实于我心的状态。也许我长久地依赖了错误的媒介,文字无法穷尽内心世界的景观,单一语言的使用将我牢牢束缚在这个思想盐碱地。我无法拥有那雄鹰振翅拍打气流的强劲力量。我对这个世界有模模糊糊的认识与直觉,但我始终行走在迷雾里,无法怀有坚定的信仰向着直觉引领的出口逃离这内心的迷宫。

 

艺术家是天生的现象学家,他们以自己的方式直观这个世界的本质,毕加索的画中世界或许也是某一个世界的真实面貌。现象学没有自己的历史,因它是纯意识的哲学。伟栋老师提到,真正优秀的哲学教师需要几十年的修炼,也就是说,现今大部分身在其位的哲学教师,压根就不懂得什么是哲学,也不可能教会不懂的人。哲学系很糟糕,坏的便坏得很彻底,优秀的在少处,难以触及。他转而来到文学系,同样觉得现今的文学研究也尽是研究“无聊”,所研究的所探讨的,无一处是真事,一个都没有。而何为真事?便是对于存在者本身来说,对他生命体验而言有价值有意义的事物。

 

所有艺术的第一原则是自由,自由的游戏无所谓上帝的旨意。思想即是自由,它没有预设,有预设的是理论。理论是已死的规则,若不能改变,将毫无意义。真正拥有自由思想的哲学家将永远在创造,而这类人仅有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九十,是学术的寄生虫,分层次地寄生在真正哲学家的思想上,或抄袭,或挪用,或模仿。

 

“敏感”这种品质,向内投射招致抑郁,失眠、抑郁症,即是无法向外投射,若持续不断将敏感向内在输出,便会围困于自己内心看不见的敌人和恐惧。那该如何?敏感并非有害的情感,将敏感向外投射,展现生命的力度,把生命投射到他处——倾诉,或是日记,或是创作。正如the hours电影那句台词:作家是幸运的人,因为她同时生活在俩个世界。

 

创作,尤其是长篇的创作,需要持续的专注力,而现代社会的危机即是注意力溃散的危机,十年磨一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种病症普遍表现在:没时间看书,工作八小时有余已令人身心疲惫,无聊的讲座,快餐游戏,甚至是,外卖的点单,你拿起手机挑选食物的那段时间,也加入了生产的全球化,成为被数据洪流裹挟的其中之一,现今人类很难拥有一个完整的白天,甚或连一个独处的、属于自己的下午也很难拥有,数字通讯,技术手段牢牢抓住溃散得可怜的注意力,人类甘愿成为自己的看守者,时不时拿起手机。

 

过去的记忆、人生,足以让个体知晓世界的真相(康德之统觉力),但统觉力已溃散。今日之人,无历史感(历史,即合成能力,让过去、现在、未来、同时出现。)今日之人仅有当下,无论发生怎样的巨变都无知无觉,感觉的麻木。(新冠疫情好似过眼云烟,很快所有的阵痛都被忘记。)

 

统觉力的丧失,注意力的溃散,感觉的麻木,现代人似乎已经无可救药了,这个世界似乎已经烂完了,注意力溃散带来疲倦,失眠是常态,睡眠迎来终结。我们将永远无法开始做我们早已想做的事。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老师。”与抑郁搏斗多年的博士学长开口问出了同样出现在我心里的疑惑。在来蹭这节早八课之前,我失眠,四五点无法入睡,早上好不容易在多次闹钟的叫喊下匆匆醒来,一路赶到教室。我感觉自己很疲倦,每天都如此,同时很荒谬地、既没有在做正事,也没有感到清闲自在过。

 

伟栋老师回应:无需找寻答案,知道,知道即可。知晓真相,真相即答案。你知道这一切如何发生,知道这一切正在发生,就已经很好了,比无知要好。是,我们始终避免那个终极目标,也始终在拒绝答案的给出,我隐隐约约感受到,这个世界不会给出任何答案,如果给出了,答案也就消解了自身,这个世界将永远混沌,永远在延异的深渊里不断循环,不断派生。他继而给出一个建议——锻炼,将身体当作道场。“我觉得瑜伽最好,因为它能使你和自己的身体协调,你和你自己是一体的,轻盈,矫健,敏捷,想跳就能跳,想健步如飞,就可以飞。而不是沉重的肉身,让你觉得奔跑、跳跃都很难。如果持久地练,每天几个小时地锻炼,那种改变,肉身会先给你启示。”

 

他无数次劝我们不要动邪念,试图去搞清楚哲学的理论史。因为没有系统的训练,没有优秀导师的指导,没有十年八年的极端刻苦的努力,则根本不可能弄明白什么是哲学,他继而又说,进入思想亦非读书即可,大部分人很可能努力也没用,只有天生的哲学家才能成为哲学家,而他的水平亦有限,只能教会这类“天生即是”的哲学家,这类人最易教导。

 

自杀之人,大部分因愚蠢而死。自以为悟出了某种真理而赴死,实则愚蠢,是愚蠢害死了这类人。他们的智识短路,因愚蠢而致自杀。他的这段话,让我想起曾经的叶修之自杀(未知死焉知生),邱妙津之自杀,弗吉尼亚之死。当然,我可以很确定地判断,他们并非因缺乏智识而自杀,他们的死是情动式地拥抱死亡,是对生命带有热情与爱意的焚烧。“愚蠢”同样并非否定与贬义,在此处,我愿意以情动式的理解去接纳伟栋老师这个观点,体察出其中暗含的几分自嘲与善意。因他便是抑郁之人,便是自杀之人本身。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剑之华尔兹 2023-11-19 02:06
“信仰的姿态”——在过去,我不缺乏精神力。现在需要做的,是重新找回十年前失落的信仰。丢掉那具体的“信仰何物”,唯一需要保存的是,信仰的姿态。非具体某一物,而是永远在信仰信仰这件事本身。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GMT+8, 2024-2-28 02:07 , Processed in 0.04232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