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剑之华尔兹的个人空间 https://bbs.yamibo.com/?1531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被困在时间里的人

已有 9 次阅读2024-1-10 05:20 |个人分类:日记


如果,时间这个概念,只停留在语词之上,如果,时间并不存在?——看见钟表的走动,时间的流逝,只有被注视时,时间这个概念才会自然而无可辩驳地出现。我感到晕眩,逃离在言辞之外,失魂落魄,我对语言感到,失去控制。窥见语言之真实面貌的人,终将被语言舍弃。我触摸着时间的轮廓,想要把手指探入进去,触摸那实体,感受那实体,然而就在手指探入的那一刻,我发现,轮廓之下,只有更空旷的虚无,时间,这个语词之下,是一片空无。

从那一刻,我活在了过去。从那一刻,我同时被拉向未来。从那一刻,唯一真实之物只剩下了情感,语词,逻辑,线性的时间,所有的幻象都开始变得破碎,因被识破面貌,而无法再让我随心使用,因为我已“不再相信”。

电影只是每秒24帧的静止图像,而观者的观看却让影像流动起来,汇流成时间之流的一截。意识编织着幻觉之网,坠入其中的是情绪,是感受。感受是真实的。我无数次陷入过去情绪的捕捉之中,无数次感到情感在刺穿我,刺痛我。无论,时光怎样在钟表里行走。我看到了它只是在原地踏步。

十三年前,第一次观看魔圆;那时我初一,剧中人初二,如今我已二十七岁,而剧中人的年龄是不会改变的。但在过去的不断重复观看之中,曾有过的情感之流永远会被唤起,加入溪水的流动,有区别的只是强度。影像、音乐、画面,唤起了潜意识,被深埋之物,即使溜进了梦境,也会以另一种形式显现。

我并不担忧自己的死,现今的我,也并不觉得死是一种彻底的终结。我不再相信被建构的时间,我仿佛,看到本应永远顺流而下的溪水,在某一时刻,开始倒流,它自溪流之下,直向天空流去。时间的流水以如此姿态呈现在我的面前,在我无比清晰的意识之中,我的心灵时间,与它一同流淌着。

同样在十三年前,我遇见我的师。她是我的生命的一环,我此生都不可能将与她有关的记忆剔除在我的生命之外,即便是死亡也无法终结的记忆。若我肉身破碎、消亡,在宇宙里,这份记忆的强度也会有一席之地,哪怕只是游荡在宇宙之间,啊——宇宙之间,我们此刻,你我,不就是正处在宇宙之间吗?眼前的大地,这坚硬无比的大地,让你我忘记了如何飞翔,如何克服重力。而这是你梦境里常出现的事——克服重力的飞翔,你在梦里是如此轻而易举,仿佛规则能够被随意更改,梦境提示你,你曾生活在一个没有重力的宇宙之中,你是宇宙的产儿,而非地球的生灵,被贴上各式标签的你,并不是真实的你。

我是隐而不现之神的信徒,我在固定的言语里寻找破碎,我尝试溢出言语的边界,因为我只掌握了我生存国度的语言,我无法用更多的语言符号、code去解码,去诠释我的神。因为我也不清楚我信仰的神是谁,源自何,模样何。既没有源起,也没有终结,我仅仅是单纯地保留了“信”这一件事。我逃离所有的名词之网,概念之雕塑。我跑到大厦的背面,在距离阳光不远的阴影地,稍微恢复一下视力。

我只是在普通地活着,就已感觉筋疲力尽,充满疲惫。我无数次,为了正常地生活,陷入诸多叙事之中,因为我明白我只有不断地陷入叙事,才能不失去神智地生存于世。我在重复我的每一天,重复我的快乐与痛苦,是那依恋线轴的孩子,沉迷于找寻与丢失的游戏,我们都对此乐此不疲,不是吗?换着花式的重复一直是,生存的某种动力。

今日,时隔十三年,初见之后的,不断不断、很多次的重复观看,让我明白,这种重复的观看里面,有某种,顿悟,有某种,无法为自己发声的情感的呼告,它们都是没有声带的情感,无法为自己发声,我亦无法用语言为它做解,因为没有一种言语能够描述有强度的情感。我茫然不知所措,除了感受,除了用这身体与灵魂去承受,并不能做任何事,甚至无法将这体验说给第二个人听。我唯一能做的只是,提示我自己,用我的文字与记录,在避开与闪躲之中,走出一条笔直而坚定的直线,在语词的迷宫之中,画出一条指引灵魂的地图,我在朦胧之中,睡去,醒来,无数次,在语言的堆砌之中,无意义的语词重复之中,找寻。找寻的姿态呼应着那无神的信仰。

还不应该死去。窥见时间的秘密之后,便不再受时间的束缚。这世间只有将醒者与未醒者,没有完全清醒的先知,如果有,那便是连自己也欺骗了的偏执狂。先知是危险的词汇,任何试图占有先知地位的人,都一定会在迷失中走向毁灭。

我的言辞毫无意义,正如,若此时的我,因意外而死去,或是,在完成了完美人生之后死去,俩者都毫无意义。时间?走到时间前面去。去逆行,去叛逆,去在空中搭一座桥,去建一个海市蜃楼,去梦境里寻找真实,去情感的海洋里,体验生命的强度。逃离,逃离这世间,逃离这拥有大地的时间,无重力,无重力,无重力是众生共同的记忆,你我的潜意识都在不断下坠,渴望着,回归,海洋里的飘荡,宇宙间的飘荡,水,与无重力。

我失去的朋友,失去的爱人,失去的,我唯一的师傅。我们在这无比清醒和痛苦的时间无法再继续对话,无法再看惯了谎言的密网之中找到无语词的单纯场所,于是我们注定无法再相见。但记忆仍在,记忆的强度,把你我的形象抛向宇宙的深处,那力度,强烈,没有回音。何时再相见?我不知。如同我窥见了时间的裂缝,却依然不可见时间之全貌,因时间并不存在,时间乃空无。我即是时间,我的意识,欺骗了我。而我,已经身处于过去,身处于,此刻,现在。我在编织你我的未来,我在同时体验你我的未来。此刻,我陷入晕眩,迷狂状态。这是没有激情存在的激情。是,一身的疼痛。是,灵魂的,探出水面呼吸的本能。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GMT+8, 2024-4-14 08:50 , Processed in 0.04569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