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812|回复: 10

[同人文][翻譯] 半徑15公分 [20141108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11 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imikake 于 2014-11-8 03:17 编辑

1. 微小說
2. 不定期更新
3. 文筆傷眼請見諒

最後,梓喵生日快樂! 妳永遠都是唯的嫁!

==
1. 開始的陽光

尚未完全天明的早晨陽光照耀著四周。
光線照進月台裡,讓稀疏的人群閃爍著光輝。
耳邊傳來的廣播聲、剎車聲及孩子們玩樂的叫聲。
所有混合在一起的聲音在這種場所裡並無任何違和感。

唯將背著的吉他放置在長椅邊、旅行包包放在腳下。
裡面放些這幾天所必需用的物品。
只要有了這些東西就有能夠前往到各處去的感覺。
不禁心頭雀躍起來。

坐在長椅上,小心翼翼地將慢慢傾斜的吉他扶正。
眼神就像是在照顧小孩子般的,很珍惜的樣子。
透過吉他袋撫過吉他,手指碰觸到了緊栓著的弦。
也許只要這個孩子陪我就好了。

帶著些許的後悔,唯朝吉他袋的袋口伸出手。
慎重的取出二張車票。
小心地用雙手拿著,緩緩地坐起身,撫摸著兩張沒有折痕的票。
能在換車時快速的馬上取出,所以選擇放在吉他袋的口袋裡。
這真是我所想到的好主意。

一邊喃喃自語地,唯重覆確認手中存在的票卡。
沒問題,的確是兩張。
在公佈欄的陰影下,唯靠在堅硬的長椅上慢慢地瞌上眼休息。


2. 火車行進聲

緩慢行進的電車開始加快速度。
眼前映著窗外的景色,梓默默的望著玻璃窗上的一點污垢。

「好久不見了」

唯自然的說出口。
因為太過自然,讓梓無法馬上做出反應。
不自覺的將視線移向對面,唯面對著什麼都沒說的梓,只是笑笑的。
說不是刻意這麼說出口的方式也算的上是故意的吧,梓這麼想著。

「是、這樣嗎」

說完後梓又轉頭望向窗外遠去的景色。

「為什麼、會來呢?」

到底是以怎麼樣的表情說出口的呢?
並不是有疑問的表情、有的只是毫無惡意的笑容吧。
知道會如此的梓覺得很無趣。

「因為有空閒」

聽似無所謂的言語,唯依舊保持著笑容。

「咦-,明明是個考生說?」

「我和唯學姐不一樣,平常就有在認真學習」

原本只是想要輕微吐槽一下,但所說出的話遠比梓想像中的還要來的嚴峻。
至少比從前講的話要來的重,讓現在的氣氛變得低沉也是沒辦法的事。
本來應該會變成這樣的。

「啊哈哈,所以我和小律才會讀得這麼辛苦啊」

莫名的把律也捲進來,唯覺得很好笑。

「那麼認真唸書的暑假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呢」回想到去年夏天愉快情景的唯瞇著眼「沒有去海邊、連憂都去了游泳池呢」這次是不滿地嘟起嘴。
視線捕捉到那樣的表情,梓笑了出來。

「那是自作自受。而且其實不是也玩了很多了嗎」

「去了夏日音樂季、在夏日季典上也看了煙火」唯輕聲附加地說。

「不過、還不夠呢」

意識回到飛快過去的景色,耳邊充斥著電車的噪音。
沒被聽見的話語,代表沒有任何執著的唯繼續說著。

「可是、不會想要出去玩嗎?」

「在部活動上就能放輕鬆了」

「這樣啊、」唯的眼神就像是和藹的母親望著孩子般

「真是個好孩子呢」

梓看著唯微笑的表情。
自己真像個傻瓜似的。

小小的嘖聲與車輪滑入軌道的聲音混合在一起,梓將手肘靠在窗上。
已逝的景色無法挽留。
這是現在能確定的事。
無可奈何的心情一直苛刻著自己,讓心一直無法放鬆。

只能呆看窗外的梓,電車像是做出追擊似的進入了隧道。
窗戶外面突如其來的一片黑暗。
眨眨眼看見的是自己的身影。
如對望般凝視著自己。

穿過這條隧道一定就能看見海了吧。
就像那一天一樣會有海吧。
伴隨旁邊浪大力拍打聲,電車持續前進著。
是沉默了、還是沒聽見呢。
不論是哪一種,如果沒有傳遞到的話。
聲響不停的自耳邊傳來,梓只是盯著窗戶上映照出的自己。


3. 愛哭鬼的鳴泣聲

光明的外面景色逐漸靠近,是因為快要穿過隧道的關係吧。
眼前是炎熱的夏日陽光照射著一整片的藍天。
在太陽的照耀下,映入瞇著眼的海的光景讓唯顯得非常浮躁。
似乎夏天的熱氣越過著開有冷氣的車內窗戶,讓四周溫度一起提升上來。
要是站起來打開窗戶向外大叫的話,就能把自己的心境全部解放一樣。

「是海」

與雀躍的聲線相反,唯安靜的坐在座位上,只是隔著窗外看著景色。
唯再度傳達給只是用手撐著頭,絲毫沒有動靜的梓自己得到的感動。

「吶,是海唷」

梓說「我看見了」
只是這樣唯便感到滿足。

「我現在啊,非常的幸福唷」

「因為可以兩個人一起看見這幅景象」有約妳真是太好了。
唯向回覆的梓說著感謝的話語。

「開心嗎?」

「很開心啊,」

就好像明天已經做好約定一般。
唯吞下原本想說的話,回頭看著梓。
詢問著看起來不太高興的梓。

「不開心嗎?」

「還好」

唯對梓說出的話只是苦笑著。
死命盯著外面見的梓所見的,是否和自己看見的一樣呢?
真是令人懷疑。
連看見這光景都能不心動的話,那梓的日常生活是多麼的多采多姿呢?
如果是這樣,那還真是令人羨慕。
唯看著依舊挑眉盯著窗外的梓的側臉。
突然她看見梓的前髮與撐著頭的手間的一滴水珠,唯有些喪氣。

「不要哭啦」

困惑的唯說著。

「我才沒有哭」只是梓的左眼又滑落下了一滴小水滴。

「不是在哭嗎」

唯笑著,伸出手。
不想讓唯伸出的右手碰觸到而躲開的梓。
對「不要哭」的回覆居然還是哭了,真是令人困擾。
這真是件令人感到悲傷的事,唯看著梓的眼。
被閃避的右手固執地碰觸到梓的臉頰,溫柔的撫摸著。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兩個人要一起開開心心的渡過。


4. Ice Cream Strawberry

「很好吃唷,這個」

對遞到自己眼前的冰,梓有點遲疑的吃了一口。
炎熱的陽光,冰很快地就開始溶化了。
入口的瞬間,溶掉的冰在口中散開。
甜又冰涼的冰裡加上莓果讓口感變得清爽,適度的酸味讓人不會覺得太膩。

「很好吃」小聲說著的梓讓唯興奮的說「對吧、對吧」然後又再次將冰遞給梓要她再吃一口。
將走下電車後馬上跑去旁邊商店買的冰拿在手上的唯高興的笑著。
似乎已經忘記了剛剛的發生的事,唯顯得興奮不已。
真是不可思議。
梓邊想著又吃了一口。
明明沒在哭泣的梓,唯卻說著「不要哭」的話。

這是多麼奇異的場景。
想起能讓人依賴的手。
想起那冰冷的聲音。
她希望我哭嗎?
為了什麼?

喏,梓含著又遞過來的冰看著唯。
途中錯開的視線。
像是要掩飾什麼的唯大口吃著冰。
看了唯的側臉一會兒,梓小小的嘆口氣。
一切的一切是那麼的不自然。


5. 到達海邊

呈現在眼前的是看起來很灼熱的沙灘與一片遼無止境的清澈海洋。
天空與海的界線在遙遠的一方,令人感覺眩目的青空上全白的的雲慢慢的變化形狀飄遠。
積雨雲就像是冰淇淋一樣。
碎積雲奪走了心思,在海邊的樹木的陰影之下,唯呆然的佇立著。

二年前的夏天也曾看過的景色,如今在唯的心底喚起不一樣的心情。
回想當時,自己並沒有辦法這樣悠閒的眺望著海。
就像是快轉般,唯沒有餘裕去挽留那些將流逝的東西。
也不是完全都能意識到的東西。
只是,一看到海便想要打開窗戶大聲嘶喊。
想讓大家看看自己的泳裝,穿著拖鞋在沙灘上奔跑,跳進冰冷的海水裡。
玩著沙灘排球,立起遮陽傘,想起那些佈滿藤壺的岩礁,被沖上岸的海藻,為什麼會這麼興奮呢。
似乎不在那個夏天大玩特玩就不行。
要是像那個時候一樣五個人一起重返這裡的話。

閉上眼,唯思考著。
沒有五種感受器官的世界宣告著自己最令人有強烈感受的季節。
滲汗的肌膚被舒適的海風吹撫過,唯一直努力動著腦,卻無法將浮現出的點和點正確地連成一條線。
雖然感到有些遺憾,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最近總是這個樣子。
一直想著「如果」的事,只是頭腦拒絕繼續思考下去。
找不到明確的理由或原因,這是沒辦法的事。

想要追尋。
全部的答案。
要是能接觸到什麼的話,就能有所改變了吧。
在改變之中,一定可以找到解答。
張開眼睛,對一成不變的藍天感到有些嫉妒。
然後笑了笑。

好想去追尋啊。

等察覺到時,就只剩這個強烈的意念了。

「要來的話請先告知一聲」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唯嚇了一跳。

「咦?我沒說嗎?」

「我沒聽見」

對裝傻的唯梓感到有點無力。

「抱歉、抱歉」

「真是的....還有這個,忘在玄關上了」

梓遞出水壺繼續說著。

「飲料剛剛已經買過了吧?」

「嗯。我有帶哦」

沙灘上的墊子。
唯指著放在墊子上兩瓶外瓶上冒出水珠的瓶裝飲料。

「裡面,裝的是什麼呢?」

輕輕的搖晃水壺,梓有點疑惑。

「打開就知道了,」

唯開心的瞇起了眼

「那趕快來準備。來舖墊子吧。」

梓淡淡的笑著。

「是是,了解了」

將墊子上的包包與飲料拿給梓放好,兩個人一起把過大的墊子對折舖在沙灘上。
一瞬間吹撫過的風讓墊子搖晃著。
穿著拖鞋,腳踩著沙灘兩人併坐在對折後仍舊很大的墊子上。
唯從包包裡拿出飯糰交給梓。

「給妳,這是手工作的唷」

「....謝謝」

唯看著盯著飯糰看的梓笑了笑。

「裡面沒放什麼奇怪的東西啦」

帶著懷疑的眼神梓看著唯。

「好吧,我相信妳」

打開外包裝,梓依舊看著有奇形怪狀的飯糰。
飯糰的外面覆著海苔。
所以無法從外面得知裡面是什麼。
不需要這麼警戒的盯著看啊,唯拿起放在旁邊的水壺苦笑。

「這個是憂作的啦」

一聽見是憂作的便放下心的梓。
唯無視於梓那明顯的反應打開水壺。

「小律說啊,在海邊吃的飯糰最好吃了-」

「因為律學姐喜歡吃飯啊」

「要是旁邊有味噌湯的話就是天下無敵了呢」

所以啊,唯倒出水壺裡的東西。
還保有熱氣的味增湯。
就像是早晨的飯桌上會漂散出來的香氣四溢著。

「所以,才特地帶了水壺?」

出乎意料的內容物讓梓笑著詢問著。

「做好飯糰後,憂說買了新的水壺所以就裝好湯帶來了」

回想起早上的情景唯瞇起眼。
對那樣的唯

「那、就得要記得還了」

梓看著水壺說著。
一時間唯張開眼不知道梓指的是什麼事,但馬上就聯想到並苦笑著。
被發現了嗎?
是我想太多了吧。

「真討厭,我會毫髮無傷的還回去啦」

輕描淡寫的說聲「開動了」便默默拿起飯糰的唯。
梓也跟著將飯糰送入嘴裡。

「嗯-!好好吃!」

「真的很好吃呢」

「欸嘿嘿。但現在吃會不會太早呢」

「我還沒吃早餐,所以現在吃剛剛好」

「不吃飯的話會長不大唷?」

「我已經放棄了」

喝下一口味噌湯,梓無趣的說著。
唯只是有趣的觀察著。

「是說,都是因為某人的關係啊」

斜眼瞪著唯,梓恨恨地說。
為什麼自己會和別人的成長有關係呢?
看著歪頭疑惑的唯,梓嘆了口氣。

「太過突然了啦。也請為前一天才被邀約的人想一想」

「啊-,原來如此」

「不是說啊-的時候吧,真是的」

「托妳之福昨天準備到很晚幾乎沒什麼睡呢」梓一邊碎碎念著,卻依舊來到這裡。
所以唯高興的笑著回說「抱歉、抱歉。因為是突然決定的」一邊塞滿了飯糰在嘴裡。


下篇: 海月

<待續>

评分

参与人数 5积分 +19 收起 理由
平泽家的梓喵 + 5
Cerulean1220 + 4
小Q + 5
FXTZ3000 + 2
糕总 +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14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K桑你的签名那是什么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5 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ikake 于 2013-8-28 21:40 编辑

6. 海月 (*海月:日文水母的別名)

明天有空嗎?
聽到這個問句會有誰能聯想到要去旅行呢?
有的。
於是等梓回答之後,唯隨後便告知集合時間及地點,還附帶提了自己想要住二晚的想法。
不來也沒關係。
單方面的說完後,在梓還沒提出疑問前便掛斷電話。
聽了一會兒呆板的電子聲後,梓才回過神來將放在耳旁的手機放下。
當梓的手上還拿著手機時,簡訊又傳了過來。
內容是唯說忘了講那邊有音樂室。
也就是說,要記得帶吉他去的意思。
附有音樂室的住宿地點,應該就是紬學姐的別墅吧。
循著迂迴的線索思索著,為什麼自己非得做這種推理的事不可呢?
對唯的不滿情緒開始升高。
帶著一點不耐煩,梓粗暴的按著按鍵往下看簡訊的內容,最後卻看見晚安的字樣。
看著螢幕顯示的時間,要睡覺還太早。
意思是唯暗指她並不想要接聽電話或是收到簡訊。
梓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現在,唯在自己的面前呆望著海。
是海。
昨天以前不曾想像會看到的景色,如今呈現在梓的眼前。
部活動或是用功讀書。
對這整個夏天幾乎都在做上述兩件事的梓來說太脫離日常的光景了。
明明從接到那通電話還沒過完半天的說。
沒想到居然現在會在這個地方。

「真漂亮呢」

看著遼闊的海藍梓瞇眼說著。

「真想下去游泳呢-」

「會被水母刺到的唷」

雖然這麼回覆,但的確真的會有這種衝動。
兩人即使是在陰影處,高昇的太陽仍然無情地灼熱大地。
在這過了盂蘭盆節後的季節,梓只是默默地望著海。

「為什麼,要選擇海邊呢」

想詢問的事情有很多很多。
這個旅行的目的與理由,唯都沒有解釋的打算。
明明就約了別人來的說,梓有點氣憤。

「雖然不來到海邊也沒關係,」

唯呆愣的回著「不過來到這裡真是對的」這種不算是回答的答案。

「得要感謝紬紬呢」

唯笑了笑看著梓。
就像是要逃避視線一樣,梓看往天空。
已經是好幾個月前的事。
這樣和唯兩人一起渡過的時光就好像是很久以前發生的事。
唯上了大學,周遭環境也起了變化。
離開自己家裡,住進大學宿舍,應該也會擴展新的交友關係。
唯自己勢必也會有所改變。
只是對梓來說還是有好幾個疑問存在。

「為什麼是我呢?」

「其他人好像很忙的樣子呢。會對妳造成困擾嗎?」

梓馬上就發現這是個謊言。
從應該很忙的其他人那聽到目前現況也不過是三天前。
唯不在場的原因,以及最近一直避不見面的理由,全都從那幾位聽說了。

「不會,剛好可以藉此休息一下」

聽見這麼回答的唯才鬆了口氣放心下來。


7. 三天前

午後的店內充斥著小小的喧囂聲。
手拿著飲料邊聊著天的人群。
不是為了吃飯,只是因為想要喝個飲料而來到此的人佔大多數吧。
就和其他人一樣,梓點了杯飲料坐在靠牆邊的四人座位上。

「Yips?」

現今大多用在運動選手身上,但原本是用於鋼琴家的手指無法動彈用語的意思。
高爾夫球選手所謂的推桿失誤。
以棒球來說就是投球失誤。
從前可以做到的事因為某種理由再也無法做到了。
這是在一線活躍的職業選手們最頭痛的症狀。
大部份是因為心理原因而起。

「唯學姐嗎?」

從澪的口中聽到這個名詞時,
梓不由得再重問了一次。
自己對唯的印象與Yips症實在沒辦法連上關係。

「也許並不是這麼嚴重的症狀」

對看起來很驚訝的梓,澪只是苦笑著對律送出求救的視線。

「老實說,我們也不是很清楚」

收到澪傳來的訊息,律搔著臉頰困惑的說著。
看似Yips症的徵兆,但也無法確定就是如此。
梓看著三人回問。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個啊,就是小唯沒辦法彈奏了」

回答梓的人是紬。
聽到回答的梓不禁呆愣住,律看見了趕緊將話接下去。

「不,也不是完全不能彈奏啦」

紬聽了也連忙點頭。

「呃,是演奏的技巧下降了嗎」

「不,如果只有唯一個人彈的話是沒有問題的。不如說,演奏的節拍比以前還要正確」

「小唯非常努力呢。常常練習到很晚」

所以絕對不是彈奏技巧不好的原因。
對澪和紬兩人所說的話梓不可能不相信。

「那,沒辦法彈奏的意思是」

不好的預感。
雖然嘴巴提出了疑問,卻害怕聽見答案。
與梓的不安同調,律帶點遲疑地回答。

「最初發現到的是紬」

剛開始是在練習合奏時發生的。
那時察覺到異狀的只有紬。
明明是非常熟悉的曲子旋律,卻有很大的違和感在。
不過因為是在考試剛結束的時候,大概是因為累了吧。

那是當時下的結論。
只是隨著時間過去,考試的疲累也應該消除了,但違和感卻一直沒消失。
反而有與日漸增的感覺。
就連律和澪都能明顯的感到異狀了。
更不用說當事人的唯自己本身。
秉持著安慰及守護立場的三人對唯的演奏一直無法改善也開始感到困擾。

不是因為唯故意彈不好。
更不是因為唯疏於練習。
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而比誰都還要困擾的也是唯。

「那個違和感是....」

梓忍不住插口問了,三人只是傾頭唸著。

「原本只是以為拍子不合」

接著澪的話紬繼續說著。

「有時候也有走音的現象發生」

「這不是一直都有的事嗎」

「是這樣說沒錯啦」

對梓的毒舌發言律笑著贊同著。

「該怎麼說,就是完全對不上節奏啦」

原本唯的演奏就稱不上是完美。
有超人的集中力,與容易隨著外界改變而影響演奏便是唯的特點。
重要的是,唯的彈奏能表現出快樂的氣氛。
伴隨著蹦蹦跳跳的旋律一邊正確地演奏出來的紬的電子琴聲。
帶著暴走氣勢的律的鼓聲。
與默默支持著所有音聲的澪的貝斯。
四種音色組合起的旋律,雖然有些荒腔走調卻能確實直擊到心底。
梓也是被那演奏音色吸引的其中一人。

但那音色卻再也無法同調了。
不論合奏多少次唯的聲音明顯地與其他三人不同拍。
剛開始只是個小小的裂痕。
逐漸地裂痕越來越加深。
越想要努力合上拍子,音色就越有差異。
於是小細節開始出現錯誤,慌張,不合拍,然後又出錯。
負面的連鎖接連不斷。
越來越焦燥的唯留下來自行練習,只要有空閒就會拿出吉他彈奏。

為了專心彈奏吉他而讓澪來當主唱。
也試過讓唯和其他人單獨合音。
盡可能的提出最好的建議給唯的是澪。
讓唯能轉換心情而提出遊玩邀約的是律。
在唯沮喪的時候默默的遞上一杯紅茶的是紬。
在苦惱的唯面前什麼忙都幫不上的無力感。
就像被傳染般負面情緒傳遞在四人周圍,終於到了界限。

演奏途中唯的手停了下來。
就算錯誤再多也不會停止演奏的唯的手卻怎麼都不會再動了。
是刻意的呢,還是到達極限呢。
唯只是垂著眉難過地笑著說聲「抱歉」。
誰都沒辦法指責唯。
就連笑著帶過去或是安慰都不再有任何意義。

所以紬最後提出了回家的提議。
澪附和著說和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律說離開吉他一陣子也好,而唯也點頭答應。
但唯卻在大家說好下午一起回去時打破約定,自己帶著吉他消失了。

「那麼,唯學姐現在在哪呢?」

要是不知消息的話,這群人不會老實的待在這裡吧。
梓帶著某種確信問著。

「與和跟小憂在一起」

澪直接了當的回覆。
那麼就能放心了。
因為如此三人才能冷靜的在這邊說話吧。

同時梓也明白為什麼好久不見的聚會為什麼唯不在這裡的原因。
而三人不知從何來的某個低沉氣壓如今也可知道答案。

「無法相信嗎?」

紬帶著悲傷的微笑。
梓對笑著的紬老實的點點頭。

「嗯,妳聽過一次就知道了」

從包包裡面拿出MP3 Player的澪說著。
將耳機塞進耳朵裡,頓時有種將店內的吵雜聲都隔離的感覺。
就像要避開三人的視線一樣,梓把眼睛閉上,按下了Play的按鈕。


8.巧克力牛奶

不會厭倦。
到了這裡之後,便一直看著大海。
即使如此,卻一點也看不膩。
潮來潮往的波浪看起來雖然一致,但絕非相同。
就像帶有什麼劇情,一分一秒都在變化的波動讓唯感到很有趣。

這是個目的不明的旅行。
不,也不能說不明。
只是唯自己並不知道明確的目的在哪。
想要看海。
心裡雖然這麼想著,也只是個稱不算上目的的小小願望而已。

只想著應該可以放鬆一下。
紬是這樣提起前往別墅的事的。
因為不好意思拒絕好意,只為了這個理由接受了錀匙。
一定要還給我哦,微笑的紬的眼裡卻很認真。
被那個眼神所推動,唯開始整理行李,並隨興地邀請梓一起旅行。

只是都已經來到了這裡,卻只能看著目前滿是水母無法下水游玩的海洋乾瞪眼。
因為如此,也只能先在海邊享用飯糰,但吃完後就沒有任何可做的事了。
看起來很無聊的梓也學唯看著大海,而唯用「因為是考生所以要認真唸書」的理由催促她回去別墅了。

把梓也卷進來了呢。
唯還有這個自覺在。
要是嫌麻煩的話一開始就不會邀請梓來。
而她答應了邀約。
光是這樣就讓唯心懷感激。

陰影比剛到時要更大了。
唯躺在墊子上。
即使伸直腳讓太陽曬也不會感到灼熱。
沙柔軟又冰涼的觸感傳至背後。
唯將放著小東西的包包拿到身旁,拿起借來的MP3 Player操作著。
塞入一邊的耳機,音樂流傳在耳邊。

我放了些唯應該會喜歡的音樂,就拿來當作是排遣無聊時的工具吧。
從澪手裡拿來的MP3 Player裡有數個資料夾檔名。
以歌手名稱整齊排序的資料夾裡有個唯一沒有檔名的。
那個檔案夾裡是HHT三年來的回憶。
多數是為了LIVE演奏而編集的音源。
有為了最後確認用的、也有心血來潮在練習當中錄製的數個音軌。
音質並不是很好。
但唯只是不停的聽著這個資料夾的音樂。

為什麼澪要借唯MP3 Player呢?
當中有什麼意義存在著?
音源只是附加上去沒有任何意思嗎?
海浪的聲音逐漸遠去。
唯想要集中精神同時聽著曲子與波浪拍打的聲音,卻無法兩者兼顧。

「為什麼、」

進到耳裡的細微疑問聲與歌聲彷彿像是不同人。
帶有閃耀光輝的音聲直直刺激著唯的心。
無意識地押住胸口,緊握著衣服。
即使因為疼痛扭曲了臉,唯仍固執的持續聽下去。
對已經逝去的過往焦慮著,嫉妒著。
毫無意義存在。
心裡這麼想著,卻無法停止下來。

最後的練習簡直糟糕透頂。
太多的走音,
唯的演奏糟到還不如數哪些音是正確的還比較快。
為什麼。怎麼了。
越是急躁手指越是不聽始喚,無法彈出想要的音階。
再怎麼努力練習,明明一個人就彈得好好的,卻還是發生這種事。
到了曲子後半段,甚至連手都完全停下來了。
各別的音樂慢慢停住,迎來了寂靜。
感受到其他人不安的視線使自己不敢抬頭看。
唯的腦袋裡裝不下那三個人安慰的話語。
像要逃離一切,連宿舍也不想進去。

沒有臉見她們。
唯哭著這麼告訴和。
和安慰著邊哭邊語意不清述說著的唯,將唯如同暗號般的句子整理好並完全理解。
我有個很好的兒時玩伴啊。
唯就像旁人一般感嘆著。
這次旅行也是因為有和的建言才成行的。
突然想起了什麼,唯起身拿出手機。
在鏡頭前加上V字手勢將大海的畫面拍下。
用簡訊傳給了和,唯再次躺在沙灘上。

就算是在陰暗處,帶有熱度的空氣仍使唯流汗著。
因為汗讓沙子黏在身上,但唯毫不在意。
將另一邊的耳機也塞進耳中。
疼痛似乎加遽了。
即使如此唯仍舊閉上眼,只是聽著傳入耳裡的音樂。


9.指甲生長的方式

從海邊吹拂過來的風,帶著些許的海味與令人舒適的涼意。
如果不用開冷氣也能這麼涼爽的話,這裡倒是蠻愜意的。

想起了獨自一個人留在海邊的唯,梓嘆了口氣。
全開的窗戶能將海一覽無遺。
唯是否仍在看著這樣的景色呢?
是否一點都不厭倦,仍持續眺望著呢?

吹進窗裡的涼風捲起數頁筆記。
拂過髮絲的海風將筆記本的頁數捲起好幾頁才停止。
梓並沒有壓住本子,只是呆然的看著。

要唸的參考書都拿了出來。
被催促著回到別墅裡,然後坐在書桌前用功了一個小時。
因為在意著尚未回來的唯便再也無法專心。
簡單的算式,應該要記得的單字,全部回答不出來。
集中力已經分散的現在卻還是坐在桌前只能完全歸咎於惰性。

乾脆去帶她回來吧,不過可能會因為被捉弄說不專心而被趕回來。
扔出緊握住的筆,梓趴在桌上。
看著空無一物的掌心,思考著。

唯什麼都沒有說。
這趟旅行的目的,還有其理由完全都沒有對梓說明。
就只是個突發奇想的旅行。
因為被告知了這個原因,梓只能用放鬆一下透口氣的理由來跟隨。
在唯本身不說出口的狀況下,梓無法插手干預任何事。
用力的握緊拳頭再放開。並沒有任何痛覺。

「明明只是個學妹而已」

梓看著自己的手,喃喃地的說著。


10.144℃

梓的手機收到寫著緊急事件的簡訊是在唯打電話過來的數小時之前。
從部活動回來後梓抱著吉他急忙趕到指定的店,一直線前往二天前相同的位子,三人已在那裡等待她了。

「我來晚了」

喘噓噓的說著,梓把吉他放在旁邊

「抱歉啊,今天有部活動嗎?」

律邊把椅子拉開給梓坐邊問。

「香蕉口味的可以嗎?」

紬歪著頭把杯外開始冒水珠的奶昔放在梓面前詢問。
向學姐們道過謝,梓坐下時已冒出許多汗。
看著插入吸管喝了一口才有些放鬆的梓,澪開口道。

「唯有和妳聯絡嗎?」

「不,我這邊沒有任何消息」

「這樣啊、」

伴隨著梓的回答陷入沉默的三人,梓看著她們問著。

「那個,緊急事件是、發生了什麼事?」

啊啊,澪抬起頭

「是律太誇張了」

瞪著律、澪無奈地說。

「咦-,才不會誇張哩-?」

用抗議的眼神看著刻意拉長語音不覺得自己有錯的律,梓嘆口氣。
真是白白浪費急忙趕來的精力。

「請不要這樣做。對心臟不好的」

「啊,但也不是什麼事都沒有哦」

像是要幫律說話般,紬出聲了。

「那個啊,就是」

律代替思考著要怎麼說明的紬開口說著。

「唯想要躲起來呢」

躲起來。聽起來非同小可的單字讓梓僵住了。

「所以我說,不要太誇張啦!」

澪的拳頭越過桌子打在律的頭上讓律趴倒在桌。
真是自作自受,梓冷眼看著旁邊抱著頭的律等待之後的說明。

「今天,小唯有來找我」

真奇怪,梓心裡想著。
明明想要逃離大家的,為什麼突然這麼做。
但在座的三人並沒有相同的疑問,梓只好悶不作聲。
比起幾天前有稍微愉快一點的氣氛。
在梓不知情的狀況下,事情應該有好轉吧。
但那個所謂唯想躲起來只是個誇飾法的話,
壓抑住自己的想法,梓繼續問下去。

「唯學姐在這裡嗎?」

「沒-有-,只和紬見面完就走了」

律像耍脾氣般閉上眼從桌上爬起。

「今天應該和憂一起出門才對、」

這應該是憂不來參加部活動的原因。

「那就是在這之後囉」

澪輕輕地嘆了口氣說著。
紬向歪著頭感到疑問的梓說明。

「是剛才才發生的。我見到小唯的事」

不需要確認時間。
現在可以說是接近夜晚的時帶。
要是下午就出門的話,現在早就到家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唯是在和憂一起外出之後才與紬見面的吧。
雖然沒有任何矛盾,但卻產生了新的疑問。

「是唯學姐開口提的嗎?」

「不,是我邀的」

因為有事偶然在這附近經過的時候。
唯傳了一封訊息過來。
是有關編曲的事。

「難道、」

「是有關能不能編出沒有吉他伴奏的編曲嗎」

澪露出與梓相似皺著眉的表情。

「嗯。我感到很驚訝」

可以的話,方便出來聊聊嗎。
紬是這麼主張的。
憂正要大展身手準備餐點呢,唯剛開始有點猶豫,但知道紬在附近的時候就說了只是一下下的話就能出來沒問題。
唯先是對回來前做的舉動感到抱歉而道歉著,之後又告訴紬她與帶著和緩笑容的和的相遇過程。
和平常一樣的唯,紬感到有些困惑,但只要她恢復開朗就好。
當紬的緊張情緒完全解除時,
唯轉個彎回到正題。
要是一直持續這樣糟糕的狀態的話會把難得的live演出給搞砸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乾脆今年就不要有吉他的演奏,改以後台支援的方式來幫忙。
這是唯提出的內容。
紬以為這是有著負面思考的唯所提出的方法,但唯的眼神卻是滿滿地透露出對三人感到的歉意與想要打破現狀的氣勢。
的確,這是很有建設性的意見。
只是合不上拍的話還好,但失誤連連的唯的吉他彈奏確實沒辦法演奏出曲子。
但是,我們還有時間。
總之這個提議先保留著,小唯先休息一陣子吧。
紬這麼說著,唯在考慮一下後也點頭答應了。

「請等一下,真的有這麼嚴重嗎?」

只聽過前幾天的音樂,梓不感覺有這麼嚴重。
啊啊、對感到驚訝的梓,澪以困擾的表情回著。

「因為沒錄到最後一次的演奏呢」

所以梓不知道也是沒辦法的事。

「呃,是第二次學園祭的事吧?」

律問著澪。

「唯感冒的那次嗎?」

「對-對-,就是那次」

對梓來說是第一次的live。
在live前感冒的唯所演奏出的曲子實在慘不忍睹。
沒辦法好好練,因為才大病初癒,不僅彈錯曲調還忘了歌詞,真是糟糕的一次演出。

「啊-,那還算是能聽得下去的呢」

律苦笑著打哈哈。

「那不就糟糕透頂了嗎」

梓垂頭嘆息道。

「的確,要是這樣下去就麻煩了」

澪接著說。
真是困擾啊,她輕輕嘆口氣。

「是真的很糟呢」

相較於緊皺著眉的梓,其他三人的表情卻很平淡。
真奇怪。
該不會真的要把彈奏吉他的唯給排除在外吧。
對一點也不焦慮的三人,梓的表情開始沉了下來。

「所以這邊就是該妳出場了、梓」

用刻意的聲調,律指向梓。
梓對律突如其來的行動呆愣住

「.....我、嗎?」

以不流暢的聲音回著。
嗯嗯、看著點頭的澪與柔和的笑著的紬,梓感到越來越來迷惑了。

「好,紬妳來說明」

了解,紬舉起手敬禮回著。
無視於感到困惑的梓,與對律吐槽說妳有這麼了不起嗎的澪,紬繼續說。
會保留有關編曲的提議,不過難得休息一陣子,要不要稍微遠離吉他呢,紬問著唯。
唯只是曖昧的笑了笑。
正因為現在這樣,要是離開吉他的話會感到害怕吧。
有沒有想做的事呢?
對紬的問句唯淡淡的回著想要去看海。
所以,紬便將靠海別墅的錀匙借給了唯。

「妳隨身帶著錀匙走路嗎?」

「因為是暑假呀」

紬微笑著回答梓的疑問。
還是一樣帶有許有謎團的人。
目前暫時還沒有使用的計劃所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吧。
唯對這麼說的紬回說二個人要住這麼大的別墅實在太奢侈了。
而紬則說反正也沒有人住就有些強硬的把錀匙交給唯後就離開了。
於是回到現在。

「就是如此。懂了嗎?」

順著紬的話,律雙手交叉平舉在胸問著。

「我什麼都不知道呢」

「唯說了二個人喲」

「....所以,到底什麼意思、」

順手用雙手圈住紙杯,梓吸了一口飲料。
濃郁的奶昔甜味經過食道像是火燒般。

「大概、會是梓吧」

雖然說是大概,卻有著某種確定性,澪淡淡的笑著。

「也許是憂也說不一定」

「我問過是不是要和小憂一起去。然後得到了那樣也不錯的回覆」

唯說了二個人。
唯指的二個人並不包含憂。

「就算如此、」

截斷梓接下去想說的話,

「和還要照顧弟妹,好像很忙呢」

澪接下去說道。

「唯學姐不是有很多朋友嗎」

「梓也是、其中的一個啊」

律刻意開玩笑的笑看著梓。

「只是個學妹而已」

故意加重語氣,梓喝著已經不冰的奶昔。

「不要鬧彆扭嘛」

梓的頭被粗暴的摸著而低下去。
才不是鬧彆扭呢。
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小唯不知道會不會去住呢,不過要是去的話小梓也不要太過客氣」

放鬆心情住吧,紬微微笑說著。
仔細一聽,那間別墅似乎就是梓也去過的那一間。

「好像也有錄音室吧?」

梓為了確認而詢問著。

「喂喂、妳已經忘了那個特訓了嗎?」

律故意笑著詢問。

「不是都在玩嗎?」

回覆以吐槽的視線,之後梓又看著澪與紬。

「無論如何,似乎不用帶吉他過去呢」

「這個嘛,嗯,梓也不用擔心」

對吧,對澪轉往尋求律的同意的語氣梓只是歪了歪頭。

「這方面嘛,該怎麼說」

總之沒問題的,律苦笑著。
不過是個臆測的想法而已,
但三人卻這麼斷定著。
對於只能點頭表示同意的自己覺得很不是滋味。
為什麼,是為了什麼選了梓呢。

「就是這樣、不要讓唯真的消失不見了、唷」

麻煩妳了,律拍了拍梓的肩。
邊說不要擔心吉他方面的事,律以就把唯交給梓了的語氣說著。
明明自己什麼事都還不太明白。

「還不一定是我呢」

總之梓先嘆口氣抗議著。

「十之八九,會是梓唷」

剛剛還說大概會是,現在澪卻明白的指出會是梓。
為什麼妳們會這麼想呢。
結果梓還是沒有問出口。

「要把小唯帶回來唷」

不就是放鬆心情而已嗎?
不是一點都不擔心嗎?
紬這樣的語氣,好像唯再也回不來似的。

「只是個旅行吧」

不過是遇到個瓶頸而已,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呢。
又不是職業樂團。

「這個嘛,嗯要說看唯怎麼決定倒不如說、」

「看梓怎麼做才能決定發展呢」

對澪與律說的話,梓只能無力地垂下頭。
三人似乎知道些什麼。
在梓不知道的情形下事情有了轉變。
所以三人才會異口同聲說沒有問題。
而且還把唯交給梓處理。
也許一半帶點誇張的表示,但另一半的確是這麼認為的吧。

「我完全不明暸呢」

梓所入手的情報全都只是聽聞而已。
與當事人的唯目前也完全沒有任何的接觸。
僅僅如此,為什麼是自己呢。
結果三人也不打算說明,
就算說了也不會回答吧。
是刻意不說,還是很難解釋呢?

「不過,我了解了」

到底被要求做什麼,
自己還不太明白。

「總之,要是被邀約的話,就把唯學姐帶回來就是了對吧」

梓鬧彆扭似的咬了咬吸管,吸著所剩無幾的奶昔。
對表示無法理解的梓,律摸著梓的頭笑了笑說著抱歉的話。
然後,握住梓的手。
就交給妳了,緊握住的手傳來這樣的意思。
紬也跟著握著梓的手。
我相信妳,溫暖的手這樣述說著。
最後澪也是,
沒問題的不必擔心,溫柔的大手包覆著梓。
將不滿與疑問吞下肚,梓微微回握了那三人的手。

评分

参与人数 3积分 +10 收起 理由
平泽家的梓喵 + 5
FXTZ3000 + 2
糕总 +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31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看K桑翻译了,泪流满脸
K桑的签名是她本体(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22 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TBC....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8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都3月噜=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4-4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四月了的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8-25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更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8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ikake 于 2014-11-8 03:21 编辑

11.下雨

從早上就一直持續落下的雨,一直過了午後仍沒有停止的跡象。

「肚子會不會餓呢?」

朝向背對自己躺在客廳的角落邊動也不動的唯,梓這麼問著。
就像喃喃自語般的回覆已經聽到發膩。
不論說什麼唯總是這個樣子。

看起來像是在看著打向窗戶的雨,但眼睛卻是閉著的。
在那邊睡覺會感冒的唷。
梓出了聲,而唯只是稍微動動身子,簡單嗯了一聲。
偶爾翻個身,或是起來去洗手間。
明顯的大動作只侷限於這兩種。
然後呆望著窗戶,過不久又閉上眼。
梓觀察著唯的樣子,向攤開的筆記嘆了口氣。

別墅裡有許多的個人房間。
昨晚便早早決定各自的房間睡覺,早上在規律的時間裡醒來。
當起床的梓想要喝東西而來到客廳時,唯就已經出現在那了。
光是這樣就是件令人感到意外的事,桌上居然還放著唯作的早餐。
梓驚訝得揉揉眼睛,唯在客廳的角落叫著梓。
從那個時間開始唯就一直待在客廳的角落。
不論是梓向唯道謝後吃著早餐時,或是一度回去房間內拿著文具、參考書再次回到客廰時,唯都待在客廰的角落一動也不動。
雖然還不到無法出門的程度但依舊使人煩悶的雨。
在這間別墅裡除了去海邊外所能想得到的娛樂,不是廣大的浴室就是錄音室了。
因為過少的選擇性而感到鬱悶也是沒辦法的事。
按著咕嚕咕嚕叫的胃,梓站了起來。
並不是已經餓到了極限,但也差不多要準備午餐了。

「中午的餐點由我來作吧」

梓蓋上要解開的問題集與筆記本。

「咦-,要作給我吃嗎?」

緩慢地坐起身,唯抬頭看著梓。
對著看起來很高興的唯,

「先說明,我只會作雞蛋料理而已唷」

有點難為情的梓這樣說著。

「沒關係沒關係,真令人高興啊」

唯開心的笑著,梓也淡淡的回笑著,強調著「一定要起來哦」
之後聽著拉長的回覆聲走向廚房。
因為昨天有先去附近的超市購買食材用品,冰箱裡有足夠的食材可以使用。
拿出2個雞蛋,爐上放好平底鍋熱著。
倒下油,然後打破蛋殼。
小心翼翼地倒下,平底鍋上並列著2個漂亮的圓。
在煎了一會後,倒下水蓋上蓋子。
再來就只要等待就可以了。

梓看了看身後,確認沒有人在後面。
應該還在客廳內躺著吧。
昨天也一直是這個樣子。
唯沒有去梓的房間裡。
還以為唯可能會來而做好心理準備的梓完全沒料想到這個結局。
這樣不是很好嗎。
這是值得高興的事,就慢慢來吧。
不知是向誰所說的藉口,梓心裡這樣考慮著。

聞到烤焦味的梓慌忙地關火,將蛋放在盤子上。
光是這樣就已經夠令人慘不忍睹。
還有什麼東西可以簡單的料理呢?
梓再次打開冰箱。


12.敬啟好友

已經聽不見雨聲。
並不是假裝睡覺,但閉著眼在地板上翻滾時好像真的睡著了。
是因為中午吃飽時的滿腹感造成的嗎。
身體似乎沒有不適,睡著的時間應該沒有很長,但結果也沒聽從梓的忠告就是了。

翻過身,唯尋找表情應該顯得很無奈的梓。
巡視桌子的周遭,卻沒有梓的身影。
拼命的讓矇矓的視線變得清晰,正想舉手揉揉眼睛時,手好像碰到了什麼。
仔細一看旁邊,身上蓋著一件自己沒有印象有蓋上的薄毯。
在胸前的是把自己抱膝縮成一團的梓。
手還握著薄毯的邊角靜悄悄的睡著。
小心翼翼地不吵醒梓,唯緩緩坐起身,用完全清醒的腦袋整理情況。

雖然是夏天,但仍有點寒冷的室內。
幫睡著的唯蓋上薄毯的是梓吧。
唯能確切的勾勒出嘴邊碎碎念著,但還是進去房間裡拿出薄毯的梓的光景。
不過,為什麼梓也睡在這裡呢?
是用功過度疲累了嗎?還是被睡著的自己傳染也想睡了呢?
明明已經那樣交代過我了...
嘴角緩緩勾起弧度,唯偷偷笑著。

以被緊握住的邊角為中心,唯將薄毯反向蓋住梓。
雖然毯子正反面顛倒過來了但總比沒有蓋的好。
稍微觀察了一下梓安穩的睡臉,唯將想要伸手摸摸梓的頭的手慢慢放下。
隨後不發聲響的靜靜起身離開。
在走了幾步後,唯回頭看了看。
幸好沒有吵醒梓呢。
瞇起眼,唯轉身離開客廳。

回到房裡,帶有潮濕感的風吹進沒有關上窗的空間裡。
躺在床上,聽著遠處傳來的波浪聲,唯盯著陌生的天花板。
要是能有木紋或黑點在的話也可以注視一會吧。
唯將視線從全白的天花板上移開,轉往看向房間的角落。
在那的是放在袋子裡,靠著牆壁的吉他。

從來到這裡後,還沒拿出來過。
明明之前是那麼頻繁的碰觸著。
從身體中散發出的焦躁感,如今一絲絲也感覺不到。

就像是預料中的事情一樣。
比誰都要能了解自己的說不定就是她。
想起自己的童年玩伴,唯訴說著感謝的話語。


13. 聯繫

獨自一人站在早晨的街頭,唯不知該如何是好。
昨晚幾乎沒有什麼睡,到了頭班列車開始行駛的時間便一時衝動的跑出宿舍。
身上僅帶著隨身物品與吉他,在到達自己原本住的地方時還很早。
和慌忙準備上班的人潮逆向行進,逐漸遠離車站而去。
有時讓因為睡眠不足而有點暈眩的身體稍做休息,唯走向住宅區。
雖然朝著自家方向前進,但又不想直接回去,就在無意義的徘徊當中不知不覺來到這裡。
看著熟悉的住家,唯拿出手機。
因為忘了充電,手機不知何時自動關機了。
看了看手錶。
還不到能拜訪別人家的時間。
再怎麼親密,也要有最低限的禮儀。
明明清楚這一點,唯卻離不開這個地方。
背向著早晨眩目的光亮,她依依不捨的盯著玄關看。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現在就能見面。
心裡湧起滿懷的思含,淚水打滾在眼眶裡唯再度打開手機。
這時玄關的門被粗暴的打開。
二個手提袋子的影子飛快的跑出家門。

「要小心車子唷」

影子的身後傳來熟悉的提醒聲。
對著直接說出好-的回應聲微微笑,伸手握住門戶大開的門的是

「和和」

是很想很想見面的親友。

「咦?唯?」

直接奔向露出驚訝神情的和身邊,唯不自覺的抱住和的手臂。

「等等,妳怎麼會在這裡」

「和和!和和!」

對一直叫著她的唯沒轍、「真是的、還是老樣子呢」和小小地嘆了口氣。

「和和怎麼辦-?」

「到底發生什麼事?」

雖然對說不出完整句子的唯感到困惑,和仍溫柔的詢問著。

「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眼裡滿是淚水,死命抱住和的手臂的唯的樣子就如同小孩子一般。

「總之先冷靜下來」

像老師一樣的語氣,和拍著唯的肩膀。
推開死命纏住的唯的身體,「待會再聽妳說,總之先進來吧」和催促著唯這麼說著。
「咦,可是還這麼早這樣不好啦」和拉著遲疑的唯的手進門,「到現在還有什麼好客氣的」和回覆完便將門給關上。

「而且今天是平常日,家裡面只有我在」

「啊,這樣啊」

怪不得車站前會這麼熱鬧。
唯經過提醒後才發覺到這件事讓和有些無奈。

「已經開始進入暑假笨蛋模式了嗎?」

和的雙親也早已出門上班。
唯對和說了句「打擾了」便走進安靜的室內。

「先進去房間裡吧」

回應走向廚房的和,唯走進房間內。
好久沒到和的家裡了。
懷念地四處張望房間,和迅速地拿著飲料進來。

「麥茶可以嗎?」

將冰涼的杯子放置在唯的面前,和詢問著。
嗯,唯點點頭喝了一口冰冷的麥茶。

「然後,發生了什麼事?」

確認唯已經平靜下來,和切入了重點。
之後唯只是重覆著該怎麼辦、該怎麼辦的喃喃自語當中。
帶給大家困擾了,沒有臉見她們。
在特定的字句間唯緩緩說出了近況。
和在腦裡重組著那些唯發出的支離破散的言語。

「也就是說,因為遇到瓶頸再這樣下去的話就不能舉辦LIVE的意思?」

「和和真是清楚呢」

對於發出感嘆的唯,「我們都認識幾年了」和只是淡淡的回了這句話。

「而且還違背約定一個人先回來了呢」

「對啊-。原本想要傳簡訊的手機卻沒電了...大家是不是在生氣呢?」

沮喪的玩弄手指的唯這麼回著。

「大概是在擔心妳吧?不是昨天才發生的事嗎?」

「唔-,怎麼辦?」

「總而言之,我先告訴她們目前的情況吧」

「之後要自己親自去道歉哦」說完便拿出手機的和,唯只是低著頭愧對和說「真是沒面子」的話。
簡短的打完現況,傳送出去後過沒幾分鐘便收到回覆。

「澪她們好像也正在回來途中的樣子」

比約定好的時間還提早許多。

「是、是因為我的關係嗎?」

「應該是吧」

得到肯定的答案的唯縮了縮身子嘆口氣。

「那麼、接下來呢?」

「再更加努力練習吧」

唯用指甲撥弄著纏在手指上的OK繃。

「我是不太懂吉他」

瞄了瞄唯身旁的吉他。

「但太過執著也不太好」

和擔心的看著唯。

「但是!再這樣下去、」

唯瞬間抬起頭,

「會見不到梓喵的」

唯輕聲說道。
眼淚再次於眼眶裡打轉。

「等等、唯」

有點奇怪。

「為什麼,在這裡會出現小梓的名字?」

「因為,沒有臉見梓喵嘛」

造成困擾了,沒有臉見她。
唯只是一直重覆著。

「那也是,只針對澪她們、的吧?」

「呃-,對大家都造成困擾了呢」

「嗯,那也總是一直都有的事」微紅著臉,唯羞赧的說著。

「事到如今呢-」

「妳啊,也該好好反省反省」

對於無奈瞇起眼的和,唯慌忙的說「不不、我有反省了啦」

「那、為什麼妳會這麼沮喪呢?」

還以為,是因為遇到瓶頸的關係而彈不好吉他,造成大家的困擾,所以沒臉見大家。
和認為這就是唯沮喪的原因。
但唯對每個人來說雖然有著時常改變自己立場不太可靠的缺點,但也是深受大家的信賴
這並不會影響到四人間的友情。
不會有人拋棄唯。
唯理解這一點,並以此依賴著她們。
這也是一種的信賴關係吧。
長久以來也常常被唯帶來困擾的和也清楚這一點。
那麼,為何唯會慌張到這種地步呢?

「因為,我想要被梓喵稱讚嘛」

「被小梓?」

「嗯。梓喵是因為看見我們四人的迎新LIVE才加入輕音部的不是嗎?」

和無言的點點頭,催促唯繼續說下去。

「她說她很感動。而且還想再聽一次我彈的吉他」

憐惜的摸著吉他外箱,唯接著述說。

「畢業的時候我們為梓喵寫了首曲子。久違的四人一起彈奏那首曲子。那時,還被梓喵說不是彈得很好呢」

「不過,她很高興吧?」

「嗯。很開心的說著想一起演奏的話」

唯似乎想起了那一天的情景而高興的笑著。

「但唯不這麼想嗎?似乎很拘泥於四個人一起呢」

「不是啦,才沒有呢!梓喵也是很重要的同伴啊」

唯直接了當的說著,和微微歪了頭。

「也不是這樣的,該怎麼說。這次我希望她能說出演奏得很熟練嘛的話。因為我是被梓喵教導的人嘛、」

「想要被刮目相看?」

對和說出的結論唯點點頭。

「有時候,也想讓她看見我帥氣的一面啊」

對垂著眉角的唯,

「那個,唯在LIVE裡很帥氣唷」

和這麼回覆她。

「那個是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啦」

「哦呀,還知道困難的俗語呢」

「真是的-,這句話我還知道啦」

摸摸趴在桌上因為不滿而嘟起嘴的唯的頭,和笑了笑。

「想展現出帥氣的一面,這不適合妳啊?」

「是這麼說沒錯啦-」因和的話語而抬起頭嘆口氣的唯,「因為不常見面,至少偶爾也要讓她改變想法」說完便又再次低頭垂下。

「沒讓她看見我好的一面是不行的」

「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因為,不這樣的話感覺梓喵就不會再待在我身邊了」

「指的是不會一起組團?」

「那個也算是啦」

不急著催促陷入思考的唯,和拿起麥茶。
寧靜的房間裡輕輕響起清澈的風鈴聲。
唯也喝了一口麥茶,緩緩的說著。

「梓喵很認真專注於輕音部裡,放課後TEA TIME並不只是個樂團而已」

「....真是意外呢,唯居然會這麼想」

「因為,難得要玩音樂,要是不開開心心的玩不是一大損失嗎?」

而且。
唯做出食指和中指併攏、無名指和小指併攏的手勢。

「雖然和和不是同一所學校了,但也還是我的兒時玩伴不是嗎?」

和微笑著,「是呢」也和唯做出相同的手勢。
唯高興的笑著,「所以啊,我們五個人一直都會是放課後TEA TIME唷」唯接著說所以沒問題的並比出YA的手勢。

「這樣的話,也不需要太過焦躁不是嗎?」

「果然還是會焦慮啊」

這孩子要是決定了某件事就會徹底埋頭下去,再也看不見其他事物了。
一定是太過度重覆練習了吧。

「看得出來呢」

和看著唯那看起來就很痛的手指。
要是不開開心心的話就是一大損失,自己說出那樣的話的唯現在開心嗎?

「這樣啊,嗯。說的也是」

和和說的不會有錯。
唯理解似的點著頭。

「吶,唯。我覺得小梓不是個因為這樣就不會和妳在一起的人唷?」

事到如今才這樣想嗎?
和帶著揶揄的口氣看著唯。
太過焦急會帶來反效果的。

「不是的,並不是這樣子的」

「有什麼不同呢?」

「是我沒辦法」

「沒有辦法?」

「我會沒辦法待在梓喵的身邊,倒不如說」

「感覺不能待在她的身邊」唯垂頭喪氣的說著。
對露出煩惱神情的唯,和暫時說不出任何話來。
不能說那是唯的唯一優點,但有著積極正面思考的確是唯最大的魅力所在。
不論是能迅速振作打起精神,還是能帶領大家向前衝的那種自我步調,在現在的唯的身上都已感受不到了。

「對不起唷,吉太。都是因為我太不中用了-」

看著露出狼狽表情抱著吉他的唯,和只是苦笑著。

「吶,唯」

唯濕潤的眼看著和。

「對唯來說小梓是---」



下篇: 夏天和煙火和空氣吉他

<待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3-1 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大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简体字切换

GMT+8, 2019-9-22 16:08 , Processed in 0.06418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