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剑之华尔兹的个人空间 https://bbs.yamibo.com/?1531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何为真实

热度 1已有 25 次阅读2022-3-19 00:53 |个人分类:日记

我真的已经吃了褪黑素乖乖躺床了,但是在黑夜的思索中又忍不住想要有所记录。暂时委屈了手机。

直入正题,梅香姐说过德里达解构了逻各斯中心主义,二元对立无主次,其中一个细节是,德里达提到我们的现实世界并不比理念世界更真实,我们的文字也并不一定就是思维的附庸,现有概念只是一种假象。所有的,都仅仅是差异。

我既而联想到,去年年末去雪山,我登上山顶既冷又缺氧,虽然当时的我的的确确是处在那里,在云巅之上俯瞰山峦,但由于身体的疲劳和氧气的缺乏,以及视力的模糊,我并不觉得那时的我要更真实,不如说,倒是因为缺氧而显得像是做梦,虽然我的确是“存在”于那里,却又好像并不存在。那种亲临的体验甚至不如从书本中读到的体验更真实,甚至也不如游戏里渲染的画面更真实。因为当时的我尽是疲惫感不适感,回忆的分量里很少有对事物原貌的印象。

这一点似乎也印证了普鲁斯特的真实观——他认为过去的回忆要更真实,正是因为没有身体的不适或情绪的渲染来做妨碍,在回忆里,不明朗的事物会更容易露出原貌,而真相就在其中。

那么何为真实?若它与其对立面,也就是虚假,待真实与虚假互为参照,那么何为虚假?我能看清生活中假的部分吗?如果能看清虚假,我是不是也能明白究竟何为真实呢?因为真实不是虚假,我能做的仅仅是,通过否定真实不是什么,而来确定真实可能是什么,那个范围永远在缩小,也永远在延宕,永远没有确定的意义可以告诉我何为真实。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剑之华尔兹 2023-9-26 01:17
“什么是初心,什么是记忆” (2022年3月21日 03:44;当时未发)
这篇日记很有必要,虽然我本已躺床。事情是这样的—— 古董手机提示内存将满,我想着别影响到之后的线上面试,得预留些空间,正在清理东西,发现有一个列表的录音记录,是2019年夏季的,和尾生的通话记录。那时她要求我每个通话都要录音,因为会谈到她的小说构思计划,而和我的聊天能够激发她的灵感,所以这些语音记录得以一直保存。

有一些被重命名做了特殊标记,我也就点开随便听听……但是,一听前面几段话我就知道这是什么。尾生的声音,带着愤怒斥责我,因为我说不出"意识流"的特色,而她已经重复了这个概念三遍,她很愤怒地对我说不要让她重复第四遍。在我们的谈话中,我一直是倾听者,因为我口才不好,她也提到了我口才很差,所以我更愿意听她讲。

她提到文学理论,而我对此全然不知,就连自诩喜欢的Virginia,也说不出意识流文学这个概念是什么,尾生的批评字字尖酸而又切中要害,我的确是直觉一派,而对理论一无所知。但是,在之后的录音里,她也并不是一直在数落我,不如说,那时她非常罕见地肯定了我某方面的才能,而那样的话语,时至今日都对我是一种……无价之物。

她说,她对文学充满独占欲,有些东西并不愿讲,但她仍然愿意坦诚待我,告诉我说——"你对文学的直觉很有天赋,但对理论性的东西知之甚少,甚至和你聊天,能明显感觉到你对一些社会性的东西感知力很差,比如身为同性又是性取女,你对"女权"这种东西就不是很敏感,或者说能感觉到你对这方面不感兴趣,也许我第一次跟你讲女权的什么东西,你会因为我的言语魅力而觉得很有趣,但久而久之你的兴趣点就不在这里,也不太能感知类似理论化的东西"。

录音里的她还说了一段话,是瞬间让我想要流泪,但又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眼泪可流——我的内心显然是受到了某种触动,但我的生理本能却没有泪。她说,她希望我能记住她,也许她只不过是我新手村遇见的一个导师,我之后如果愿意付出一些努力,把这份天赋好好打磨一下,愿意上进,一定会遇见更厉害的,更能启发我的人,而她希望那时的我仍然记得她。"如果你愿意付出百分之70的努力,朝着那个方向好好打磨自己,也许你会成为一个在文学上很优秀的人,到那时,我只希望你能记得我。"

"我只希望你能记得我。"

我一直记得你,只是我也一直是个口才很差的人。我甚至仍然觉得,现在的自己还不够优秀,因为我真的始终是个很世俗的人,我做不到全心全意去热爱文学。我刻意选择了文艺学这门专业,是因为你对我理论方面短板的指出,与些许鼓励,而如今我确实自认为能够较深入地理解一些本该晦涩难懂的文学理论,可我仍然觉得……只是才三年而已,我真的有所改变吗?

甚至这几年我没有在试着写过小说,我连创作都不敢。但是我好像又真的有点进步……有点不一样,我真的配得上优秀这两个字吗?或者说,只有优秀才能定义我的价值吗?究竟什么是优秀呢?这些理论的干货,是否让本该充满水分的心灵变得枯燥干涸呢?—— 不,我只能回答最后这一个问题,显然不会。

但是,究竟什么是初心,什么是记忆。我始终记得你,却又不敢与你见面,却又不敢与你再度对话。我始终是个骨子里不自信的人。但我心里其实又渴望着,期待着能以某种方式与你再相见。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情感。也许情感二字本身也是言语的迷宫。

我不知道,是我更能自如地运用言语表达自己了?还是进一步陷入了言语的迷宫。我只是依然茫然,我依然不知所措,有很多事我依然不明白。我没有朋友,也没有能亲近的家人,也没有像样的作品,也没有被观众审视的勇气,去公然发表自己的思想和日记。如果因为什么意外而立刻死去,这些文字会立刻变成毫无意义的浮萍,或者本身它们也毫无意义,因为既不会被你看到,也不会被任何人看到,只有我一个人在我自己的言语迷宫里兜兜转转。我仍然不是个优秀的人,但我始终记得你。

因为我解不开亲密关系的魔咒,也不知道如何与人朝夕相处,我始终是个既冷漠又温情的人。我心中有渴望但更多是排斥,我本该会难过却又常常面无表情。我本想让文字变得煽情充满一些"情绪",emotion,却又总是塞着这样那样的碎冰块玻璃渣。我只好不去定义自己,让自己永远becoming,永远处于一种"正在生成"的状态,也许这样会好受一点,也许这样才是作为人类的本来面目。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GMT+8, 2024-5-28 21:32 , Processed in 0.01994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