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剑之华尔兹的个人空间 https://bbs.yamibo.com/?1531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signalis带来的持续性幻痛

已有 11 次阅读2024-3-29 01:38 |个人分类:日记

 恍惚

今日出门,停车忘记了拔钥匙,回来时看到我原本放在后座的头盔被挪到了前面,正好帮我挡住还插在车上的钥匙。是谁呢,那一瞬间,有些难言的感动。

骑车来这条街的路上,我并没有刻意去想任何事,图景全然是自己出现,仿佛闪回,不经意,言语乏力,我不知道怎么了,又面不改色就流泪,持续性的幻痛仿佛在内心割开了无数微小到可以忽略的伤口,等到不经意的时候,传来阵阵隐痛。

我跟奎兽说,我感觉都快要抑郁了。有点难以自我开解,我越陷越深。如果世间存在某种共振,那频率早已彻底传达给我,穿透了我。我感到神经很痛,却无法为自己开解。好像那癌症一点点蚕食她的肉体与精神一般,我为我不存在的幻痛,多次病倒。

我越来越萎靡不振,无法集中注意力处理任何事。心里仿佛被凿穿了一个很深的洞口,早已沉睡在我的记忆之海的隐喻,它们被如此相似的另一个事物唤醒,而我像终于睁开眼的人,终于看见那个跟我一样,痛苦的内核。

我无法为自己开解,也无法逃避。只能在不断的重复里,做着相似的梦。

————补上前几日的日记:

打开signalis ,停留在主界面,与elster的目光直视,听着那循环的三个数字,三段音的信号。一些图景以共振的方式流淌入我的心灵。我难以言喻这份 无法用言语传达的共感,创作者是德国的华裔俩名女性,我所知道的真实也模糊不清,一切皆以作品呈现,所有的思想在作品里流淌,没有一处是真实。也不会有一处存有真实。

尝试着以作品为疗药舒缓signalis带给我的持续幻痛,实际上确实心情平静了不少。

打算把signalis的其他结局都打出来,背板到极致,再难的解密也不成问题。这部作品后劲无穷,诸多隐喻还在召唤我。远不止昨天所知的一切。
一些越来越成型的想法:游隼与亚瑞安妮具有诸多相似性,同为造梦者,游隼在游戏里的存在实在太低,显得并不是很重要,(甚至在隐藏结局里,能直接跳过与游隼的战斗。)我的直觉总在引导我,游隼会是引导灵鹊开启artifact的关键因素。也可以是亚瑞安妮在未来时间线的一个可能性(其意识成为仿形体的原型,用于游隼或是蜂鸟单位,这可能会是生物共振体在欧亚国的宿命,因而有这么个认为游隼与亚瑞安妮相似的猜想。)当然最启发的还是游戏本身的画面cg,亚瑞安妮与游隼有一副高度相似的cg,不,应说是完全相似,区别只有发色。
如果伊藤姐妹伊莎会是亚瑞安妮“自救”的一个形象残影,那么游隼也有可能会造一个同样的梦,另外,便是来自游隼日记的信息:她质疑自我的人格是否存在,因为记忆里尽是被添加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这里或许有一个疑惑:精神控制者且同时是读心者是否真的能在嘈杂声中拥有自己的人格?如果舍弃了执行任务一层,如果舍弃了操控他人这一层,她还剩下什么真正能属于自己的吗?看起来什么都不剩,这也是她会因“闯入的记忆”而一病不起的症结所在,而真正的病痛是本就空无的自我,套在权威的空壳之下。因而我对游隼这个角色是寄予了非常强烈的关怀的,我希望她能拥有一个自我,希望她并不是一句空壳,而亚瑞安妮的“记忆侵蚀”也是蜕变的一个奇迹,看来所有的可能性都在那个未知的“artifact”结局之中了。(我也隐约觉得 作者似乎也在寻求某个挽救悲剧的方法,对于自己的作品,应是不仅仅只有遗憾与悲恸。正如完形崩溃gestaltzerfall承载的意义——当绝望与悲剧来临太多次,重复太多次之后,悲剧也消解了自身,开始变得混沌,充满无意义,在那之后,便是全知视角开启的无限可能性。(暂时想到这里

送了2.7 signalis,不知她有没有时间和耐心去玩。她最近好像在玩那个男同学也玩的游戏,上周二@我的视频,我今日才看,发现看起来还不错,中文配音和画面都还可以,不过我还是对国产游戏不感兴趣(大厂本质都是为了让玩家砸钱,创作者真正能发挥到极致的作品很少,而我更偏爱那种把想象力发挥到极致的作品。)
虽然跟她交流并不多,虽然我总是忘记回消息。或是又忘了寄手柄给她(好几个月),也没有写信,也并不知道她的近况。但是只要开启了对话,就一定会有所收获。记忆仍在,就算并非一成不变。我也能在记忆里自行填补颜料。

满脑子都想着signalis,沉郁的感觉始终萦绕,紧锁。

感觉要疯掉了,那种非常强烈地与日常割裂的感觉,从精神上,三分之二的我活在另一个世界。像是脑神经走到死胡同然后开始偏头痛一样,就在这死胡同里开始死磕。感受到一种很强烈的隔绝,自内。如同共振的频率,如同宇宙里那最沉抑的信号,一旦以某种方式唤起那早已在此的想象力——无数次回到那个无比熟悉的岸边,身后的巨岩仿若通天,将那光亮投射在遥远的海岸山巅,我在巨岩的阴影里沿着海边行走,那雪球散落岸边,是白色的颅骨。一艘船划着红灯,在等待起航。

带着平静的心情理性的清晰去欣赏、分析一部作品或许能称之为“喜爱”、“深爱”。但我的爱是一种着魔,我整个人像生病了。对残缺之物的一生追随,似乎早已让我忘了原物究竟是什么。染了某种着魔的疾病,隐喻的巨大重压如同溺亡之海。最初是魔圆,残缺之月的倚靠,将一切苦痛收拢。而后是弗吉尼亚之死,潮水,夺去最后的氧气。水中是你我归宿。最后是signalis ,陷入循环的,永恒主题,只是这一次,死亡之姿以更加恶劣的方式取代了潮水的溺亡之苦痛。永恒的梦境,衰微的肉体,密闭空间,破碎船体,荒芜星球,辐射蚕食。ariane 既不想死,也不想再活,只是太累,只想睡觉。循环3000天,循环至5000天。剧烈的共情沉默不语,如那双子太阳砸向海洋,目光平静地望去,内心并没有多大起伏,而内脏已纽结成一团,是人之暴死,情感的暴死,是持续性的幻痛,为失去了并未拥有的珍贵之物而感到幻痛,为失去了从未拥有的躯体而感受到的持幻痛。这一次,音乐不会再拯救,而是成为帮凶杀死麻木的一切。所有的细节,所有的隐喻,如同微小的无数个原子坠落在心灵,我感受到了某种实在发生的变化。我的梦境我的脑神经在强烈地渴望,这些来自隐喻世界的信号。语言已经变得太贫瘠太单薄。

因为想要死在海里,所以来到靠海的城市,但是发现,现实里不会有任何一处梦境之海。死并非肉体的崩毁。世间没有一处海滩如同心灵的海洋那样充满死亡的气息。只有在意识最幽深处,才有白色头骨散落岸边。然后是,望不到尽头的巨岩,阻挡了阳光。

茶饭不思 无法开解。毫无道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剑之华尔兹 2024-3-29 02:44
在这里我必须承认

当初第一次玩的时候差点被六个格子和没有地图的区域气得再也不玩这个游戏,但是……幸好没有放弃。否则得错过多么一个直击我心灵和灵魂的优秀作品?!意识的流淌,图像的侵入,破碎的叙事与随着我通关次数越多越来越压抑的“命定的悲剧”,真的令我非常非常难受,也仿若着了魔一般无数次陷入这个故事,仿佛它也成为了我的梦境记忆的一部分。这份痛苦久久不能消散,其间苦涩,令我嘴里好像也尝到了死亡的沉抑滋味,无数次目睹,崩毁之美,消逝之美,一切实在太过于凄美,以致这疼痛,将久久不能愈合。
回复 剑之华尔兹 2024-3-29 05:24
到了深夜,开始严肃地思考,我到底毕业论文需不需要写游戏。其实或许真的写什么都好(现在这个技术哲学也可以),重要的是我是否愿意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比如把所学用在所喜欢的事物上。(我曾经一度不想,就是不想让工作一样的条框去束缚爱好,这也是后来不写游戏的原因之一。)但这次的游玩体验,让我觉得游戏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

或者,我还是继续写技术哲学更好。但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单独写一篇游戏的文章,没必要一定要舍弃其一,而是看我愿不愿意都去做,毕竟知识我相信是互通的。写技术哲学不妨碍我去研究游戏。

其实一点点解码亚瑞安妮的人生,为她而难过的时候,我在想,那何曾不是一面镜子。“狭窄的床铺是完形体工人们唯一可以称之为自己的东西。” 亚瑞安妮,与母亲生活在冷原星,在雪山顶的哨站度过多年,义务教育之后紧接着义务兵役,最后,为了逃避“被安排的工作”,选择参与彭罗斯计划的她,终于觉得不再受到监视和指指点点。可以继续自己的艺术爱好,画画,读被禁的书。但实际上,彭罗斯起航的那一刻便已注定了被国家抛弃的结局。我看到碾碎年轻人的体制仿佛绞肉机碾碎血肉,世界本就没有出口,无论做出哪个选择,亚瑞安妮都无法逃避这个糟透的世界。悲剧总是被注定。

极度压抑,异常沉闷。是因为我所处的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这是最深层的共感。我们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又何其够用?船舱里,还有她没画完的画。当真的面临死亡的时候,生之欲望同样强大。(我知道,深切地知道。)年初,临走时去看望奶奶,她全身瘫痪不能说话,时刻需要人照顾,但我看着她的眼睛,我怎么掐自己也止不住泪,那眼神里写满了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即便忍受一身的病痛。正如亚瑞安妮在半睡半醒之中,在闭塞且逐渐坏掉的冷冻舱里,不知忍受了核辐射的侵蚀多久、多久……

我无法终止自己这些无益的思考。我不想再依赖药物。我讨厌那个滥用药物的自己。恨透。但我感觉我的情绪极度脆弱,我无法抑制一点自己的难过,而这些情绪如同涨潮的水满溢,我想被掐死。拜托,让这来自内部的刺痛停下来。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GMT+8, 2024-5-25 10:12 , Processed in 0.04772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