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剑之华尔兹的个人空间 https://bbs.yamibo.com/?1531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沉沦于世的常人

已有 12 次阅读2024-1-26 15:19 |个人分类:日记

   前几日写了一篇小说,关于AI的一些幻想,写了大概三千字,很快第二天就沉迷塔科夫去了。放假的生活,暂时一个人独处,就陷入完全的没有条理,常常是失去时间概念。我知道这样不太好,但隐隐觉得,这样又如何,更多是不在乎。如果,很长很长时间不写日记,那我一定是很糟糕的状态,拒绝与自己的交流意味着我不想对自己的人生多看一眼,只想放纵,循着欲望,我好想把与AI有关的那个故事写完,但每日每日沉沦于玩游戏。不写日记反倒是一种自我保护,一旦写,便是开启与自己的对话,在镜中,审视那人。
   昨晚,从噩梦中惊醒,那噩梦如此充满隐喻性,在神秘的氛围里,突然笼罩我的,心灵恐怖。我一边喊叫着一边醒过来,睁眼的一瞬是原始的恐惧感,那种分不清现实与幻觉……说到底,我何必再用“现实”这个词汇划清界限?(我已经不相信什么现实。)
   我知道一件事,谈论感受是很无力的。和人交谈,总带有一个框架,以某某历史学、哲学的角度、或者人文的,带着这些,去谈话才有观点互换的可能,才是一种“健康”的谈话,完全的情绪宣泄,是一种不尊重,但我,打从心底厌倦这种交流……真的够了吧。缺乏隐喻的世界是一个坟场,僵死。令我厌倦,想要离开。因而我再度,虽然进度很慢,虽然并不坚持,但是我再度转向想要写点什么的状态。
   偶然间,看到有人回复我14年,也就是十年前写的一篇未完小说,那人只回复俩字催更,但分别是在21年22年到23年,这连续的回复让我也变得在意,今天,重新去看了当时的文字,那一瞬间,我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击中,那是十年前的属于我的文字,但却带着一种微弱的陌生感,和更多的亲切,是这十多天沉沦生活里一件穿透我感觉的事。这十天里我生活得很混乱,非常不健康,我一度感觉距离自己遥远。在重新阅读过去文字的那段时间,与自己终于近了一些,体悟到一种模模糊糊的爱,但并未维持太久。我内心里乱糟糟的,混沌始终是常态,唯有在陷入一些困境的时刻,这种混乱才稍微被规整一些。我打从心底觉得自己必然是孤独的,并不是因为我无法遇见温暖,有一种更深的可能性会是,其实我害怕着温暖,害怕着孤独被破坏。我打从心底,拒绝着温暖。因其短暂,最好不要发生在我身边,我可以写温暖,写爱,但最好不要发生在我身上。宗教之神性从来因为它距离人始终遥远,一旦被抓到足够近,便成为了恶心的东西。
   只是有一件事,我始终在思考,对于“爱”这件事。阿伦特给海德格尔的信中有一句,“我很惊讶,这么晚才意识到要去爱这个世界。” 爱?对邻人之爱,这个附近的范围,属于我的这个附近,处理好这个附近,据说人就会变的平和很多,也能体悟爱。而处于孤独的人,他便没有“附近”。只能在幻想中创造一个……因而我拒绝去思考 对邻人之爱,并非我否定它,而是我的爱不一样罢了。我创造另一个附近,一个只有真实的我不存在的世界,但在那里我是觉得自由且放松的……当然我也可以很痛苦,正式的写作与思考如何去写是俩回事,很多时候,思考时觉得很难处理的部分,在实际写时,就发生了一些奇妙的事情,好像一个看不见的灵感突然自己浮现了,很多意外也很惊喜。不要再等以后了……就现在去写吧。
   我是很糟糕,生活不规律,作息完全颠倒,一玩起来就没个完。我真心觉得陀氏的《地下室手记》写得真好,那才是真正的文学…… 我感觉我在吸食字句的灵魂,那种阅读的渴求不像是为了闲暇消遣,倒像是一种生存的需要,我吸食它灵魂里的苦难,仿佛我自己的痛也变得香甜。俄罗斯文学吸引我,塔科夫的游戏,音乐也吸引我,东正教也比天主教更有一种悲悯的神性…… 一切有滋味的东西,皆在吸引我,哪怕我已经是个不断沉沦于世的常人,还是想要借着这些光亮去照一照我的灵魂。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GMT+8, 2024-4-14 10:19 , Processed in 0.04269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