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超社會級的??? https://bbs.yamibo.com/?1952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LoveLive!] 麻煩鬼 [のぞえり]

已有 358 次阅读2015-10-3 13:26 |个人分类:[翻譯同人]

看了5th BD後莫名的產物...
因為沒有申請翻譯許可, 所以請勿轉載! ←不過應該也沒人會看這裡 (爆)

===
原文出處: pixiv
作者: せ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976251

===

心不在焉。
從不經意看見的表情當中,可以稍稍的查覺出來。
說是稍稍的查覺,也只說是感覺心不在焉而已。

「給妳」

除了笑容之外,很少看到其他表情的友人。
輕飄飄的,像雲般的笑著。令人捉模不透的、友人。
在屋頂上的練習。現在正在休息當中。
我走到靠著鐵網邊坐著的那傢伙身旁,拿瓶運動飲料給她後順道坐下。
對,只是順道而已。我也想坐著休息一下。
她道聲謝謝後接過瓶子,在看到她的笑容後我很確信。啊啊、果然是心不在焉。
直直的盯著前方,視線對不上焦點。看著吵吵鬧鬧的後輩們、無奈地看著那群吵鬧後輩的後輩們、與正在和差了2歲的前輩談論曲子的後輩,還有她。

「怎麼了啊」

用只有鄰近的人才聽得到的聲音問著。
不能看錯。善於隱藏心意的她,不是天才天生就會,而是秀才後天努力而來。因為努力而培養出來的掩飾能力,是非常難以查覺的。
不可輕易的說出口。只要深入核心,便會逃跑的弱者。所以要說就要說出讓她無法逃脫的話語。但不是現在。現在,只是傾聽而已。
為了麻煩到極致的友人。

「えりち」

隔了一段時間,聽到的微弱聲響。
果然啊。會讓妳變成那樣,也只有那傢伙才有辦法了。
沒有後續。
把視線從因為帽沿被壓低而生氣噘嘴的後輩與做了那件事的兇手同學處移開,我看著彼端的雲緩緩移動。
不能焦急。不能操之過急。
要等待就像和之前的話語完全無關似的,那樣久的時間。
明明可以輕易地用開玩笑的語氣說出自己的內心話,卻不擅長直接說出口。
因為怕被知道,若是所指的對象是誰的話。
所以,經過了不知是指誰、在說什麼事,就像是突然的講出來的一段時間後,感覺身旁的人輕輕吸口氣,突然間,我也緊張起來。
她說出了。

「真是可愛、啊」

嗯。
.........嗯。





爆炸吧。




「にこっち,表情好猙獰」

「吵死了」

不得不說出口。
誰理妳啊。真的是。我才不管呢。倒不如說我也懂啊。看了就知道。那是歸類在美人系的吧。把我開啟的緊張與認真模式還來。
直直盯著生氣的我,笑得東倒西歪的希。再說一次,還給我。把我那份想善解人意對待朋友的美麗心意還來。
我將後腦勺靠在鐵網,仰望天空。嘆息聲隨著刺眼的藍天消逝而去。

「這個腦內開啟花園模式的笨蛋」

「搞不好開滿櫻花呢」

「春天到啦」

「因為冬天太漫長了所以才會開得這麼茂盛呀」

她緩緩的說出口。
冬天。我知道她指的那個冬天。漫長、寒冷、又痛苦。我一直,看著,那個膽小鬼的冬天。
是說我為了讓春天到來也做了很多的事。一直努力著。就像笨蛋一樣。明明和我沒什麼關係。結果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報酬。真是虧大了。
說到底。真的是。搞什麼。

「第一點,周遭怎麼會有這麼多可愛的女孩子聚集在一起」

「啊哈哈」

旁邊傳來愉快的笑聲。
姑且以身為偶像,而且身旁還有著一群面容姣好的夥伴們,用我在鏡子面前不斷努力研究鑽研出的笑容說著。

「況且還有這麼一個超級可愛的偶像にこにー在身旁的說-」

「啊哈哈哈哈哈哈」

「為什麼妳比剛剛笑得更大聲了啊....!!」

真令人火大。
沒有遮掩,只是模糊了焦點。希笑著,兩手握住塑膠瓶。

「嗯-....是呢」

以在另一邊的大家不知道、也無法查覺到的語氣,就像是在閒話家常般。她這麼說著。
希的視線雖然會朝向我這裡,但大部分時候都在看往另外一方。看著大家。看著、其中一人。要是有誰注意到往這邊過來的那一瞬間,這個話題一定會馬上被結束掉。

「的確。にこっち很可愛唷。大家也是。當然真姬ちゃん也是」

「為什麼真姬ちゃん的名字會出現啊」

如果沒說出來就好了。
當我說出口之後馬上就後悔了。
她得意的笑著。嘴角往上揚,眼角向下。當她這麼笑時總沒發生過什麼好事。
希看著表情變得僵硬的我,帶著愉悅的心情開口說道。

「外貌協會成員的にこっち」

「妳自己也不能說其他人吧....!?」

而且妳還更嚴重呢。怎麼想都是這樣的啊。是那個唷。那個。是那傢伙唷。
根本不用說明。到了令人生氣的地步。
這麼說也是啦。
以一點都聽不出來讓人認為如此的語氣,希繼續說著。

「大家、都很可愛。真的、非常,無論在電視或雜誌裡,都稱得上是可愛的女孩子們呢?」

不是詢問,而是肯定。
多種模樣。並不是做作的那種可愛,自然散發出的可愛女孩們是真的存在著。
也因此,我們的部室裡都是偶像。可愛度滿滿。

「可是啊」

蒼綠的眼瞳,看向我這裡。那是經過漫長冬季之後,開始萌芽之綠。

「對我來說最可愛的,不論何時,都只有那個人而已」

看了那個臉龐、表情之後,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にこっち,妳想學會表情搞笑嗎?」

「還不都是某人害的」

饒了我吧,真的。已經快受不了了。
下巴抵著膝蓋,將快要衝出口的話語飲下。要是不問就好了。
配合著我的姿勢希也彎下身,稍稍低下頭。
然後,我看到了。

「真的,已經到了、無法自拔地....」

應該接下去的、那兩個字。只對著一個人訴說,那份感情不能用言語形容。就像無法說出口一樣,緊閉住的、雙唇。
快要哭出來似的、笑容。
就位置上、立場上、關係上,只有我才看得見的、那個表情。
我馬上就知道我失敗了。只能圓瞪著眼,呆愣地看著希。
但那個表情,就像、變魔術般消失了。她換上了虚假的面容。
希只是,像是用閒話家常般的樣子,繼續說著。

「大概啊,只有這一點。我能很有自信的說,可以勝過其他人,絕對不會輸」

她做出就像平常在說下次練習內容一樣的神情。

「所以,也只能這樣。因為如此,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發生了很多麻煩的事、不是嗎?」

就像在伸手數著練習內容時的聲音速度。

「雖然,這只是,我的任性而已」

用在抱怨做基礎體力訓練時很累時一樣的語調。

「要是にこっち的話就能夠說出來呢。這是為什麼呢」

她內心裡,些許掉落出的感情。大概,只有幾滴而已。
緊咬牙關。我真的、真的很想讓她用該有的表情說出內心話,想要讓她完全地說出口。但現在,現在只要能聽著她說這些就好。

雖然和下一次的訓練、或是學校的功課來比,還要更加更加的麻煩。但有一個麻煩的友人也是沒辦法的事。
不過。
是呢。
雖然不能讓她說出全部,但至少不是只有兩個人獨處,而是在大家都在的屋頂。不是強迫她、而是讓她自發性的說出口,我想,光是這點就該稱讚她了。已經,非常努力過了。
我是,這麼想的。

「才不是只有妳呢」

稍微的,讓妳知道一些事吧。
希看向我這邊,而我看往另外一邊。

「にこ,好狡猾。有個總是固定會對我這麼說的笨蛋在啊」

我看著那個笨蛋,這麼說著。

「啊?」

所謂呆愣的聲音。就是指這樣的吧。
我只用眼神看往露出罕見神情的希。
什麼嘛。妳也會有這種表情的時候嘛。我刻意的,露出嘴角上揚的得意笑容。

「會讓那傢伙有那樣表情的。毫無疑問,就算有錯,也只有希才能夠而已唷」

我看著希。
看著希,慢慢地,給予時間,讓她能仔細思考我話裡的意思。
看著她明白我的意思而慢慢轉變神情當中,是還蠻有趣的。能讓這傢伙露出這樣的表情真是吐了一口怨氣。

「咦、咦。等、等等。にこっち」

「什麼」

希講話吞吞吐吐,就像剛學外國語的人一樣。
似乎還沒能夠想到最後,臉頰還沒有紅起來。快了,一定快了。用妳那很會察顏觀色的頭腦想想吧。以便捷的角度來解釋吧。

那就是正確答案。

「什麼、我、第一次、聽說、啊」

「因為我第一次說嘛」

我知道她握住塑膠瓶身的力道加大了,便偷偷笑著。啊啊,妳喜歡捉弄人的心情,我能理解了。現在,能理解了。
慢慢地。我看見她的臉頰變得通紅,我站起身。輕輕拍過裙子,轉身朝向希。

「之後妳再聽聽當事人是怎麼說的吧。從剛剛開始那裡的視線一直刺向我這裡呢」

從某個笨蛋方向過來的視線呢。
說出口,看了希的反應後便感到滿足的我轉過身。
然後,看到了。因為看見,所以我知道。
比我小2歲,剛剛還在與大她2歲的前輩在討論曲子的後輩啊,我發覺到,她不知為何心情不是很好呢。
啊啊。
嗯。
這隻也是。
我看著天空。蔚藍到刺眼的天空將我的嘆息全數吸盡。
真的是,虧大了。


-完-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简体字切换

GMT+8, 2019-9-22 16:08 , Processed in 0.022996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