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剑之华尔兹的个人空间 https://bbs.yamibo.com/?1531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这么样奇怪的自我

已有 13 次阅读2023-7-4 03:39 |个人分类:日记

  我不知道自己存在于哪个位置。哪个省,哪个城市,哪个小房间。在宇宙间是何处?我突然感到一阵恐慌,绝对的焦虑,缓慢地,经历。

  昨夜的seminar我昏昏欲睡,强撑精神,听不懂大家在说什么,太多的语言与观念,令我目眩。每当即将轮到我发言之时,我克制不住地颤抖,心脏跳动厉害。机械地读稿。我写我肺腑之言,却无法离开自己的文字。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一个月前我所焦虑的事情,我早已忘记。从那时起,我告诉自己:如果我想不起来上一次焦虑是为了什么,那我就无需再焦虑任何事,因为等到下一件令你焦虑的事发生的时候,上一件对你来说就是不重要的,因而,我可以转向我的未来,我说,我不再害怕了。

  于是我明白,我畏惧发言,只是生理上的习惯,其实只要多尝试几次,我就能克服这种生理缺陷。进入状态之后,只需尽力表达即可,差一点也没关系。承认自己的缺陷,直面我的糟糕。

  志梅学姐的眼神,在那一刻抓住我。我知道我不能再逃避,当一个人在公开场合和你说话的时候,我怎能再低头或是看向别处?我尽力,尽力,抬高自己的目光。理解她的字句。整场会议其实我一直处于一种眩晕的状态,我为太多来自个人的想法而感到茫然,我感受到……大家都在表达自己,她们自行创造一个宇宙,而这宇宙是个人化的,是他们每个人所私有的,我要进入,实在困难。但是那个目光让我进入了她的一部分。她给予我“去远。”——“去-远”就是去除距离,抽掉中介,让人直接与环境交融。

  第二天早晨六点,她告诉我《存在与时间》的具体页码,154页,有关于去远的部分。

  明早,跟管治疗的最后一次。我开始思索我的牙齿。又开始思索七月八号。那是交往一年的女朋友即将来见我的日子。我不敢告诉她,我内心的情感非常平静,但……我为何不敢说呢?对,我可以说的。因为这种平静的心境,已经渗透我的世界。我不是单对这一件事,我是事事皆如此。因而无需因为自己没有激动而自我追问。

  我喜欢一切曲折的东西。少革的枝织,博尔赫斯的环形废墟,一切隐秘曲折地通达,我都喜欢。我还是不明白自己处在宇宙间的何处。我的手为何会是这手,我的鞋又是为何在我凳子下。我为这些感到茫然而不知所措,生畏之人,如何吞噬自身之畏?我要吃下去,我才可能生。否则我将一直处于生死不明朗的界面。环境的自洽……是维持稳定的每日赌博。



(睡前写的一则评论,针对游戏里的轮回观与死亡)

电子游戏或许能为哲学开一小扇窗(现今,最容易普及的一种传播方式)。一些优秀的作品,我个人玩过的死亡搁浅,黑暗之魂系列,它们是很有张力——理解较浅的人可以在自己的领域里自得其乐,朦朦胧胧感受到一种对这个作品的喜爱;喜欢深挖的人也能从中体悟更多思维探索的乐趣。虽然玩家理解各异,感受不尽相同,但是总体的“好评如潮”是不变的,我觉得这是电子游戏一个很有魅力的点。


谈起轮回,想到一个特殊的,undertale这款游戏,玩家的一举一动自进入游戏那一刻起就是某种“记录在案”的行为,无论你因为哪个行为读档重来,你的最初行为都会被记录,即时删档重开都无法把一切“重来”。这或许也是一种对轮回观的破除?(通过游戏来呈现了。)


很多思维的传递单靠语言实在太过单薄而冒险,因为语言总是伴随误解与不可靠,而电子游戏似乎能够把科技给予它的一切都利用起来……音乐文本与思维,所有的合奏,可以达到某种和谐的呈现。就好像迷宫曲曲折折,每个人来的路都不一样,但好歹是都到达了迷宫中心。有些人坐着“游戏好玩”的船来了,有些人或许会去思考游戏里死亡背后的意义,一些图像汇聚成意象或许会在梦境里重演,给每个绝对孤独的灵魂多一点底色。希望无论如何,寻路者都能通达自我迷宫的中心吧。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GMT+8, 2023-12-7 12:16 , Processed in 0.03853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