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会员 登录
百合会 返回首页

焰魂的个人空间 https://bbs.yamibo.com/?1151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唯梓](情人節賀文) - 喜歡,就是喜歡

热度 9已有 636 次阅读2011-2-14 22:59 |个人分类:唯梓同人

唯梓(情人節賀文)-喜歡,就是喜歡

 

白晢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折射進來,把放學後的音樂室弄得明亮,毫無燈光的用武之地。亦因此,少女們可以任意閱讀雜誌報紙,毋須擔心傷害眼睛的事情。雖然說,這裡的人應該也不會在意此等閒事。

 「騙人的吧?這個人居然是男的?!」用力地把雜誌拍到桌上去,律原本埋在裡頭的茶色短髮和亮額頭立刻顯露無遺。因拍在木桌上而發出的巨響,把室內其餘四人的好奇心都牽引於此,齊齊聚到桌邊圍觀。

 雜誌被翻到本期的主題故事。

 大家的目光都一致地先被紙上的人物獨照所吸引。是個美女呢。嗚,那個胸部也太豐滿了吧。哇啊,頭上的皇冠會發光,閃閃的很漂亮~各種各樣的思想瞬間浮現於各人的腦袋內,然後各人的視線也很一致地掃視文章內容。

 接著,部室空曠的環境,添上喃喃細語的裝飾。

 啊喔,是比賽冠軍呢。對啊,原來是國際選美比賽的優勝者。但,想不到居然連這種比賽也有……確實。吶吶,什麼是人妖?

 不協調的問題,換來鴉雀無聲的結局。打破這個尷尬狀態的,是把茶端到桌上的金髮麗人。

 「嘛嘛~這裡指的是變性人。原本是男生的人進行變性手術,把男性的性器官都換成女的,再打入雌性賀爾蒙。最後,這個男生就從上到下都變成一個女生了。」詳細的解釋,把問話的棕髮少女弄得頭頂冒煙。

 「紬前輩,唯前輩的腦袋處理不了這麼艱深的資訊!」嬌小的雙馬尾女孩把快要倒下的唯給穩住身子,順便向金髮碧眼的前輩求救。

 「總之『他』現在是一個女生了。」紬有點無奈地,盡量尋找顯淺易明的措詞作總結。只是這樣的答案,好像跟原本的問題有些少微妙的偏差。不過算了,看唯那似懂非懂的模樣,這樣就好。

 然後,事件的始動者終於開腔說話。

 「這也太誇張了吧!而且妳們看那個胸的……」律說著說著,視線不禁瞄向某人的胸前。語話不受控的自動彈出:「根本沒能相比嘛。」

 想當然爾,這句話換來了某人的鐵拳制裁。

 「但是『他』到底是以什麼身份喜歡著什麼性別的人呢?好像不論是男是女也都很奇怪似的。」律雙手高放腦後,身體往後挨到椅背。其餘四人也都返回自己的座位上,正式開始了今天的放學後茶會……咳,是樂團的日常會議才對。

 「應該是因為喜歡男性,所以才會把自己變成女生,讓對方接納自己吧?」梓雙手捧著粉紅色的專用茶杯,輕嚼了一口說道。因為喜歡,所以才想為對方做任何事情以換取對方的愛。包括變性。在梓的內心中,她是如此確信著。

 或許連她自己也不曾察覺,她的眼神在說話期間,總是有意無意的飄到唯那邊去。可是,不經意的舉動,總會輕易地把自己出買給擅於觀言察色的人。

 「不過,小梓,即使性別改變了,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但要是對方真的喜歡他,即使性別相同,喜歡就是喜歡,不用想太多。」當然,這個世界才不會如此簡單。可是毫無疑問地,性別的障礙確實會影響同性間的感情發展。紬縱使深明此點,只是她相信現在的梓並不需要了解事實的殘酷;她要的,是勇敢踏出第一步的鼓勵。所以在現下的階段,實在是不用過於現實。

 更何況,亂衝亂闖,這是青春給予的特權。

 而且,若果真的是兩情相悅,性別的障礙也是能克服的、社會的指責也是可以攜手跨過的。這是紬對這個世界還抱有的希望。

 再加上對象是那個人的話……只要看著那個笑容,無論內心承受了什麼樣的煎熬,相信也都能得到治癒,並且讓人重新獲得走下去的動力吧?這是紬對同伴的理解。

 「是、是這樣嗎?」梓低頭沉思,咀嚼著紬的意思。

 嗯嗯,這樣就對、這樣就對~紬喜形於色的表情,充分表現出她成功誘導(拐人進教?)的喜悅。這令律想到另一個問題。

 她用指尖輕抓臉龐,猶豫著該如何說出口才好。最後,律還是鼓起勇氣問道:「那個……其實很久以前就察覺到的啦,但一直都沒有確認過……紬妳……果然很喜歡女生跟女生間的……感情嗎?」律把頭撇往另一邊去,不好意思正視對方。

 「誒?!」梓跟澪同時發出驚呼。前者是因為從來沒發覺自己的前輩有這種愛好,後者則是對律毫不避忌的問法感到驚訝。

 「什麼是女生跟女生間的感情?」還有一人,平澤唯,雖然也一起發出驚呼,但她顯然不太明白當中的含意。

 「那、那即是指女生喜、喜歡著女生的感情啊,唯前輩。」梓紅透著臉的解釋。還好唯隨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不然梓也想不到還能怎樣說了。

 不過她是否真的明白,這點有待商榷。

 「所以小紬是喜歡著這種感情嗎?」獲得答案以後,唯也加入戰線,協助律的詢問。沒有任何異樣,紬從唯的眼神當中只閱讀到小孩獨有的好奇和純真。致命的武器。

 「喜歡。非常、非常的喜歡!」一直隱藏於心底裡,無法跟人暢談的這種心情終於得到解放。即使是簡單的一句句子, 卻不難感受到紬對百合的熾熱愛戀。可是當其他人投來奇異的線視時,紬活像一個犯錯被抓的孩子,低著頭問:「果然……很奇怪嗎?」

 「不不,我們只是被紬的氣勢給嚇倒而已。」律連忙搖手否認,梓和澪也都跟著點頭附和。

 「沒錯沒錯~小紬才不奇怪呢!」唯也露出認同的表情,認真地握著紬的手說道。望向大家沒有猶豫的溫柔微笑,紬也拉動臉上的肌肉,回送一個讓人安心的笑容致謝。

 「可以坦誠的感覺真好呢~真的,謝謝妳們。」紬回復精神的禮貌對應,讓伙伴們也得以安心。只是,那有禮的背後,同時又有點落寞的感覺。

 坦誠……嗎?梓在心中嘀咕。

 「決定了!」唯拍桌而立,把眾人的視線集中往自己身上去。驚嚇、不解、和擔憂的情感擴散開去,大家都擔心著唯不知又想幹什麼樣的事情了。

 「決定了什麼?」當中,尤以部室中那唯一的後輩最為憂心。

 「我決定了要喜歡女生跟女生間的感情,所以小紬妳教我吧!」唯雙手放於桌上支撐上半身的重量,炯炯有神的眼瞳則直視著紬的雙目。她堅定的決心,就只差沒有化成煙霧從鼻孔噴出。

 「誒誒誒誒誒──?」異口同聲,大家都對這出乎意料的劇情發展感到訝異。而最快反應過來的紬則眉毛下垂,無奈地開口說道:「小唯妳……」

 「師傅,請受徒兒一拜!」唯把身子再往桌面更靠近些,變成鞠躬的姿態;原本想拒絕的紬也因突然進入角色扮演的遊戲,臨時改變口吻說:「好!我們明天就開始特訓!」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旁觀的三人再次極有默契地驚喊。

 讓紬前輩教唯前輩喜歡女生跟女生間的感情?這樣要是她們互生情素該怎麼辦才好?嗚,不論怎樣想都是超級大危機啊啊啊!中野梓驚訝得反應不能,最後只剩下這樣的一句結語──

 唯前輩妳這個大笨蛋!

 


「師傅,發現目標!是本命!」牆後,唯露出一顆小小的腦袋,雙手弄成筒形的放在眼前──人手製望遠鏡完成!而後,紬也用著同樣的望遠鏡朝唯所發現的目標瞄去。

 是兩個女生。其中一個正羞澀的俯下身子,雙手握著被精美包裝的長型禮物往前遞。伸手,握住,接收,摸頭,致謝。二人臉上的紅暈已說明一切。相視而笑,關係確認。

 「真好呢~」閃爍的星光從紬的眼中散射出來,底下的唯也一個勁地點頭。沒錯,有巧克力吃真好呢。這是唯所聯想到的意思。

 雖說她們特訓了三天,但唯似乎距離百合控的世界仍然遙遠。但管他的,能夠擁有一個可以暢談一切的同伴,這對紬來說就已經足夠了。相比從前悶在胸口的感覺,現在的她確是身心舒暢了不少。

 或許這就是小唯的細心和體貼吧?讓自己成為我宣洩熱情的出口。紬在心中無言感激地想。或許,我也能夠為她做些什麼的……

 「平、平澤前輩!」嬌柔的呼喚聲在紬和唯的身後響起,把二人的注意力拉回牆後。「這、這個……請前輩收下!」

 是一份由粉色花紙包裝而成的禮物。

 「謝謝妳呢~那麼……」唯在自己的口袋中拼命搜尋,終於,讓她找出一個小小的、經過細心包裝的圓柱形物體。她微笑著的遞給這位不知名的後輩,說:「這是回禮~」

 「謝、謝謝前輩!」女孩九十度的標準鞠躬,剛好掩飾了她漲得極紅的臉兒。啊,還有心臟亂跳的事實。

 回禮啊,是回禮!自己所崇拜的前輩給予的巧克力,這是女孩意想不到的回應。糟糕,總覺得自己快要精神錯亂了。女孩抬頭,終於發現唯身旁的紬──那個同是輕音部的鍵盤手前輩。

 「失、失禮了!這、這是給琴吹前輩的。」女孩慌亂地從手上裝滿巧克力的紙袋中,取出另一份巧克力遞給紬。嗯……這個包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從市面上買回來的製成品了。相比起唯手上那份大大的長型禮盒,單是體積就說明紬收到的只不過是義理巧克力而已。

 但不論從哪個角度來看,平澤唯也絕對稱不上是明眼人。是她的話,應該是連邊也擦不上吧?

 一抹藍色的身影從梯間消失,長長的馬尾影子讓紬不難猜出對方的身份。此時,紬終於悔恨為什麼不好好把「本命」和「義理」的分別,在那三日的期間內,強塞進天然呆的腦袋裡。

 要知道,若果對任何人都太過溫柔的話,有時不論是對人還是對己,也是會造成傷害的啊,小唯。

 「但是,原來小唯有弄巧克力嗎?」紬雖然心裡有個底,但還是想確認一下。那個回送後輩的禮物。

 「這個?」唯從口袋中拿出另一個包裝成一式一樣的巧克力,單純地側頭笑著回道:「是憂讓我拿來回禮的呢~~說是絕不能自己吃光的啊!」

 總覺得剛才那個女孩有點可憐呢,紬暗想。但是另一邊的情況似乎更加讓人擔憂。雖然不能把唯給培養成百合控,但若說是推她一把進入百合戀情的話,這點紬也還頗有信心的。

 因為直覺告訴她,唯對那人是特別的。

 「小唯,我想起有些事情要辦,所以……稍微,離開一下。」紬邁步往那抹身影消失的地方走去。雖然不知道她到哪去了,但只要努力地找找看總能找得到的吧?

 「那我先回課室了,待會見~~」唯抱著剛接收回來的巧克力,歡天喜地的往課室方向蹦跳過去。

 「對了,小唯,」唯停下腳步,回頭望去。「放學後有沒有空?可以預留時間到音樂室去嗎?」

 「嗯~」得到答允,紬安心地開始在腦中盤算一切。計劃設置OK~好了,現在要解決的,是要先找到她。紬滿心歡愉的跑下樓梯。

 自己能為朋友做的,也就只有這樣了……對吧?

 

 

唯前輩那個大笨蛋!

 梓原本正躊躇著怎樣送巧克力給唯的時候,卻剛好目睹一個同年級女孩給唯送上本命的那一幕。然後是回禮的事情……

 其實,她是知道的,那些回禮用的巧克力都是出自憂的手中,並無任何特別意思。但她就是很害怕,她害怕唯會用那些巧克力回應自己、她害怕知道自己在唯的心中就跟別人一樣、她不想自己並非唯眼中特別的那個……即使是現實,她也不要知道!

 抱著這種心情,梓跑下樓梯。她一直跑,跑到沒人的角落靠牆蹲下。

 若果不送出去的話,我就不用面對了吧?梓緊握在心型禮物盒上的指尖顯得泛白,令鮮紅的包裝紙開始出現縐紋。

 這樣是最好的對吧?沒錯,這肯定是最好的決定……嗯,不會傷害任何人的最好辦法!所以,為什麼我要哭呢?梓輕咬著下唇,把頭埋進雙膝間。

 淚水劃過臉龐,滴在黃色的絲帶上。

 啊,弄髒了!梓用力地拭擦絲帶上的水跡,而後奮力壓平被自己弄縐的包裝紙。察覺到自己的緊張,梓嫣然一笑。

 果然,還未想放手呢。

 梓站起身,深深地吸入空氣,把自己的勇氣值填滿。加油喔,中野梓。少女默默為自己打氣。

 「找到了……」熟悉的聲線傳入梓的耳中,連串的喘氣聲讓她肯定這個來找自己的女孩是跑過來的。她轉身,並迅速地把巧克力藏於身後,開腔問道:「怎麼紬前輩會在這裡的?」

 這是梓口中的話語。

 她剛才不是和唯前輩待在一起的嗎?唯前輩呢?

 這是她心中沒有說出口的問句。

 她緊張地左右張望,卻看不見那個擁有棕髮的前輩。這時,紬的聲音再度響起。

 「吶,小梓,請聽我說……」

 

 

放學後的音樂室,在今天顯得特別冷清。欠缺了平時打打鬧鬧的五子、悠閒喝茶的顧問老師,還有時不時就奪門而進的學生會成員,輕音部部室因而失色不少。

 漸漸泛黃的陽光,把房間內僅有的兩個人影拉長。

 如果說情人節是個怎樣的存在,這一定是個讓人勇氣值滿點的節日。至少對梓來說,今天,她獲得了無比的勇氣。

 此刻,站在她面前的,是她所仰慕的前輩;藏在梓身後的,是傾滿愛意製成的巧克力。而現在,就只差遞出的動作,和請前輩收下的話語,任務便可完成。

 即使梓心裡知道,這只是一連串輕易而舉的舉動,可她卻全身僵硬,只會僵在原地。

 嗯?勇氣?勇氣又不會代替自己說話,還是閃邊去吧。

 唯對這沉重寂靜的氣氛實在很不適應,偏偏紬千叮萬囑要她老實地等待梓說話,不然就沒有巧克力吃什麼的。不要啊,我要梓喵的巧克力!衝著這點,唯還是努力呆在原地。

 雙馬尾少女仍舊在跟害羞的自己掙扎著;唯依然在等待梓的主動。部室內的空間就定格於此,只有作為背景的日光不斷變換,為二人的回憶添上金黃的色彩。

 唯和梓,就像在比試誰先耐不住性子說話似的,只是默默地站著。但終歸,還是有人會先忍不住。

 「唯……唯前輩,天快黑了。」梓望向窗外的黃昏景色,言不及意的說。但這不重要,對唯來說,最重要的是現在可以從紬的命令中解放出來了。一直站著不動雖然有夠累人,但這也不及梓接下來的說話殺傷力強勁。

 「我們回家吧。」梓最後還是選擇了逃避。

 唯雙腿一軟,直接跌倒在地上。

 「誒?」棕髮少女不管被踤痛了的屁屁,只是鬧起小孩脾性的對雙馬尾女孩威脅道:「梓喵不給我巧克力我便不回家!」

 「誰、誰說要給妳巧克力了!」糟糕,下意識就這樣說出口了……梓如此意識到的時候,話已然沒法收回。看著唯淚眼汪汪的小狗模樣,心裡獨自慌亂,她放在背後拿著禮物的手,也就更加用力了。

 紅黃色的包裝,跑進唯的視線內。

 「給、給前輩妳的。」接著出現在唯眼中的,是她那個跪在地上、毫不率直的可愛後輩──通紅的側面在夕陽的映照下別有一番風味,嬌柔的聲線更是令人心曠神怡。「是我親手做的巧克力。」

 只要自己想說,其實要坦誠地說出口也不是太難嘛。

 「梓~喵~~」唯瞬間從跌坐地上的姿勢變成飛擒大咬……撲倒形態,把梓連人帶巧克力都撲倒地上。她在後輩的臉上左右磨蹭,火花都快被磨擦出來。「果然最喜歡梓喵了~」

 咦,怎麼好像反而被告白了似的?

 「喜歡……嗎?」不不不,應該要說我也喜歡前輩才對啊!梓的嘴巴跟內心的感受連接不上,說出腦內沒有浮現的問句。

 「喜歡!梓喵在我心中是無可取替的存在,是我最喜歡的梓喵~」唯真誠地訴說著情感。

 如果是一星期前問她這個問題,唯或許還弄不清自己對梓的感情跟對其他人有什麼分別。只不過,經過紬三天循循善誘的濃縮版百合傳授課程,天然呆也還是會開竅的。

 「要是梓喵突然不見了的話,我會為了尋找梓喵而忘記吃甜食;若果梓喵患上絕症的話,我會直接退學只陪在梓喵的身邊;假如梓喵跟別人擁抱、熱吻、濕吻,或者蛇吻的話,我會心痛得無法呼吸;如果梓喵……」

 毫不作假的形容,讓梓的臉越聽越紅。雖然她並不知道,這些話其實都是想像力豐富的唯,在代入了各個百合作品後的真實感受,但只因為是從這位前輩的口中說出,一切也就變得非常真實,每字每句都深深地刻劃在梓的心房。

 「但我們都是女生,唯前輩。」淚珠滾過梓的幼嫩肌膚,唯用衣角輕輕為她拭去。梓的意思實在簡單,那就是社會並不容許同性之間的愛戀,所以,唯明白。

 從小,我們就被教導著各種各樣的社會規範。不著痕跡地,那些無形的當權者把生存在社會內的每個人都給洗腦──婚姻只能是男女間的、兄弟姊妹是不能相戀的、師生戀是被禁止的……甚至,他們把自己的觀念強加於性別之上──男人就要堅強、勇敢、果斷、養家活口等等;女人必須柔弱、依靠、優柔寡斷……這些自小就捆綁著每個人的枷鎖,讓我們都活在社會的思想箝制下,不自覺地束縛著自己的選擇、觀點、思考,和情感。因此,我們總是輕易地扼殺了對同性的愛慕,在其萌芽以前就長埋不見天日的心底裡。

 「可是,梓喵,喜歡就是喜歡,我是真的很喜歡梓喵的喔~」唯笑容滿臉的回答。沒有猶豫,只有滿滿的心意。

 喜歡女生的女生,和喜歡女生間互相傾慕關係的女生。其實,大家都只是喜歡著自己所喜歡的人事物,就只是這種單純而又簡單的心情。為什麼她們就得遮遮掩掩,不能公諸同好?這或許是社會的錯,這也許是歷史的錯,但絕不是喜歡上這些東西的人的過錯。喜歡,就是喜歡,就只是這種單純的情感而已。

 「喜歡……我也像唯前輩一樣,我、我是喜歡著唯前輩的!」梓被埋藏已久的心情,因為對方的心意而全部傾瀉而出,伴隨著淚水衝破多年來的思想枷鎖。

 「所以,請唯前輩妳接受我……」幾乎是哭著的說出來,梓緊緊地把身上的唯給抱住,彷彿要確認現下這個時刻是真實似的。可是,即使可能是身處夢中,她也不想放手──不管夢醒以後會有多失落。

 胸口被對方狠狠地壓住,唯的呼吸變得艱難。但她沒有掙扎,就只是默默地縱容女孩的隨意肆虐。因為直覺告訴她,梓需要發洩、需要渲泄她因愛上自己而一直承受的自我遣責。為什麼不能早點發現這種感情?為什麼要讓這個女孩獨自肩負這種痛苦?唯自責地摸上身下麗人的深色長髮,吟誦出簡單但富有魔力的話語:「對不起呢,梓喵。」

 魔咒伴隨著高低抑昂的聲調,順利潛入梓的心房,馴服了那頭情緒激動的小傢伙。背上的力道減弱,棕髮女孩的肺部終於也能得以舒展,重新注入清新的空氣。

 因缺氧而變得急速並貪婪的呼吸聲,在梓的耳旁自動轉換成媚豔的魅惑旋律。一呼,一吸。二人的心跳節奏變得同步而協調,完全無分你我。

 吶吶,梓喵的眼淚就由我來接收吧。

 如夢似真的低喃聲在室內迴響。

 梓覺得這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讓人無法分辨真偽。但在這一刻,是真是假,其實根本毫不重要。

 不是有道,人要活在當下嗎?即使夢醒以後才發覺被騙了,但只要還能擁有回憶,這已是一生最好的寶物。

 唯吻上了梓的淚痕。循著淚水留下的線索,雙唇追溯回淚的根源,輕輕吻下。這個吻,就像是在宣示主權,確立她的專屬物。

 「所以,以後從這裡生出的淚水,都要由我來接管!

 「噗,笨蛋。」

 笑容,在她們的臉上綻放,形成閃耀亮眼的珍貴之物。而這天放學後的音樂室,則有幸成為這無價回憶的見證人之一。

 「笑著的梓喵也很可愛呢~啊,這個我也要接收!」

 「什──!?」梓帶點驚惶地看著越來越近的紅唇,大腦正極速運轉著思考各種拒絕的理由。不過,用不著她計算出答案,對方的動作在進行到一半後便停下來了。

 ……這股失落感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梓強忍住把唯直接拉下來的衝動,嘗試讓自己看起來並無異樣。可是,她那聲如洪鐘的心跳聲能夠騙誰呢?

 「啊,不對,應該說梓喵的全部都很可愛,所以我要接收『一整個』囉~」

 原來如此。

 「等、等等!」不是原來如此吧?!再說這進展也、也太快了──了!梓竭盡全力地糾正自己的思想,緊扯著理性的尾巴不讓情感主導。

 接著,她那個前輩居然真的乖乖停下,只露出吃驚的神情。

 「咦──?啊,梓喵是想先把我接收吧!梓喵壞壞了呢~」唯以為自己想對了,所以裝著害羞的坐直身子,用手指打圈圈。雖說,梓覺得那動作更像挑逗就是了。

 「才不是這樣!」意思也扭曲太多了吧!梓雖然想坐起來反駁,但下半身卻因為被身上那人重重壓住,絲毫動彈不能。

 「那麼,我來了啦~~」

 俯身向下,唯把嘴唇印在梓的額上。

 就在梓為自己想多了的污濁想法感到抱歉時,唯再次把那兩片異常柔軟的觸感壓下,只是位置比剛才偏離了。

 一吻又一吻,順著鼻樑滑下,唯終於與梓的雙唇相遇。

 而後是舌頭倆的初次見面。

 混熟了以後,再來就是唯的單獨探險。

 輕柔而不著急地,她把身下人每分每毫的柔滑肌膚都留下自己的氣味,就怕遺留了哪一寸尺土。但唯這樣的舉動,卻把梓給害苦了。要是能夠激烈點、急進點,梓可以立馬把唯給推開;可現在這種緩慢體貼的速度和力度,以及明擺著是讓她隨時拒絕的態度,反而令她不好意思開口說不。

 又或者說,這種癢癢的感覺使梓上癮了。

 不管如何,唯的探索持續進行。

 校衣上的紐扣被解開,接著是較貼身的衣物被卸下。接連不斷地蓋下唯獨有的印章,這使雙馬尾少女頭一次感受到穌穌麻麻的舒適感。這個陌生的來訪者,顯然讓梓的理智逐漸遷後防線,到後來甚至徹底消失。

 裙子被褪下。唯的節奏變得明快。

 如果說先前那些遊覽過的風景,就如山水般優美動人、舒適寫意,現下剛剛抵步的地方則是熱帶海灘,蘊含住波濤洶湧的激情與浪花。衝浪者追隨著水浪而行,春光明媚的刺激感使她越戰越勇。

 海嘯降臨。

 

 

或許情人節最初確實是由商人想出來賺取錢財的工具,但無可否認的是,透過這個充滿商業味道的藉口,少女們可以趁機贈送巧克力給自己喜愛的人,借此表達心意。當然,贈送予朋友的義理巧克力,亦是同樣的滿載感情,向大家一直以來的關懷致上謝意。因此,不論是本命還是義理,我們都應懷著感恩的心情收進懷內。

 今年沒有收到巧克力的各位,下年嘗試送一下給別人又如何?只要是真心贈予的禮物,大家都會明白你的心意。到那時候你或會發覺,其實別人的笑臉可能比巧克力更為珍貴、更令你滿足。

 「雖然有點奇怪,但還好剛才都沒人經過部室……」

 「嗯?小紬說今天是情人節,所以大家都不會走過那裡呢~」

 「是、是這樣嗎?誒誒誒!難不成唯前輩妳是早有預謀的?!」

 「預謀?預謀什麼?」

 「沒、沒錯,天然呆的唯前輩才不會懂預謀什麼的……」

 凝望著兩名少女幸福耀眼的身影在梯間消失,一直充當守衛的紬大小姐,終於不支倒地,躺在自製的血池當中。

 辛苦妳了,這位盡忠職守的士兵。

==================================

 

然後是消息公佈。

 由於作業排滿日程表的關係,某焰五月以前都暫不寫文。換句話說,這是遺作了(喂)。話雖如此,但某焰相信這對大家的影響也不會太大,所以某焰就很安心地消失在茫茫孽海中了。


路过

雷人
9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kimikake 2011-2-15 15:45
大家都很喜歡焰魂桑寫的文啊!
千萬別說影響不會很大、對某些人來說很嚴重的 (笑
期待5月後再次見到焰魂桑的文、在此之前某K會慢慢等待 XD
各方面請加油!
回复 sean2121 2011-2-16 02:55
我是屬於影響很大的那部分人((咬手帕
想了想好像很多話想打,卻怎都詞不達意<被打
總之~各方面請加油+1 & 等你
回复 焰魂 2011-2-18 01:23
kimikake: 大家都很喜歡焰魂桑寫的文啊!
千萬別說影響不會很大、對某些人來說很嚴重的 (笑
期待5月後再次見到焰魂桑的文、在此之前某K會慢慢等待 XD
各方面請加油!
謝謝K桑
只要考完試以後我就會解脫的了... (遠目
然後就會回來完成那個被(我)遺忘了的坑(?)
回复 焰魂 2011-2-18 01:27
sean2121: 我是屬於影響很大的那部分人((咬手帕
想了想好像很多話想打,卻怎都詞不達意<被打
總之~各方面請加油+1 & 等你
sean君... 我對不起你了
不用打太多, 我意會就行...
看, 我已經感受到你的心意啦 (喂
謝謝sean君 我會祈禱快點考完試的!! (喂喂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成为会员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百合会 (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123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9-27 02: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