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剑之华尔兹的个人空间 https://bbs.yamibo.com/?1531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的复仇

已有 12 次阅读2024-1-12 16:31 |个人分类:日记

家庭是长满人全身的,对人一生的疾病。如果要恢复健康状态,就只能割舍。我虽从未接受过来自父亲的爱,但是,当他面临一些危机,我想我还是会为他、为我自己复仇,而复仇的对象,将会是那个女人,后妈。她的生命现在只掌握在她自己手中,如果她做出那最恶劣、最卑劣的行为,那我一定会杀了她。这是只有我才能完成的复仇。

 

我跟二姑对话,也跟女友对话。说了很多,现在不想再多说什么,解释来龙去脉。这个过于物质的社会,和那滩生来就长在物质里的恶心的蛆虫,我后妈,就只是完全浸泡在物质里的腐烂物,我惊异于我爸糟糕的择偶眼光,也深深厌恶他的愚蠢与自身的不完美。

 

我跟二姑的对话:

至少,我跟二姑谈话的时候,我的情感是完全真诚坦然的,就是说,我会把我此时此刻的真实想法都说出来。而与我爸和后妈的交流,我只觉得疲惫,仿佛言语是很无力的东西,大家都在藏着掖着。真正的交流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

正常家人的爱,我从未体验过。我现在也觉得我压根不需要这类东西,在这方面我缺失,但弥补是我习惯了独处,我能有文学和其他的精神食粮。当然代价也很沉重,我有很严重的抑郁,但我也相信我自己能成为自己的医师,因为我经常写日记,与自己对话。我的家庭对我来说,就仿佛是长在身体上的一种疾病,我要健康活着,唯有割舍掉这层疾病。我压根不指望 我爸会给予我什么,说实话,他连自己的人生也无法好好管理。我知道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也许我们俩都不知道什么才是家人该有的姿态。但是,说实话,在这种语境之下的家人一词,令我感到恶心。

家人应该是那种,一闭眼,能想到的最让你安心的关系。而不是法律上的一些连接,规定,没有这种令人安心的关系存在,就哪里也不会有真正的家。我现在也比较疲惫,我或许内心里压根不愿意介入他们的事,我想这已经是令我厌烦的一件事。

我对他们没有任何想法。对我爸对庞姨,他们怎么样作都无所谓。我只希望二姑你能多为自己着想,不要为任何别的人牺牲你自己的快乐与幸福。当然,照顾爷爷奶奶不一样,因为你们互相爱着彼此,在一块相处是开心的,是没有勾心斗角的,这才是家的归属感。我认为这样的人生也是有意义的,不是一种浪费。四十多岁,人生还有的是机会,想做什么都为时不晚,重要的是把这愿望化成实践。  当然,我觉得还有一件事很重要,就是“思考”,只要随时保持自己的思考,自己去寻找答案,而不是被别人告知答案。

我越发觉得,只有处理好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事,人才有能力去爱别人。就好比,如果我没有独自生活的能力,甚至无法照顾我的猫这么一个简单的事一样。所以,只要处理好自己每一天该做的事,与自己周围的环境,融洽相处,而不至于每天活在混乱之中,这是对一个人来说最简单也最难的事。这个环境可以是与人的关系,也可以是生活的环境。二姑身上的魅力就是拥有处理这些事的能力,你真诚,并且身边有纯粹的,值得你信赖的朋友,而且居住环境有花草,这些是人内心的一个呈现。而且对读书感兴趣,还愿意接受新观点。这是我们能对话的最大的原因。

我不喜欢我庞姨,不是因为她是我后妈。而是因为她整个人完全是只有物质一层,而没有精神一层的,我同样也无法理解我爸为什么会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他们或许从来就没有思考过物质以外的东西。而我说的比较难听一些,我鄙视这类人,我从内心里深深厌恶这类人。但我也同样,发自内心希望我爸能好,因为他至少心灵是不坏的,因为“男性”和“儿子”这类身份让他享受了太多的溺爱,因为社会环境的拜物让他沦陷,他又完全没开拓过自己的精神世界,可以说他压根无法抵挡那些诱惑、与虚伪的东西。所以他即使内心不坏,但是呈现出来的,给人感觉很失望。

很多真心话,真实的话,我都全部坦诚给二姑,因为我能感受到你不是完全活在物质世界里的人,你身上有失落的神性,有一些无价之宝。我们整个家族,其实都有,爷爷有,你有,我也有。我认为这是一种基因记忆,一种我们的家族人格。在外人看起来,是一种“傻”,愚蠢,但我认为这是一种很高贵的东西,只因为这个社会是拜物的,是崇拜物质的,在他们的定义里面,我们是“愚蠢”。

也因为这个原因,我非常憎恨那些,自以为是,利用人的善良,把人的好心当作“白痴”来投机取巧的人。

我曾经非常憎恨庞姨,我抑郁的时期,我无数次差点都要拿实心铁棍敲碎我后妈的头。我身边常常备着武器,因为我从来没有一个让我安心的环境,这可能是一种不好的习惯,虽然不会做极端的事,但有武器让我觉得安心。

他们的事,我无法介入。我也不对我爸抱有什么期待。因为我们连最基本的沟通都是如此艰难,他自己也生活在迷茫之中。

但如果,如果真的最坏的事发生了,他如果真的“被欺骗了”,被当成白痴了。被充满心机的人玩弄了。我还是会站在他这一边。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会去把那个女人的头敲烂,我要把她从脑袋到骨头都敲碎。我要把她的尸体分成一块块冲进下水道去。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这是我必须去做的事。人终究是要死的,选择哪一种意义而活却是唯一的。而这件事,必须我去做。家庭是对人一生的疾病,但无论如何,其实,我们想要的,都很简单,无非是单纯的,一个和谐的环境。当然我也可以有别的选择,我也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不被过去束缚。无论哪一种,我都可以做到。如果我有更值得期待,更值得度过的生活,那么我会选择我自己去开拓。

 

这是只有我能完成的“复仇”。一旦最坏的情况发生,我必须去完成。

 

对,我想表达的可能是,当她做出一些明显不道德,恶劣的行为的时候。我作为这样一个身份,可以说在我自己的“人生意义”规则里,我处于这个身份,就必须要完成我的复仇,就像一个很重要的主要任务。

 

在我的定义里,我这样的行为是完全正当的,甚至是对我自己的人格很重要的,一种我必须去做的事。若我逃避,我会受更深的伤害。

 

必须是我这种身份去完成,不能任何人来代替我完成

 

必须以,我这种身份,去完成

 

——2024年1月12日星期五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GMT+8, 2024-4-14 09:34 , Processed in 0.04405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